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七十一章軟肋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10日 08:11 [字數] 359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有些羞愧啊,前世活了一輩子,居然不知道府里酒窖在那兒,貌似應該在大廚房附近。

管事媽媽聽安容的問話,忙回道,「在大廚房隔間里,四姑娘要拿酒嗎?」

安容點點頭,「把最好的酒給我拿十幾壇,給我送玲瓏苑去,記得拿好酒。」

管事媽媽有些頭暈,十幾罈子,還是好酒,「姑娘,大廚房酒窖最好的酒是女兒紅了,因為府中大多是女眷,不常飲酒,所以儲備的不多,就是這女兒紅還是特地為大姑娘出嫁準備的,倒是侯爺的外院小酒窖里,藏了不少好酒,不過酒窖上了鎖,鑰匙應該在福總管身上。」

安容點點頭,二話不說,拉著沈安溪就走。

留下一眾丫鬟婆子面面相覷。

女兒紅也是好酒好么!

安容和沈安溪直奔外院,找到福總管,福總管一聽要拿侯爺的酒,頓時懵了。

「四姑娘,侯爺的藏酒沒有侯爺的准許,老奴不敢擅自取用啊,」福總管為難道。

安容扭了扭眉,「祖母也不行么?」

安容問的很直白,福總管更為難了,老太太好好的要酒做什麼,而且還惦記侯爺的酒,可是老太太要酒,侯爺敢不給么?

沈安溪站在一旁,臉有些紅,雖然撒謊的不是她,可是四姐姐明顯是先斬後奏啊,祖母壓根就不知道她們拿酒,還是大伯父的藏酒。

福總管猶豫了片刻,掏出隨身帶著的鑰匙,從那一大串里拿了一把出來,遞給一旁的七福。

「找幾個小廝去酒窖里取酒,給四姑娘送去,」福總管吩咐道。

看著七福麻溜的跑遠,安容加了一句,「多找幾個1

福總管有些腿軟,希望侯爺早點兒回來,不然藏酒可能就沒了。

安容和沈安溪下了酒窖,瞅著裡面的藏酒,還算比較多,可是比之瑞親王世子,那還差的遠呢。

安容雖然不飲酒,可是珍貴的酒,她還是知道幾個名字的,畢竟前世蘇君澤也愛飲酒,耳濡目染也知道不少。

長袖一劃,侯爺珍藏了數年的酒空了一半。

轉而全進了玲瓏苑。

安容帶著沈安溪進玲瓏苑,沈安閔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到底是什麼樣火急火燎的大事啊,這麼急著他來,他最近心肝有點兒脆弱,別嚇唬他。

可是站在院子里,吹著寒風,讓自己冷靜一下。

瞅著那一壇接一壇的酒被搬進小廚房,沈安閔傻了,這是要做什麼?

很快,他就見到了安容,迫不及待的問道,「出什麼事了?」

安容咯咯捂嘴笑,「二哥,看你急的滿頭是汗,是好事。」

沈安閔沒發覺額頭有汗,安容一提醒,再吹來一陣小風,凍的他覺得額頭能結冰了。

安容邁步朝小廚房走去。

玲瓏苑的廚房不小,足有竹屋那麼大,安容不喜歡小屋子,所以玲瓏苑的屋子都比較的寬敞。

不過這會兒小廚房全部被酒水給堆滿了。

安容吩咐婆子去把海棠找來。

海棠幫著燒火,芍藥和秋菊就在門外守著,不許外人靠近。

到這會兒,沈安閔和沈安溪都不明白安容這是要做什麼。

安容笑看著他們道,「這些酒水不夠醇洌,我要幫著提純。」

前世,清顏的酒可是清香四溢,制酒的方法她是不知道,她也沒問,畢竟是秘法。

不過後來在看醫書的時候,她發覺了竅門,把藥物凝鍊提純,不是和提煉酒水一樣么,一個是酒,一個是湯藥罷了。

她問清顏是不是,清顏說她很聰明,笑問她要不要也開個酒坊。

竹筒什麼的,廚房裡都有現成的。

安容繫上圍裙,把袖子挽起來,露出雪白的藕節,沈安閔和沈安溪站在一旁,看呆了。

尤其是沈安閔,一張臉都漲紫了,男女授受不親啊,便是親兄妹也要顧及一二,他可是她堂兄!

沈安溪臉也紅了,她覺得安容孟浪了。

安容倒沒覺得有啥,難道她要時時注意袖子嗎,熟練的拿起鍋蓋,很不客氣的吩咐沈安閔,「二哥,你把鍋清洗一遍,擦乾淨后,把這幾罈子酒水倒進鍋里去。」

沈安閔,「……。」

敢情把他叫來就是做苦力啊?

沈安閔一臉黑線,這事讓丫鬟婆子來不就成了么,難道這裡面還有別的道道?

