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18末路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19日 07:43 [字數] 336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罪臣自知其罪難恕,如今並不差這一條。」謝榮伏地叩首,抬起身子來,又道:「罪臣助紂為虐,辜負了皇上這麼些來的栽培,如今明知過錯甚深,如果再不檢舉揭發,罪孽必然更深。

「季振元是罪臣的恩師,對臣多有提攜,這點不可否認,可是皇上曾經教導過罪臣,在臣身為季振元的門生之前,首先是大胤的子民,皇上的臣子,社稷有難,匹夫有責,臣不敢居功抵罪,但求皇上能體念臣的一番苦心。」

皇帝面色陰冷,「你的苦心朕不需要,這樣的罪證,朕手頭至少有十幾份!謝榮,這個時候知道來請罪,早幹什麼去了?你設下陰謀陷害殷昱,與季振元同流合污擾亂朝綱,如今死到臨頭你來拐彎抹角求朕饒你,你把朕當什麼1

「皇上1謝榮失聲,抬起頭來,說道:「皇上,罪臣先前對季振元的陰謀毫不知情,對漕運一案略有所聞,但絕不知道涉案金額如此巨大!皇上,罪臣願意協助魏閣老他們徹查此案1

「你以為你還有選擇么?」

皇帝站起來,「謝榮,你將功折罪的時候已經過去了!現在等待你們的就是一條死路!誠然,以你今日的態度罪不致死,但是,這輩子你也別想踏入仕途一步1

「皇上!臣還有話要說1謝榮站起來,目光緊緊盯著他:「臣知道曹安他們的隱匿之處1

皇帝立在丹墀上,許久都沒有動彈。

謝榮平息了下微喘,等待著他的反應。

「皇上,臣罪該萬死,但願意引領護國公親自前去滄州捉拿曹安和佟汾,臣知道他們的落腳點!只求皇上能許罪臣將功折罪,保住官職1

皇帝盯著他,一動也不動。

謝榮卻逐漸變得平靜,表情也不復慌張,而是十分之堅忍。

「不可能。」良久之後,皇帝負手下了丹墀,走到他面前,說道:「朕最不願意受脅迫!你既然知道曹安他們的落腳點,那麼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1說完他扭頭朝外,「來人!即刻傳護國公進殿,押上謝榮前去滄州捉拿曹安佟汾1

殿門飛快湧進來一群侍衛,押住謝榮便要帶下去。

「皇上1謝榮撲通一聲跪到地上,朗聲道:「皇上,臣不是脅迫!臣只問皇上一句話,您是想讓殷昱當太孫還是不想1

皇帝驟然聽得這句話,目光便變得犀利起來。

謝榮咬了咬牙,說道:「微臣不敢妄測君心,可是此時此刻,臣也不能不斗膽直言了,皇上英明神武,彈指之間便我等攏於掌下,如果皇上有意讓殷公子繼承皇位,那麼當年絕不至於讓公子落得如此境地!那麼皇上可曾想過,季振元一死,季黨一滅,朝中還有何人能與霍家抗衡?」

皇帝看著他,犀利的目光忽然變得凌厲起來。

而謝榮卻並無退縮,跪在地下仰頭直視著他。

敢如此冒犯的人不多,謝榮算是一個。

皇帝撇過頭,「你們退下。」

侍衛們走了個一乾二淨。

謝榮依舊面色鎮定,然而一滴汗沿著太陽穴流下來,在頜下結成一滴水珠,啪嗒又掉在衣襟上。

「接著往下說。」皇帝負手看著簾櫳,聲音里聽不出喜怒。

謝榮點點頭,接著道:「霍家數代忠良,是我朝難得的功臣良將,可是再忠的臣子也會有私心,家族利益就是他們的私心。

「他們想要把這份榮耀永遠持續下去,這從他們嚴於律己,精管治下就看得出來。一個時刻保持著警惕心的家族是可敬的,也是可怕的,公子與霍家感情深厚,公子又是個重情之人,如果公子繼承皇位,那麼霍家的風頭就更加無人能壓製得住了。

「這種情況下,要麼剪除霍家的羽翼,使其如其餘勛貴般變成朝廷的米蟲。要麼只能任其發展,變得壓在大胤朝中一座無法拔除的大山。

「而臣以為,後者不可為,前者亦不可為。大胤北邊有蒙古,東有倭寇,護國公一家良將無數,對我大胤邊防有著舉足輕重的意義。既然既不能除去又不能放縱,那麼就只有放棄殷公子,另選皇位繼承人了1

「你是在攛掇朕壓制護國公,還是在挑撥朕與殷昱之間的祖孫情分?」皇帝眯起眼來,望著他。

「臣沒有攛掇之意,更沒有挑撥之意。」謝榮平靜地道,「臣只是從實際出發,從江山社稷長遠利益出發。在季振元犯事之前,朝堂之中唯有他能與護國公抗衡,可是此番定案之後,朝堂之上必然已無人敢與魏彬與護國公當面直言。罪臣已然不為魏霍二人所容,願替皇上平衡朝堂這一碗水1

