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83應對

[更新時間]2014年11月09日 19:39 [字數] 334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城隍廟這邊,七先生與謝榮已經轉入室內。

屋裡點著七步香,但是兩人都沒有半絲聞香的心情,這個時候如果讓人發現他們在這裡,那麼謝榮肯定會完蛋!這裡二人才達成了默契,便就要損失個謝榮,謝榮自己不會幹,七先生也不會幹!

可是又有什麼辦法離開呢?

如果謝榮尚未起複倒也罷了,躲個幾日興許有辦法脫身,可是他如今是朝堂四品,是必須要去早朝的!他這才剛去衙門報了道,就缺席早朝,是嫌魏彬他們沒把柄參他么?

「現在只能想辦法假扮個別的什麼人出去了。」七先生說道。「我讓人引開盯梢的人,你趁機出府去。馬車也別坐了,步行出了這片再雇車回去!日後此處你也不要再來了,我會讓人跟你聯絡的。」

謝榮想來想去,也只得點點頭。

這裡七先生便交代了手下死士下去。

守住這條衚衕的正是廖卓等人,這會兒正在凝目四顧之間,只見不遠處的瓦楞上忽然躥出來兩道黑影,往左側無燈的一片區域而去!手下埋伏的兩名精兵營的武士便就立即站起來,要上前追趕,廖卓一把拖住了他們:「先別急1

他起身再看了眼方才黑影躍起的位置,說道:「你們派一個人去追就行!剩下的人分散開,隨我去到前面那棟宅子,在宅子四周全面埋伏下來,有任何人出沒都不要放過,立即跟在後頭便是1

手下人分頭行事,很快追人的追人,埋伏的埋伏。

不多時,便見這宅子的后角門處出來個布衣男子,雖然故意佝僂著身子,但是步履之間還是能看出來幾分文人的樣子。廖卓沖身邊人道:「就是他了!你們幾個跟在後頭,仔細些,再莫讓人發覺了1

他和另二人繼續趴在對面屋頂上,打量著這宅子四處。

從外表看上去跟尋常的四進宅院毫無二致,但是在宮裡呆過的經驗卻讓他發現,后宅里點著的幾盞燈分明就是宮裡的宮燈。這種宮燈尋常人家雖不點,但是宮裡逢年過節卻常有賞賜下來。由此可見,這宅子里住的肯定不是尋常人!

廖卓心裡十分激動,他預感七先生就這宅子里,可是殷昱交待得對,就是現場捉住了七先生,也必須得同時搜到罪證才能證明他的罪行,難道僅憑謝榮與他見過面就能證明他的身份嗎?

不管怎麼樣,他是別想逃了!

廖卓往瓦面上啐了口,低聲叮囑道:「大家都給我盯緊了,無論什麼人從裡頭出來,都別放過1

話音剛落,寂靜的後巷忽然門又開了,走出來個端著水盆的老嫗,老嫗將水潑到巷子里,左右看了看,然後又退了回去。緊接著,宅子里的燈就陸續滅了幾盞。

廖卓正要起身,忽然跟蹤先前那布衣男子的人卻回來了一個,說道:「頭兒,剛才那個果然是謝榮1

「是他就好1廖桌揮手道:「你這就回王府去稟報王爺1

殷昱這邊收到消息,立即下達命令:「從現在起,監視四葉衚衕的人必須十二個時辰對其進行盯梢,包括他上下朝途中。

「廖卓如今所盯住的宅子,也以同樣的方式團團監視,一旦有人出來,立即尾隨跟蹤。七先生必然有多處宅子,從今日起,請魏閣老下令,撤查京中所有產業,若有可疑的,立即查封,直至嫌犯露出水面為止。」

「這層王爺放心。」魏彬點頭,「明日我不但會下令撤查京師所有住宅產業,更會下兵部批文,封鎖京城各處城門,以防逆賊外逃。」

殷昱點點頭,嘆氣道:「其實此時此刻,我極渴望能趕赴城隍廟揭開七先生的真面目,看看他究竟是何方神聖,能夠把滿朝文武包括宮裡耍得團團轉!可是我又知道,他既然行事謹慎,又絕不會把謀逆的罪證隱藏在身邊!而我們這次絕對要拿住他謀逆的證據,將他連根拔除,如此大胤才會恢復平定。」

魏彬拱手:「王爺這份沉著冷靜,令在下深感欽佩。」

殷昱苦笑了下,因為個七先生,他忙碌奔波了這麼多年,到如今還在為他傷神,有什麼好欽佩的?

