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47善茬?(求粉票)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28日 19:29 [字數] 335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鄭王再也沒有想到太子如今竟會這般表明對安穆王府的庇護態度,眼下的局勢擺明了就是他們倆對東宮一家人啊,哪裡還有勝算?心裡氣恨之餘,又不免對著殷昱瞪起眼來。

殷昱從始至終就站在旁邊沒說話,這種場合根本就不必他說話好么?他只要呆在一旁,等到媳婦兒一個眼神示下,他就立馬衝過去將她和孩子保護得周周全全就好了。至於皇帝生不生氣,不是還有太子和太子妃在那頂著么?

有本事皇帝把太子也給廢了?

「判1皇帝一肚子氣憋得忍無可忍,太子一家都話趕話到了這份上,他還有什麼退路?不過治謝琬的機會有的是,她也別想逃。「鄭王妃傷了殷煦,判賠一萬兩銀子,賠禮的事各自抵銷1

剛剛算好起碼也得有十來萬兩銀子,一萬兩銀打發下來謝琬怎麼會肯?

「皇上,方才鄭王妃的條件臣婦可是半點折扣都沒打,怎麼到您自個兒的曾孫頭上就齊腳脖子砍了這麼大一截?給個折扣算了,鄭王妃賠我五萬兩銀,這事就遵皇上旨意了了。」

「你不如去搶1鄭王妃氣道。

謝琬睨著她:「我就是搶也是你逼的呀,這五萬兩銀子我還真要定了。——王爺,」她回頭望著殷昱,「您的意思呢?」

「就這麼辦1終於到他出場了。殷昱挺起胸來,神清氣爽地道:「殷昊死的時候我連太孫之位都賠出來了,還貶成了平民,他傷了我們的兒子,雖然沒殺,可賠個幾萬兩銀子有什麼了不起?」

鄭王氣得兩腳都打顫了。

魯國公夫婦從旁聞言,簡直無語了整個宇宙。這兩夫妻是土匪頭子投胎吧?

皇帝也已然無語了,既然鄭王夫婦都已經沒說話,他就是再看謝琬不順眼,當然也不會再說什麼。

五萬兩賠殷煦臉上的兩道小紅痕,於是他又成了個快樂的小富翁!可是殷煦他不懂啊,五萬兩銀子是什麼東西?有那凶婆婆頭上的大珠子好看么?

一開始,這場官司在宗親勛貴圈子裡的關注度並不怎麼高,畢竟大家都知道鄭王府跟安穆王府有仇,可是說起來事兒卻不大,可是當鄭王妃以原告身份倒賠了五萬兩銀子給謝琬的事被誰「不小心」給捅出來后,圈子裡頭就炸鍋了。

五萬兩銀不是小數目,雖說大家都不缺錢,可是為著兩道指甲印子就索了五萬兩,也太讓人感覺謝琬來勢洶猛了。鄭王和鄭王妃正是這麼想的,錢交出去后便有著各種委屈,如今的殷昱早不是原先的皇太孫了,如果他封號還在,那麼鄭王妃也不敢為這事去告狀,可誰知道皇帝雖然沒偏幫他們,卻還是敗在謝琬手下呢?

不甘之餘,便就有類似太子處事不公偏心護短之類的話傳出來。

謝琬雖然得了五萬兩銀子,可是殷煦臉上兩道紅痕帶來的心疼可不是錢就能抹去的,這幾日自是交代著胡沁好生看著莫要留下疤痕,殷昱知道后卻是無語地道:「男孩子家要這麼小心做什麼?我身上都不知道落下過多少傷疤,也沒見有什麼。」

「你是你,他還小埃」謝琬也知道知道有點緊張過頭,盡量放寬心之餘,還是忍不住嘴硬,「等他大點兒再放手也不遲。」

殷昱看著在後園子里追著仙鶴都不敢落地的殷煦哼哼了兩聲,說道:「我看就是你不肯,他也未必肯。就沖他往鄭王妃腿上咬的那口來看,這小子肯定不是什麼善茬兒。」

「那樣才好。」謝琬倚著廊欄微笑,「要是連被欺負到臉面上都不會還手,那也太慫了。」

殷煦雖然出身鐘鳴鼎食之家,可他要面對的挑戰一點也不會校他懂得反擊,而不是只會哭,終歸是件好事。

除此之外謝琬還有隱約升起的隱憂就是,就這件事來看,安穆王府的潛在對手還有很多,只要殷昱與殷曜勝負未決,就絕對還會有數不盡的敵人盯著安穆王府,太孫之位他們或許沒辦法決定,可是鄭側妃和殷曜這邊,他們真的沒有辦法整垮他們嗎?

