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56下場(求粉票)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31日 19:32 [字數] 336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榮氏又驚又怒,胸脯急促地起伏著,一雙眼像是瞪出眶來,卻是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這裡謝琬往公孫柳處揚了揚下巴:「還不去?」

公孫柳過到側廳去了半刻,白馬寺的主持方丈梵雲就帶著兩名小沙彌過來了,先向立於堂上的謝琬合十唱了佛,然後便轉為跟地上二位合十深揖,著重地表達過謝意,而後便拿出方丈的印信給了二人。至此便等於兩廂都接受了此事。

榮氏拿著這厚厚的銀票換來的這薄薄一張紙,心裡一陣陣發緊,終於忍不住兩眼一翻倒在地上。

而任如畫這裡也好不到哪裡去,梵雲走後,謝琬讓她起來,她竟是連試了好幾次才從地上爬起。

各自回府之後,自然是說不出的凄慘了。

佛祖面前最忌言而無信,雖然說各捐五萬兩銀子的話是謝琬說出來的,而不是她們倆,可是在那種情況下,有著十萬兩銀子的香火錢,梵雲就是看出來有貓膩也絕對會裝糊塗,又怎麼可能會傻到跟她們對質?

這五萬兩銀子白馬寺是向她們追定了。

任如畫因為是受曾密的點撥前來的安穆王府,回府之後相對好些,曾密氣歸氣,到底為著顧全大局,只得咬牙認了這個栽,想辦法替她把這五萬兩銀子湊齊。

但是雲脂坊是必須得關了,而且出了這麼大的事,白白害得府里丟了這麼多銀子,廣恩伯夫婦對她的態度也一落千丈。因為這筆錢是公中撥出來填補上的,長房二少不得又要爭一爭,最後好歹以三房借錢的名義平息了矛盾。

這麼樣一來,曾密少不得又埋怨到任如畫頭上,自此以後,曾家是再也沒有任如畫說話的份了。

而榮氏回到家躺了床,便是不敢把這事往外說,一則說了丟人,二則也怕回頭引得鄭側妃責罵,又為著損失的那一大筆錢肉疼,她所有家當加起來還不夠五萬兩,如今全部捐出去她將來拿什麼給女兒備嫁妝?可若不捐這坎她又過不去。

回來這一躺,竟然又下不了床,楞是病了十來日,才又強撐著下了地。

哪知道白馬寺這些僧人也是個個鬼靈精的,聽說榮氏病好了,翌日就登門來討銀子。榮氏哪料到他們來的這麼快?嚇得出了身冷汗,好歹背著人領到院里商量著拖延幾日打發了出去,到夜裡竟然又發起熱來了。

鄭二爺鄭舉見她近來十分奇怪,於是也奏請了太醫來看,然後榮氏終究被心事折磨太過,不到半個月,整個人就瘦脫了形。鄭舉問她她又什麼都不說,因著要替殷曜把關挑媳婦兒,又不知為何杜閣老的幼女又看不上殷曜了,近日正為這事心煩,也就不怎麼理會她了。

榮氏只等吃了幾劑葯好了些,便只得起身回娘家去借錢,娘家如今都是弟妹掌家,哪有多少借?總共也有三百兩銀子。若按往常,榮氏定然拍拍屁股就走。可如今又不同,即使只有三百兩也只得拿了。

剩下的大坑便又得東挪西借。她手上四間鋪子是絕不敢賣的,要是賣了那她往後這大半輩子靠什麼過活?所以寧願借,日後慢慢還。好歹鋪子還有點小進項的,賣了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榮氏日日在外奔走,這裡才回到家便覺氣氛有異,還沒得問丫鬟話,正院里已有人來傳了她過去。

府里所有人竟然都在,鄭鐸夫婦和鄭舉更是滿臉鐵青地坐在堂中,榮氏暗道了聲不好,這裡鄭夫人已經斥了她跪下。

「不知兒媳犯了什麼錯?」她心存僥倖地問道。

「你還有臉說?1鄭舉站起來,一腳踹在她胸口:「你在外頭欠了一屁股債,掏空了家底去捐廟,你還問我犯了什麼錯?」

原來今日林侍郎的夫人上門來拜訪,試探起鄭夫人榮氏最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然後便就灑了幾句她四處借錢的事出來。而偏巧那個時候白馬寺的和尚又進府來催錢,鄭夫人便就讓人帶了他過來細問,才知道榮氏原來跟任如畫各自捐了五萬兩銀子給白馬寺!

榮氏挨了踢,卻是有苦說不出來。旁邊跟著的丫鬟倒是看不下去了,連忙跪地哭著說明了經過。

這下子一屋人更加心驚了,榮氏居然在謝琬手下栽得這麼慘,明擺著坑了她和任如畫三萬兩銀子,偏還堵著她們的嘴讓她們說不出來!這錢是她坑了去又怎樣?她自己不得,而是全數捐到了寺廟,你能告她騙錢?她們上東升客棧是謝琬求著她們去的?錢到了僧人手上,你能去向他們追回來?

