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云古代悠閑生活 女生小說

云云古代悠閑生活

第八百六十九章 大結局(三)

[更新時間]2016年02月07日 01:27 [字數] 790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readx 「楚子奕,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克魯對我大楚一直虎視眈眈,你竟然引狼入室,你這個廢物1皇上突然忍不住怒罵道。

「皇上多慮了,我克魯與昭王爺是最好的盟友1哈雷趕緊笑嘻嘻道,這時候不是能叫皇上挑撥了他們,「況且,我的妹妹,我們克魯最美麗的傾城公主已經下嫁給了王爺,我們已經是親戚了1

昭王之前確實被皇上的話說的面色一變,對哈雷稍有警惕,但是當哈雷說出傾城公主的時候,他臉上的警惕便消失了,他對傾城是完全信任的。

皇上看了之後搖搖頭,眼中再沒有任何的留念了,這逆子已然是無可救藥了,再多的機會都是枉然!

「來人,給朕把這逆子擒下1

皇上的發出一聲很輕的命令,真的是很輕,輕到昭王還有大殿里的人都以為他們聽錯了!

皇上是不是氣糊塗了,此時他明明已經被他們的鐵甲包圍起來了,自身難保你,卻憑什麼下這個命令!

但是,就是這聲很輕的命令,就真的有人執行了,而且速度很快很快,快到令他們反映不過來。

鎮國公夏華鋒,還是有夏家二爺夏華祥還正在為皇上這道命令心生警惕,警戒的用眼神環繞四周,卻猛然感覺到后心一涼,低頭一看,便看到有潺潺的血紅從他們的胸口流了出來。

他們睜大了眼睛努力的想去看身後之人,但是身後之後猛然抽回利刃,他們便無力支撐,「噗通」倒了地上,雙眼睜圓,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便沒了聲息!

而剩下的昭王和哈雷也被人用大刀架在了脖子上,入肉很深,已然是見血了,稍有異動腦袋恐怕就要搬家了!

「皇上。微臣幸不辱命1本來站在昭王身後的定國公白林文突然抱拳跪在地上對上座的皇上行禮!

「林文,辛苦了你了1皇上隔空虛扶一下請白林文起身。

到如今昭王這才看明白了,他這是中計了啊!他兩個舅舅已經死了,而身後的鐵甲軍都已經調轉了矛頭。劍尖指向了他們,進來時候他們都沒注意到,這些鐵甲軍都是定國公的人,此時候後悔已然是晚了!

雖然還有夏家和哈雷士兵也進來了,但是此時他和哈雷都被人用到駕在了脖子上。那些士兵也不敢輕舉妄動!

呲目欲裂,不由的對白林文吼道,「定國公,你,你背叛本王?」

「王爺說笑了,我白家自來都是忠君之臣,何來背叛之說1白林文說道。

忠君忠的是哪個君,自然是皇上才能是真正的君主了,他這話的意思是在告訴昭王他從來就沒有背叛過皇上。

而那夏家卻是早在很多年就幫昭王策反了定國公,這,這麼說來。定國公他根本沒有反,他一直是皇上的人,而皇上早在那麼多年前,就知道他們有反心了!

這麼多年了皇上一直沒有露出聲色,直到今日逼宮才放出這個大招,昭王看著地上的兩個舅舅的屍體,只覺得寒氣從腳下冒起來,渾身不禁顫抖,這麼多年了,他們的行事一直在皇上的監視下進行的。這,這太可怕了

昭王慌了,比他更慌的還有哈雷,這事情運作這麼多年。本來是十拿九穩的好事,昭王已經同意等他登基之後,就把臨近克魯的三個城池送給他作為這次出兵的報酬,但是沒想到這大楚的皇帝如此厲害,一切早在他掌控之中。

他可不想死啊,而且還是客死他鄉。他還要回去做克魯王呢!

「呵呵,呵呵,皇上陛下,誤會,誤會一切都是誤會,小王只是幫昭王一個忙,並不知道他要行此等謀逆之事,要是早知道了小王絕對不會跟從的,皇帝陛下一定要原諒小王啊1哈雷真夠不要臉的,這時候還腆著臉這麼說。

皇上並沒有理會他,直接對侍衛道:「帶下去關押1

之所以殺了夏家兄弟沒有殺著哈雷,也是因為兩國邦交的關係,而且留著他可以跟克魯講條件。

哈雷也知道皇上不會輕易殺他了,要是殺剛才就殺了,但是更不會輕易放他,如今人為刀俎他為魚肉,他便也知趣沒有反抗,一眾克魯士兵也放下了武器,被帶了下去。

場中只剩下剛被人綁起來的昭王,還有夏家兩人的屍體了!

