驕寵 歷史穿越

驕寵

517 大大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7年01月31日 10:52 [字數] 573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不管表哥要算計誰,總歸,她也只能捧場,不能拆台。

池玲瓏很以為然的點點頭,而後,輕輕捏捏秦承嗣的掌心,以眼神示意她的所思所想。

秦承嗣不愧與她成親二十載的夫君,很輕易就猜到了其中關節,不由若有所思的看了顓孫無極一眼,而後,又若無其事的攥住池玲瓏的手,輕輕揉捏。

也就是在此時,那負責回稟的暗衛又繼續說道:「那被拉住的男子,正是楚章楚公子。」

被眾人起鬨,要讓他納了那賣身葬父母的女子的男子,是早先回了乾州的楚章?

他是何時回的甘平?

看樣子,應是今日進的城,而後剛進城就被這污糟事兒阻了前行的路?

包間中眾人形色各異,女眷面色都有些不好看,倒是顓孫無極和秦承嗣,以及乾世子三人,都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似乎一切盡在掌握中。

喵喵的神色一下冷了,看熱鬧的心情都淡了,不經意的冷哼一聲,就要伸手關窗。

秦元嘉也猜到了其中關節,他看了看舅舅和父母等人,嘴角微挑,輕輕一笑,隨後立即阻止喵喵,「先別關窗,二哥還想繼續看熱鬧。」

勝兒見表姐臉都綠了,善良的解圍,「二表哥,這熱鬧有什麼好看的,咱們以後有機會再看吧。現在太陽都落山了,溫度都降了,我好冷,還是讓表姐把窗子關了吧。」

秦元嘉大手一按,讓小傢伙又坐回到位置上,「安心吃你的飯,別瞎操心。你冷啊,冷的話我讓掌柜的給你送個火爐來。」

勝兒被噎的說不出話,初春了還用火爐,他可沒那麼娘氣,哼,現在連小姑娘都不用火爐了。

勝兒辯不過二表哥,只能挫敗的向表姐投了個「對不住你」的眼神。

喵喵拍拍勝兒的胳膊安撫,而後斜睨二哥一眼。

她都要氣死了,二哥還要看熱鬧,這是親哥哥該乾的活?她不要認他了。

喵喵生氣的板著臉,一副氣悶不平的樣子。

而樓下此刻更熱鬧了,眾人的起鬨叫好聲也更響了,不時還能聽見幾句粗狂的打趣笑罵,「公子艷福不淺」「小娘子嬌美可人,公子就納了吧」「郎情妾意,天作之合埃」

那小娘子的聲音如泣如訴,即便隔得老遠,卻奇異的能讓遠在酒樓包間中的人都聽見她的聲音,只聽她道:「奴家雖為小女子,卻也知言必行、行必果的道理。公子既然出了銀錢,解奴家的燃眉之急,便是奴家的再生父母。但請公子收容奴家,讓奴家為公子效犬馬之勞,以報感激之恩。」

周圍人又起鬨,「效什麼犬馬之勞,只要小娘子紅袖添香,碧紗待月,那不比很么都美?」

「只當個奴婢侍候太可惜了,這位公子可將小娘子納為姨娘,這當是一樁風流韻事。」

眾人起鬨的厲害,每人臉上還都帶了揶揄、打趣,以及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齷齪笑意,而後又哈哈大笑。

楚章的臉卻冷硬的厲害。

他身邊的侍衛是見過大世面的,可也被這事兒弄得無語。明明他們主僕幾人一路風塵僕僕的趕路,只求今晚能趕到桃溪谷,可誰知道究竟怎麼回事兒,就在他們入了城后,他們就徑直被一群人擁擠著到了此處。

而後,公子更是被眾人吆喝著,給了這女子十兩銀子賣身葬父母,現在更是要被強迫著納妾?

