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34態度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24日 13:48 [字數] 338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琬這裡正跟靖江王妃說起宮裡的事,見任如畫和謝葳到了跟前,便就止住了話頭。

任如畫福了福,說道:「給王妃請安。」

謝琬知道她們的性子,皆是無利不起早的,如果沒事求上她,怎麼可能會過來給她請安?魯國公如今掌著五城兵馬司,曾密原先就任著南城副指揮史,如果不是後來去了后軍營,如今多半還在五城營留著職,她跟魯國公府成了親戚,任如畫上趕著來找她,多半是曾密還想回五城兵馬司。

她可不想摻和這事。

於是微笑點點頭,然後跟靖江王妃道:「煦兒只怕犯困了,我得找個地方讓他歇會兒。」

靖江王妃跟魯國公府的人更熟,遂招手喚來在此招待的顧家二姑奶奶。

任如畫見謝琬態度這麼疏淡,臉上也有些掛不住,但是她是有目的來的,怎麼能讓謝琬就這麼走掉?於是使了個眼色給謝葳。誰知謝葳看都沒看這邊。任如畫氣急,卻又不能擺在臉上,見得謝琬已經站了起來,便就只好走了上去,搶在顧家二姑奶奶前頭給謝琬打起帘子來。

人家這麼樣殷勤,謝琬也只好承了她的意,點點頭,隨著二姑奶奶去了後院。

魯國公夫人去了迎接楊氏和魏夫人,按理說她走開的話容易讓人產生誤會,她方才起身要送殷煦去睡覺也是個幌子,誰知道任如畫不但不識眼色退開,還步步緊跟上,這倒也讓她騎虎難下了。看樣子她這是要緊跟到底,遂就使了個眼色給夏至,遣她出去跟楊氏她們打個招呼。

這裡到了後面正房,二姑奶奶引著到抱廈里笑道:「這裡是素日我們太太閑坐休憩的去處,極是幽靜的,就是不比郡王府精緻寬敞,也不知道小公子在這裡慣不慣。」

謝琬笑道:「有這樣的地方讓他歇午覺,很是不錯了。」

魯國公府品級高,又有實職在手,比廣恩伯府景象不知好出了幾層,任如畫順眼打量了這滿屋裡兩眼,已覺挑不出什麼毛病,但聽謝琬話語里還有幾分平常的樣子,便就納了悶,連這樣的去處都讓她不覺稀罕,那安穆王府究竟又是如何的闊氣體面?

謝琬招手讓夏嬤嬤抱著殷煦進內,見任如畫還不走,知道是擺不脫的了,索性就跟二姑奶奶道:「你忙,不必管我,我這裡等孩子睡了就出來。」目送走了她,便就往任如畫臉上瞥了瞥,退身在臨窗的美人榻上坐下。

任如畫見狀,連忙替她移了腳榻過去。

謝琬十分無語,說道:「任三奶奶還是出去吧,我這裡想歇歇。」

任如畫瞅著只有眼前這個空當,咬了咬唇,也就豁出去了,「賤妾這裡有一事相求,還請王妃容我說兩句。」

謝琬道:「我跟你們曾家一向各走各的獨木橋,恐怕幫不上你什麼忙。」

任如畫頓了頓,接著道:「是我們三爺的事,我們爺的身子已不適合進后軍營當差,所以想請王妃跟魯國公打個招呼,幫我們三爺在五城營謀個差事。」

謝琬道:「今兒是魯國公夫人的大壽,這麼好的機會,你應該跟魯國公夫人說這個。」

曾密被打就是她使文四兒下的手,任如畫若是知道,只怕連吃了她的心都有。

「我們爺已經去求過了。」任如畫身子微向前傾,略有些赧然,「魯國公說暫時沒缺,可是我們爺聽說前兒五城營才調了兩個,我想只怕是我們面子太輕,所以想請王妃幫著遞個話兒。」

五城營明明有缺,魯國公卻說沒缺,可見也是不想沾惹曾家,原因她不想追究,但是既然魯國公不願沾惹,她就更不能摻和了,她一個才入宗室的命婦,得罪這些人做什麼?

「興許五城營是有缺,可是你也知道宗室規矩大,我一個婦道人家是不能插手外頭的事的,尤其是這種職務上。」謝琬接過顧家丫鬟捧來的茶,和顏悅色的道:「所以我也是很為難,我在宗室里是個新人,動轍容易被人抓小辮子,任三奶奶還是另請高明吧。」

