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66籌謀

[更新時間]2014年11月04日 18:09 [字數] 33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丁峻的玉居然隨著一封勒索信一道出現在建安侯的案頭!而整個侯府上下的練家子不知有多少,居然沒有一個人察覺到這玉和信是怎麼進來的!

建安侯看完信之後雙手抖了抖,立刻駕馬趕到鄭王府,而鄭王此刻也正在屋裡發獃並冒著冷汗!原來鄭王也接到了殷磊常年佩在身上的一塊玉,還有一封與建安侯手上類似的一封信!

「王爺,現在怎麼辦?」

建安侯雖然在中軍營任職,也是參將一名,可是這信上寫的是要他們去奏請皇帝禪讓給殷曜來交換丁峻和殷磊的性命,他們是聽還是不聽?聽了照做的話那搞不好就是逼宮,他們都與黨爭奪嫡之事無甚關係,這要是卷了進去那可就回不了頭了!

可若是不聽,那丁峻的命可就沒了!

建安侯雖然亡妻不久就續了弦,導致如今後妻與丁峻總是不和,可是他對這個嫡長子還是疼愛的,畢竟是他的親骨肉啊!他能不心疼?雖說平日里丁峻的不思上進也讓他十分惱怒,可那也是恨鐵不成鋼,他自己的孩子自己能打能罵,怎麼能夠任由別人欺負呢?

鄭王倒也罷了,就是沒有這樁他也跟殷昱結了仇,就算沒有參與這奪嫡之事也遲早會跟殷昱有筆帳要算,可是他真沒想過卷進這種事裡頭來,說來說去都是娶妻不賢,為了對付個繼子,這后娶的夫人竟然與鄭王妃合夥把他們扣了起來!如果不是被扣,如果能早點出來。豈不是不用被捉?

而這麼一想,他又更加地恨起殷曜來了,為什麼在他走的時候他不拉他們一把?就是不拉,回頭招呼一聲不也好么?沒想到殷曜平日里與丁峻他們稱兄道弟,可有難臨頭時,竟然如此不顧道義!這樣的人,又算得什麼男子漢大丈夫?!

鄭王這裡也是嚇得冷汗直冒六神無主,這亂黨都進了自家大門了,他居然一點兒也不知道,這幸好不是來取他的命的。這要是取他的命豈不易如反掌?

這裡拿著手上的玉和信。倒是連話也說不出來了。他對殷磊的感情不如建安侯對丁峻那麼深,可是他都已經死了個殷昊了,怎經得起再丟一個?心裡頭也是疼的,可是讓他拿這個去宮裡逼請皇帝禪讓。他自認還是沒有這個膽。

於是拿到這封信。反倒比起原先來更加糾結鬱悶了。

由此籠聚在兩府上空的陰雲。又更加濃重了一層,而這種兩難情況下,究竟是決定進宮還是不進宮?決定救人還是不救人?竟然毫無辦法拿出個主意來。

不過好在有一個月的時間。他們可以再想想。

兩府這裡進入了苦苦掙扎期,謝琬卻也在安穆王府查看著錢壯他們打聽來的建安侯府的底細。

捉丁峻二人完全出於駱騫他們臨時起意,其實丁峻可以說是最無辜的一個。從這些消息來看,建安侯府這些年並沒有什麼惡行,在殷昱這些年的遭遇上,也沒有插手做過什麼事,與鄭王府從前更是沒有過什麼往來,這樣一來,丁峻的被扣,就顯得有些倒霉了。

只是當時那種情況,只捉鄭王又不捉丁峻的話,又很容易招人懷疑,倒也怪不得駱騫。

「如今建安侯為著這事茶飯不思,倒也可憐。」邢珠打量著謝琬面色,說道。

夏至從旁遞了杯冰好的蓮子湯到謝琬手上,退在一邊去擦坐在小板凳上吃西瓜的殷煦的臉。

「我也是在想,得找個什麼機會讓丁峻從這事兒裡頭脫身出來。」謝琬抿了口湯說道。

建安侯與鄭王各自惶惑了幾日,正不知該如何是好,這日皇帝卻召了他二人進宮。

進宮路上建安候原是還沒打算把這事說出來的,沒想到到了乾清宮鄭王進殿便哭著跪到了皇帝腳下,皇帝大驚失色,還以為殷磊二人遇難,再一細聽,差點也沒背過氣去!

原來七先生竟然這麼陰損,要拿丁峻二人的性命來逼他退位!

丁峻和殷磊跟皇位有什麼關係?他豈能答應這種荒唐無禮的要求?可是他不答應,對方就要殺了丁峻和殷磊,這不是逼得他們君臣反目嗎?

可是就算知道這是個陰謀,鄭王和建安侯也沒法不保自己兒子的命。皇帝居然找不到責怪他們的理由!可是不責怪他們,責怪誰呢?七先生杳無蹤跡,搜查了這麼久,也完全沒有丁峻他們的下落,皇帝看著跪在面前的建安候和鄭王,一張老臉如同刷了漆一般難看!

