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15求生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18日 07:22 [字數] 33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左先生,你有什麼主意?」季振元坐在書案后,不過才半日功夫,他聲音已現出幾分蒼老。

左必之上前兩步,拱手道:「如今眼目下,只有兩條路。」

「哪兩條路?」季振元看著他。

「一是舉事。」

聽到舉事二字,季振元眉頭驀地動了動,眼裡充滿了驚愕之色。

左必之面色很平靜。到了這個時候,他就不相信季振元沒想過乾脆舉事保命,與七先生的結盟不是這一兩年的事,而是已經有多年了,季振元作為一朝重臣,見過了宦海太多的起落浮沉,他不會想不到計劃失敗之後他有可能面對的後果,所以,舉事,對季振元來說不是件意外的事。

他之所以驚愕,不過是因為他一語戳中了他的心事。

「舉事哪有那麼容易?」季振元站起來,「如今各大城門已然被護國公世子把控,中軍營全掌在霍達手裡,外地兵馬進不來,沒有兵馬,舉什麼事?皇上這是已經在防備我這麼做了,我豈還有半絲機會可乘?」

左必之默了默,說道:「若不舉事,便只能嫁禍移罪了。」

季振元凝眉看著他。

他似早已成竹在胸,說道:「七先生既然不能暴露,那麼,這罪就只能由閣老來承擔,既然如此,閣老為何不把這份罪又推到別人頭上去呢?讓旁人來替閣老擔這份罪責。那麼到時就算閣老也難辭其咎,卻也相對沒那麼重了。」

季振元沉吟片刻,搖搖頭道:「此事我亦想過,可是這些事大多都只有我與七先生在場,旁人若是有不在場證據,也是徒勞。」

「即使不以全部推託,也可以分擔干係1左必之道:「閣老您足下那麼多門生,都是涉過案的,您大可以從這些人當中尋那麼一兩個出來分擔些罪責!

「郭奉替罪之案我們已無任何機會,可是還有漕幫這邊不是嗎?只要把案子纂改成與漕幫勾結的另有其人,而你出面找郭奉替罪不過是為著替他收拾殘局,那案子性質便有很大不同了!

「手下人打著您的旗號在外胡作非為,您並非主謀,如果再順勢主動交代些內幕出來,指不定皇上也會看在他身子拖不了多久,而太子即將登基朝廷也急需要人材的份上寬大處置!總而言之,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如果閣老出事,他們一樣逃不了,既如此,為什麼不把他們都拉過來分擔呢?」

「可是即使分擔他們也是我的門生1季振元敲著桌面,煩惱地道:「在皇上和太子眼裡,這依然是一個以我為首的團體,說不定還會治我個結黨之罪1

左必之沉默半晌,垂首道:「如果閣老擔心的是結黨的事,那麼,閣老手上不是有個謝榮么?在下以為,有謝榮一個就夠了。」

謝榮?

季振元抬起頭。

「不錯,謝榮。」左必之點頭,「謝榮是閣老的得意門生,入仕途也有這麼多年了,何況他貪權這是大夥都看在眼裡的,他若不貪權,當初就不會犧牲自己女兒的閨譽而委曲求全,也不會同意皇上把他的女兒以平妻身份嫁出去,閣老以為,皇上心中就沒數嗎?除了謝榮,別人還真當不起這個擔子1

季振元聽完這席話,陡然冷靜下來。

謝榮是他最得力的猛將,是他的心腹,他的智囊,也是他栽培的接班人,謝榮也的確野心勃勃,對權欲如饑似渴,他掌權不過幾年,拿錢買郭奉的命這件事興許跟他沒關係,可與漕幫勾結牟利這事——他掌權不久,但跟隨在他手下時間卻不短了,這事加在他的頭上,也不是套不上去。

謝榮是謝府繼室所出,與嫡房關係極壞,甚至發展到意欲劫持謝琬要挾殷昱並殺人滅口的地步,若以這點來說明他座謝府所有家財的渴望,以及解釋通過手上權利來填充自己私慾的動機,也是成立的。

而漕幫的人皆不知七先生真面目,只要漕幫一口咬定謝榮就是七先生,或者說,讓他們一口咬定謝榮就是與他們勾結的人,等他罪責輕了,自然也會想辦法替漕幫申訴,如此一來,他們不會不同意的。

只要跟漕幫勾結,聯合牟利的事情由謝榮頂了下來,那他起碼也由死罪變成了活罪……

「此事確實能容細想。不過,謝榮會答應嗎?」

想到此處,季振元又不由皺起眉來。謝榮心思縝密,他掌管刑部深知律法,知道這件案子於他來說也不過削官降職的罪責而已,可是若替他擔了這罪名,那砍頭的罪就逃不掉了!若是明說,謝榮絕不可能會這麼做。

