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64運氣

[更新時間]2014年11月03日 13:46 [字數] 331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此事實乃意外,不管怎麼樣,接下來還是得按計劃行事。」殷昱果斷地吩咐道,「駱騫把人都關押好,不要露出半點痕來。「殷曜肯定會想辦法與鄭家隱瞞他今日出宮的事實,建安侯府和鄭王府怕擔責任,也肯定會幫著遮瞞,這邊既然失敗就且不管它。

「除了殷曜的事情失敗,我們卻不算全無成績。至少今日咱們冒充七先生劫人的目的達到了,駱騫你們表現還是不錯,知道順手再劫回丁峻他們來。此事傳到宮裡,皇上必有動作,他會坐不住的。從今日起,你們每個人都給我留意著全城動向,尤其是朝官們,一有異常,立時來報。」

駱騫他們頜首稱是,抬頭又道:「謝榮既然懷疑到了我們頭上,那麼會不會把這事告訴皇上?」

謝榮當然是不死心所以才會來冒險救下殷曜,有了這份相救之恩,他在殷曜跟前的份量自是格外不同了。再說當初他本該流放但皇帝卻還保了他官職,可見是對他還有絲情份上,他若是在乾清宮一挑撥,安穆王府可就有麻煩了。

「不會的。」

謝琬與殷昱異口同聲地篤定,她沖殷昱苦笑了下,然後示意殷昱往下說。

殷昱與駱騫道:「謝榮還要靠這個疑案重新復官,他不可能把真相說出來自斷前程。他如果說出來,殷曜假借在鄭府留宿之名在外陰亂的事肯定就包不住了,為了替他遮掩,他也斷不會在這個時候跟任何人說出來。

「此外反正殷曜跟咱們是對頭已是事實,也已經用不著他再挑撥什麼,而殷曜差點被擄走,必然對七先生有了恐懼感,他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多了去了,而謝榮居然能在你們手下及時地把他救走,在殷曜看來就已是十分值得信任之人。

「謝榮本來就曾是他的老師,又替他掩飾過許多勾當,眼下雖然要遮瞞殷曜出府的事,謝榮並不會那麼快回到殷曜身邊,可是只要這恐懼一日存在於殷曜心中,殷曜就會一日記著謝榮的好,恨不能把他時刻留在身邊排憂解難。」

如果沒有謝榮,殷曜是絕對被擄走了。

這個計劃本有兩重目的,一來是要把殷曜的醜行揚得人盡皆知,等殷曜被亂黨餘孽擄走的消息傳出去后,人們必然會對他如何被劫,在哪裡被劫而追根究底。他的那副麵皮自然再也遮不住他的真面目。

如果這還不足以讓他被皇帝放棄,那麼等過得幾日他再把殷曜安然無恙的放回來,皇帝難道還會再把這個太孫之位留給他嗎?

首先劫走他的人是「七先生」,七先生曾經與季振元卯足了勁地要把殷曜推上太孫之位,如今劫了他又安然無恙的放回來,這幾天里發生了什麼事?皇帝不會深想嗎?殷曜是不是跟七先生達成了什麼協議,又或者是計劃了什麼更大的陰謀所以才會安然無恙地回來?

皇帝可不是因為喜愛殷曜才想立他,而是因為憎厭霍達憎厭殷昱才會不得已地栽培他,有了這個大前提,在涉嫌與亂黨勾結的情況下,相信皇帝就是當真瘋了,也沒有再把太孫之位賜給他的道理!

到時候剩下來皇帝就只有殷昌可以立,可是殷昌背景資質都比不上殷曜,要收拾他,簡直不需要費什麼力氣。

只可惜他和謝琬都沒有料到會突然跑出來個謝榮,更沒想到謝榮居然會猜透這件事背後的真意,使得全盤計劃的主要要部分頃刻泡了湯!

「我當初真該把他弄回清河去。」謝琬嘆了口氣道。

殷昱看著她,握起她的手,「若是天底下的事都能有早知道,便不會有那麼多遺憾了。他這個人本就絕頂聰明,不然的話怎麼會值得你這麼耿耿於懷?他就是在清河,也會抓住一切捲土重來的機會的。而就算今日他不來,也會有別的機會讓他抓祝」

「可是如果今日沒有他,起碼我們整倒殷曜的目的就達到了。」說不懊惱是假的。畢竟形勢嚴峻。

「這隻能說他命里註定有貴人相助。」

殷昱無奈嘆氣,「其實就算我們捉到了殷曜,他的身份不同,驚動了宮裡,也難保有別的意外發生。再如果,我們就算按計劃捉他幾日再放他出來,他也未必不會被逼得當真反到七先生那邊去,——我們可都不知道七先生在哪兒,那個時候要是他們直接合起伙來,我們就更被動了。」

謝琬雖然知道這是他的安慰,可是細想想也不由得點頭,兔子逼急了也會咬人,殷曜若是被逼得即將失去一切機會,七先生有什麼理由不直接跟他合作?而到了那個時候,殷曜為了保命,又哪裡還會在乎當不當傀儡什麼的?