他在位這麼多年,還從來沒被誰逼到如此尷尬的境地過,他不得不說七先生這招出的夠陰的,這是讓他在愛民如子的名聲和皇位之間作選擇啊!

他不知道七先生為什麼會突然以這樣的方式逼迫於他,但是無論如何,他對殷曜也開始產生不耐煩了,他當然知道殷曜跟七先生沒什麼關係,可是七先生曾經處心積慮地扶立過殷曜,眼下又在逼自己禪讓,這不是直直地打他的臉是什麼!

乾清宮陷入了長久的沉默和掙扎中,而這消息自然也如同長了翅膀一樣在朝堂各部傳播開了。一時間盯著乾清宮動靜的人也多了起來,而內閣裡頭似乎也不大安寧。

以魏彬馬首是瞻的段仲明和沈皓自然是隨著魏彬一道靜觀其變,而葉、杜二人則明顯的支起耳朵在搜集各方訊息,就連剩下的竇謹也有些坐不住了,這日竟然走到魏彬案前,問道:「子休兄真覺得這事是七先生所為么?」

魏彬道:「這還能有假嗎?除了七先生,還能有誰有這份能耐?此人不除,必成大患1

竇謹凝眉頓了頓,才又回到自己案后。

基於關係到禪讓之事,這次太子也無法不參與了,畢竟皇帝退位之後必然是自己登基,而他與皇帝之間私下關係早已隨著太孫封號這事日漸僵持,皇帝雖然不會懷疑丁峻殷磊是他綁架的,可是皇帝被威嚇,終歸是一國大事,他做為監國太子,怎可能還偏居東宮袖手旁觀?

而接下來幾日,隨著鄭王幾度進宮,局勢漸漸開始明朗起來,朝臣們逐漸分成了三派,一派支持皇帝不必理會威脅,一派呼籲皇上退居後宮安享晚年,一派保持中立。

原先這件事沒出的時候,大家還不覺得,如今面臨著兩條人命相脅,皇帝還依然不肯讓位給太子,大家心裡也都有數了,原來皇帝果然是貪戀權位不肯讓賢。從前大家都是把皇帝和太子同奉為君主,如今事情被挑開,一部分人心便不由自主地偏向了正值盛年而且也屢有作為的太子。

皇帝何曾想過竟有人如此堂而皇之地利用臣子對自己進行逼宮?強撐了兩日,終於還是上不了早朝了。

雖然丁峻失蹤的內幕太子毫不知情,但是靜觀了兩日風向,見著魏彬和殷昱等人在他面前並不真著急的模樣,他也漸漸回過點味兒來,也許這事並不是七先生真正在逼皇帝讓位,而是有人在操縱風向,思慮了半日,到底還是沒曾向他們問出口來,不過對此態度卻也雍容了不少。

而鄭王和建安侯見著皇帝遲遲不做決定,約摸也看出來皇帝是不會聽命行事的了,失望之餘,也只得另外苦思良策,等待是否還會有新的消息傳來。

形勢一日日在變化,皇帝雖然聽不到這些話,以他跟朝臣打了一輩子交道的經驗,也猜得到外頭如今大約是什麼模樣了。

謝琬對事情發展尚算滿意,不過她惦記的還有兩件事。

「一是謝榮,二是得想個什麼法子讓建安侯府從這事裡頭抽身出來。」

謝榮的所有機會還是在殷曜身上,只要殷曜完蛋,謝榮就是本事齊天也翻不了身了。可是她為什麼還要像從前那樣一步步緊隨著謝榮腳步後行動?如果早知道謝榮離了朝堂還不死心,如果把他送回清河還不能終止他的野心,她也許真的會選擇殺了他。

其實她相信殷昱心裡也早已對謝榮忍無可忍,只不過他不忍心她為著這件事不安,所以才那樣安慰。

只是眼下暫時沒有機會。

而建安侯府這事卻很該要辦了,不但要辦,還得找個不著痕的法子。

謝榮當然不知道因為他的不甘寂寞,謝琬已經隱隱起心要對付他。

在乍聽得「七先生」以丁峻殷磊二人性命為條件遞書給兩府要求上書請奏時,他第一反應是這事太荒唐太兒戲!皇帝怎麼可能這麼輕易被要挾?可是轉念再一想,他卻再也不能把這個當幼稚兒戲了!

沖如今眼目下的局勢來看,如果這件事真是殷昱他們做的,豈不是風向都對他們有利起來了么?

皇帝被架在高處下不來,他不管答不答應退讓這事都免不了吃個啞巴虧,若是答應,一個君臨天下的皇帝就這麼被要挾成功,未免也太慫了!若是不答應,那他的「愛民如子」呢?他的「蒼生社稷為重」呢?豈不全成了空話?

他從北里衚衕回來到如今,也一直在猜測他們下一步動作,可是想來想去也沒想到他們會想出這麼個損招兒。未完待續……

PS:感謝大家的粉紅票

(快捷鍵:←)大妝 365餘孽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67逼迫(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