「此事事關重大,又豈能他答不答應?」左必之說道,「閣老栽培他這麼些年,不就是為的能當大用么?大家都知道他在閣老心目中的份量,如今到了這個時候,換成別的人外人也不會相信。閣老也不須明言告訴他,只須這般……」

說到末尾,左必之上前與之耳語起來。

季振元聽完之後,沉吟了足了半晌才幾不可見的點了點頭:「事已至此,也只能從權了1

謝榮從季府回到家中,也是在書房裡獨坐了許久才漸漸穩下心神。

如果說今兒早上皇帝接連下發的幾道旨意還能稱作是鳴雷的話,那麼方才在季府里,如同神兵天降的殷昱就完全證實等待著他們的是場暴風雨了!

殷昱他們到來前,完全沒有任何徵兆,但他卻又在他們即將動手毀滅證據之前及時趕到,而且動作那般迅速敏捷,事後又半點也不拖泥帶水,可見是早就準備好在那等他們的!

既然殷昱他們能夠如此準確的出手,那麼,他們還有能逃得掉的機會么?

都說富貴險中求,求到了是富貴,求不到便成了滅頂之災,這些日子他不是沒有反省,而思前想後,他們唯一的失策便是在於錯估了皇帝對這案子的重視程度,誠然,也低估了殷昱對皇帝的了解。

這件事本來萬無一失,眼看著過不多久殷曜可以榮登太孫之位,而他也可以水漲船高成為東宮近臣,可這一切卻都毀在廢太孫的手裡了!他忽然覺得有些諷刺。他自詡這次算無遺策,可到底沒算得過人家祖孫倆的默契。

而他居然連挾持謝琬作為要挾翻盤的籌碼,也成了泡影。

試想,這案子曝光之後,只要招出七先生,季振元肯定逃不掉滿門抄斬的命運,他和他一幫門生也會逃不過削官或發配的可能,可是不管是削官還是發配,難道他就要乖乖地接受這番結果嗎?

他不過是個幫凶,是個從犯,他奮鬥了這麼多年,爬到如今這樣的位置,不是為了在半山腰狠狠地摔一跤的!他還沒有位極人臣,還沒有權傾天下,怎麼能就這樣被絆倒在半路?

說服氣,是不可能的。他已經犧牲了那麼多,黃氏,謝葳,謝棋,可他還什麼都沒有享受到。

削官發配,雖然也有再重新起用的可能,可是皇帝已經老了,說不定沒多久便要駕崩,而殷昱這次立下大功,且不說太孫之位會不會重屬於他,起碼他的地位是不能與原先同日而語了。太子立場未明,可他陷害過殷昱,還劫持過謝琬,到那個時候,太子也不會起用他。而殷昱和謝琬會放過他嗎?

不可能!他們不會放過他的。

他不想降職削官,更不想就此送命!

他怎麼能不明不白地就以這樣的失敗告終?

既然不能倒,那他就得想辦法保命,眼下,又還能有什麼法子可以使他逃脫這場災難呢?像季振元說的那樣,寄希望於漕幫么?

「老爺,剛才郭府派人來傳話,說是郭大人黃昏的時候在碼頭被扣押起來了!漕幫總舵已經被護國公率領著幾千人包圍,漕幫總舵主與積水潭分舵主相偕逃脫,如今護國公正在命令人手四面圍捕1

正在迷茫之時,龐鑫突然快步走進來稟道,也許是也感受到了這股逼壓得人近乎窒息的緊張,他的聲音都在發顫,而臉色也有些灰白。

郭興被捉住了,漕幫被圍堵了,原來護國公一早率兵出京是去碼頭!

他們還有什麼辦法可想?已經是絕路了!

「老爺,我們怎麼辦?」龐鑫咽了口唾沫,眼珠子瞪得滾圓。

謝榮手足也在發冷,怎麼辦?

他扶著桌案,目光掃到桌上堆疊起來的公文,忽然想起季振元是讓他回來銷毀證據的,於是陡然打了個激靈,快步走向書架,一面開著機關,一面吩咐道:「快去拿個火盆來1

雖然殷昱不見得會來封他的書房,可是皇上下旨捉拿他們是遲早的事,他得趕在他們來臨之前儘快行動!即使季振元已經走投無路,他也要把自己這邊的罪證銷毀!

可是當龐鑫拿來火盆,他也取出疊文書來在手準備點火之時,卻又忽然停住了。

他手掌刑部數年,接手過的重案要案無數,深知有些事情不能魯莽……RS

(快捷鍵:←)大妝 314窮途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16圈套(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