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七十六章混蛋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12日 08:26 [字數] 342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而且沈安姒要被送去慈雲庵,眼不見為凈。

下人也不會因為沈安姒有一點風吹草動怕拿錯主意壞事,動不動就來稟告她,老太太煩躁的心多少也能平靜一些,心情反而好了。

三太太坐在一旁,看著大姑奶奶的臉色,道,「昨兒那麼鬧騰,你晚上怕是沒歇好,吃過午飯後,府里的客人就多了,那時候忙,你上午多歇著點兒。」

大姑奶奶睡眠很淺,很難睡著,尤其是半夜醒了之後,就很難再入睡了,有時候會睜著眼睛,閉著眼睛翻來覆去一兩個時辰,真真是煎熬。

以前做姑娘的時候就是,到現在多少年了,一點好轉跡象都沒有。

大姑奶奶苦笑道,夜裡都睡不好,這大白天的,如何安睡,她留下來是幫忙的,她去睡了,像什麼話,「沒事兒的,我扛的祝」

安容坐在一旁,聽了大姑奶奶的話,眉頭挑了挑,她知道不少治療失眠的方子啊,回頭挑幾張給大姑奶奶,讓她拿回去試試,萬一有效了呢?

屋子裡正說著話,外面丫鬟進來稟告道,「三姑娘的衣物收拾妥當了。」

老太太煩躁的擺擺手,「送她去慈雲庵,多給些香油錢,讓慧雲師太幫我照看好她,別讓她東奔西走。」

沈安姒打著為老太太祈福的旗子出了侯府,安容去送她,沈安溪還很不高興,覺得安容太過心軟了,那樣的人,往後就是真在她跟前吃砒霜,她也不會再眨一下眉頭了。

在二門處,安容見到了沈安姒,面色蒼白,沒有一絲活乏之氣,但是看見安容,那暮摶饈悄敲吹牟患誘諮

安容讓芍藥做的事,瞞不過她,可是那又如何,敢做就要敢當。

「你為什麼要害我,我也是為了求和,不得不出此下策,你就不想看到我和六妹妹和好如初嗎?1沈安姒咬牙質問。

她是理直氣壯,安容覺得好笑,像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笑的直不起腰。

「和好如初?」安容笑的腮幫子疼,「一個完整的東西,破碎了,支離了,再怎麼修復,傷痕依然存在,那是無法抹去的事實。」

「當初為了請帖算計六妹妹的時候,怎麼沒見你顧念姐妹之情,會怕傷了和氣,如今倒記得和好如初了,我倒是寧願你少吃點玉玲瓏,好歹別弄虛作假。」

安容說著,臉沉了下去,「別那麼看著我,我知道你恨我,若不是我一力堅持讓六妹妹去梅花宴,而不帶你去,你也不會兵行險招落得今日地步,可是你這恨的有理由嗎,請帖是我的,我沒有義務必須要帶你去,自己做錯了事,別往別人身上找理由,這樣的人齷蹉1

沈安姒氣的咬牙。

安容望著她,要不是為了侯府,她根本就不想理會她,「到今時今日,你以為你在侯府還有一絲一毫的地位嗎,你和大姐姐幾次三番鬧騰祖母,什麼樣的疼愛也消磨殆盡了,希望你在慈雲庵好好反省,否者你真的永遠沒有再回侯府的機會了。」

安容說的雲淡風輕,可是沈安姒的背脊卻陣陣發涼。

她要是再不聽話,再動歪心思,她能悄無聲息的給沈安溪下毒,侯府就有千百種給她下毒的手段,再一句病死,與侯府名聲沒有一絲一毫的妨礙。

沈安溪渾身顫抖,從腳底心到發梢,都像是被冰塊覆蓋了一般。

不,不會的,她和裴七少爺定了親,她會嫁進裴家,侯府不敢把她怎麼樣!

安容聽著她的兀自呢喃,只覺得譏諷,她不是不滿意這門親事嗎,如今卻當作護身符用了,要是裴七少爺知道自己的價值僅在於此,只怕寧死也要退親吧。

安容還真不希望侯府的蛀蟲去禍害裴家,可是安容卻知道,裴家家規之嚴格,可不像侯府這樣。

以沈安姒這樣的手段,心狠手辣,費盡心思的算計,在裴家,她會生不如死。

不嚴厲懲治,如何震的住那些蠢蠢欲動的慾望,如何讓一個傳承了千年的世家,花常開而不敗?

安容希望沈家也有那麼一天,不過安容覺得希望太渺茫,她容易心軟,老太太一樣容易心軟。

不管沈安姒願意還是不願意,她都踏上了去慈雲庵的馬車。

看著馬車咕咕滾動,安容希望隨著沈安芸的出嫁,侯府能平靜下來,能讓老太太安心養玻

馬車消失在眼帘之中,漸漸的,一匹油毛順滑的駿馬出現在眼前。

看著駿馬上依稀的身影,安容眉頭輕皺。

大哥怎麼回來了?