昭王如今早已嚇壞了,他今日春風得意是因為他心中篤定他已經要勝了,但是如今突然間變成階下囚,他才想到,他乾的謀逆的事,是要殺頭的!

想到殺頭,想到死,看到剛才還信誓旦旦的兩個舅舅的屍體身上流出的血,他是真的怕了,他不想死,不能死啊!

「啊,父皇,父皇,兒臣錯了,兒臣錯了,兒臣再也不敢了,求父皇原諒兒臣吧,兒臣也是受了別人的蠱惑啊,是夏家,是夏家人蠱惑兒臣的,他們該殺,兒臣知錯了,父皇兒臣在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昭王嚇的開始語無倫次的求饒,就連夏氏也是嚇的呆愣的坐在上,兩眼無神、一語不發!

皇上看到這樣的昭王更是怒從心來,剛才進門的時候那樣不知天高地厚傲氣,要殺這個殺那麼,連父親、兄弟、姐妹都不肯放過,如今見大勢已去,竟然如此懦弱的求饒,甚至連已死的兩個舅舅都被他推出來做擋箭牌了,真是令皇上太失望了。

這麼多年皇上曾給過昭王無數次機會,明裡暗裡提點過很多次,他以為這個兒子雖然自大高傲、但是本性怯懦膽小,他都不到這一步,他只需要防著夏家就可以了。

誰知道因為一個子女他殺了冠軍侯,因為他一怒之下的打斷了他腿,他就真的敢邁出了這一步。

皇上的病雖然有對怡秀公主的愧疚,但是更多的是因知道了昭王已經接受了克魯的援助,被夏家蠱惑,已經同意了謀反之事,他實實在在是被昭王給氣病了!

這個兒子因為他的身世,還有母族的不安分,從小到大讓他操了很多的心。可以說這些孩子們中他操心最多就是昭王了。

雖然昭王一次次叫他失望,但是虎毒不食子,他一次次給他機會,甚至就在剛才他還給過他幾次機會。但是,但是昭王卻從來沒有把他苦心當一回事,愚不可及!

心已經壞了,根子已經懷了,再救也救不了了。

如今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皇上再也不想聽昭王的求饒,揮揮手叫人把他和夏氏帶下去。

昭王還在痛哭流涕的求饒,而侍者去拉扯夏氏的時候,夏氏突然開始死命的反抗。

「不要,不要,本宮是皇后,本宮是皇太后,本宮不去清仁宮,本宮住在坤寧宮,賤人不要碰本宮。本宮誅你九族1

清仁宮,名字雖好聽,但是這宮裡的人都知道了,清仁宮就是冷宮,皇后曾經親手送了好幾位後宮妃子進去,那裡面的情形她最清楚不過了!

夏氏這是在巨大的刺激之下,瘋癲了啊!

她尖厲的叫囂聲充滿整個宮殿,語無倫次的罵著一些不堪入目的字眼,皇上皺眉,胡公公則是往前一步。對按住夏氏的侍者使了個眼色,侍者趕緊掏出一塊白布來堵住了她的嘴巴,拖了下去。

昭王母子被拖了下去,夏華鋒和夏華祥的屍體也被拖了下去。甚至有宮人以極快的速度把地上的血都擦乾淨了。

宮殿里一下子清靜了,雖然此時裡面還有很多很多的人,但是卻沒有人敢說話。

「定國公,此間事了,外面的叛賊還要仰仗愛卿了1皇上開口道。

雖然主謀被誅了,但是夏家和哈雷還帶著不少兵馬來。此時正在外面做惡,沒了主謀,說不定他們更加的無所顧忌,需要朝廷出面鎮壓,此時也正好是消弱克魯兵力的最好時機。

「是,安陽侯已經帶兵進城了,臣這就去他會和,必定盡數誅殺叛軍1定國公抱拳道。

皇上點頭:「好,辛苦愛卿了1

定國公再次行禮退下,走的時候卻抬眼看了若雲這裡一眼,欲言又止,若雲被這一眼看的有些茫然,此時她似乎知道了什麼,但是她又不想去想那麼多,她就這麼愣住了,心中酸酸的不舒服!

定國公看若雲不回應他眼神,只能是嘆了口,轉身離去了,身上的鐵甲因為走動發出嘩啦啦的響動,襯著他的腳步愈發沉重了!

