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48交心(求粉票)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29日 07:26 [字數] 345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如今都是文官當政,文官們甚會拉幫結派,季振元的事是她太大意了,竟然不料他們背後還有他們的大陰謀,往後再尋幫手,她自然會小心又小心。看小說首發推薦看書

每每想到此處她也總是不由驚出一身冷汗,季振元他們究竟有著什麼驚天大陰謀暫且不說,就說萬一殷曜上位,只怕也會被他們拿捏在手心裡,這就已經完全脫離她們的預想了。

還好案子破了季振元死了,如今她只要步步為營,盡量穩當地走好每一步,就算是皇帝知道殷曜想爭這個皇位,那也沒有什麼要緊的。

要緊的是,她最好在皇帝駕崩之前弄下道遺旨來!

殷昭與夫婿回過宮之後就該步入正式的婚後生活了。

謝琬一面籌備著請他們夫婦上門作客之餘,也忙起手頭上的事。

這日晚飯後殷昱說起調查七先生的進展,謝琬想了想,卻說道:「七先生的事固然要緊,可是我覺得眼下最緊迫的事反而不是這個。」

「我知道。」殷昱點頭,面色也凝重下來,「你是說宮裡的事是么?」

謝琬沒說話。

太子的病既然無救,那他們就得早做準備,雖說皇位須有聖旨方能接替傳承,可是他們不爭的話後果便不堪設想,爭這個皇位已經跟權力無關,而是為維護他們本身應有的權益。與其坐等著皇帝下旨,為什麼他們不能努力一把呢?

「你先說說,你是怎麼想的。」

這片刻沉默間,殷昱已經恢復了平日神色,坐在她面前,專註地看著她。

謝琬握起他一隻手在手裡,輕輕地摩挲著上頭的細紋。說道:「你既讓我說,我就說吧。從一開始我就沒想過我會成為皇帝的妻子,所以從一開始。我對朝堂和社稷也沒有什麼野心和嚮往。我最初的夢想是打敗謝榮,然後去過我的安靜怡然的生活。

「現在我想要的這些看似都得到了。可是細想之下,又並不是這麼回事。謝榮還是具有捲土重來的可能,而在我們光鮮生活的周圍,也還是有著許多潛在的敵人,曾經我以為皇上雖然對你苛刻,可是心裡還是疼你的,是愛你的,所以我相信他不會做出傷害你的事情來。

「可是後來的種種都印證我的猜測是錯誤的。皇上若是真心疼愛你,便不會剝奪屬於你的封號,他若是真心疼愛太子殿下,又怎麼會捨得讓他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兒子流落在外,而因此心傷?殿下的病皇上肯定知道,而到了這個時候他還這麼一意孤行,帶來的壞處不止是對我們,更多的是對整個大胤。

「一個國家如果朝堂長期處於動亂,他的子民們也總是會得不到安全感。到時候民變之類的事情一旦發生,那是你我都無法控制的事。

「我知道你因為謹守著君子的忠信仁義。不想輕易做出不忠不孝的事來,可是我想說的是,事急從權。唐初李世民若是不在玄武門發動政變,也沒有後來歷經數百年的繁榮昌盛。他即使發動兵變,也不曾影響他成為一代明君。所以,有時候人不守規矩,反而也許還順應了天道。」

她看著掌心裡這隻手,依然溫暖乾爽,是最能給她慰籍和安心的手。她依然無法想象她的丈夫會是個君臨天下的天子,也無法想象將來他為著各種目的而不斷充盈著後宮,想到這些。她何嘗不心酸?

如今後宮裡那些嬪妃們,有幾個還能見皇帝的面?她常常覺得她們就是一群被皇帝養起來的鳥。目光永遠只落在那個唯一的男人身上。可是這些在如今的現實面前,都變得不重要了。活命才是重要的,穩倨著高位不落敗勢才是重要的。

殷昱忽而一把反握住了她的手,他的目光也有些複雜。

他跟謝琬常常有著心照不宣的默契,就像眼下她縱然不說,他也知道她在糾結著什麼,他不是沒想過照她的話做,如今朝中文臣武將他幾乎已攬了一半在手,按皇帝如今的行徑,他就是擁護太子逼著他禪讓登基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他沒這麼做,只是想跟自己賭一賭。

他也只是個凡人,他也渴望著有和睦的家庭和不必玩心計的家人,如今皇帝和太子都已經病重,誰也不知道他們之中誰先走。即使他已經做好了一切應對意外的準備,也還是想再看看皇帝究竟會如何選擇,他也更想知道,他為什麼會做出放棄他的選擇。

他知道這樣做不對,一直到殷煦險些被鄭王妃所傷之時。

從頭到尾他不曾出面,不代表他不心疼妻子兒子,他只是在自責,自責自己竟然差點罔顧了自己的職責。所以這些日子他加緊了對七先生的暗查,也開始與魏彬他們走動得頻繁,為了彌補和防範下一次,他已經顧不上宗室親王和郡王不得與朝堂往來過密的規矩了。