皇帝看著他,目光不知幾時起,已經由犀利變成了莫測的深邃。

謝榮平視著前方,也是一動未動。

這是他最後的機會,如果說皇帝原先的心思難猜,那麼經過這件事之後,已經變得十分明朗了,皇帝擁有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本事,這證明他不是沒有能力保住殷昱的太孫之位,不管殷昊是誰殺的,殷昱之所以落得如今下場,不過都是皇帝順勢而為默許的罷了。

皇帝之所以對季振元與魏彬的互斗睜隻眼閉隻眼,不過是要借著季振元壓制護國公,而季振元倒台之後,此次奉旨徹查此案的魏彬必然成為朝中風雲人物,魏彬與護國公是一黨的,玩平衡玩了一輩子的皇帝,難道真的不怕朝堂因此失衡?

他自己並非主犯,就算削官降職,只要殷昱他們不打壓,也不至於永世都無法啟用。可是皇帝一旦駕崩,事情就難說了,殷昱和謝琬肯定不會再給他活路,他如不趁著皇帝還在的時候佔據著朝堂一席之地,那麼他這輩子就真的再沒有希望回來了!

殿室里陷入一片靜默,只余長窗下簾櫳在隨風輕舞。七月的烈日斜著地磚,使得黑的地方更黑,白的地方更白,而混沌不明的地方,是簾櫳下那片模糊的光影。

「縱使你說的有幾分道理,可朕又豈能依你?」

皇帝默了許久,緩緩啟了唇,「你與季振元合謀行不軌不事,設下陰謀陷害殷昱,而後劫持謝琬行要挾之事,這樁樁件件都是不可饒恕之罪。你太高估你自己了,謝榮,朕不可能饒恕你*—來人!將謝榮押去大牢,嚴加看守1

「皇上!請三思啊1

謝榮叩頭,「臣縱然有罪,卻也可替皇上立功!還請皇上三思1

「拉下去1

皇帝大袖一揮,上了丹墀。

謝榮被捉拿入獄的消息頓時擴散到了宮外,而後又以極快的速度傳遍了京師。

謝琬聽到這消息后默然無語,謝榮會落得這下場她一點也不意外,但是他真的就這麼甘於被收押么?即使皇帝沒曾因為他的蠱惑而改變念頭,他只怕也不會就這麼放棄。

可是這件事已經不是她能插手的了,就算能插手,她也找不到機會。全是欽犯,是連殷昱都單獨見不著的,魏彬他們雖然能見,但還能讓魏彬去毒害他么?若是毒死他,早許多年前她就做了,也犯不著要等到今日。

隨著謝榮的收押,護國公也很快根據他提供的信息直接去了滄州,沒花兩日就把曹安佟汾二人提到了京師。中軍營的人也在這一日分兵數路往各案犯府上提人歸案。

北直隸京師城在這一日全城皆動,千馬奔騰,鐵蹄聲踏破了大街小巷。殷昱被臨時授命為武威大將軍,率兵數千負責所有案犯緝拿。

季振元聽到曹倒行逆施二人進京的消息,當場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滿腦子一片空白。

自打聽說謝榮進宮,他就知道左必之那招已然失敗,謝榮為什麼進宮他也一清二楚。

他以檢舉揭發他的罪行作為保住自己的手段,結果還是被皇帝拉進了大獄,他原該歡喜慶賀,可是他卻又歡喜不起來,謝榮的背叛,代表著他的末日也將來臨了。如今曹安倒行佟汾已然歸案,皇帝撒的這張網已經收攏來了,他無處可逃。

可他不想死,雖然也曾想象過會有今日,但是卻真不想死。

「老爺!老爺1

正要讓人去喚家人們進來說話,管家們一路飛跑著進屋,一路叫嚷,隨後跟起的許多婆子丫鬟個個尖叫不止,一陣雞飛狗跳,就聽沉重的腳步聲踏踏傳來,身披金甲的殷昱手持寶劍,如同神兵天降,帶領著一隊兵士闖了進來。

「季振元接旨1

隨行的靳永展開手上一匹黃帛,高聲宣讀起來。

讀的什麼他聽不清,只看見靳永嘴一張一合地,透著無比的趾高氣昂。而殷昱身後的兵士已然分成幾路圍向了府里各處,頃刻間,婦人的喊叫,男人的斥罵,小孩子的哭喊,這些聲音像密密麻麻的雨點般充及在耳內。

「……抄家……盡數捉拿入獄……」

靳永的聲音像風聲一樣飄乎,季振元趴在地下,已然分不清夢境現實。RS

(快捷鍵:←)大妝 317請罪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19定案(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