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一百六十八章砒霜(求粉紅)

嫁嫡

第一百六十八章砒霜(求粉紅)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09日 14:23 [字數] 34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輕輕一笑,給秋菊使了個眼神,秋菊就把包裝的極其精緻的錦盒送上。

看著那麼精緻的首飾盒,沈安芸眼前一亮,迫不及待的打開。

只是看到發簪的那一瞬間,她墓飭了布湎失的無影無蹤。

「不喜歡嗎?」安容故作不知的問道。

沈安芸嘴角微扯,笑道,「怎麼會不喜歡,喜歡極了,只是看到這首飾盒和發簪,讓我想起一個成語,買櫝還珠,這首飾盒很漂亮。」

安容挑眉一笑,「原來大姐姐你喜歡首飾盒啊,我那還有很多,都是我珍藏的,你喜歡,一會兒回去,我讓丫鬟再送兩個來。」

這首飾盒是玉錦閣的,雕刻精美,圖案栩栩如生,平素買也要十兩銀子呢。

用這樣精緻的首飾盒裝一支算得上平平無奇的簪子,確實有些不大合適,難怪沈安芸會高興再失望,還用買櫝還珠來諷刺她,她讀書少,聽不懂。

沈安芸不懂安容用這樣錦盒裝這樣一支簪子是何用意,反正這添妝她不甚喜歡。

「我還以為四妹妹你會把那匹雲錦送給我做添妝呢,我可是著實盼了幾天,」沈安芸開門見山的笑道。

「人生在世,還是有些期盼的好,不然活著多無趣啊,」安容笑回道。

沈安芸臉色尷尬,再不提雲錦了,她是鐵了心捨不得送她了。

沈安溪也把錦盒送上,這一回,沈安芸沒再露出什麼驚艷的表情,打開錦盒,見是一隻白玉簪。還不是羊脂玉的,價值也就在五十兩左右吧。

「謝四妹妹、六妹妹了,」沈安芸道謝,然後讓丫鬟把錦盒收起來。

沈安姒被干晾在一旁,丫鬟用一種祈求的眼神,讓她趕緊回玉蘭苑,可是沈安姒狠狠的一剜眼。面帶笑容的在安容身側坐了下來。

「大姐姐。五妹妹給你送添妝了沒有?」沈安姒笑問道。

沈安芸臉色微青,厭惡沈安姒哪壺不開提哪壺,「那日我失手打翻了地毯。連累五妹妹燒了頭髮,還燙傷了手,她心裡惱我呢。」

沈安溪轉悠著茶盞,笑道。「大姐姐自己還說姐妹之間要互幫互助,怎麼也不去給五姐姐賠禮道歉?」

沈安芸雲袖下的手攢緊。臉上卻笑道,「祖母禁了我的足,我沒法……。」

沈安溪咯咯一笑,「大姐姐。你比我大兩歲,怎麼還沒有我了解祖母呢,祖母最希望瞧見的是侯府和睦。你要是去道歉,祖母肯定會破例你去蒹葭閣的。」

沈安芸氣的胃疼。她又沒有錯,道哪門子的歉?

沈安姒則在一旁笑道,「五妹妹手指上還留著傷疤呢,除非幫她祛除傷疤,否則她才不會輕易原諒大姐姐你的,正巧,我聽說四妹妹調製了一種極有效的祛疤良藥,叫做,對,叫舒痕膏,大姐姐你帶著舒痕膏去賠禮,五妹妹肯定會原諒你的。」

一盒子舒痕膏,她肯定用不完,肯定會給沈安姝的,到時候就不用她拉了臉面去苦求了。

她討厭低三下四的求人。

沈安姒打的如意算盤,可是架不住她得罪了沈安溪,沈安溪可是一力站在安容身邊的。

聞言,她先撲哧笑出了聲,「三姐姐對五姐姐可真好,要大姐姐拿一萬兩去買一盒子膏藥去賠罪,大姐姐哪來那麼多的錢,難道要變賣陪嫁嗎?」

沈安姒恨不得扇沈安溪巴掌了,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以前病怏怏的,多說幾句話都要咳斷氣,沒想到病一好轉,就這般牙尖齒利了,活脫脫像極了她娘!

沈安姒心中有氣,臉上還不敢表露,內院如今可是她娘在管,偏老太太還不向著她,只能夾著尾巴做人了。

「六妹妹,一家子姐妹還談什麼錢,太傷感情了吧?」沈安姒笑道。

沈安溪又笑了,這回笑的更是譏諷,「談錢是傷感情,可我記得一個詞,叫親兄弟明算賬,凡是一碼歸一碼,分的清清楚楚的,這兄弟才能感情深厚,姐妹之間感情能值多少錢,三姐姐你大方,不如我去跟祖母說,把你的陪嫁拿一半出來給五姐姐買藥膏,我拿一半出來送一盒子給九妹妹如何?」

沈安姒一口氣堵在喉嚨里,上不上下不下的,臉都憋紫了。

笑話,你們三房就你一個寶貝疙瘩,拿一半出來,三太太還能不給你補上,況且,四妹妹救了你的命,還幫著三叔官升兩級,更是幫著二哥進了瓊山書院,你們三房給四妹妹一萬兩也是應該的,憑白叫她損失一萬兩!