沈安閔心中納悶,卻不敢否決,把外袍脫了,擼起衣袖就洗刷刷了起來。

沈安閔覺得自己是絕世好男子,就算現在不是,遲早也會是,進的了廚房,入的了廳堂,上的了學堂,就因為是沈二少爺,什麼都要會,淚奔。

鍋原本是乾淨的,安容只是不大放心,很快就清洗擦乾了。

倒了酒水后,蓋上蓋子,再用刀子把蓋子戳出來一個洞,穿過竹筒。

竹筒有些長,雖然天氣有些冷,安容怕冷卻效果不好,特地搬了些冰塊來,用布裹著竹筒。

灶台里火燒的旺盛,很快,就有滴滴酒水從竹筒溢出來。

隨之而來的是酒香,濃郁醇洌,多聞兩口就有了醉意,可是又忍不住想喝。

沈安閔雖然年紀不大,還不滿十六歲,可是美酒佳肴是最愛啊,這會兒忍不住要先嘗了。

他手腳快,拿了碗就接了幾滴,要倒進嘴裡,安容想到什麼,忙抓住他的手。

「我記得酒頭好像不能喝?」安容扭眉道。

沈安閔頂著碗里那幾滴酒,又望著安容,「你不是開玩笑吧,不過就是把酒水煮了一下,又沒加什麼東西,為何不能喝?」

安容訕然一笑,「我也不知道,好像是不能喝,這些就丟了便是,酒水很多呢。」

沈安溪也連連點頭,「是啊,又不缺那麼點兒,萬一出事了怎麼辦,而且,二哥你酒量也不怎麼好,萬一醉了,這些酒我們搬不動。」

「所以,等酒水提純完了,你再喝,」安容一錘定音道,順手把沈安閔手裡的碗給端走了。

沈安閔嗅著一屋子的酒香,心就跟貓撓了似地,這也太殘忍了一些吧,光幹活,還不給吃的,跑馬前還得餵飽了草料啊,黑心老闆,無奈夥計。

大廚房有兩個灶台,一個鍋提純太慢了,安容讓海棠把另外一個灶台也點上了。

忙活了近兩個時辰,直接把午飯給錯過了,才把十幾罈子酒水給提純完。

據沈安閔蜻蜓點水般嘗試之後,點頭道,「這絕對是我喝過最香最烈的美酒,沒有之一。」

沈安溪擦拭額頭上的汗珠,臉頰嫣紅,勝過秋日晚霞,她笑道,「這原本就是好酒,是大伯父珍藏的,咱們就這樣全部敗光了,合適嗎?」

沈安閔白了沈安溪一眼,眸底寫滿了你不識貨的表情,「這酒一罈子就能平息大伯父的怒氣了。」

說完,沈安閔才想起一件事,「要這些酒做什麼?」

安容挑眉一笑,指著那些酒罈子道,「二哥,一會兒你派人把這八罈子酒水送到八大酒樓去,告訴他們,誰能在後天侯府比試中贏了,以後就能得到我武安侯府提供的這種酒水,無限量1

沈安閔身子一怔,「你要賣酒?」

安容點點頭,又搖了搖頭,在沈安閔和沈安溪越發不解的眼神中,臉上帶著三分憋屈七分無奈道,「二哥,我想賣酒,可是我做不到,雖然我不介意什麼粗俗市儈的名聲,可是我要是開酒坊,第一個不同意的便是祖母,咱們侯府的家規可是嚴禁酒色財氣的。」

侯府家規第三條,便是酒色財氣,她還記得那題詞。

酒是斷腸的毒藥,色是惹禍的根苗。

財是下山的猛虎,氣是殺人的利刀。

雖然大家都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酒也是常喝的。

因為還有一首題詞:

飲酒不醉尚為高,近色不亂乃英豪。

無義之財君莫取,忍氣饒人禍自消。

不過,這都是針對男子的,她們女眷,那可是嚴禁的,連飲酒都不可多喝一杯,何況是開酒坊做老闆了,那是絕對不行的。

「若是這個酒坊放在祖母或者父親的名義下,將來會給我們帶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二哥,你就不同了,你要知道你沈二少爺的名聲很大,詩畫雙絕,還會做菜,為人還有點桀驁不馴,你開個酒坊賣酒算稀罕事嗎?」

一切不可能不該做的事擱在你身上,那都不稀罕,因為你詩畫雙絕,這已經足夠的。

沈安閔在猶豫,他還年輕啊,這麼年輕就當酒坊老闆,壓力有點大,他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安容卻繼續道,「沈二少爺一擲千金,出手豪爽,這錢從哪裡來?」

最後一句是重點。

沈安溪捂嘴笑,一下子就戳到她哥的痛楚了,她不會告訴安容,她哥憋著不出門,一半原因是囊中羞澀,沈二少爺兜里沒錢,像話嗎?

雖然爹爹娘親昨兒給了二哥五百兩,可是五百兩夠么?那不過是杯水車薪。

沈安閔覺得自己的軟肋被安容掐住了,她一用力,他就繳械投降了。

經過商議,酒坊,安容拿五成,沈安溪一成,沈安閔一成半,給一成給沈安北,一成給老太太。

「我就不要了,我什麼都不會,」沈安溪對於自己也有一成股,嚇的連連搖頭。

PS:~~o》_《o~~繼續求粉紅~~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一百七十章排場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一百七十二章敗家(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