到那會兒,就又再次變成了他們在明,而對方在暗的局勢了。

謝琬翻來覆去的想了想,倒是又打起精神來,「這點且不說他,我們再重新布署罷。」

殷昱點點頭,「但凡任何一個計劃,我們都要有遇見意外的心理準備。有時候計劃成功了除了證明我們準備充足之外,還說明運氣不錯,可我們不可能次次都運氣好。

「謝榮搭上了殷曜,這是個意外,但是他就是不搭殷曜,也還是會搭別的人。除非我們殺了他。可是既然當初我們沒有殺他,那麼現在就不能因為未來沒有發生的事情而去害死一條人命,因為不傷害沒罪的人是我們的底線,不是嗎?」

謝琬默然半晌,點點頭。

正是因著這條底線,她才沒有向謝榮下毒手,也沒有想過要使什麼陰毒的詭計去謀害皇帝,終止這一切紛爭,否則的話,殷昱早就成為太子,還會有今天這些煩惱嗎?可是如果過份的罔顧做人的底線,過份地罔顧道德和人倫,即使是得到了至高無上的權力,真的會快樂嗎?

她從來也不認為朝斗黨爭之中不可以有殺戳,在有些時候,該氖焙蚧故塹枚,而一個成大事者,如果連該除的人也不除,又怎麼能號令天下?

可如果一把刀就可以平定一切,這世間也只會寫滿血腥。

她跟謝榮之間恩怨真說不清,她起初步步為營針對他,是不想被他壓在頭頂,不想他再有重蹈前世成為權臣斷了她和謝琅的活路的機會,直至後來矛盾已呈失控之狀惡化,她確實希望他能夠咎由自取,讓他最終嘗盡自己種下的所有惡果,可是要她親手去殺了他,她倒是還沒這麼想過。

他已經因為自己的惡行而受到了懲罰丟了官,如果她再補上一刀,就顯得多餘了。

這世發展到如今,跟前世已經大不相同,沒有經驗可循,她也只能摸著石頭過河,走往後的路了。

殷昱喚來龐白,「你去告訴靳永,讓人去參殷曜欺君之罪,告他假借留宿鄭府之名而潛去與丁峻殷磊行陰亂之事。若要證人,在鄭府呆了整個晚上的魯國公可以作證。這回就算不能徹底把他拉趴下,也撕撕他的皮給皇上看看。交代之後這件事暫且讓魏彬他們去辦,你們把重心轉到七先生他們頭上。」

龐白點頭。

鄭府這邊,謝榮坐在客座首位。

北里衚衕那些人已然全部轉移到這裡,包括後頭趕到的鄭王鄭王妃和建安侯夫人。

「現在我們首先要做的,是統一口徑,把今天夜裡皇孫殿下去過北里衚衕的事給瞞下來。如今七先生究竟是誰,大家都不知道,如果不瞞住,那麼不止是二殿下的名譽受損,鄭王府、建安侯府還有鄭府都不免沾上一身灰。」

殷曜是在丁峻別院里出的事,在場的還有殷磊,這些人都有利益相關,如果殷曜在場的事捅開,宮裡勢必追究責任,到那個時候,這三家裡頭誰逃得開?就是無辜被調查也不免徒惹一身晦氣。

「這個不用你說,我們自然也知道。」鄭鐸頗有些不服氣,他沒想到救下殷曜的居然是謝榮。那謝榮不是被靳永給踢出都察院了么?怎麼搖身一變又成了殷曜的救命恩人?總而言之,他並不樂見殷曜與謝榮走得這般近。

他輕拍著桌子,說道:「現在怎麼商量營救殷二爺和丁世子才是要事1

他當然知道謝榮說的是對的,可是他就是不服怎麼謝榮反成了殷曜的座上賓了!他就比他這個正經外祖父還要來得尊重些么?

謝榮看著他,溫和地道:「鄭大人所言甚是,不過,在下並非官場中人,既沒有營救的辦法,也沒有營救的義務,我會到此間來,不過是因為二殿下曾於我有段知遇之恩,我只關心二殿下的名譽和安危,其它的事,還勞鄭大人另謀良策。」

說著往鄭鐸深施了一禮。

殷曜也有些不爽,鄭鐸平日里總稱是自己的親人自己的外公,怎麼到了眼下這會兒,不但不管起他的事,反倒顧起別人來?便就說道:「那些亂黨餘孽手段厲害,也不是我們這些手無寸鐵的人能有辦法的,我看此事還是得去報官或者請皇上處置較好。」RS

(快捷鍵:←)大妝 363師生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65餘孽(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