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錦還廂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醫錦還廂 > 第四百五十二章:尾聲(大結局)

醫錦還廂

第四百五十二章:尾聲(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07日 23:46 [字數] 735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奶奶,出去的衣服已經準備好了,您過目一下。」

一大清早,夏清語就起來了,梳洗完畢,聽見身後春兒的聲音響起,便起身回頭去看,一見春兒手上托著的衣服,她便嚇了一大跳,以為自己是看錯了,忙揉揉眼睛,又上前親自翻檢了一下,才疑惑看向春兒道:「是你過糊塗了還是我過糊塗了?如今還沒到中秋吧?你把這姑絨大氅拿出來做什麼?」

「這是爺上早朝前特意吩咐的……」春兒笑道,不等說完,就聽夏清語沒好氣道:「他怕冷,你去把他的翻出來給他穿,我可不穿這個,沒得丟人現眼。」

「爺說奶奶如今不同往常,須要萬般小心。」春兒一面說,就在夏清語肚皮上看了幾眼。

摸摸隆起的肚皮,夏清語冷哼一聲:「既然知道我如今不同往常,就別給我磨磨唧唧,惹了我生氣,那你才是罪過呢。」

「唉!如今這清雲院的丫頭真是不好做埃」春兒笑著搖頭,話音落,就聽屋外一個聲音道:「清雲院的丫頭怎麼不好做了?」

「咦?今兒這麼早就下朝了?」看著陸雲逍從門外進來,手裡抱著一個小糰子,夏清語便要上前接過來,卻聽丈夫道:「沒什麼事兒,皇上就散朝了。別抱,這小傢伙如今沉著呢,當心抻著你。」

「娘親抱……」

陸雲逍懷中的小傢伙卻一點兒不給老爹面子。伸出胖乎乎兩隻小爪子要往娘親肩膀上搭,逗得夏清語咯咯直笑,想要去抱。陸雲逍卻轉了個圈子,對著兒子冷哼道:「名兒,你要識點時務,等一下還想不想跟著爹娘去李伯伯家看小弟弟了?」

胖娃娃立刻就收回了兩隻小爪子,引得丫頭們也都笑起來,夏清語搖頭道:「真不愧是爺的兒子,這識時務的作風簡直和你如出一轍。」

「我可不像他這麼沒骨氣。」陸雲逍哈哈一笑。然後看向旁邊春兒捧著的衣服:「怎麼了?這衣服有什麼不對的嗎?」

「你還敢說?」夏清語想起這茬兒,立刻掐腰憤憤指控道:「這還沒到中秋呢。你把姑絨大氅都給我找出來了,這玩意兒是初冬時才穿的,你知不知道冷熱啊?你自己怎麼不穿姑絨大氅出去?我這肚子已經夠圓了,你還要我穿這個。是想把我打扮成丸子嗎?也不怕人家不明就理把我抬了下鍋。」

「噗1陸雲逍笑出聲來:「哪有那麼誇張?」話音未落,懷裡的名兒小朋友已經使勁兒拍起了巴掌:「丸子,丸子,好吃,寶寶要吃……」

「吃吃吃,就知道吃……」夏清語伸手在兒子腦門上戳了一指頭:「再這麼貪吃我乾脆把你當成糰子下鍋炸了,讓你吃自己吧。」

「好好好,吃自己,吃自己……」

可憐名兒小朋友還不到兩周歲。讓她娘這麼一騙,果真就在那裡興高采烈的嚷起來,只把陸雲逍夏清語和丫頭們笑的捧腹彎腰。

正熱鬧的時候。就聽外面一個聲音道:「喲,什麼事兒這樣高興?」接著門帘一挑,原來是葉夫人身旁的可兒,進來后抿嘴兒笑道:「太太知道今兒大奶奶要出去,所以特地讓奴婢過來囑咐一聲,說大奶奶已經有了六個月的身子。這會兒雖不到中秋,天氣也冷了些。讓您千萬多穿衣服,別凍著,最好穿件姑絨或是酡絨大氅去……」

不等說完,幾個丫頭已經笑倒了,夏清語也扶著額頭仰天呻吟了一聲:「老天啊,饒了我吧,我不想做一隻秋風裡的丸子埃」

到最後,夏清語到底還是憑著孕婦的特權,拒絕了葉夫人和陸雲逍的「好心」,從而避免了成為一顆丸子的可悲命運。夫妻倆收拾妥當,帶了各樣禮物和不菲禮金,抱著兒子坐了馬車往李府去。