是,沈安溪是故意的,她願意掏一半的陪嫁給安容,她這條命還不值一萬兩了?

在別人眼裡,她的命抵不上一張請帖,但是在爹爹娘親還有大哥祖母眼裡,她是有錢也換不回來的。

你不是大方嗎,我陪你大方便是了。

若是只能嘴上說說,卻叫別人去做,那還真是笑死個人了。

安容站在一旁,捂嘴輕笑,她沒想到沈安溪還是個嫉惡如仇的性子,「你們這樣大方,那我也不小氣了,一盒藥膏只收七千兩,要嗎?」

一屋子人全部望著沈安姒,沈安姒恨不得打了地洞去鑽。

一群丫鬟撇撇嘴,三姑娘還真是個極品,叫別人別在乎錢,自己卻把錢看得比什麼都重,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啊!

沈安姒舌頭打結,滿臉窘紅,不知道怎麼辦好,扭頭看著沈安芸,眸底露出威脅的意思。

沈安芸氣的抓狂,卻不得不出來打圓場,笑道,「三妹妹沒了一半的陪嫁,出嫁的排場可就小多了,不是丟咱們侯府的臉嗎?」

沈安溪扭頭望著她,撲哧一笑,「大姐姐,你弄錯了,三姐姐要是真拿一萬兩出來買藥膏,那是好事,裴家可是千年的世家,最注重名聲了,一個為了嫡妹祛除傷疤,不惜掏一半陪嫁的大家閨秀,是多麼的高尚,可比那為了私心下毒害人的好上千倍萬倍1

沈安芸頓時啞然,她說不過沈安溪了,沈安姒下毒害她,是硬傷,不論怎麼都改變不了的事實。

沈安姒知道今天是躲不開下毒害人的事了,索性坦白了,「是,我是鬼迷心竅害了六妹妹你,可是我呢,若不是我去了梅花宴,誤中春藥的就是你了,我的遭遇誰來體諒?1

沈安溪站了起來,冷笑道,「別把話說的那麼冠冕堂皇,我沒你那麼倒霉,我也沒有與任何人發生過口角,人家要害我的地步,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怎麼,你委屈,還是你以為是大姐姐和人吵架,憑白連累了你?」

說完,她頓了一頓,又笑了,「千般算計才如願以償的去參加梅花宴,最後出了事,卻叫人來體諒你,我從來不知道三姐姐你的臉皮會這麼的厚,真不知道裴家七少爺是倒了幾輩子血霉,才要娶你,我同情他1

「你1沈安姒氣的滿臉通紅。

沈安芸徹底暈了,她以後再也不惹沈安溪了,一張嘴說話也太不饒人了吧,針針見血,字字誅心。

沈安芸怕沈安姒會被氣暈,到時候口沒遮攔,要丫鬟趕緊送她回去。

丫鬟也怕了沈安溪了,三姑娘下毒理虧,說到天邊去也不會有人可憐她,還是避著點吧。

可是沈安姒氣的五臟六腑都在疼,扭頭看著安容,柿子撿軟的捏,「四妹妹,你為何要救我,何不讓我死了乾淨,我死了大家才能稱心如願1

說完,沈安姒撲在桌子上哭了起來。

哭的很大聲,很委屈。

屋子裡的事,丫鬟早去稟告了老太太,老太太派了夏荷來看看,誰想還沒進門就聽到沈安姒的哭聲,還有外面丫鬟竊竊私語聲。

夏荷邁步進屋,跟她一起,甚至比她更快一步的是芍藥。

芍藥邁步走進屋,規規矩矩的給安容見了禮,然後從懷裡掏出來一小包。

「姑娘,砒霜買回來了,」芍藥笑的賊兮兮的。

安容樂了,憋的腮幫子疼,這一邊有人不想活了,砒霜就送上了桌,真是渴了有人送水,困了有人送枕頭來。

哪裡有熱鬧,哪裡就有芍藥埃

安容打開藥包,擔憂的看著沈安姒,「之前我救你,五妹妹就說你會惱我,我覺得她說的有理,就讓芍藥買了砒霜回來,你要真想死,就吃了它,我就不算救你了,要是不吃,往後就別再怪我了。」

砒霜就擺在桌子上,夏荷要上前阻止,被芍藥拉著了。

「你可別做好人,往後三姑娘怪我們姑娘,你可擔待不起,」芍藥道。

夏荷頭疼,心想,三姑娘要是真吃,她就是撲,也要撲過去把砒霜給搶下來,可是芍藥拽著她,那力道,夏荷黑線,這丫鬟吃什麼長大的?

沈安姒看著安容,捏了捏拳頭,伸手去拿藥粉。

手打著顫,她想爭那一口氣,可是她害怕,她怕死。

藥包都到嘴邊了,最後還是被她給扔了。

雪白的藥粉散了一屋子都是。

「你們都逼我,你們都逼我1沈安姒哭著咆哮。

安容無語的看著她,伸手去碰茶盞蓋,那上面有砒霜的粉末。

安容沾了一些起來,伸進口裡,輕嘗了一口。

嘴角是一抹燦若春菊的笑容。未完待續R466

(快捷鍵:←)嫁嫡 第一百六十七章賠禮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一百六十九章補救(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