侍衛也是真心替自己公子委屈,明明一心一意都是秦王家的小郡主,眼見著就要見著人了,偏偏出了這蛾子,若是真納了這小娘子,呵呵,想來他們可以直接回乾州了,再也不用妄想踏入桃溪谷那片土地了。

楚章又如何不知道這個道理?甚至他想得更多。

此刻那裡還不明白,自己是入局了,這番行為,都是被人算計來的。

他臉色當即更沉了,毫不留情面的甩開那女子欲牽扯他衣袖的玉手,冷然道:「先不說家有祖訓,不可納妾單就楚某個人本心而論,既有心愛女子,又如何會納了妾室與她傷心為難?姑娘賣身葬父母,就該拿了錢財去安葬老人,如何會任由父母暴晒在晚霞露水中,任由風寒侵蝕遺體,自己卻一意孤行在此處行攀附之事?如此看來,姑娘所謂的賣身葬父母,所謂的欲行孝女之事而不顧己身,難不過只是一句笑話?」

楚章冷厲的態度壓服了看熱鬧的眾人,讓眾人不由得都安靜下來。然而,男子大多重色,眼看著那女子被楚章如刀鋒般銳利的言論戳的毫無容身之地,竟捧著面頰哀哀哭泣,眾人憐香惜玉之心大起,繼而都言辭慷慨的抨擊楚章,說他「心竟是鐵石做的不成?」說他「欺負弱小,算什麼偉男子。」

眾人的話漸漸難聽起來,更有甚者,那為了贏得姑娘的芳心,甚至還想對楚章大大出手,當然,這些人都被隱匿在周圍的,楚章的侍衛們一一解決了。

而此刻楚章掃視了周圍一圈,便又冷然的看了那女子一眼,「楚某的話雖是難聽了些,然句句合情在理。楚某家有忠僕,是以並不需要姑娘行奴婢之事。那十兩銀子,權作楚某日行一善之金,贈予姑娘罷了。姑娘日後也勿需言及賣身之事,楚某且用不上姑娘侍候。」

末了朝圍觀的眾人行了一禮,「楚某欲離去,還請諸位行個方便,讓出路來。」

圍觀群眾被他冷厲貴雅的氣質所懾,無不趕緊讓開了小道,容他通行。然而,卻又猛地有一老婦忽然開口,「公子潔身自好之舉,實在讓人欽佩,然而,放任一弱女子在鬧市,且還身懷重金,公子所行當真不妥。」

圍觀者似乎又想到了新的攻訐楚章的方向,便都應和的連連稱是。楚章卻深深的看了老婦一眼,而後問身後侍衛要了五兩銀,「大娘既為那姑娘抱不平,想來心懷慈悲,又性情公正,如此,楚某再出五銀,煩請這位大娘將那位姑娘的父母安葬了。至於後續諸事……楚某仁至義盡,卻不該由我繼續管束。」

言畢毫不遲疑的離開鬧市,上了侍衛牽來的馬,火速往桃溪谷趕去。

酒樓上眾人見到事情就這麼了結了,秦元嘉率先冷哼一聲,「還算他知趣。」

元辰看了兄長一眼,好笑的說,「楚兄素來潔身自好,有此作為,不難想象。」

說完看向妹妹,「只是不知楚兄的心上人,又是哪位?」

包間內眾人都把視線落在喵喵身上,小姑娘砰一下紅了臉。

本就因楚章方才的「告白之語」而弄得心旌神搖,粉面蒸霞,現在更是窘迫羞赧的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勝兒見狀,忍不住嘿嘿笑。

喵喵卻惱羞成怒了,瞪了這個「軟柿子」一眼,「笑什麼笑,趕緊吃飯。」

見大家都不動筷子,卻還揶揄的看著她,喵喵臉,猛一下站起身,「不吃了,不吃了,我們回家。」

秦元嘉佯作慨嘆,「這是想要見情郎啊,為此竟連吃飯的功夫也不想等了。」

喵喵羞得攥著小粉拳想錘他,卻無奈哥哥動作迅敏,一下跳到門外,喵喵只能羞臊的撲到身後的姨母懷裡,「姨母,你看二哥說的什麼話?他,他然取笑我。」

「是該打。」顓孫琉璃摸著小姑娘軟軟的頭髮說,「怎麼能說是會情郎?楚章算哪門子情郎?我們喵喵清心寡欲,芳心不動,可不認他。」

喵喵又悲憤的撲到母親懷裡。

一行人回到桃溪谷時,楚章已經簡單洗漱過,聽聞侍衛來報,便立即整理衣衫迎了出去。

不知是不是楚章錯覺,總感到今日這一家人看自己的眼光,頗為意味深長。

而秦元嘉和元辰、勝兒看自己的目光,有著認同、快慰,更多的卻是怒瞪。

楚章心思電轉,難道剛才發生在鬧市中的事兒,他們已經知道了?更或者……其實這些親長,曾親眼目睹他的窘況?