皇上抬眼看了臉色茫然的若雲的一眼,眼神有些複雜,想說什麼,但看到周圍站著的臉色蒼白,有些羸弱的他的幼子們,把話有壓了下去。

「你們知道,今日朕為什麼叫你們過來嗎?」皇上對那麼孩子們問道。

孩子們沒人敢說話。

皇上似乎也不用他們回話,看著孩子們繼續道:「你們是皇子、皇女,生下來就身份尊貴,從小錦衣玉食、呼奴喚婢,享受了這天下間最好的富貴,朕不求你們各個都能才能出眾,將來為國效力,朕只求你們明是非,懂道理,善惡分明,兄友弟恭1

「今日可都看到了老大的下場了吧,朕只對你們說一句,若是再有人行此謀逆之事,老大就是你們的前車之鑒1

皇上的話擲地有聲,他是用這詞血淋淋的事件來教育和警示他這些皇家的孩子們啊!

下面的皇子、皇女,包括楚子恆在內全都跪下,「謹遵父皇教誨1

一番教訓之後,這些人都被帶走了,大殿內的侍衛也都退下了出去,皇上只留下了楚子恆和若雲夫妻,連樂兒都被胡公公帶去裡間休息了。

「雲兒,朕有話跟你說1皇上對若雲道。

自定國公出現之後,若雲就有些心神不寧的,皇上想說什麼,她似乎也有預感了。

若雲點點頭,皇上繼續道:「這些年你們都誤會你父親了,你父親並不是不理你們姐弟幾個死活,只是他接了朕的的任務,為了你們姐弟安全才故意疏遠你們姐弟幾個的。」

「他只怕若是對你們姐弟幾個太關愛,夏家會拿你們姐弟威脅他,他遠在邊關護不住你們的安危,所以故意對你們做一些絕情的事1

「其實,這事情你祖父也知道。當年你祖父去蘇州找你們姐弟,便是你父親求的,他到底是不放心你們啊,特意求了你祖父。不然你祖父已經隱居了,他怎會輕易出山。你父親這些年為了你們暗地裡還是做了不少事情,你在蘇州這些年全是他暗裡周旋,不然你以為你們的身份能保持那久不暴露嗎1

「你們府里他也留著人照看你們的,誰知道那人竟然背叛了他。讓你們受了不少苦,他也自責不已埃雖然後來你能力日漸強大了,但是夏家也不是吃素的,朕安排的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便叫他一直瞞著你們,這是朕授意的,你若是要怪就怪朕吧,你父親這些年不容易啊1

若雲迷迷糊糊聽著皇上的話,心中一時憤怒,一時酸澀。恨了這麼多年,怨了這麼多年,突然有人告訴她你怨恨錯了,原來那人不是壞人,他是有苦衷的,不是原來想的那樣!

若雲想笑,她覺得好諷刺,難道就沒有更好的辦法嗎?為什麼偏偏要那樣做,為什麼偏偏是他們姐弟,她無所謂。她真的無所謂的,反正她是穿越而來,她就是心疼天兒啊!

但是她笑不出了,心中依舊酸酸的。她不知道這是她的感覺,還是原主留下的強烈的對父親的那個執念,反正這些年了,都混為一談了,她分不出來了,就是心裡不舒服!

皇上看若雲不說話。神情也有些愣愣的,知道她需要時間來消化這些事情,便叫他們回去休息,這宮裡已經安全了。

若雲和楚子恆抱著樂兒從承乾宮裡出來,天邊已經泛起了魚肚白,放眼望去地上還有很多昨晚戰鬥痕,屍體已經被拖走了,宮人們正在無聲無息的擦拭地上的血跡。

不過一夜之間,好像經歷了很多很多事情,一夜之間朝野動蕩,一夜之間死了那麼多人,一夜之間原本高高在上大楚皇后和昭王淪為了階下囚。

而今日又不知道多少人因為追隨昭王而家破人亡,皇上這一手大手筆啊,這麼一來不但剷除了所有依附昭王和夏家有二心的朝中官員,而且還奪回了夏家的兵權和由夏家掌控的勢力範圍。

甚至,還帶上了一個克魯的二王子,克魯二王子帶兵三萬支援昭王,皇上的意思是這三萬人殺一半,留一半,不但削弱克魯的兵力,剩下的一半俘虜連帶著二王子可以跟克魯換了很多的財物。

好一盤大棋,不但整肅了超綱,還收攬了兵權,打擊了克魯,又充盈了國庫,震懾了群臣百官,厲害,實在厲害啊!