從頭到尾看著不聲不響,卻是挖了坑等著她們往裡跳,跳了還有本事讓她們自己捂著蓋子跳不出來,果然這才是真正的陰險!

鄭家人個個心裡頭陣陣發寒,半晌都沒人能吭出聲來。

但是事情到了這步,也還是得解決,基於榮氏銀子已經湊得差不多,而榮氏也沒有個曾密這樣的丈夫替她出頭,於是這筆錢府里便不撥出來了,由榮氏自己給自己擦屁股。榮氏雖然早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卻也顧不上為此心寒,儘快了結這事才要緊。

鄭鐸夫婦雖然沒答應從公中出錢,可是榮氏平白地被謝琬坑了一回,也很失鄭家的顏面,鄭夫人自是抽空把這事添油加醋地進宮告訴了鄭側妃,鄭側妃聽后指著榮氏一頓臭罵,事後自是對謝琬也有一番恨之入骨。

這些事其實都已是后話。

這裡謝葳見得任如畫失魂落魄地從郡王妃回來,然後趴在地上跟曾密要錢的模樣,曾經那麼體面的一個伯府少奶奶,交際圈裡的知名紅人,如今變成喪家之犬一般,沒有了絲毫尊嚴體面可言,她頭一次沒有露出譏諷的神情,而是沉默著。

這件事的確是她與謝琬聯合起來的手筆,她需要藉助謝琬的力量來鬥倒任如畫,而謝琬在懲治任如畫之餘,也順手借了她來懲治榮氏乃至向鄭家敲山震虎,這也許是她們從小到大唯一的一次合作,可是她也知道,這樣的事再也不會有下次了。

雖說是合作,可是因為抱著坐山觀虎鬥的心理,所以整件事的布局都是出自謝琬,她的沉著和周密都讓她吃驚,最後謝琬請來梵雲,然後讓任榮二人不得不吐出五萬兩銀子來了結此事更是讓她詫異,她原本還在猜謝琬事後會不會獨吞那三萬兩銀子,畢竟這半年裡四洲閣損失的也差不多值這個數。

她還在想著那樣一來,她到時候要不要再去慫恿著任如畫和榮氏去告她一狀,順便成就這一石三鳥之計?可誰能想到她對這三萬兩銀子都不曾正眼瞧,就將它捐了出去!

既然捐去了寺廟,也就等於行了功德,她還能怎麼告她?

想到這裡她又禁不住生起幾分頹喪之感,也許她這輩子都沒在謝琬手下贏過不是沒有道理的,就沖這份縝密,她就自認不如她——謝琬一定是知道這筆錢留在手裡是個禍根的,榮氏和任如畫都不敢告她,那她防的就是她謝葳。

謝琬雖然跟她合作,可是也絲毫沒放鬆對她的警惕,她全程竟然都沒看出來。

所以當花旗問她要不要再去安穆王府打個招呼時,她沉吟了半晌又搖頭拒絕了。

她已經想不出來還有什麼必要再跟她見面,也許謝琬說的對,大家都有自己的日子要過,到了這個階段,她的對手已不是她謝琬,而是這周邊的每一個人,任如畫,孔氏,廣恩伯夫婦,甚至曾密。謝琬已遠到令她難以觸摸,於是再糾結那些怨恨也顯得可笑了。

認真想起來,謝榮當初曾經做過那麼多對不起二房的事,作為如今的謝琬,不再針對她已經是十分難得。

任如畫這件事讓她知道,圍繞在殷昱謝琬身邊的能人那麼多,謝琬手段花樣多麼地多,若要對付她,簡直不費吹灰之力。而她已然明言表示她跟她井水不犯河水,那她還自不量力地去撩撥她做什麼呢?她已經不宜再給自己添對手了。

人生在世只為了仇恨,那太累了。她跟謝琬之間的恩怨濃到算不清,而她還有大半輩子要活。

再退一步說,她就是爭贏了謝琬,又能得到什麼好處?謝琬就是再神氣再威風,也是她視野以外的事情,這輩子,她已經註定跟她成為了兩個世界的人。

謝琬在王府等了幾日不見謝葳有任何動靜傳來,又打聽得她這幾日在曾家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漸漸地也明白謝葳也許是放下了。

她知道謝葳當日來找她時沒懷著什麼好意,但是她倒也不怕她會在她手心裡一跟斗翻出去,所以順便也就跟她合作了把,原等著收拾完了任如畫和榮氏,再來給她點教訓,她這一不來了,謝琬便也只好省了後續了。

任如畫和榮氏有了這遭,這輩子都別想在她面前露臉了,雲脂坊在二人到了王府的翌日火速撤了場,然後盤了出去,如今是個賣茶葉的,據說東家十分和氣,開張頭一日便往四周圍街坊店裡廣派檳榔糖果。而任如畫那批價值近萬兩銀子的貨則因為要籌捐款,而以兩千兩銀子賤賣了出去。RS

(快捷鍵:←)大妝 355填土!(求粉票)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57私心(求粉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