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76疑心

[更新時間]2014年11月07日 13:17 [字數] 340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淑妃道:「還是得注意點兒。」

皇帝唔了聲,說道:「你們來做什麼?」

「臣妾們有事要稟告皇上。」說到這個,德妃便笑起來。「皇上交代讓臣妾辦的事,臣妾已經辦好了,現在就看皇上的意思如何。」

「哦?」皇帝揚起眉,「是殷曜的婚事?怎麼樣了,挑中的是誰?」

德妃淑妃互視一眼,笑道:「是竇閣老的三閨女,皇上覺得如何?」

「竇謹的女兒?」

皇帝望著朱欄外,沉吟起來。

竇謹是內閣閣臣,論身份當然是配得上殷曜了,竇謹這人行事很是謹慎,他若能輔佐殷曜,是再好不過的事。就是他不願為殷曜出力,只要成了姻親,有些事情他也不得不為殷曜考慮一層。最起碼,他總不會做出胳膊肘子往外拐的事情來吧?

殷曜成了他的女婿,那麼不管怎樣,殷昱也少了竇家這道幫襯,這人選,果然挑的極好!

「這竇家的三丫頭,你們可曾見過?」他問。

德妃笑道:「臣妾前兒去寺里進香回來的路上,可巧就見著了。人品相貌都是上等的,竇家又素重家風,這三姑娘很是溫婉大方。」

接著,德妃便使了個眼色給祈王妃,祈王妃因與竇家較熟,便就把這竇嬋素日品行都與皇帝說了。皇帝已然默許德妃的提議,再聽祈王妃這麼一介紹,也就沒了異議,當即讓人去請竇謹。

竇謹正在內閣衙門,聽說皇帝有召,便就正了正衣冠到了乾清宮。

進殿一見幾位娘娘並祈王妃都伴著皇帝坐在殿內,面上便起了絲疑惑。德妃抿嘴笑道:「竇大人,本宮想給令嬡三小姐做樁媒,你說可好?」

竇謹訝了訝,但是連忙拱手道:「小女難得德妃娘娘做媒許婚,何等榮幸?又豈有不好之理。只不知男方是哪家才俊?也不知小女高不高攀得起?」

皇帝哼笑道:「你竇謹是當朝一品,可謂權傾朝野,這大胤還有你們家高攀不上的公子?實話告訴你,是皇次孫殷曜。朕要給令嬡與殷曜指婚1

「這——」竇謹呆住了,似乎完全沒想到這個可能,「這怎麼好,小女萬萬高攀不起——」

「什麼高攀不起?」皇帝板起臉,「朕說高攀得起,就是高攀得起!朕早就下了旨讓三品以上官戶中適齡女子遞上名冊到禮部,怎麼就不見你遞?朕不追究你責任,但是你眼下,你給朕把這旨意接下1

皇帝先前下的那道聖旨,許多人都不曾照辦,又不只竇謹一人,可是眼下被逼得了鼻尖上,竇謹也只得跪下,半日才道:「臣接旨1

殷曜的婚事就這樣落定下來,聖旨頒下來的當日夜裡,謝琬才從匆匆趕來的謝琅夫婦口中得知消息,原來這消息還是身在禮部的齊嵩得到的,謝琅聞訊便與洪連珠趕過來告訴。

謝琬聽聞後足足有半日未曾說出話來。

誠然,她們十分對竇謹放得下心,站在德妃他們的立場,也確實沒有比竇嬋更好的人選了,可是她覺得殷曜怎麼就這麼好命呢?居然娶到了竇嬋!

其實在這件事伊始,謝琬就想到對殷曜來說最有幫助的是從內閣里挑個人家聯姻,可是在與杜家聯姻失敗之後,就連柳家也對此退避三舍,甚至把未訂親的女兒侄女都從速挑人家訂了親,她就認為殷曜這個願望不可能實現了。

連柳家都不肯,幾代都不曾摻和黨爭朝斗的竇家又怎麼會肯呢?

可她真沒想到,竇家還留著個竇嬋沒定親,更沒想到的是,她們居然那麼巧在路上遇見了德妃……難道真的是殷曜運氣太好了,階詈螅居然讓他撿了這麼個大便宜?

「我得去竇府瞧瞧。」

她站起來,說道。

那日不是說竇詢要出遠門嗎?正好要去送程儀,索性她親自去趟好了。

翌日一大早,因著竇謹要早朝,殷昱去了也見不著,謝琬便就帶著殷煦去了竇府。

竇夫人在二門下迎的她,一臉的愁雲。謝琬見狀便就笑道:「夫人這是怎麼了?嬋妹妹訂親是好事,倒省去了夫人一樁心事,怎麼這副模樣?」

竇夫人拉著她進了屋裡,嘆道:「若是別人,我自是還要強顏歡笑一番,可是在你面前,我也沒什麼好裝的了。也不是我拿大,這當口我們是真不願意攪到這渾水裡頭來,我們家能出位閣老,這已經是佛祖面前求來的富貴了,哪裡還想做什麼皇親國戚?