他不是昨兒才去瓊山書院的嗎,還有十天才能回來呢,怎麼這會兒就回來了?

沈安北騎馬走近,見安容望著自己,嬌柔白皙的臉上寫滿了疑惑,不由得挑眉一笑,「怎麼了?」

安容搖了搖頭,納悶道,「大哥,你怎麼今兒回來了?」

沈安北翻身下來,把馬鞭子丟給過來牽攏邁步上台階,笑道,「瓊山書院和國子監要在四天後比才斗藝,可能還有別的書院學子參加,給我們放兩天假,讓我們可以調整好心態,然後比試選出參加比賽的人選,正好明兒安芸出嫁,府里事忙,就回來了,後天再回書院。」

安容眼帘輕眨,前世倒沒聽說瓊山書院和國子監比,這一世的變化真大,不過也跟她沒什麼關係,或許前世比試了,大哥忙於準備,沒有回府也是可能的。

安容笑了笑,沈安北撓了撓額頭,糾結了一下,還是跟安容道,「明天書院會有十幾位學子要來咱們侯府,我是不想的,可是他們一聽說安芸出嫁,要幫我來做攔路官,為難為難新郎官……。」

安容扭眉,用一種小眼神盯著沈安北,沈安北很頭疼,他最怕看到安容這樣的眼神了,別懷疑他啊,他可以對天發誓,他真的攔了,也是真的攔不祝

不讓他們來,他們要同他絕交,一群損友,半點不由他們心意,就絕交,還誇讚的拿了刀掀起袍子要割袍斷義。

割袍斷義也就算了,最叫人生氣的是,這個袍子還不是他們自己的,是他的,一群人一人來一刀,他肯定要裸、奔、了!

沈安北假咳了好幾聲,等安容呲牙后,他才繼續道,「而且周少易和靖北侯世子也要來。」

安容猛然抬眸,氣急敗壞道,「大哥1

沈安北一臉無辜,眸底帶著深深的悔意,「我也不想的,可是昨兒跟太傅告假時,靖北侯世子看到我,一臉可憐,沒差點抱著我哭……。」

想到昨天靖北侯世子和周少易兩個被吊在橫樑上,他現在想想還忍不住可樂。

靖北侯世子也真是混的沒詞形容了,居然閑的慌,假借蕭老國公的名義去調戲他的老師,周老太傅,而且還是那麼露骨的情話,情意綿綿。

周少易也是的,居然敢在老太傅不在的時候,偷偷的看他的信,還幫他約好見面的時候,這不是找打是什麼?

他去的時候,兩人就像是看見了活菩薩一樣,一臉祈求的摸樣。

好吧,他是存了心想看熱鬧的,想想安容送給他的生辰禮物,居然還沒揣熱乎,就被人給打劫了,這口氣一直憋著呢,尤其是看到那群好兄弟,沒事就顯擺,心口的淤血都能到喉嚨口了。

他就坐在那裡,吃著糕點,喝著茶,愜意無比。

他是看見了周少易一臉鬱結想吐血的神情,可是讓他交出削鐵如泥的寶刀,那是萬萬不可能的,大不了魚死網破,與其你在下面看著,不如也一起被吊魚吧。

沈安北的臉一下子就黑了,這混蛋,他站在凳子上,去撓他,一旁的靖北侯世子連連叫好,然後就是求他高抬貴手,輕張尊口,幫他求個情。

要知道蕭老國公最喜歡的是「沈二少爺」,那可是他「弟弟」,他去求情,蕭老國公不看僧面看佛面,也會放他一碼的。

更主要的是,他們已經被吊兩個時辰了,自家的外祖父,祖父,咱們了解,就差一個台階了。

可是這地兒偏僻,平素也沒什麼人敢來,他要是不幫忙,老天知道兩個老傢伙會不會比誰更狠心,一掛一夜啊?

又是求情,又是威逼,沈安北被他們磨了一會兒,心軟了。

求了求之後,周太傅和蕭老國公才把兩人摔了下來,沒用錯字眼,是摔,老國公武功很好,尤其是暗器,耍的非常的叫人羨慕妒忌,兩個被掛著的摔了個狗啃泥,凄慘無比。

還沒爬起來呢,就聽到他告假回家,兩人眼前一亮,二話不說也要跟來,當作報恩。

他說不用吧,這兩混蛋還說是不是看不起他們?

他很想求蕭老國公和周老太傅把兩人再掛上去,糾結、無奈,只能讓他們來了。

安容頭很疼,靖北侯世子來做攔路官,站在侯府大門口為難宣平侯世子,安容揉太陽穴望天,他要是真有心為難,真玩上癮了,宣平侯世子只怕到晚上都進不來侯府。

這一個就難纏了,好了,周少易竟然也來了,他和靖北侯世子壓根就是半斤八兩好么!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一百七十五章算計(求粉紅)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一百七十七章親爹(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