今兒是李絕心和江明月兒子的百日宴,李大人雖然還不到四十,但這份心情卻也堪比老來得子,江明月更是心事盡去,先前夏清語已經來看過她幾回,今日的百日宴自然也不能錯過。

來到李府,只見客人絡繹不絕。不到四十的刑部侍郎啊,那在京城值得巴結的人物中絕對是名列前茅,何況這樣喜事,誰不願湊個趣兒?哪怕就說不上話,能讓李大人看一眼,在這位前途無量的大人面前結個善緣也好埃

夏清語和陸雲逍到來后,李絕心親自把陸雲逍接走了,夏清語則來到後院江明月的正室內,此時白薇白蔻七姨娘等人都在,正逗著襁褓中的小嬰兒,江明月盛裝華服,正陪著十幾位命婦說話。

一看夏清語過來了,眾人都站起身迎上前,紛紛笑著問好打招呼。江明月便羨慕看著夏清語笑道:「要說還是奶奶最有福氣,起先和世子爺好幾年也沒個動靜,這一有了動靜,竟然還沒完沒了了,難怪我前些日子看到國公夫人,她走路都是帶著笑,這也實在是太值得開心了。

夏清語笑道:「我已經生了個兒子,算是完成任務了,我們太太開心卻不是為我,而是前幾天我們府里二奶奶也有了身孕,所以太太高興。」說完看了看江明月的肚皮,點點頭道:「這才三個月,你這體形就差不多恢復了,嘖嘖嘖,哪裡像是個三十多歲才生孩子的高齡產婦?放心吧,看這架勢,說不定今年就又能懷上呢。」

「我不過是說了你一句,就讓你這樣揶揄,誰不知道你嘴頭厲害?就讓我們佔佔便宜又能怎樣?」

江明月忍不住笑了,然後親自請夏清語坐在自己對面,兩人說了會兒話,江明月看著這滿堂歡笑。忽的眼裡竟湧出一點淚光,看在夏清語眼裡,不由十分疑惑。連忙道:「怎麼了?這樣大喜日子怎麼哭了?不會是李大人給了你氣受吧?」

江明月連忙搖頭道:「沒有沒有,他對我那真是不用說了。有時候我自己回想,都生怕這只是一場美夢,我總想著,我哪裡有這樣的好命呢?這若是個夢,我倒寧願長睡不起了。」

說完又感嘆道:「我只是看著這屋裡的人,心生感嘆罷了。奶奶還記不記得?我們落魄到極點時是什麼模樣?那一次若是沒有奶奶。我們這些人一個都別想活了,更不用提還會有今天這樣的好日子過。如今姐妹們也都有了歸宿。雖然除了十四妹之外,其他人也並沒有嫁給什麼大富大貴的男人,可我私下裡問著,知道她們過得都很好。不愁吃穿,男人也是老實厚道的,這就不錯了,當日根本不敢想的。還有白蔻白薇石夫人,那是我在杏林館到如今的夥伴了,看著她們也是婚姻和美,我這心裡真是開心,所以竟忍不住喜極而泣,倒讓奶奶見笑了。」

「原來是這樣。」夏清語忍不住笑道:「我還當什麼事兒呢。嗯。是該開心,看看白薇白蔻,她們倆可比咱們的肚子爭氣多了。這成婚還不到五年,就都兒女雙全了,如今肚子又有了消息,哼哼!真讓人羨慕嫉妒恨。」

江明月笑著點頭,忽然又惆悵道:「這樣日子,咱們杏林館的人算是聚齊了。只可惜阿丑不在,也不知道他在北匈那邊生活的如何?」

「他是北匈閼氏埃你看巴圖明對他那個模樣,那真是愛到骨頭裡,稍微淺薄一分,都做不出那些瘋狂的事,你替他擔心什麼?何況雖然人不在,不是也常有書信往來嗎?唔,說起來這是有三個多月沒收到他的信了哈,不會有什麼事吧?」

夏清語原本是寬慰江明月的,結果說著說著,自己也擔心起來。又聽江明月道:「無為說,北匈草原也是別有一番風光,等我們到了四五十歲,他就上書請辭,然後帶著我去北匈西夏各地轉一轉。」

