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六十二章土豪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07日 08:19 [字數] 352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要知道朝廷里,誰升了官,受了皇上的獎賞,那是一陣風刮遍整個朝野的,這代表著即將有一位寵臣,得趕緊與之交好,若是曾經交惡的,不是什麼生死仇敵,得趕緊化干戈為玉帛埃

他在信里,明明說了官升一級,還得了很多的賞賜,怎麼會沒人知道呢?

安容用一種質疑的小眼神望著武安侯,她在懷疑她爹的消息靈通的程度。

侯爺見了有些想撫額,這麼大的事,他還不至於沒有耳聞吧,沒有就是沒有。

侯爺拍了拍安容的腦袋道,「你大哥那兒,等他回來,我幫你訓斥他,他不敢固步自封,更不敢驕傲自滿。」

安容,「……。」

一腦門的烏鴉來回徘徊,安容在心底默哀,大哥,小妹對不住你了,要怪你就怪荀止吧,都是他害的。

安容想著說他們兄妹胡鬧,讓侯爺別管,誰想外面有丫鬟進來。

丫鬟手裡還拿著個信封,福身道,「侯爺,福總管讓人送了個信封來,說是有個小男孩送來的,上面寫著四姑娘親啟。」

武安侯眉頭皺隴,侯府這麼多年來,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稀奇的事,從來只聽說綁架會送信,可是府里沒人失蹤,況且這信是給安容的。

安容茫然的看著丫鬟,還不等她伸手,侯爺的手先伸了。

丫鬟趕緊把信送上。

武安侯拆開信封,從裡面抽出一張銀票。

一屋子人望著那銀票傻眼了,怎麼是銀票啊?

武安侯又看了看信封,發現裡面確實只有這一張面額萬兩的銀票外,再無隻言片語,他就納悶了。

「誰給你的信?」侯爺望著安容,問道。

安容一臉納悶,她哪裡知道是誰寫的信啊,而且還送了一萬兩銀票給她,這樣錢多的胡亂送人的,貌似只有一種人,外號好像叫:土豪?

前世京都有這樣的土豪么,她只知道後來鹽商世家,那些備受溺愛的少爺們進京,為了彰顯闊綽,比誰送的銀子多,可也不是現在啊!

她還記得和清顏逛街,碰上幾個十四五歲的少爺,身後小廝拎著食盒,那些少爺一人抓了一把金箔給她和清顏。

還說了一句:給你們買首飾用,不用謝,爺錢多。

安容反省了一下,覺得自己身上是不是帶著窮酸氣息,清顏卻笑說:這樣任性的土豪最是可愛了。

安容思來想去,沒覺得自己認識這樣的土豪。

呃,不會是荀止吧?

安容嘴角微抽,可他在信里說皇上賞賜了他一堆東西,他要送來給她。

安容把腦袋裡的一堆東西和這銀票放在一起,好像怎麼也搭不上啊,可是硬要說可以也行,一萬兩銀票能買很多東西了。

安容撓了撓額頭,轉瞬間,扯了個小慌道,「那日和二哥在瓊山書院外,碰到一個戴面具的男子,他好像臉受傷了,剛巧聽我說有祛疤良藥,問我討要,我們素未謀面,哪能給他,就說價值萬兩……。」

然後,就價值萬兩了。

一屋子人獃獃的望著安容,什麼樣的藥膏這樣值錢啊,人一輩子也吃不掉一萬兩的葯吧?

三太太望著那一萬兩銀票,想著昨兒沈安北拿給她的,怎麼算也有兩千兩吧,昨兒一抹,就算是抹掉了幾百兩銀子?

三太太心疼的慌。

武安侯還有什麼好說的,安容有證人呢,武安侯哪會懷疑安容是騙人的。

「這銀票?」武安侯對於安容這樣天價賣葯,有些頭暈,武安侯府從來沒人這樣做過啊,有損家風。

安容伸手拿了銀票,露出財迷一樣的眼神,「送上門來的,為何不收啊,明兒讓二哥派個人把藥膏給他送去便是了。」

就當是禮尚往來好了,他陞官,她發財,兩全其美嘛。

「你真的要收這銀票?」武安侯訝異的看著安容。

安容堅定的點頭,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三太太笑道,「雖然一萬兩買盒藥膏是昂貴了些,不過人家樂意掏,就是願買願賣的事了,安容也沒有逼著人家買不是,安容調製的藥膏,我也用了,效果真真是極好,若是治好了人家臉上的傷疤,那可是一件大好事,可不是錢能衡量的。」

能隨隨便便就掏一萬兩買盒藥膏的,家境豈能一般了,便是天家怕也不行吧。

三太太這樣一勸慰,武安侯也就放心了,確實安容沒逼著人家送錢,不過想到那藥膏,武安侯有些心動了。

「蕭老國公一直想娶你過門,我是見他一次提一次,他現在都惱我了,蕭表少爺的臉受了傷,不如送他一盒藥膏,這親事正式作罷?」武安侯道。

三太太臉皮輕抽,自古退親,都是男方賠償女方損失,怎麼到侯府了,卻是女方賠償男方損失了?