城隍廟這邊一夜的埋伏除了捉到謝榮,其餘並沒有別的動作,除了謝榮,宅子里一整夜都沒出來過人,顯然七先生已然篤定他們不會因小失大,所以留在原地不動其實是最上乘的策略。

而謝榮回到四葉衚衕之後,卻有些驚魂未定,殷昱的速度比他相象得快得多,他才不過去見七先生頭一回,他們就這麼快地得到了消息,雖說這也可能是七先生手下人失算出現的意外,可是從那麼快時間就已經把整個城隍廟方圓五里都已經封鎖的情況來看,他自然是早就已經在附近有埋伏了!

再回想起七先生所說在四葉衚衕也有安穆王府的人時間監視,他這些日子的舉動豈不是全部落在殷昱眼裡?

眼下不知殷昱他們已然發現他不曾,如果發現他跟七先生見面,那麼他就是想抽身也沒有機會了,殷昱他們必然已經把他歸向了七先生一黨——不,應該不會知道的,他出門時做的極隱蔽,就算有人跟蹤,那人不是已經被打傷了嗎?而且,他們怎麼能肯定車裡的人就是他?

他不過是想在朝堂要回他該得的一切而已,而殷昱他們卻非要逼得他跟七先生聯手……看來,他只有破釜沉舟跟著七先生往下幹了!

謝榮這一整夜都沒有合眼,他說不上是什麼心情,說是害怕,當年季振元出事的時候形勢比現在更嚴峻,說是憂慮,他如今如願以償地回到了朝堂,而且還見到了七先生。可是縱使這一切,他還是覺得有些不真實。

又或者說,是來的太容易讓他有些不安。

他總覺得有事發生,但是,卻無從分辯起是好事還是壞事。

安穆王府派人封鎖了城隍廟的事情翌日早上報到了宮裡,用的是發現了亂黨劫匪以及殷磊蹤跡的名義,皇帝雖然也對此事感到心煩頭疼,可是對於殷昱居然不動聲色就封了他小半邊城而感到慍怒。但是因為魏彬和參與捉拿亂黨的護國公都知道此事,他也拿不到什麼把柄。

「對七先生一黨的情況安穆王比我等更熟悉,為了早日營救出殷磊,退請皇上將此事全權授與安穆王負責,我們願意聽命行事1

魏彬和段沈二人、靳永以及護國公俱都上書皇帝。這便是他們昨夜商量出來的最後決議,殷昱不能總在內務府呆著,在如今七先生、謝榮還有殷曜各方勢力俱都大增的情況下,他必須擁有絕倭來引領這場鬥爭!

而以繅滅亂黨的名義讓殷昱領兵出山,不但使得他的上任名正言順,也確實可以給七先生等人迎面痛擊!

皇帝當然不肯。

「朝庭治下那麼多將帥是吃白飯的嗎?若是眼下負責的將領不堪勝任,大可以提出來朕再另外委派!大將軍的位子有的是人想坐1

「既然皇上不肯,那孫兒即刻便撤了城隍廟那帶的兵好了。往後有關七先生的事,孫兒一概不答!我手頭有關殷磊下落的線索,皇上也請當作沒這回事!明日便是亂黨所說的一個月之期的最後一日,到時如果鄭王府收到的是殷磊的屍體,還請皇上不要怪我。」

殷昱站在朝堂內,頭一次以強硬的態度跟皇帝道。

皇帝氣得臉都歪了,指著他怒道:「你如此要挾於朕,莫非你與亂黨私下有勾結1

「皇上覺得呢?」殷昱盯著他,不閃不避。

皇帝渾身都在顫抖,什麼時候情況變成這樣了,他變成了孤家寡人,他親手提拔上來的閣臣和近臣,什麼時候全都變成了殷昱的人,而他的話,竟然無人再聽,他成了個被架空在寶座上的皇帝!

「請父皇下旨1

一旁甚少發言的太子這時也站出來請奏,皇帝只覺得心血一陣涌翻,快要承受不住這衝擊。

「朕要是不下旨呢1

「父皇若是不下旨,便由兒臣代下好了。」太子直起腰來,面色淡泊,但目光堅定。

「你——」

皇帝咬牙瞪著他,手指緊摳住了扶手,半日也說不出話來。

反了!他們都反了!他們都在逼迫朕-…可是他說不出口來,整個朝堂都幾乎已經成了太子父子的人了,這本來是好事,也曾是他所希望的,可是現實以這種方式呈現在他面前,他又忽然覺得有那麼股凄涼和悲愴,正在侵襲他。

曾經他以為自己是個能夠掌握天下的明君,在位的前四十年,他也的確如此,臣工們玩的那些個伎倆,他在龍椅上看得清清楚楚,他讓他們斗,讓他們爭,誰要是弱了些,他就扶他一把,誰要是強了些,他就壓一壓。

四十年來相安無事,可是從這兩年開始,從季振元鬧出那麼大件事出來打了他的臉之後,他又開始不確定了。RS

(快捷鍵:←)大妝 382慌亂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84跪求(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