難怪這麼多年定國公一點破綻都不肯漏出來,皇上這棋布置多年,他是絕對允許有人破壞啊!

思及此,若雲只覺得心中壓的慌,看著略微泛紅的天際,不由的深吸了口氣,略帶血腥的氣味,卻讓若雲更加不舒服了,她皺眉!

她不能說皇上不對,皇上兢兢業業的做他的帝王,有時候甚至只睡覺兩個時辰,為了大楚,為了百姓殫精竭慮,大楚在他治理下已趨於盛世,百姓安居樂業,很少有吃不飽的。

所以,她不能指責皇上,皇上是個盡責的皇上。

但是她只是覺得心中有些不舒服,說不出的感覺!雖然皇上勝了,但是她沒有從皇上的身上感覺到勝利的酣暢淋漓,同樣她和楚子恆也沒有勝利的那種心情。

楚子恆伸手握住若雲的手,兩人就這麼並排站在大殿的台階上看著遠處的天邊,一陣晨風吹來,涼涼的,他們衣袂翩然,就連樂兒都從父親的懷裡把頭拱出來,一雙眼睛亮亮看看父親,再看看母親。

「雲兒,天亮了,太陽出來了,咱們回去吧1楚子恆攬住若雲肩頭道。

「好,回去吧1若雲點點頭。

永福宮的叛亂早已經肅清,冬紅他們看到自家主子回來,也大大的鬆了口。

楚子恆把若雲和樂兒送回來之後就出去了,宮外叛亂還沒有肅清,他身為王爺自然要去平叛的。

這一場仗足足打了兩日,京城的街道上血流成海,好在百姓們早早接到了通知,閉門閉戶的,倒是沒有多少無辜不牽連。皇上自來是疼百姓的。

四皇子和五皇子府還有京城一些重要的大臣的府邸都已經被皇上暗中派兵駐守,所以他們都安然無恙。

而這次平叛中天兒和夜離都還立下了大功,他們本是帶著家將殺到宮門口為了來勤王的,在宮門口正好碰上了定國公。

知道宮中無恙。他們便加入了平叛的隊伍,帶領家將殺了很多叛軍將領,算是戰功赫赫了。

這日傍晚,若雲例行來承乾宮為皇上診脈,出門的時候便看到在站在門口鐵甲錚錚。滿身是污血的的定國公,他的身後跟著一身戎裝天兒,同樣身上帶著不少血跡。

父子兩個站在那裡容貌如此的相像,而且都是一身鐵血的氣勢,天兒就像一個縮小版的定國公,血緣的力量如此強大,他們兩個只要站在那裡,不用說話就能一眼看出這是一對父子!

若雲不僅渾身一震,腳步頓住了,她這兩天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原諒定國公,想了兩天她都沒想明白,但是此刻,她突然明了了!

原諒也好,不原諒也好,與她來說都是沒所謂的,但是對天兒來說確實彌足珍貴,他從小是多麼多麼的渴望父愛啊!

若雲突然決定若是定國公從今之後能做個好父親,她願意為了天兒守住這份美好!

想到這她不由的笑了,釋然了!

定國公看到若雲的時候。心中是忐忑的,他知道他欠這個女兒的良多,不知道女兒能不能原諒他,這一刻。當他看到若雲笑了的時候,見慣了血雨腥風都能面不改色的大將軍,突然間紅了眼圈,喉嚨里也澀澀的。

「雲、雲兒1

若雲聽出定國公聲音里的顫抖和哽咽,她強壓下心中的酸澀,便先笑著叫了聲:「父親1

她以為很難。但是偏偏就這麼順暢的叫了出來!

天兒眼圈也紅了,叫了一聲:「姐姐1

這一聲姐姐,飽含了太多太多的情緒,他也不是當年的奶娃娃了,姐姐心情他了解。

若雲又笑了:「你們先進去辦正事吧,過幾日咱們一家吃個團圓飯1

「好,好,應該的,應該的1定國公聲音激動的都顫抖。

若雲匆匆別過,走了出來,她雖然是修鍊之人,但是這樣關於親情的事情她還是不知道怎麼處理才好,也許只能慢慢來,時間會改變一切!

