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46算帳(求粉票)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28日 13:23 [字數] 332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皇帝無語地看向謝琬,皺眉道:「你怎麼說?」

謝琬笑道:「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我先不說煦兒能不能指使得動,只說公主大婚喜宴上,鄭王妃為什麼要抱著貓去赴宴?抱著貓去,為什麼又不看管好?煦兒在園子里玩的好好的,這貓跑出來企圖傷他,王府的人殺貓護主有什麼錯?難不成我得把兒子交出去讓你的貓往他身上抓幾道血印子再咬上幾個牙印才算沒錯?1

「早聽說鄭王府深受皇恩,平日也不敢惹,難不成在你們心裡,太子殿下的嫡長孫的安危連個畜生的命也不如?鄭王妃說要進宮告御狀,其府里下人的說法是鄭王府有皇上撐腰,我原本不信,所以進了宮,如今倒也想看看,究竟我們安穆王府的人在皇上面前,還值不值得撐撐腰1

謝琬也是豁出去了,皇帝一直打壓殷昱,她心裡早就憋著不爽了。如果皇帝不是皇帝,只是百姓家的老太爺,她老早就撬翻他了!還用得著頂著個莫明其妙的安穆王妃的名頭在這裡憋憋屈屈地過著?

皇帝自詡英明,卻老乾糊塗事兒,像眼下這事,聽著鄭王妃開口他就該一口堵了她回去!他卻還反過來問她有什麼話說?鄭王不過是他的侄兒,縱始是一母同胞的哥哥的兒子,始終不如自己的後嗣親近吧?可他就是有這麼混帳!所以這話不撂狠點,她還真對不起安穆王妃這個名號!

殿室里驀地靜下來了,宗室里幾個人能有這膽子跟皇帝叫板?就連太子和太子妃也露出擔憂的神色,但是抱著殷煦在膝頭坐著的殷昱唇角卻是揚起絲笑意來了。

皇帝嘴角直抽,指著謝琬氣得說不出話來。

鄭王見狀忙喝斥道:「放肆!你竟敢如此對皇上說話?來人,還不掌嘴1

「這裡是乾清宮,不是你的鄭王府,鄭王又有什麼資格打本宮的兒媳婦1太子聞言也立時沉臉站起來。

殷昱兩道目光也如箭一般射向鄭王。

鄭王立即頓住,悻悻地退下。

魯國公夫婦從旁見了更加有如熱鍋上螞蟻。不免又怪起鄭王妃,多大點事啊?非得鬧到乾清宮,本來東宮跟鄭王府就有仇,這麼樣鬧開把自己扯進來,回頭怎麼向太子和太子妃交代?

殷煦這小子也是不怯場的,眼下殿里的氣氛似乎一點兒也沒影響到他,他一眨不眨地盯著鄭王妃頭上那顆大東珠,還惦記著呢。

鄭王妃跪在地下,老覺得有目光瞅自己望來,回頭看了看,居然是殷煦。殷煦眼睛像極了父親,眼下就這樣望過來,也讓鄭王妃覺得有幾分怵意。

「父皇,此事安穆王妃已經陳述得很明顯了,鄭王妃涉嫌故意帶貓進入魯國公府,然後伺機謀害皇嗣,就算是未成事實,其心也可誅。此事若是不給安穆王府一個說法,兒臣也很不服。」

太子被謝琬那番鏗鏘有力的話也激起了血性,一反常態地站出來明確了態度。

鄭王連忙道:「皇上,此事真是冤枉啊,臣等豈敢謀害皇嗣之心?分明就是安穆王妃故意設下圈套陷害我等!皇上明鑒啊1

太子妃也忍不住了:「鄭王堂堂七尺男兒,何苦屢屢參與這婦人之爭?也不怕失了身份1

鄭王被臊得面紅耳赤,想起果然除了太子說了兩句話外,殷昱竟是從頭到尾都沒插言,不由又懊悔不已。

這裡鄭王妃見得丈夫敗下,自然要抓住謝琬不放了。

「既然娘娘說這是婦人之爭,那好,咱們也不扯什麼身份不身份的事了,眼下吃虧的是我,我那隻貓是西洋來的純種,你賠只活的給我來。而後你兒子咬了我一口,你賠付我五千兩銀子傷藥費。再者我在魯國公府丟了臉面,你當眾向我賠個禮道個歉。如此說來公平罷?我不曾欺負人罷?」

咬一口就是五千兩,虧她也開得出口!太子妃咬牙瞅了她一眼,抿緊了雙唇。

太子這邊卻和殷昱交換了個眼神。

一直沉默中的皇帝此刻牙關緊咬,瞪著謝琬雙眼裡已是半絲溫度也無。

本來這事鄭王妃告的就不對,殷煦再如何也是他的曾孫,就是殷煦有不對,他也還是個孩子,她理應原諒。眼下找上宮來,不過是還記著當年殷昊死在殷昱手上罷了。

皇帝本想和個稀泥算了的,可是謝琬那番話卻又像是條竹竿一下挑開了他的遮羞布,使他不待見殷昱的那層心思幾乎暴露在眾人面前,他身為祖父,不扶植自己的嫡長孫,卻在太孫之位上猶猶豫豫,本來就不是個稱職的祖父該做的事,素日無人敢說,謝琬卻如此義正辭嚴的質問,便令他惱羞成怒了。

殷昱的地位越穩,勢力越大,他就越不喜歡他,更不喜歡他娶的這個喪女之女出身的平民女子,不過是看在他不可能會成為皇儲的份上才沒有追究。

可是他不追究她的出身便不代表她能夠在乾清宮撒潑!這樣的事情,他豈能容許她還有下一回?

