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26側妃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21日 19:30 [字數] 355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四葉衚衕這事揭過不提,一晃就到了年底,王府里過年又不同以往,因為頭上還有太子和太子妃在宮裡,所以除夕得去宮裡過。但是王府里氣氛還是要用的,打小年起,前門樓中門樓下就掛起了一『色』的八寶琉璃宮燈,如臘梅、青松等各『色』盆景也擺在了影壁下。

別的王府如果人多,還會搭台唱戲,但安穆王府總共只有三個主子,也就免了,殷煦還那麼小,根本聽不懂,而殷昱更喜歡與謝琬微服上戲園子里去看,因為人多,可以聽八卦,還可以蹭人家戲園子里的點心吃。

但是謝琬也跟孫士謙發了話,如果下面有人想看戲,他們也可以去請,只要費用不超支,都是可以允準的。

如今王府里都是孫士謙當家,過年如何布置,該備些什麼全由他打點。公孫柳任了典庫,管著王府的產業,所以跟尋常大戶家還是有著不同,王妃不必管這些『亂』七八糟的瑣事,只要管住人就好。

年廿九夜裡,她提前給大夥發了賞。發賞的時候想起錢壯的爹娘還呆在清河,便讓他回去陪著老人一起過年,順便轉去她的話,讓他們二老隨著錢壯進京養老。錢老伯不同別的人,他們夫『婦』年事已高,而且沒有兒女,那些年為錢壯『操』了不少心,如今錢壯很該給他們一個安穩的晚年了。

除夕一大早,便早早起來梳妝穿衣,依然是繁複沉重的珠翠七翟冠,金雲霞翟紋的霞帔,比起往日王妃的常服,又多了幾分莊重貴氣。

她很喜歡看殷昱著冕服的樣子,大胤的親王郡王冕服都很儒雅貴氣,殷昱很高大,但不顯粗獷,他的五官與這些服飾都很相襯。

今日起朝廷休沐七日,但是正二品以上的大臣和宗親們也都會進乾清宮來辭年。謝琬三人辰時進了宮,就見乾清宮外停著許多軟轎了。進殿之後一看,只見大殿里果然聚集著大批的宗室皇親,有男有女,因為是自家人,也就沒避著那麼多了。

太子和太子妃都在,聽傳稟說殷昱二人到來,太子妃臉上旋即『露』出笑容,太子眼裡也閃過絲期待,他還只見過殷煦兩面,每一次都被殷昱以各種理由委婉地抱了回去,他貴為太子,當然不可能當著宮人去要求他什麼,所以每次謝琬進宮,都會給他們帶來幾分激動。大妝326

也許已經隔了兩代,又或許因為別的緣故,皇帝對殷煦卻沒有什麼太多感覺,當然高興還是高興的,畢竟是嫡親後嗣,可是也就僅止於高興,賞賜點什麼,若讓他想念或者格外恩寵,卻不見得。

但是殷煦顯然也不在乎,他生下來就一副沉靜淡然的樣子,無論皇帝怎麼看他,他都不肯多瞧他一眼,而是把目光投向他喜歡的人,比如太子,比如太子妃,還有殷昭。皇帝頭兩回並不在乎,後來見著這小屁孩兒都這麼拽,便也不服氣,讓謝琬抱近些,手指撥弄他的頭髮,殷煦終於瞥了他一眼,一個斜眼。

皇帝至今心裡跟堵了團麻似的。

這裡殷昱和謝琬帶著小子進了來,二人朝上首與太子二人跪地拜過,便就在太子身側落了座。崔福接過殷煦來交給太子妃,座中少不得有人上前陪笑:「小殿下長得可真威武。」哄得太子妃十分高興,看了眼太子,又把殷煦移過去給他看。

太子雖然表情平靜,便目光卻立時移不開了。

在太子下方,還有兩名少年,身上服飾與殷昱差不多,稍大些的那個盯著殷煦不住的撇嘴,一臉掩不住的尖酸,而年紀稍小的那個倒是神情柔和,但是很有些木訥感。謝琬猜得是殷曜和殷昌,但是他們不上前來拜見,她也只當作看不見。

至於鄭、武兩名側妃,這種場合是沒有她們立足之地的。

皇帝身子不好,大家都不能久留,寒暄兩句也就退出來,去到東宮。

女眷們都隨著太子妃到了鳳棲宮,殷煦自然成為了大家口中的話題。太子妃這樣歡喜,有眼力勁兒地自然也就跟謝琬攀談起來,雖然謝琬出身不高,可是公婆丈夫看得起,就是身份再低旁人也不敢看輕她了。

這裡正說著,門外就有宮女進來道:「稟娘娘,鄭側妃和武側妃來了。」

太子妃淡淡嗯了聲,和聲道:「讓她們進來吧。」

這也許是傻人有傻福,鄭鐸一向傻頭傻腦,這次季振元倒霉,鄭家父子雖然被季振元排除在了整個核心圈外,可到底還是沾了灰,鄭鐸被降了三極,如今只是個郎中。

於是這幾個月不但整個鄭府里老實了,就連鄭側妃也安份了不少,謝琬因為封妃之後就生產,進宮次數並不多,所以也沒有見過這傳說中的鄭側妃,於是心下就留了意,打算仔細看看。

