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八十四章污衊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14日 15:44 [字數] 359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可是海棠對安容配的葯還是不大放心,因為她問了一句,是不是秘方,安容說是她自己配的。本站更換新域名.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海棠擔憂啊,尤其是安容還很孝順的,讓藥房幫老太太和三太太她們也準備了,萬一泡壞事了怎麼辦?

安容自信,這葯雖然以前她沒用過,卻讓蘇君澤試過,完全沒事。

海棠不動,安容只好自己來了,抓了藥材,往浴桶里丟。

然後寬衣解帶。

等全身浸沒在浴桶里時,舒服的她忍不住呻陰,嬌白如玉的臉龐上皆是滿足的神情,在氤氳霧氣中,那雙清澈如琉璃的眸子帶著喟嘆,真舒服。

一旁有一個大炭爐,還有兩個小爐子,放著銅水壺,等水溫度低了一些,及時添水,再從木桶底下放掉一些水,保證不會溢出來。

安容習慣一泡兩刻鐘,今兒累的乏,又加了藥材,舒服的她多泡了一刻鐘,要不是沈安溪見她泡的舒服,忍不住催她起來,她估計還要多泡一會兒。

等安容穿戴衣裳出來的時候,丫鬟已經將浴桶清洗乾淨了,沈安溪泡了進去。

安容邁步出屋子,泡澡也是個力氣活,下午吃了那麼多,這會兒竟然覺得肚子有些餓了。

見丫鬟都累的慌,安容也就沒提了。

,有上樓聲傳來。

安容正好抬頭,卻瞧見一個背影走過來。

沒錯,是背影。

來人是倒著走的。

一身碧湖色群襖,下面是粉色百褶裙,束腰精緻,上面著朵朵寒梅。梳著飛雲髻,上面帶著紅玉金飾,流蘇璀璨。

安容瞧的一愣,這好像不是府里的姑娘,怎麼這晚上還來她樓上,甚至樓下的丫鬟也不稟告,也不阻攔?

半夏已經走了過去。皺眉問道。「你是誰啊,怎麼倒著進來,你……?」

話還沒說完。進來的姑娘驀然轉了身,一臉嬌美的笑,容光燦爛。

半夏愣祝

安容也瞧呆了。

這人不是別人,是芍藥。

幾個正在忙的丫鬟。都驚的放下手裡的活,尤其是秋菊和冬梅。眼珠子沒差點瞪飛了。

「芍藥,你怎麼穿成這樣啊?」秋菊嘴上道,心裡卻羨慕妒忌恨的牙根痒痒。

芍藥朝兩人重重的哼了一聲,還是那種極其蔑視的。恨不得打人的冷哼。

「我為什麼會穿成這樣,還不是拜你們兩個所賜,你們說。我新做的衣裳,昨兒最後是在你們手裡的。還有耳墜也是,為何衣服穿到一半會破開,耳環上面的小丁香花會丟了?1芍藥質問道。

想到這些,芍藥就氣的抓狂。

她最怕的就是去李將軍府了,誰想到才下馬車,剛進將軍府啊,走了沒五六十步就瞧見了李黑將軍,不對,是李良將軍。

她膽子本來就不大,就算偶爾會大,那也是腦袋抽風的緣故,一想到那日在這裡,自己找李黑將軍要肚兜,她就忍不住想跑。

誰想到,她一跑,步子邁的稍微大了那麼一些,刺啦一聲,裙子裂開了,她踩著裙擺往前一摔,直接摔了個狗啃泥。

這一回的臉,丟的比上回還要大!

她都恨不得掉頭回侯府了!

她做的衣裳自己知道,怎麼可能會這麼不結實,而且她穿了十幾年的衣裳了,從來沒有遇到過今兒的情況。

芍藥不傻,趴在地上就知道是誰搗的鬼,這兩人一直羨慕妒忌恨她搶了她們貼身大丫鬟的風頭,一直想整治她。

只是在姑娘跟前不敢放肆,就往她裙子首飾上下手,害她在李良將軍跟前出糗!

現在想想,芍藥都還忍不住有想撞牆的衝動。

整個李將軍府的人都在笑話她!

好在大家都知道李老夫人要認她做干侄女,她在李將軍府也算是個表姑娘了,都拚命的憋著,她看出來了,他們憋的很辛苦!

尤其是李良將軍還說,「想笑就笑,別憋壞了身子。」

他在慫恿別人笑話她!

芍藥是直接趴在地上裝死的,被丫鬟抬著去的內院,臨走的時候,她偷偷睜眼瞄了一下,李良將軍笑的比誰都歡!

這筆仇,芍藥刻在心底,打算回來好好報復她們的,後來老夫人憐惜她,想給她找套衣服換上。

將軍府除了李良將軍,就老夫人和李柏姐姐,她要認乾娘,只能挑了李柏姐姐的衣服給她換上。

李老夫人還顧及她的面子說,那衣裳原就是給她準備的,她們是要去墳頭祭拜的,穿丫鬟衣裳不合適。

那套衣裳就是她身上這件了,穿上的時候,芍藥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也是驚呆了。

真的是人靠衣裳馬靠鞍,穿了之後,她也有三分做姑娘的樣子,只是被人喊姑娘,她就渾身不舒坦。

回來也只能穿這身回來了,方才一路走來,幸好天黑,可也把守門婆子和點燈丫鬟嚇的夠嗆,還以為見鬼了。

不用說,這會兒樓下丫鬟婆子肯定扎堆的羨慕她走了狗屎運。

這些且不管,她要找秋菊和冬梅問個清楚,最主要的是,她一定要活活氣死她們!