她現在可是把安容當做女兒看的,哪容的了安容受委屈?

「侯爺,蕭國公府就算權勢很大,也沒有搶親的道理,」三太太扭眉道。

安容連連點頭,隨即反問道,「爹爹,你確定我送了藥膏,蕭國公府就會退親?」

安容說完,覺得不對勁,好像壓根就沒有定親啊,明明是蕭國公府單方面逼迫埃

武安侯臉色頗有些尷尬,蕭老國公應該不會退親,他只是想安容怕蕭湛,不就是怕他毀容么,等治好了不就行了,對這樁親事,他是極看好的。

安容瞧侯爺不說話,就忍不住撇嘴了,「藥膏只剩下一盒了,爹爹說是給銀票呢還是給蕭老國公呢?」

安容瞄著侯爺,忍不住努嘴,叫你偏袒蕭湛了,就給你出難題,看你有沒有拿我當親女兒看。

「算了,你自己拿主意吧,」武安侯頭大道。

安容嘴角微微弧起,還沒等她高興呢,侯爺就道,「回頭再調製一盒子給蕭表少爺便是了。」

說完,武安侯見真沒他事了,就邁步出去了。

留下安容在那裡,用一種哀怨的小眼神看著她爹的背影,父親果然還是想她嫁進蕭國公府的!

從內屋出來,安容手裡拽著銀票,不知道怎麼辦好,這筆絕對算的上是意外之財了,本來應該高興的合不攏嘴的她,偏偏發愁的看著手腕上的紫繩手鐲。

「還是沒法摘下來嗎?」沈安溪瞧了笑問道。

安容點點頭,她哪一天不嘗試個七八十回啊,每日睡前還得拽了又拽。

沈安溪伸手碰觸安容的手鐲,不解道,「不就是個繩子編製的手鐲嗎,剪不斷嗎?」

安容哀怨的看著沈安溪,一臉我就笨到那種程度么的表情,沈安溪吶吶無語,好像那個笨蛋是自己。

以四姐姐的神情來看,怕是什麼辦法都用盡了吧,只得寬慰道,「雖然是繩子編製的手鐲,卻是漂亮極了,不比金玉的差。」

安容憋憤,這一邊手鐲的問題還沒解決,又扯上了銀票,瓜葛越來越多了。

沈安溪瞥著那手鐲,再看安容的表情,偷偷捂嘴一笑,四姐姐怎麼會那麼倒霉,遇到這樣一隻鐲子呢,也不知道從哪兒來的。

怕安容一直皺眉,便岔開話題道,「大姐姐三日後就出嫁了,府外的姑娘都來給她送添妝了,四姐姐你準備了添妝沒有?」

安容搖搖頭。

沈安溪也搖頭,這門親事來的突然極了,針線來不及啊,而且她的針線功夫著實拿不出手,以前身子骨差,娘親和祖母壓根就不許她碰那勞心傷神的東西。

可是不送又不行,這是規矩。

安容見她糾結,笑道,「這有什麼好為難的,只怕我們繡的針線,大姐姐也不見得就看的上眼,不如送根簪子吧。」

沈安溪連連點頭,她也是這樣想的。

兩人約好,明日去給沈安芸送添妝。

兩人走走逛逛,說說笑笑,就到了分岔路,正要各自回院子呢。

遠處,有小丫鬟跑的上氣不接下氣,「六姑娘,不好了,二少爺被人打了。」

沈安溪茫然的看著小丫鬟,「你說什麼,我哥被人給打了?誰好好的打我哥?」

安容也轉了身,看著小丫鬟道,「對啊,大哥和二哥一起的,怎麼二哥被人給打了,大哥呢?」

小丫鬟撓了撓額頭,她也鬧不明白了,反正就是二少爺被人給打了,「世子爺把二少爺扶了回來,嘴角都青了呢,奴婢瞧見了。」

沈安溪心一提,顧不得其他,邁步就朝松鶴院走去,安容自然也是要跟著的。

才進正屋,饒過花鳥山水屏風,就聽到三太太的問道,「北哥兒,是誰打的你二弟?」

沈安北站在一旁,瞅著沈安閔嘴角眼角的淤青,覺得臉疼的慌,反正也瞞不住,便老老實實回道,「是庄王世子打的。」

安容眉頭輕皺,怎麼就惹到了庄王世子呢?

安容瞧了瞧沈安北的臉色,紅潤白皙,一點兒事沒有,她就覺得詫異了,「大哥,二哥被人打了,你怎麼都沒幫著啊?」

沈安北臉頰窘紅,他可不是不講兄弟義氣,「是公平打鬥,三叔也在常」

一句話,三太太炸毛了,「你三叔也在?他就眼睜睜的看著你二弟被人給打成這樣?」

PS:昨天一張粉紅也沒有~~o》_《o~~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一百六十一章寵臣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一百六十三章歪想(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