宮女出去傳了話,很快就進來兩名三十來歲的女子,都著整齊宮妝,左邊的這個瓜子臉,鳳眼兒,一笑兩個酒窩,粉霞『色』霞帔墜著金鈿兒,走起路來如風拂柳。右邊這個差不多裝扮,但是銀盆臉兒,表情也不如前者豐富。

從她們的行走位置來看,左邊這個應該是鄭側妃無疑,而另一個則肯定是武側妃了。大妝326

鄭武二人進了外殿,又穿過了經宮女們撩起的琥珀串成的珠簾,到了內殿丹樨下,鄭側妃先含笑打量了在座各人一眼,然後彎腰跟太子妃道:「翠之給娘娘請安,娘娘萬福。」武側妃也跟著下拜。

太子妃依舊帶著兩分和『色』,說道:「坐吧。」便有宮人搬著鋪著蘇綢軟墊的錦杌上前。

鄭側妃落了座,目光自然就落到了太子妃抱著的殷煦身上,頓時那酒窩就笑出形兒來了,「這就是小殿下?真是可愛。」倒並不曾伸手要抱的意思。說完她又轉頭看向太子妃身帝的謝琬,「王妃一向可好?」

謝琬點點頭,笑道:「挺好。母妃和王爺都很照顧我。」

鄭側妃點頭道:「王爺是個很細心的人。」

謝琬知道太子妃不喜歡她,因為不想與她多談,便就低頭逗起殷煦來。不過旁邊自有不願得罪人的宗親女眷與她搭話,當著太子妃面也不敢放肆,於是氣氛總顯得提不起勁似的。今兒過年,太子妃也不願弄得緊繃繃的,便就笑著道:「不如咱們來抹骨牌吧!王妃把孩子給夏嬤嬤她們。」

謝琬看見在座還有與太子妃同輩的兩位公主,便就讓了讓,公主們俱都推說還要去後宮尋嬪妃娘娘們說話,笑眯眯地坐在一旁觀戰。這裡倒是楚王妃與寧陽王妃落了座,鄭武二人從旁服侍太子妃,便就開起局來。

永福宮這裡,楚王靖江王寧陽王都在,殷昱則被召去乾清宮說話了。因為楚王和祈王如今共掌著內務府總管事務,太子循例問了幾句他們府上情況,便就說到今年內務採辦的一些事來。

「安穆王如今也閑著,內務府有什麼事可以讓他去辦的?」太子問。

楚王祈王都是太子不同胞的兄弟,打小跟太子一處混,多機靈的人兒,一聽這話就明白了。

如今皇帝老了,往後也護不了他們了,太子繼位之後就是他的天下,這個時候若不順順他的心意,將來的日子肯定不好過。聽見這話楚王便就說道:「今年內務府進項頗多,廣儲司正好需要個精明的六庫郎中,臣弟看安穆王要是不嫌棄的話,倒是可以把這個事攬下來,也算是幫幫為叔們的忙。」

太子點點頭,「那就讓他開年去內務府報到。」

寧陽王說道:「今兒怎麼不見祈王叔?」

寧陽王和靖江王都是皇帝的侄孫,身份又隔了一層,因為年歲相差不大,平日里倒是都在一處玩的。

靖江王笑道:「你不知道,你祈王叔前兩日跟榮恩伯賽馬,跌斷了小腿,正養傷呢。一早就派了世子進宮告罪,還被皇上罵了兩句回去。」

寧陽王聽見賽馬,連忙朝他使了個眼『色』,呶了呶嘴,表示太子還在常

太子捕捉到了,若是以往,定是要斥他們幾句,但是今日卻只瞥了他們一眼,說道:「知道王叔跌傷,你們也不去看看?」完全沒有責怪他們不上進的意思。

寧陽王和靖江王都高興起來,難得見太子情緒這般好,便就斗著膽說道:「這裡坐著怪悶,外頭這雪下得正好,御花園裡擷霞閣的紅梅定然開了,不如殿下疼疼我們這些弟弟和侄兒,請我們上擷霞閣喝兩盅,賞賞梅?」

太子輕哼了聲,轉頭喚來崔福:「擺駕,去擷霞閣。」

鳳棲宮裡玩了幾圈牌,謝琬便就下來了,讓殷昭替了上去。

公主們去了後宮,這裡卻又有魏夫人竇夫人等大臣的女眷進了來,鄭側妃不知道去了哪兒,謝琬身為東宮的兒媳『婦』,少不得起身招待。

好在大家都熟,也不講究那麼多,這裡殷昭下來讓魏夫人替上去,竇夫人便就與謝琬走到小搖床前看起殷煦來,不免又破費了幾個金鐲子金鎖片,又稱讚了殷煦好幾句。東西準備得這樣合宜,看來是早就備好了的。

謝琬領了心意,便就順口問起竇詢的病來,「也不知道胡沁給他看的如何了?若是不行,還該請太醫看看。」

竇夫人嘆道:「早先我們老太爺殉職時,皇上體恤咱們,太醫是一撥撥的往府里派,也是沒用。有時候看病也要看個緣份的,並不見得名氣好就『葯』到病除,有時候反倒是那些名不見經傳的民間大夫,因為面多見識多,往往對這些頑疾又有奇效。」

謝琬笑著點頭:「那倒也是。」rs

(快捷鍵:←)大妝 325骨肉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27次孫(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