芍藥叉腰看著秋菊和冬梅,努力壓制心底的怒氣,笑道,「要不是你們兩個慫恿,我也不會去李將軍府要回肚兜,也就不會入了李老夫人的眼。」

「今天,要不是你們弄壞了我的衣裳,我怎麼可能穿戴的上這樣華美的衣服頭飾呢,我芍藥有今天,還得好好謝謝你們呢。」

說著,芍藥還小心的摸著袖子上的花,正好是一朵芍藥,栩栩如生。

再抬眸時,果不其然瞧了秋菊和冬梅眼底的怒意和妒忌恨,芍藥在心底重重的哼了一聲,看我不嘔心死你們。

「姨母說我衣服做的太差,以後都不要我動手了,她給我做好幾身呢,」芍藥氣死人不償命道。

秋菊和冬梅能氣暈了。

芍藥說完,朝安容走過去,中規中矩的行禮請安,撅了嘴道,「姑娘,你可得給奴婢做主啊,她們太過分了,竟然偷偷弄壞奴婢的衣服,害奴婢在外面丟姑娘的臉,她們居心叵測,今日敢害我,沒準兒哪天就受人挑撥害姑娘出醜了。」

芍藥還擠出來兩滴眼淚。

那擠的痛苦模樣,安容瞧了眼角疼,很想說,哭不出來就別哭,強逼自己做什麼,不過秋菊和冬梅的做法讓安容沉了眉頭,府里主子勾心鬥角不算,連丫鬟也互相算計上了。

她從秋菊冬梅身上看到了沈安芸、沈安姒的影子,而芍藥就是自己和沈安溪。

對於這樣的行為,安容是不會姑息的。

可是她還沒有指責,秋菊和冬梅就撲咚一聲跪下,滿臉委屈,「姑娘,奴婢們冤枉啊,芍藥自己做衣服偷奸耍滑,害的衣服被撕毀,反倒責怪起我們來了1

芍藥氣的跳起來,胸口直起伏,「你們少污衊人1

秋菊抬頭看著芍藥,眸底皆是寒意,「到底誰污衊誰?1

海棠端著茶水過來,隨口說了一句,「芍藥那身衣裳不是她做的,是我幫她做的。」

芍藥氣哼哼道,「聽見沒有,海棠的針線是最好的,她最是細心,怎麼可能會讓衣服一下子全部撕掉,而且耳墜怎麼會掉,我戴了好幾次都安然無事,就被你們碰了一回,就掉了1

秋菊、冬梅死都不承認是她們做的。

芍藥氣煞了,明明就是她們,還非得抵賴,只是她也沒有證據,也拿她沒輒。

「你們發誓,要不是你們做的那就算了,要是你們做的,你們就嫁不出去,被賣出府,活活餓死,」芍藥氣呼呼的道。

秋菊、冬梅身子一涼。

「我們什麼都沒做,憑什麼發誓1秋菊氣道。

安容吵的頭疼,她知道是秋菊冬梅做的,這兩丫鬟的妒忌心上輩子又不是沒有見識過,「行了,既然不是你們做的,那發個誓也無妨。」

秋菊、冬梅頓時淚眼汪汪,覺得受了委屈,覺得安容心偏袒芍藥。

可是安容發了話,她們不敢不照做,舉手發誓時,背脊的寒流一陣接一陣。

古人可是很相信神明和誓言的,沒瞧見老太太日日拜佛,手裡的佛珠都不離身嗎?

安容望了芍藥一眼,眸底就一個意思:下次抓人要抓個現行,你這樣空口無憑,我沒法幫你。

芍藥撅了撅嘴,抓個現行哪那麼容易啊,不過她和秋菊冬梅算徹底決裂了,往後,她會死死地盯著她們的,你們就等著被發賣,餓死街頭吧!

安容看了跪在地上的秋菊和冬梅一眼,起身去小榻上趴著了。

她現在很困,但是還不能睡,她要等沈安溪一起,方才她叮囑她了,一會兒上床,聊會兒天。

安容是哈欠連天,苦苦硬撐著,綠柳哭笑不得的出來告訴安容,她家六姑娘在浴桶里睡著了,這會兒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安容,「……。」

心塞有沒有,好歹你也扛回兒啊,安容撫額。

可是還有些心疼沈安溪,她都吃不消了,何況是沈安溪了,能堅持到這會兒已經很不錯了。

可是現在問題是,沈安溪睡在了浴桶里,丫鬟可沒那麼大力氣抱她起來,只能喊醒她了。

ps:累壞了on_no哈哈~

求粉紅啊,大家都回家準備過年了吧,on_no哈哈~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一百八十三章覺悟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一百八十五章紅疹(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