「皇上這事弄得,往後讓我怎麼跟你們見面說話?」

謝琬七竅玲瓏的心肝兒,竇夫人這話里含著七分的懊悔,倒又還含著三分的試探,末尾這句看著是埋怨皇上,可換個角度看,不正是在試探安穆王府的態度么?

她今兒來其實也是為著探竇家對此事的反應,竇夫人這麼一說,她便就笑了笑,「這有什麼不好說話的,嬋妹妹嫁給了二殿下,那就是我的妯娌。夫人便是怕我欺負妹妹,不還有個皇上給妹妹作主么?你操心這個作甚?只是我吃了虧,回頭倒要叫你一聲親家母了1

竇夫人聞言便就笑罵起來:「誰跟你說這些了?偏在這時候跟我耍不正經1到底不如先前那般愁雲慘霧了。

這一趟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大收穫。

在來之前謝琬是渴望能從竇家發現點什麼蛛絲螞跡的,她不是把竇謹當成那種攀龍附鳳之人,或者深藏狼子野心之人,可是她仍然覺得這件事太突然,太順利,太順理成章,一切都正常過了頭,豈不就變得不正常了?

當然在洪連珠看來她有些鑽牛角尖,可是朝堂之事真不是后宅里那些小伎倆可比,想想七先潛伏那麼多年竟然整個朝堂都處於安逸而不自知,如今七先生未除,朝局又未曾定下來,一切可疑的都應該放在眼裡不是嗎?

「我不是懷疑竇家,我是懷疑七先生。」她如此跟洪連珠說。

竇嬋跟殷曜的婚事定下來,鄭側妃歡喜,皇帝高興,太子意外,太子妃心情複雜,整個朝堂除了愕然還是愕然。而這些日子竇謹都在朝堂和衙門之間勾著腦袋做人,彷彿這件事是他一個人的錯,是他對不起同僚對不起百姓。

雖然魏彬他們對這樣的突變也有些無語,但是這怎麼能怪竇謹?從皇帝下令要給殷曜指婚時起他就能避則避,而且他也的確沒有往禮部送過名冊,這還不能說明他對朝斗黨爭之事避之不及嗎?

到底是同朝為官這麼久的,而且從審漕運之案開始大家就結下了深情厚誼,魏彬他們見著他這般模樣,下衙門后便就邀他上府里喝酒。

並勸道:「雖然說我們都不都希望二殿下繼承皇位,可也沒什麼私心,都是覺得他不合適坐這個位子,如今他成了你的女婿,你也不需要有什麼心裡包袱,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扭扭涅涅地倒不像你。往後我們還是同朝為臣,為國盡忠。」

竇謹嘆道:「我何嘗不知道這些?我祖上是武官出身,後來才逐漸有人從文,圖的就是在朝堂里有口飯吃,能夠不辱門風,如今這事弄的——唉。你們若是我,就能明白我的感受了。」

靳永笑道:「我們即便不是你,也明白你的感受。誰也沒逼著你去攛掇二殿下爭皇位,你不做誰還能說你什麼不成?」

竇謹默了默,點頭道:「那倒也是。」

這事很鬧了幾日才逐漸被人們接受下來,而因為竇嬋訂親推遲了行程的竇詢這日也一行三輛馬車南下了。謝琬沒有去,派了錢壯和龐白去代為送行。

她在王府跟殷昭站在後園葡萄架下摘葡萄。

「丁峻都回來十來天了,一個月時間也快到了,七先生還沒有冒頭嗎?」殷昭剪下一嘟嚕紫葡萄來,看了看放進丫鬟托著的竹籃里。

「沒有。」謝琬拿起拿細布小心地擦葡萄上的白霜,「可是我一直有種感覺,七先生也許已經有動作了。我雖然不知道誰最可疑,可是我有時候的感覺又還蠻準的。我覺得,他雖然沒有冒頭,可也許已經出來了。」

殷昭停下來,站在小板凳上扭頭望著她,「出來了?」

謝琬望著她,眸子幽深幽深地。

自打殷曜婚事落定,而且是如此完美的落定,鄭側妃的心情別提多麼美妙了,相形之下,太子妃被皇帝越權撇在了一旁,就顯得多了幾分黯然。

下晌鄭側妃在朱睢宮裡見著殷曜又在逗廊下畫眉鳥兒,便就惱他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這裡逗鳥?皇上恩賜了這麼一門婚事給你,你也不知道在乾清宮加倍地表現!

「活該你老被人踩在腳底下,現成的機會也不懂得利用,今兒是竇家四爺出返鄉祭祖的日子,這竇閣老將來可是你的岳父,你不趁著這時候去送份程儀討討他的歡心,怎麼能得到竇謹青睞?沒有他們幫助,你將來怎麼去搶這個皇位?」

殷曜猛地被敲了頭,也有些惱怒,他好不容易訂了親,也算是個大人了,可鄭側妃還是把他當小孩子般動不動就戳他敲他,這讓他十分不爽。RS

(快捷鍵:←)大妝 375撮合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77撞破(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