「准鄭王妃的請求1

他大手一揮說道。

謝琬聽到這話,立時怒了,這還是殷昱的祖父嗎?還是殷煦的曾孫嗎?她倏地把目光投向太子夫婦,只見這二人也是按不住的憤怒,身子也跟著站直了,似要跟皇帝理論一番,頓時便又冷靜下來了!

皇帝若是這麼好說服,那麼這麼多年來太子和太子妃也不會在東宮呆得這麼憋屈!他們在宮裡呆久了,偶爾思維也會固化,只會慣於從一個角度去處理問題,但她不!她這麼多年來面對的大小敵人多了去了,跟太子夫婦的正統不一樣!

看了眼得意洋洋跪地謝恩的鄭王妃,謝琬冷笑了聲行了個禮,說道:「臣婦遵旨。」抬起頭來,她看著鄭王妃,走到殷昱身邊把殷煦牽過來,說道:「現在鄭王妃的理賠達成了,也該輪到我了。我這裡沒死貓,也沒有死人,我就只傷了個兒子而已。

「你是正一品的王妃沒錯,煦兒身份不及你,歲數不及你,可他是殷家皇室嫡傳的子孫!他體內是殷家純正的皇室血統!你知道你一點血值多少錢嗎?他是郡王府的嫡長子,按律將來也會是個親王。一如果按他將來封王的封地算,他至少也能得一座縣郡,一座縣郡可不值幾千兩銀子。

「我兒子咬你一口,我賠你五千兩,我兒子臉上留下你兩道指甲印,看在你是長輩的份上,我就讓讓你,按每道印子三萬兩來算好了,兩道指甲印子你就賠我六萬兩來!

「除此之外,你的貓還嚇著煦兒,這筆壓驚費,我就馬馬虎虎算你兩萬兩好了!還有煦兒被你嚇出來的那幾把眼淚,以及被哭壞的嗓子,也不知得吃多少東西才能補回來。只算這幾筆,不知道如此這般,鄭王府該賠給我們多少錢?」

鄭王夫婦早被她這樣那樣的演算法驚得目瞪口呆了,照她的演算法,只怕鄭王府要割出三成來給她!

鄭王妃通紅著一張臉,怒道:「我打她那是因為他衝撞了我!你若不放他過來,我怎麼會打他?」

「這麼說,鄭王妃這是承認你打了著我兒子了?」謝琬哼笑一聲,「你好歹也是當祖母的人了,古訓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你連個周歲不到的稚兒都能下手狠打,老鄭王當初挑了你這樣的人做兒媳婦,是怕子孫後代太昌盛了吧?怪不得殷昊死得那麼早。」

鄭王夫婦氣得都要暈過去了。

太子這邊微偏了頭過去,與板著臉的太子妃對視著,眼裡卻忽閃忽閃的發著亮。

「安穆王妃,你出言不遜,藐視皇威,該當何罪?」

皇帝見謝琬一點也不服輸,反而變本加厲,氣得也無語了。

謝琬深施禮道:「皇上,臣婦逾矩了,只是鄭王妃為了只貓都能夠進宮告御狀,臣婦心疼兒子受委屈,只好也有樣學樣了。」

「胡說!你根本就是胡攪蠻纏1鄭王妃指著她道。

「我是胡攪蠻纏,你就不是胡攪蠻纏了么?」

謝琬冷笑著,放開殷煦往前走了兩步,「如果你打煦兒是因為他自己走了過去,那麼你若不把貓放出來,我的人會把它打死?合著這天下只有你們鄭王府占理了!你那不過是只畜生,也好意思仗著皇上恩寵來告御狀,讓我賠禮道歉還付銀子!莫非皇上的曾孫連你一隻貓都比不過?1

她步步緊逼,鄭王妃也只得步步後退。

謝琬直到逼得她無路可退,鄭王也在旁慌了神,這才走回殿中,沖著皇帝拜了拜,說道:「臣婦若是只判臣婦賠鄭王妃,而不判鄭王妃賠煦兒,那皇室尊嚴可就真的要被踐踏得乾乾淨淨了。臣婦懇請皇上恩准臣婦所求。」

太子走出來,也俯身道:「安穆王妃言之有理,打狗還得看主人,兒臣孫兒被打,打的也是皇上的臉面。還請皇上稟持公正,公平判決。」RS

(快捷鍵:←)大妝 345咬你!(求粉票)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47善茬?(求粉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