她不能再這麼等下去了,不管七先生能不能找到,殷曜都是他們最終的競爭對手,為了生存,為了殷煦,他們也有必要把這個障礙儘快清除掉。

誹謗太子的消息終於在第三日早上傳到謝琬耳里,謝琬不必猜也知道是鄭王府在混淆視聽,只往魯國公府去了趟,於是八月十五宮裡又舉辦遊園會的時候,鄭王妃先是沒管好自己的貓跑出來嚇著了殷煦,而後又以大欺小傷了殷煦的事就不著半點痕地在官婦圈子裡傳開了。

當日看到那幕的人又不少,自然有人為這件事佐證。

而整件事里最開心的應該算是鄭夫人了,安穆王府與鄭王府如今新仇舊恨加在一處,已然濃得化不開了,這比起榮二奶奶挑中任如畫來作文章豈不有用得多?

任如畫和謝葳雖與謝琬有私仇,可是廣恩伯府到底與安穆王府比起來不在一個層次,鄭王府就不同了,老鄭王是皇帝的親哥哥,當年的太后只生了他們兩兄弟,感情十分要好,而鄭王一向也在宗親之中十分有權勢,只要鄭王盯上了安穆王府,斷會好戲連台。

那日的鄭夫人眼瞧著周禮把鄭王妃貓放了下地,遂叫人拿魚腥一路引了它到園子里,這件事做下來神不知鬼不覺,就是鄭王妃自己也納著悶呢,一想到這裡,鄭夫人就禁不住得意。

榮二奶奶和吳三奶奶自然可勁地誇:「果然姜還是老的辣,老將一出馬一個就頂倆!還是太太有智慧1

吳三奶奶那天沒去,但是後來也從榮二奶奶處打聽到了經過,心裡禁有些恨自己錯失了這機會。當然面上是不曾表露的。而榮二奶奶則十分慶幸,這事兒辦妥了,自己又不沾半點干係,就是奉獻幾句奉承話又有什麼要緊?

大家各懷心思地看待著這件事,這裡殷煦臉上的傷痕好得完全沒有蹤跡的時候,就到了殷昭頭九回家請安的時候了。

這日殷昱和謝琬殷煦當然也都要進宮。

在東宮裡見了禮,殷昭就抱著殷煦,拉著謝琬說起私己話來。

「鄭王妃的父親在南軍宮裡任都督,雖然不如護國公府有地位,可是論官職卻也是一樣的,所以她有底氣。若不然,當初皇上也不會拿這個作借口廢了大哥。這五萬兩銀子到了你手裡,日後必會想辦法討回去。不過我們也不怕,只要父親還罩著咱們,皇上那邊也不能奈何你我。」

如今殷昭言語總把她跟她聯在一起。

謝琬撐著額說道:「我倒是不擔心這個,我只在想,這回只怕皇上也把我給惦記上了。」

殷昭抬起頭來,看著她。

殷昭大婚後這幾天里,朱睢宮的太監也把陳復禮臉上的傷也探得幾分來了。

「昨日趁著出宮辦事,奴才上陳府打聽了一回,原來陳太醫休沐那日夜裡曾經被棲霞殿的太監李胡江出過府一回,後來沒多久陳太醫就帶著那道傷回了府,還衣裳凌亂的樣子,像是被人打了。」

李胡江是殷昭的人,他怎麼會上陳府去?

鄭側妃立即覺得有疑。再一想,那幾天似乎殷昭還在安穆王府留宿過,想到這裡,她忽然想起來,問他道:「再去打聽殷昭出嫁前在安穆王府住的那天是哪天?」

如果太監打聽來的消息是真的,而正好又是殷昭在安穆王府出的事,那麼從殷昭如今與謝琬的親密來看,陳復禮就很可能是殷昭和謝琬綁走的了。她們倆綁陳復禮是為什麼事呢?

難道,是為了打聽皇上的病情?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是最可能的。鄭側妃並沒察覺太子已然病入膏盲,所以順理成章地聯想到了皇帝身上。作為和殷昱親兄妹的殷昭,她當然是會站在安穆王府這邊的,而且皇帝如今遲遲不肯下詔立太孫,不止太子妃著急,殷昱也肯定著急,這種情況下,皇帝的身體狀況自然是他們最關心的!

她們竟敢私下綁架太醫打聽皇上龍體狀況?

鄭側妃咬著牙在殿里踱步,殷昭大婚那日謝琬跟鄭王妃起衝突的事她自然也知道了,這是她母親鄭夫人下的暗手,謝琬連皇帝的面子都不給,非要跟鄭王妃爭個你死我活,皇帝心裡八成把她當成根刺兒一樣的了,她如果把這事捅給皇上,皇上能饒得了她?

不過,她也很想知道皇帝如今病到何種程度了,還有多少日子好活,既然如此,她就不能衝動,小不忍則亂大謀,再說謝琬殷昭綁了陳復禮的事連陳復禮自個兒都不敢說出口,她若是冒冒然地把這事捅到乾清宮,搞不好還會連累她自己。

她還是得且忍住,找個機會先打聽了皇帝的病情出來再說。

再有,殷曜的婚事不能拖,如果皇上真有什麼三長兩短,而殷曜這邊還沒有著落,情況就很不妙了,她必須儘快挑中門對殷曜有大幫助的人家出來才成,如若有個萬一,他們娘倆也不至於什麼準備也沒有。RS

(快捷鍵:←)大妝 346算帳(求粉票)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48交心(求粉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