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五十一章入朝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03日 15:19 [字數] 355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夜安眠。

第二天一早,安容梳洗打扮后,走到迴廊上,看著天色。

果然如前世那般,天氣有放晴的跡象,是個極好出門做生意的日子。

安容吃了早飯後,便帶著丫鬟去了松鶴院。

進門的時候,正巧聽到孫媽媽稟告,「今兒原是各大莊子給府里送賬冊和瓜果蔬菜的日子,偏偏遇到禁市,估摸著只能等到明兒了。」

老太太端茶輕啜,笑道,「這禁市令下的著實叫人費解,整個京都都在議論,好在只禁一日,不然昨兒只怕要引起騷動。」

孫媽媽往香爐里添香料,笑道,「正是禁足一日才叫人費解呢,好好的,又沒有出什麼意外,為何要禁市。」

大姑娘嫁期在即,每一日都要出門採購不少東西回來,今兒平白耽誤一天,趕明兒手忙腳亂,怕出紕漏埃

老太太擺擺手,示意孫媽媽把香爐挪遠一些,才道,「皇上的心思誰琢磨的透,今兒肯定會有不尋常的事兒發生,咱們等著瞧便是了。」

所有人都這樣想,包括某個背黑鍋的皇上大人。

他的感覺尤甚,因為一大清早,他就眼皮直跳,要知道他這眼睛可非同一般啊,上上一次跳,清河決堤,上一次跳出門遇刺客。

不是大周倒霉,就是他倒霉。

這會兒他待在御書房,哪兒也不去,斷然不會有事,可是眼皮子直跳,那就是大周有事啊!

昭文帝想傳召蕭湛進來問個清楚,可是昨兒明言了,要是今兒風平浪靜,趕明兒一定賞他三五十大板子。

就這樣在猜測著,一個時辰,昭文帝愣是沒看進去兩本奏摺。

好吧,御書房裡就這麼兩本奏摺。

他雖然愛下棋,對於朝廷大事,還是很用功的,今兒原是休沐,可就是有那些大臣,放著好好和家人團聚的機會不要,非得辦公,然後拉著他一起,處理國家大事,這樣盡心盡職的大臣,你罵他吧,不應該,不罵他吧,心底不痛快。

昭文帝難得有這麼清閑的一天,偏偏跟禁市令攪合在一起,玩都玩不痛快了。

徐公公端了盞茶近前,「皇上,您喝杯茶消消火氣。」

昭文帝掃了徐公公一眼,伸手接了茶盞,輕輕的撥弄著,才剛要呷一口,忽然耳朵一動。

「外面是什麼聲音?」昭文帝問道。

徐公公耳力不凡,自然聽到有動靜,而且還不小呢,正要說話,外面就有小公公急急忙慌的進來稟告道,「皇上,不好了,下冰雹了1

昭文帝一怔,手裡的茶盞一斜,滾燙的茶水撒在了龍案上,將字跡蒼勁有力的奏摺給浸透。

那奏摺正巧是請奏皇上收回禁食令的。

昭文帝顧不得這些,站起來就出了御書房。

立在御書房前,看著滾滾而落的白玉珠,砸在地上蹦蹦響,像極了一地的白鴨蛋。

徐公公看的呆住,急急忙道,「皇上,這冰雹之大,百年難得一見啊,這要叫人蒙頭砸住,指不定要將人砸暈。」

前朝覆滅,那冰雹也大,但是似乎還沒有這個大,只不過那時春季,砸壞的是農作物和人,這回是冬天,真是天佑大周啊!

聽著冰雹珠子砸下來的聲音,昭文帝的心都涼了半截,若不是有禁市令,他估計要寫罪己詔了。

徐公公望著皇上,神情激動道,「皇上,這禁市令下的實在是時候,街上行人寥寥無幾,都在屋子裡抱媳婦抱孩子,被砸死砸傷的人就少礙…。」

昭文帝心情又差又好,差是莫名其妙突如其來一場冰雹,好的是,因為有所防備,損失較小,估計是前所未有的校

誰說下棋誤國,要是不下棋被蕭湛那小子贏一回,自己怎麼可能答應他禁市?下棋是好事!

昭文帝就站在御書房前,冰雹下了多久,他就站了多久。

好在冰雹之災來的快,去的也快,約莫一刻鐘的樣子就停了,依照以往的經驗,這一停,就不會再下了。

「傳蕭湛,朕要見他,」昭文帝心情大好道。

松鶴院,正堂前。

看著一地的白玉珠,老太太撥弄著佛珠,念道,「阿彌陀佛,這一場冰雹又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無家可歸了。」