--

一場大戲落下,前皇后夏氏在清仁宮裡瘋了,昭王被賜了毒酒,夏家滿門抄斬,克魯二王子和那些俘虜都被送了回去,換來了無數的財物,以及克魯很長一段時間的安分。

但是傾城卻被送了過來,皇上叫人把他帶到昭王的遺體前賜了毒酒,既然兒子這麼喜歡她,就叫她去陪他吧,這是他這個做父皇的最後能為他做事。

傾城的身份大家也知道了,她是克魯王的女兒,但是是不被認可的女兒,是克魯王醉酒之後跟一個女奴隸生下孩子。

雖然生傾國傾城,但是卻在克魯過著奴隸一般生活,克魯王族根本不認可她,認為她是玷污王族的存在,為了上位,為了讓自己得到王族的身份,才到大楚做姦細的。

她很成功,確實側反了昭王了,但是卻不知道皇上棋高一著,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枉然。

昭王的子嗣皇上沒有動,但是昭王妃卻不能留了,她是夏家人,同樣賜了毒酒。

王婉婷這個側妃被皇上升位為昭王妃,由她管理昭王後院,撫教昭王僅有的三個孩子。

雖然升了位,但是從此之後就是寡婦了,王婉婷恨死了傾城了,當傾城被帶過來的時候,她在昭王靈前狠狠的摑了傾城一頓巴掌。

等到昭王謀反事情塵埃落定之後,皇上突然在一次朝堂上宣布立楚子恆為太子。

楚子恆知道若雲不喜權力,不喜歡皇宮,也不喜歡皇后那個位置,但是看著近年來老邁很多的父皇,他也拒絕不了,他的幼弟們都還撐不起大楚的一片天啊!

楚子恆做了六年的太子,早在三年前皇上便已經把軍國大事都交給他處理了,六年後皇上駕崩,楚子恆順利成章的登基為帝,次月白若雲冊封為皇后。

楚子恆在位期間後宮只有皇后一人,大臣們曾多次上書請皇帝選妃,卻都被皇上用絕對凌厲的手段給鎮壓了,大臣們雖然諸多不滿,但是當時太子已經長成,定國公府和安陽侯府鼎力支持,在朝中地位穩固,皇后再民間名聲極好,得到萬民擁護,一些別有用心的人便再不敢挑釁。

而若雲開始雖然不想當皇后,但是當上之後,她還是要盡職盡責的,便在皇后的位子上為自己找些有意義事情做。

她做慈善、開女醫館專門為天下苦難的女子治病,改良良種提高產量讓更多的人吃飽飯,修建學堂讓更多的孩子可以讀書,開展工業提高生產力,派使者出海去學習他國的先進技術,了解世界動態,讓大楚處在時代尖端。

在帝后共同治理二十年之後,大楚又邁向了一個新的高峰,人們生活富足,國庫充盈,百姓安居樂業,大楚一片清明。

大楚有最先進的武器,有高產的糧食,有先進的生產水平,有良好的醫療條件,更能讓大多數的孩子從小讀的起書,國力繁盛至極。

周邊的國家再不敢隨意侵犯大楚邊境,他們歲歲稱臣、年年納貢,更有遠在大洋彼岸很多國家都聽說了大楚威名,向大楚拋出橄欖枝尋求商業合作。

在位三十年之後,正值壯年的皇上突然宣布退位,禪位於早就是太子的嫡長子楚明暉。

一時間朝野震動,但是皇上留下聖旨之後,便於皇后消失在宮中,朝臣派人大力尋找,卻沒有一絲帝后的蹤跡。

若干年後,出海迷路的漁民有時候會看到在一座仙氣繚繞的小島上,有一對神仙眷路踏雲而來,他們身邊跟著一頭威武的白虎,還有一隻神駿的神鷹。

這對仙人會給他們指引正確的道路,教他們從迷路中扎到正途,還會出手救治傷員和病人。

大家都說這是仙島上的神仙顯靈了,受過他們恩惠人,更是每年都會對著大海朝拜他們。

只有宮中的皇帝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紅了眼眶,口中恨恨的嘀咕道:「父皇、母后太可惡了,自己跑出去玩,卻留我在這裡做苦工!他一定要趕快把兒子培養出來,把大楚交出去,也好去找父皇和母后算賬。」

宮中的小皇子們,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今日他們父皇看他們的眼神怪怪的,叫他們情不自禁的有些冒冷汗!

未完待續。

PS: 小芷對於寫不寫番外有些猶豫,不知道親們還想不想看,若是親們有想看哪個人物的番外,可以到書評區給小芷留言,留言多的話,小芷就會寫了哦~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云云古代悠閑生活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