念及此,楚章忍不住額頭滲出薄汗,想伸手揩拭,卻又只能強行忍祝

他面上不動聲色,心裡卻由衷的慶幸起來,剛才話說的重,與那女子徹底撇開了關係,不然,娶妻之路怕是就此斷絕了。

想到娶妻二字,楚章不動聲色的看向那少女,就見喵喵躲在母親身後,垂著頭不看他,竟是和他無比陌生的模樣,一時間心頭一痛,只覺得嘴裡發苦。

然而,楚章的心情很快又快慰起來,只因路徑喵喵時,他看到小姑娘泛紅的耳朵,以及面頰上不可忽視的紅暈。

這是……羞了?

楚章突然覺得一股熱流從頭頂澆下,渾身都熾熱滾燙起來。

他的小姑娘,心裡也是有他的。

*

楚章入桃溪谷第三天,才得了和喵喵單獨會面的機會。他感激的朝遠去的元辰揖禮,元辰嘴角卻帶著惆悵的笑。

唉,轉眼妹妹也要出嫁了。

「嬌嬌。」見到坐在涼亭里,顧自煮茶插花的少女,楚章腿都邁不動了。

他的姑娘似乎比年前又長開了些,身量也拔高了,墨發更長了。

她穿著蝶穿牡丹的粉紅曳地長裙,腰肢束的細細的,整個人看起來別樣嬌媚。而她如薔薇花般嬌媚的面頰上帶著如畫的笑意,唇角微翹,眸光瀲驚鴻,似想到了什麼事兒,她彎眸一笑,整個人靈動又嬌媚,美好的像是九天上下來的仙女,讓他險些看直了眼。

而他的動靜,無疑也驚動了小姑娘。就見她像受驚的小兔子似得,忽的瞪大那雙杏仁大眼,不可置信的看著他,「你,你怎麼來了?……誰,誰讓你,那麼,那麼喚我的?」嬌嬌二字旖旎纏綿,就連家人都不會這麼喊她。喵喵說完垂下頭,將通紅的面頰埋下,露出雪白的玉頸,以及泛紅的兩隻小巧耳朵。

楚章心中更加滾燙,真想上去摸一摸那雙玉耳,然而他終究是克制住了。

一步步走到小姑娘面前,他忽而露出笑意,看著她問,「你三哥帶我來的。他怕是知我相思情切,才特意給了我這個機會。」

喵喵面頰更紅了,卻也更羞了,忍不住瞪著濕漉漉的眸子嗔他,「胡說,我三哥才不會帶你來這裡。」

「是真的。」楚章終於伸出手,握住面前纖細白皙的小手,察覺到她要掙扎,羞赧的要躲避,楚章抓緊,義無反顧的說,「我離開之後,每日每夜都在念你,只想早一些見到你。你呢,可曾想過我?」

喵喵良久不說話,後來被楚章催促的又喚了一聲,才惱的瞪他一眼,又吶吶的回道:「想,想的。」突然就想正視自己的心,想和他好好說說話。

楚章面上泛起笑意,那種發自肺腑與心靈的笑意,衝擊力那麼強,看得喵喵臉更紅了,也更羞了。

而握著她手的那人,原來不止是面上表現的那麼激動,他甚至渾身輕顫,最後忍無可忍,終於伸出手,珍而重之的將她環在懷中。

清風吹拂,掀起兩人的衣角,讓他們的髮絲勾纏,宛若兩株相思樹。

兩人沉浸在春光暖日和柔柔的戀愛情懷中,全然沒注意到,涼亭不遠處的假山後,池玲瓏和琉璃已經紅了眼眶。

兩人悄無聲息的離開院落,池玲瓏突然就惆悵的又哭又笑,「想當初她剛出生時,還沒只貓崽子大,我養不活,為此提心弔膽的,覺都睡不好。可一轉眼這麼多年都過去了,喵喵她,都要嫁人了。」