孫媽媽也被一地的冰雹珠子給嚇的合不上嘴了,「老天保佑,幸好是禁市了,這要人來人往,被這冰雹珠子一砸,再厚的皮肉也得見青埃」

老太太心中寬慰道,「我活了大半輩子了,還是第一次見朝廷把一件事辦的這樣大順人心。」

安容站在一旁,心底大鬆了一口氣,她儘力了,至於那些還躲不過去被冰雹砸傷的,實在是命里註定了。

只是這麼大的冰雹,連屋頂上的瓦片都能砸碎,那茅草屋肯定頂不住,不過有茅草屋,好歹能頂一時半會兒,就算被砸到,也是小傷,總比在田地里,避無可避好。

除了悲天憫人的,就是自我反省的,尤其是那些反對禁市令,覺得朝廷胡作非為的商人小販,沒少在心裡嘀咕咒罵。

這會兒見一地的冰雹,毫不猶豫的就給了自己一大巴掌,叫你嘴賤,叫你敢質疑皇上的聖旨,這要出去擺攤子,東西被砸毀了不說,人能不能活著回來都不一定。

不是危言聳聽,冰雹是冰,大多又是圓的,密密麻麻的落在地上,人走起來肯定會摔跤,街上人來車往,不是被人踩就是摔傷被馬踩。

那慘絕人寰的景象,簡直不敢想象。

還有反省的,就是昨兒進宮請求皇上收回禁市令的文武大臣,尤其是右相,深深的自責著,心中慶幸沒有勸服住皇上,不然今兒他真該以死謝罪了。

看著一地的冰雹,不少人高呼皇上聖明,皇上萬歲的。

昭文帝聽到皇宮外,百姓們這樣喊,心中激動,坐在御書房龍椅上,含笑看著請安的蕭湛。

「你既然知道今兒會下冰雹,為何不直接告訴朕?」昭文帝問道。

蕭湛眉頭輕動,回道,「告訴皇上,皇上不會信。」

心情很好的昭文帝聽到這話,臉頓時一僵,這小子天生不合適做官,會不會說話啊,懂不懂如何討朕的歡心,跟他那面癱臉舅舅一個德行,多說兩個字會死啊,就不能說『皇上不一定會信』嗎?

試都沒試,就一棍子把朕給打死了,朕怎麼會不信呢,這麼大的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埃

徐公公站在一旁,看著皇上憋屈的臉色,心底覺得好笑,其實蕭小將軍說的不錯。

這樣的事,皇上真的不大可能會信,欽天監負責觀察天象,並沒有說會下冰雹,皇上自然是相信欽天監多些了。

本來皇上心情很好,欽天監那些大臣還覺得能躲過皇上的盛怒,誰想蕭小將軍一句話,皇上就怒火衝天了,還不能對著他發,欽天監估計躲不過去了。

昭文帝怒啊,可是蕭湛有錯么,沒有,人家有的只是功勞,皇上不打算跟個小輩一般見識。

「你是如何知道今兒會下冰雹的?」昭文帝問道。

蕭湛抬眸看著昭文帝,略微猶豫了一下道,「別人告訴臣的。」

昭文帝微微一鄂,眸底染過喜色,忙道,「此人是誰,竟有如此本事,可比欽天監那群酒囊飯袋有用百倍,朕要招他入宮,委以重任。」

蕭湛銀色面具下的臉慢慢裂開,眸底還有一絲捉摸不透的笑意。

對於安容是不是真會算命,他也猜不透了,她似乎很厲害,可是瞧著又不像,反倒像極了那騙吃騙喝的假道士。

「臣想她不會入宮的,」蕭湛收回思緒,回道。

臣想,這兩個字又成功惹怒了昭文帝,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怎麼教他的,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就笨的要死,會不會順著朕的話去說,好歹你要問一下吧,你又不是人家,怎麼知道人家不願意進宮,昭文帝心堵的慌,好想發怒。

看在他才立了功勞的份上,昭文帝的脾氣格外的好,一擺手,徐公公就宣旨了。

撇開那些冠冕堂皇的話,蕭湛官升一級,賞黃金五百兩,另外綾羅綢緞百匹,還有一些珍奇古玩。

徐公公宣完,昭文帝望著蕭湛的臉,想看看他激動的神情,可是看來看去也只有那張破面具,心再次堵的慌。

臉上沒表情,肩膀也不抖,一點都不高興,朕的賞賜給少了嗎?

這要換成別人,哪怕誇一句,都能樂半天了,昭文帝想轟人了。

「朕還是希望他能入朝為官,」昭文帝重申道。

蕭湛嘴角輕動,皇上是真想她為朝廷效力,可皇上都沒問問人家是男是女,就直接認定是男子了,難怪她做「沈二少爺」那麼容易,那麼成功。

為了打消皇上的念頭,蕭湛道,「她心地善良,若是大周還有危難,她若是知曉,不會不說的,皇上放心。」

昭文帝想想也是,會點本事的人都特別傲氣,不願意被朝廷的條條框框所束縛,只要他心懷朝廷,在朝在野他也不是特別在乎。

只是這樣一個厲害的人物,他想見見罷了,畢竟今兒他名聲大赫,深得百姓愛戴,全是因為他和蕭湛的緣故。

PS:冰雹已下,親們有獎勵么么么?

OO哈哈

軍功章會不會有安容的一份?

某銀輕笑:肯定有偶的一份。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一百五十章愛鴿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一百五十二章繞道(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