夏清語哈哈笑道:「這些男人們早都商量好了吧。陸雲逍和我大哥也是這麼說的,我看到時候咱們幾家可以組團來一個天下巡遊,又熱鬧又可以遍訪名山大川,豈不好?」

「這倒真是個好主意。」江明月聽了,也是喜動顏色:「等下咱們就把人都叫過來好好商量商量,只是這一來,這個團怎麼著也要幾十號人呢,會不會嫌太龐大了些?」

夏清語連忙道:「你別現在就張羅著這個事兒,張羅的大家心都散了,只想著遊玩,無心辦公怎麼辦?對了,李大人回來沒和你說那個笑話?說是有一次他和陸雲逍我大哥一起商量這件事時,不巧讓皇上身邊太監聽去了,結果讓皇上知道了這事兒,皇上第二天把他們三個叫進御書房狠狠訓斥了一頓,最後表示,如果有一天,他們幾個想撂挑子各地遊歷去,千萬要提前幾個月知會他一聲,他要禪位給太子,然後帶著皇后貴妃娘娘加入遊玩團隊中去。」

「皇上……真是奇才。」江明月聽得囧囧有神,末了又忍不住笑起來,只笑的花枝亂顫,讓廳中人紛紛往這邊看來,心想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兩位夫人都笑得連形象都不顧了?

氣氛十分融洽和樂,這裡白薇卻是覺著有點噁心,忙和白蔻說了一句「我出去透透氣」,說完便往門口來,到了門邊一抬眼,還不等邁步出門,整個人便都怔住了。不敢置信看著院子里被一個婆子帶著往這邊來的一大一小,她忍不住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暗道我是在做夢吧?一定是在做夢吧?

「白薇,好久不見,怎麼?不認識阿丑哥了?」那個一面臉俊美無儔另一面臉卻滿布著猙獰刀痕的青年牽著一個小孩兒走過來,看見白薇笑著說了一句。

「啊1

白薇猛然就尖叫了一聲,頓時便讓議論紛紛的大廳中寂靜下來,江明月和夏清語同時站起身,剛問了一句「怎麼了?」就聽見白薇激動的帶著哭腔叫道:「阿丑哥,你……你……你可終於回來了。」

「阿……阿丑?」

江明月和夏清語互相看了一眼。接著一齊搶步出去,這邊白蔻七姨娘十四姨娘等杏林館的女眷們也不肯落後,大家爭著出門。然後就把阿丑堵在了大門口。

「阿丑,真的是阿丑。」雖然已經知道阿丑不是真正的名字,但大家還是習慣這樣稱呼北匈的閼氏。此時一見之下,紛紛激動的叫起來。

阿丑目光在眾人臉上掠過,最後落在夏清語身上,含笑道:「一別五年,妹妹風采更勝往昔。真是可喜可賀。」

「你……你還說這樣客套話。」夏清語眼淚都下來了,上前看著阿丑:「你明明說過每年都會來大陳住兩三個月的。結果……結果這一去就是五年了。」

「我回去后,也趕上了很多事情,實在沒時間,好容易諸事已畢。這不就連忙實踐諾言來了?」阿丑笑著解釋了一句,沒告訴夏清語就是這一次出來,都萬般艱難,巴圖明一直把他送到大陳境內,如果不是最終阿丑大大發了一通火,估摸著那傢伙能一直把他送到京城來,然後在這裡等兩三個月,再順理成章把他接回去。

「這孩子是……」

夏清語的目光落在阿丑手裡牽著的那小男孩兒身上,臉上雖然只是恰到好處的微微露出驚訝表情。心中卻早已是萬獸奔騰而過,暗道:納尼?不是吧?不可能吧?這不是阿丑生的吧?男男生子,那只是現代小說中才會司空見慣的埃在這個時代,這屬於靈異事件吧?

剛想到這裡,就聽阿丑微笑道:「這是我和可汗過繼的孩子,叫和倫,他是彩雲公主的兒子,生下來沒有見過母親的面兒。去年他父親娶了繼室,所以可汗生怕他受委屈。就把他要過來養著,這次聽說我要來大陳,非要跟我來見見世面,說是要保護我。我想了想,覺得讓這孩子在大陳接觸一下中原的文化和知識也不錯,所以就帶他過來了。」

「哎喲,人小鬼大啊,竟然知道找個借口。保護閼氏啊?你才多大?有那個本事嗎?」白蔻哈哈笑著問,雖然阿丑的身份等同於北國皇后,然而大家再見面,卻沒有半點拘謹,這都是在杏林館三年相處下來打下的基矗