「我知道,我最近讓你有些失望。」他垂下頭,聲音變得低沉,「可是我不是故意如此,我從來沒想過要放棄。我有理想,有抱負,走到今日也不是為了讓別人來摧毀我。對不起,從明天開始,我會把重心轉到朝堂上。」

「不用說對不起。」謝琬將蹲在面前的他拉過來,「其實認真說起來,我又何嘗不是?以為有些事大可以順其自然,可是這次鄭家的人暗中設下圈套,讓鄭王妃來對付我的事讓我驀然明白,我還沒有資格鬆懈。

「我們都是凡夫俗子,而且往後的道路是我渾然未知的,我也會彷徨,也會迷茫,更或許判斷錯誤或者也要想要逃避的時候。但是我不會害怕,有你們在身旁,就是逃避,也只是暫時。

「阿昱,我知道你不是在逃避,你只不過是還在被你的君子守則所束縛,現在你該知道,君子太重仁義最後只能變成悲情英雄。我們不如放開手來為我們自己,為煦兒和他的弟妹們掙一份安穩的前程。殿下的病已然至此,我們所能做的,不是等待奇,而是去改變和防備未來的困境。」

殷昱點點頭,垂頭深吸了一下,說道:「你說的對,我自幼深受孔孟熏陶,曾經以為這是我的長處,沒想到在宮斗黨爭之中竟然也生生變成了捆縛我的繩索。——我幸好有你,琬琬。」他緊捏了捏她的雙手。

誰都不是鋼鐵做的人,誰都有需要人陪伴和打氣的時候,他能夠擁有冷靜而果敢的謝琬,幫著疏理心裡的迷茫和猶豫,使他清楚的看到自己對未來路上的選擇,是多麼幸運的事。

謝琬也覺得很幸運。

她雖然有著兩世記憶,可是這世的命運早已與前世截然不同,很多事她也無從猜測起了,於是前路更加難以把握。在陡然成為郡王妃之後,她雖然沒有太過興奮,可是身份突然拔高,她又對宗室一無所知,礙於那麼多的規矩禮儀,她到底還是沉默了一陣子。

可是她即使那麼守規矩,不也有那麼不守規矩而要反過來倒咬一口把她告到御前的人嗎?可見,無論在哪裡,在哪個階層,規矩這種東西,只是有權勢的人手中拿捏下人的工具,既然如此,她又何苦乖乖等著人來拿捏?

起碼比起前世,這一世她有著丈夫,還有著兒子。她已經有一份幸福值得她去拼了。

「那麼從今日起,我們就又得開始忙起來了。」

兩個人相偎著溫存了一陣,殷昱看著窗外的月光,輕輕動了動謝琬的肩膀。

「真是我肚裡的蛔蟲1

謝琬微笑了下,坐起來,拿起一旁手上的卷宗說道。

「我都想好了。殷曜最近在忙著選妃,這件事我會盯著。七先生的事自然就由你去辦了。除此之外我還打聽來謝榮這些日子並沒閑著,謝芸頻頻與官戶子弟往來,根據謝榮的性子來判斷,這其中必然有詐。為了防患未然,我還是想把他弄出朝堂。」

殷昱坐開喝了兩口茶,臉上又是那樣的自信了。他接了卷宗在手看了看,點頭道:「這件事我明兒去找找靳永,讓他給辦了。」說完他又道:「殷曜選妃那件事,鄭側妃必然會先瞄準內閣,這種事還是你們女眷之中消息靈通些,你若有了眉目,告訴我一聲。」

謝琬挑眉道:「你要壞人家的婚事?」這可不像他。

殷昱笑道:「不是你讓我別太守規矩么?」說完往她臉上捏了把,卻是又正色道:「光是壞婚事也太煞有介事了,若是能藉機把皇上提拔上來的這些人能順便弄兩個出來敲打敲打,才叫不虧本。內閣眼下雖然不宜換人,但是要借這事拿捏拿捏他們,也還是有機會。」

謝琬想了下,點點頭。

這裡跟殷昱通了氣,夫妻倆對往後的路有了底,王府里的氣象又不同了。

逼宮只是萬不得已的舉措,並不是眼下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如何在任何意外發生之時,形勢都對自己有利。而這些所有的大前提,就是一要時刻關注著乾清宮的動向,二要根據朝局及時應變。皇帝既然能精心培養出來這麼,又豈能沒有布署防備?

貿然逼宮,除了給自己添一條忤逆大罪,別的什麼也撈不著。

而皇帝這個時候,只怕也已經時刻在等著殷昱自投羅網吧?未完待續

ps:感謝大家的粉紅票和打賞~~~。.。

(快捷鍵:←)大妝 347善茬?(求粉票)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49邀約(求粉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