任如畫可不相信她連這點事都辦不到,可是宗室里規矩是大這也是事實,謝琬這話一出口,她還真想不出什麼理由來說服。

可是曾密這事又怎麼辦呢?她如今姿色比不過謝葳,如果連她拿手的這些交際手段也失敗,曾密只怕會更加偏向謝葳,曾密對謝琬的偏心,使她越來越沒有安全感。

「王妃,魏夫人請您上外頭吃茶。」

這裡正僵持著,夏至撩簾走了進來,溫聲稟道。

謝琬暗道聲來得正好,遂交代了兩句邢珠顧杏留下,出門回到前廳。

楊氏和魏夫人正在上座,見到她來自是歡喜,謝琬上趕著賠罪,魏夫人拉起她的手,瞄了眼遠處站著的任如畫,壓聲道:「猜你就是被纏住了,特意讓夏至去請的你。」謝琬含笑點頭,承了她的美意。

任如畫說的那事到底又懸在她心上,雖然曾密被打說起來跟任如畫有關,可是他本人卻是沒什麼錯,當初文四兒他們下手也確是重了些,她當時只想讓他們藉機教訓下,後來卻打得這麼慘,那恩怨過去,如今想來又覺是否有些過了圍。

不過歉然歸歉然,她還是不會伸手的。

這裡任如畫一出來,謝葳就走了上去:「任三奶奶想必馬到成功了?」

任如畫瞪著她,咬咬牙沒說話。

謝葳冷哼了聲,便就轉身走了。

她知道謝琬不會答應她的,所以當初上郡王府去她也只是完成任務般地提了提作罷,方才任如畫想讓她上前,她也明智地不去討這個沒趣。

曾密的事是要辦的,不辦她又怎麼在曾家提升地位?不過她可不會像任如畫這麼笨。

顧家如今管著內外府務的是魯國公夫人,而魯國公夫人之所以能撐起這個家,身邊必然有幾個她信得過的心腹。她使了個眼色給花旗,讓她走到穿堂下,找到正在那裡負責指揮下人搬碗筷的虞嬤嬤。

虞嬤嬤是魯國公夫人院里的管事娘子,謝葳早已打聽過來,這虞嬤嬤在夫人面前說話很得用。

她並不覺得自己放下身段去走下人的路子有什麼不妥,到了這個時候,沒有什麼比在曾家有臉面地站起來更值得她在乎的了。

任如畫不知道她去做什麼,她也不想理會,在謝琬面前碰的軟釘子讓她十分喪氣。

以至於連應酬的興緻也沒有了,盡挑了人少的廡廊走著。

鄭家的榮二奶奶和吳三奶奶總是形影不離的,這會兒見著任如畫獨自走開,便也就對視了眼,走了過來。

「三奶奶怎麼一個人在這兒?」榮二奶奶站定在她對面,笑微微地道。

任如畫知道這倆不是省油的燈,也不大想搭理,便就默默點了點頭,轉頭要走。榮二奶奶喚住她道:「三奶奶不必急著走,我們對那謝葳有意見,對大奶奶可沒意見。」

任如畫聽見這話,就不得不停下來了。

既然她們明言說只針對謝葳,也就等於是她這邊的了,她心裡好歹舒坦了些,但是對外謝葳到底是曾家的人,她就是高興也不能擺在臉上,於是正色道:「二位夫人這話可就讓人不明白了,我們謝三奶奶幾時得罪過二位么?如何對她竟生了意見?」

榮二奶奶道:「說起來倒也不為別的,只是我們頗瞧不上謝榮的為人罷了,倒不是有心讓奶奶臉上過不去。」謝榮出賣了季振元,而季振元當初是力挺殷曜上位的,於是謝榮雖然沒有直接針對鄭家,可是這樣的行為同樣引起了鄭家上下的不齒。

任如畫聽見這話,倒是也暗暗點了點頭。面色神色緩了緩,卻還是道:「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我們謝三奶奶跟娘家可沒什麼關係了。夫人們日後還是別混在一處說的為好,也免得生出誤會來。」

榮二奶奶道:「這話說的很是,我們方才也是看著奶奶被壓了一頭,覺得挺憋屈的,就沒忍祝我從前也不是沒跟奶奶打過交道,今兒這裡又遇上,不如咱們坐下好好敘敘舊。」

到了這會兒,任如畫該做的面子都已做過,便也就坐了下來。

吳三奶奶覷著她,說道:「奶奶臉色不大好,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任如畫強笑道:「沒有,許是剛才在屋裡悶著了。」

吳三奶奶嘆了口氣,便就說道:「有謝家的人在那裡,怎能不氣?便不說謝三奶奶了,只說上頭那個,人家喪女之女出身,搖身一變成了郡王妃,不知道背後使了多少陰謀詭計。」

任如畫被謝琬拒絕得連話都說不出來,這會兒終於找到了個有共鳴的吐槽,頓時就打起精神來道:「不會吧?夫人聽說過什麼了?」因為曾家沒什麼人在朝堂混,這一年多又因為照顧曾密而極少出門,她對謝琬的事知道的還真不多。

榮二奶奶便就拖著長氣道:「奶奶問起這個,別的我就不說了,我只說一件,奶奶看看她這心毒也不毒。奶奶仔細想想,曾三爺被打的那事?」RS

(快捷鍵:←)大妝 333針鋒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35高低(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