「真捨不得,便不要讓她嫁,權且留在家裡,陪著我們這幾個老不死的。」琉璃不緊不慢的接了一句話。

池玲瓏瞬間不哭了,哀怨的瞅著表姐,「我才不是老不死。」又舒口氣道:「還是要嫁的。如果這個人是楚章,我也是放心的……」

*

一對小兒女既然郎有情妾有意,當家長的自然沒有阻攔的道理,兩人的婚事很快就提上了日程。

三書六禮全都隆而重之的走了一遍,轉眼,就到了兩人的大好之日。

秦元紹三兄弟親自去送親,池玲瓏和秦承嗣幾個親長,也隱在送親的隊伍中,一路從桃溪谷,去了乾州。

乾州遍地都掛著紅燈籠,從城門通往青陽書院的路上,更是鋪了厚厚的紅毯。

鮮花著錦,鑼鼓開道,百姓歡呼雀躍,等著看這熱鬧事兒。

也多的是文人士子,在酒樓和茶館中提下誓詞,記下著千載難逢的一幕。

「顓孫氏的外孫女,也嫁到我們乾州了。」

「是啊是埃聽說這位郡主單是陪嫁的書籍,就足有百餘箱。」

「不僅如此,聽聞其中還有百餘箱,乃是顓孫氏先祖的遺物,或是奇珍古玩,或是古籍字畫……」

「若是能有幸一觀,百死不悔。」

……

鞭炮里啪啦響了起來,花轎在楚家門前降落,新娘子被新郎小心翼翼的牽了進去,而後在眾人的歡呼叫好中,拜堂成親。

池玲瓏隱在人群中看著這一幕,眼淚不受控制往下落。明知今天是女兒的大喜之日,很該高興才是,她卻忍不住淚濕沾襟,心裡空蕩蕩的,好像一塊兒肉被人挖走了。

到了第三日,楚章帶著新娘子來到近郊一處偏遠的宅子,拜見岳父岳母。

池玲瓏見到面色紅潤,眸色羞赧的女兒,自然歡喜,得知她過的舒心,楚章很是寵她,提著的心才微微放下些。

下午時,新婚夫婦要離去了,池玲瓏等一些親長將他們送到門口,看著小夫妻上了馬車,走沒影了,才依依不捨的回了宅子。

而馬車中,喵喵依靠在楚章身上,任由他抱著,親昵的擁著她。

他們自然會過的很好,會一直這麼幸福。

想到什麼,喵喵忍不住問楚章,「你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不知羞。」楚章輕點了點嬌妻的鼻尖,在她面紅耳赤時,淡定的親吻了她的嘴唇,繼而才道:「見到你第一面,便喜歡上了。」

「第一面?」喵喵瞪眼,隨即捂臉,「那時候我穿著小廝服,好醜的。你審美好奇特,竟然喜歡那個時候的我?」

「嗯。我喜歡你恣意歡笑的樣子,喜歡你無拘無束歡快玩樂的模樣。」

「你呢,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楚章反問她。

「不知道,好像喜歡上你好久了。」

「那是什麼時候動了凡心,想要嫁我的?嗯?」

喵喵被那喑啞性感的鼻音,弄得身子有些酸軟,話不經思考就說出口,「就是年後你回到甘平那天。你對那女子聲色俱厲,說你有了心上人,我最喜歡那時候的你。」

楚章微怔,隨即眸光卻變得更加柔和歡喜。

原來,我們都看到了最真實的彼此,喜歡上最真實的我們。

後記。

《帝范·大魏秦王·攝政王本紀》:「王寵王妃池氏甚!驕寵無度,極盡縱溺——不成體統1

大魏瑞承帝八年,秦王夫隱匿行蹤,與海上行走。

大魏瑞承帝六十二年,秦王府掛起白幡,疑秦王夫婦離世。

*

《帝師·大魏賢士·無極公子傳》:「公子孤身終老,一生未娶,然有一紅顏知己,相伴終生,死後合葬。」~^~

(快捷鍵:←)驕寵 516 驕寵目錄(快捷鍵:回車) 驕寵 目錄(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驕寵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