那虎頭虎腦的小男孩也不過是五六歲的模樣,聞言便揮了揮小拳頭,小臉上滿是認真的神色,氣嘟嘟道:「我一箭可以射死一隻狐狸,為什麼不能保護閼氏哥哥?」

眾人都只當他說笑,五六歲的男孩兒射死一隻狐狸?說笑嗎?夏清語的關注重點更是在後一句話:「哥哥?他叫你閼氏哥哥?那叫巴圖明可汗什麼?」

這問題讓阿丑也忍不住扭過頭偷笑了一下,然後才回頭小聲道:「叫可汗舅舅,叫我哥哥,可汗已經氣急敗壞的糾正一年多了,沒用,將來看見可汗,千萬別在他面前提這個話題,傷心著呢。」

眾人想想巴圖明可汗聽著外甥叫阿丑哥哥的囧樣兒,一齊大笑。忽聽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問道:「狐狸肉好吃么?」低頭一看,原來是名兒小朋友,不知什麼時候從奶媽懷裡掙脫下來,正邁著小短腿兒使勁往和倫面前湊,大眼睛閃爍著渴望的光芒,一道口水也漸漸在嘴角成形,看上去隨時可能滴下來,為大家演繹「垂涎三尺」的畫面。

「哎喲,這個小吃貨怎麼出來了?快抱回去,讓人聽見了,以為我特意沒餵飽他,就為了過來蹭酒席吃呢。」夏清語一句話逗得眾人哈哈大笑,接著紛紛圍上來,這個捏一下臉蛋,那個抱起親一下,奈何名兒只想知道狐狸肉的味道,扎手舞腳拚命抗議這些女人們對他的「騷擾」,他要知道狐狸肉到底是什麼滋味了。

「狐狸肉不好吃的,野雞肉,黃羊肉,子肉都還不錯。」

和倫小大人一樣的認真回答著。終於,名兒從女人們的手裡掙扎出來,這一次他眼疾手快,拉住和倫邁著小短腿就往屋裡拽:「哥哥我和你說啊,我都打聽了,今天的酒席可豐盛了,有我最愛吃的紅燒獅子頭,你喜不喜歡吃?對了,還有我喜歡的東坡肘子。」

「紅燒獅子頭?閼氏哥哥做給我吃過。東坡肘子是什麼東西?野豬肉嗎?一個肘子會不會太大?」

眾人無語看著兩個孩子一邊議論著吃食,一邊到屋裡角落去認真研究了。這裡江明月忽然回過神來,忍不住搖頭笑道:「這真是怎麼說?咱們把阿丑堵在大門口做什麼啊?讓人看見。豈不說我待客不周?竟敢讓堂堂北匈閼氏站在門口吹風?快進來快進來。」

「沒錯沒錯,讓阿丑給咱們講一講草原風光北國風情。」夏清語也連忙開口,她的提議得到了大家一致響應。

等到人都進去了,院門外一個婦人將頭往裡面探了探,喃喃自語道:「這位就是北匈閼氏啊?果然一半臉都毀了。難得世子夫人她們也不害怕,罷了,這會兒正高興。我還是晚點進去詢問擺飯的事吧。」

這一天眾人自然是興緻高昂盡歡而散,直至華燈初上。晚宴結束,大家才三三兩兩乘車離開。

陸雲逍本來要請阿丑住在壽寧公府,他卻說什麼也不肯,最後帶著和倫仍住到杏林館的舊宅去了。不過陸益名小朋友已經邀請了和倫第二天去國公府玩兒。想也知道,阿丑這一次在大陳留住的幾個月里,這倆小傢伙大概要形影不離了。

看著阿丑和和倫進了杏林館的舊宅子,如今這裡馮金山孫長生等都搬了出去,只有江雲一家仍在此處住著,方氏還熱情邀請陸雲逍和夏清語進去坐坐,被兩人婉拒,只說天晚了,可不是很晚么。名兒已經在馬車裡睡熟了。

夜空中繁星點點,一輪半圓月亮高掛,灑下幾許清輝。夏清語忽然動了遊興。對馬車夫道:「你先送小少爺和奶媽丫頭們回府,我與世子爺走著回去。」

車夫答應一聲,心想這是怎麼說的?世子爺和奶奶都這麼多年的夫妻了,還是這樣的恩愛情深,嘖嘖,真讓人羨慕。

「走著回去累不累啊?別忘了你可是有六個月身孕的人。可不要逞強埃」

路上無人,陸雲逍便摟了妻子肩頭。陪她漫步在秋夜街頭,看天上星光燦爛,地上華燈璀璨,倒是別有一番浪漫**的滋味。

「放心,撐得住,我和阿丑說了,這一次要他多留幾個月,怎麼著也得過了咱們孩兒的洗三禮才能回去。」夏清語靠在丈夫身上,一隻手摸著肚皮,想到再過三個多月這小傢伙就將出世,心裡便充滿了幸福感。

「哈哈,那這一下巴圖明要著急了。」陸雲逍想起苦逼的北匈可汗,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

「著急就著急唄,再怎麼著,還能比他失去阿丑五年時光著急?更何況阿丑這五年來,他都沒讓阿丑回大陳一次,先前明明說好每年都要來住兩三個月的,如今我只留阿丑多住一個月,就算是厚道了。」

夏清語掰著手指頭為陸雲逍算這筆賬,只聽夫君在旁邊拚命附和:「沒錯,我娘子最會算賬了,這麼說來,那巴圖明當真是佔了便宜,應該感謝你。」她便嘻嘻笑著:「雖然我今天高興,喝得有點兒多,但這個帳我還是算得過來的,誰也別想哄了我去。」

「對對對。」陸雲逍也笑了:「我娘子那是多精明的人?就是喝醉了,也沒人能哄得了,瞧瞧這筆賬算的多清楚。」

話音未落,忽覺妻子腳步停下來,接著一個柔軟的身體靠進懷中,聽妻子在懷裡咕噥道:「陸雲逍,大家都過得這麼好,我真是太高興了,我覺得好幸福埃謝謝你,謝謝有你這樣愛我護我,讓我能越來越幸福,我愛你1

「我也愛你。」陸雲逍輕輕摟住了妻子,低下頭和夏清語緊緊依偎:「清語,該說謝謝的是我才對,如果沒有你,我簡直不敢想象這漫長的一生,我要怎麼度過。清語,我們會一直一直幸福下去,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夏清語重重點了點頭:「那我們什麼時候能組團去游遍名山大川?然後再去北匈西夏領略草原風光和西域風情啊?」

「唔,這個礙…恐怕還要等些年呢,皇上現在就禪位給太子,太子也不會答應埃皇上不能去,你以為他會放我們在外面逍遙?」

「算了,反正現在也挺幸福的,我應該知足,知足者常樂嘛。」

「對,娘子真是心胸豁達……」

寂靜無人的長街上,一對有情人牽手而行,月光將兩個緊緊靠在一起的影子拉的很長很長。

發完結感言之前,要強烈向看**的孩子們推薦一篇我每天追文的上佳之作:好友罪化的《玄妙之井》,她在女頻的馬甲是魏香音。書號是3129509。之前斷更了一陣子,現在重新開始連載,這個故事會一直連載到結束,然後完結。所以放心去看吧。未完待續

ps:好,言歸正傳

咳咳咳,這個尾聲應該是大家看過最長的尾聲了吧?其實完全可以當做番外來看的。然後,本文最後一次求粉紅票和推薦票嚶嚶嚶!!!

不過這一次是真正的完結了。不太喜歡開單章說什麼感言,所以就都在這裡說了吧。

這篇文的成績也不理想,但仍然寫的很高興。老實說,笨酒現在老了,已經把握不住讀者們喜歡的題材,寫的這兩本都很撲。所以,既然不能迎合市場,笨酒索性就任性的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故事來寫。雖然撲,但所幸有你們一直陪在身邊不離不棄!!所以笨酒寫的還是很開心的。

感動的話不多說,就兩句:親愛的你們是笨酒最大的收穫,也是笨酒在這條路上擁有的最寶貴的幸福。還是那句老生常談:沒有你們,就沒有笨酒孜孜不倦創作的動力。

所以真的真的謝謝大家了,我愛你們!!

下一本大概要等一陣子,原本以為可以連上的,但是去年和今年的意外情況都不少,所以還是沒存下太多稿子。目前打算四月一號開新文,咳咳!希望可以如期開出來。是一個純宅斗的故事,握拳,努力嘗試一把,希望到時候還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喜愛。

(快捷鍵:←)醫錦還廂 第四百五十一章:家和萬事興 醫錦還廂目錄(快捷鍵:回車) 醫錦還廂 目錄(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醫錦還廂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