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13罪證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17日 13:28 [字數] 332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琬對於七先生的逃脫初時很有些介意,因為只要捉到了他,不但漕運這案子徹底破獲,連殷昱當年的冤案都有可以澄清,讓他走掉實在太可惜。不過那七先生深藏不露那麼多年,行事肯定早就備好了後路,是不可能這麼輕易讓他們捉住的。於是又強迫自己放下來。

體力恢復之後,她招了吳興他們過來問起他們當日失蹤的因由。

原來那日竟是對方買通了魏府的下人,讓對方假借魏夫人的名義來傳話將他們喚了出去,他們個個不疑有它,於是出門便中了埋伏。

殷昱當日在了解到事情之後已經即刻讓廖卓遞話給了魏夫人,魏夫人當場就召集了所有下人責問,然後自己則帶著那打得半死的嫌疑人到了殷府,交給殷昱發落。

可那下人居然也對支使人說不出個所以然,只知道那人是太太屋裡新來的,等魏夫人派人回去再尋那人時,已經不見了蹤影。

魏夫人對此十分歉然,畢竟人是她府上的,她怎麼說也脫不開干係。

聽說早上魏府里又在關門訓規矩,而魏夫人則已經氣病在床,謝琬十分過意不去,便叫玉雪拿了幾色禮物過去。

這件事魏夫人當然是無辜的,如果魏家跟七先生有染,想要綁架她,憑她對他們這般的信任,哪用得著這麼費功夫?只要隨便來句跟魏暹或者魏夫人有關的話,包準她就出了門。

殷昱的態度顯然還有些保留,作為丈夫,對此他是有些偏心眼兒的,畢竟再遲一點兒誰也不知道謝琬會遭遇些什麼事,不過作為廢太孫和殷公子,他跟謝琬一樣也有著理智的認定。

謝琬安撫了吳興他們一番,然後便讓羅矩代她去看望雲宵。

雲宵這次負了重傷,須得躺床數月才能恢復。因為在困難時他的一番無畏無懼的保護,謝琬心裡很受感動,於是交代了胡沁必須盡量讓他傷好之後不留隱患。

殷昱回來當日便讓人送信去了宮中,當夜乾清宮也迅速回了訊,謝琬看他一副不願多話的樣子,也沒有多問。只交代府里人莫把他回了府的消息走露出去。畢竟他是以發配之名出的京,後來又傳失蹤,若是在案破之前讓人知道,難免又會節外生枝。

季振元他們這個時候雖然肯定已經知道,但他們卻沒這個膽子敢透露,挾持身份特殊的謝琬,這件事宮中認真追究起來,那可是殺頭之罪!而皇帝既然能與殷昱聯合設下這瞞天過海之計來對付他們,誰能保證他不是真疼這個孫兒?

晚飯後,殷昱正在給謝琬按摩腫起的雙手,龐白忽然碎步到了門外,說道:「主上,皇上來了1

聽到「皇上」二字,謝琬驀地看向殷昱,殷昱卻點點頭,回了聲「知道了」,然後替她放下了袖口。

謝琬攔住道:「皇上來了,你還不快去?」

殷昱扶了她起身,牽著她道:「一塊兒去。」然後不由分說拉著她出了門。

到了前院,便見正堂內站著個蘇綢直裰的老者,負手側對著門口,身形佝僂,面色暗黃,正打量著壁上一張字畫。他衣飾簡樸,髮髻只拿了根羊脂玉的簪子綰住,腰間也只掛了塊盤龍玉珮,赫然正是大胤慶平皇帝!

除了皇帝之外,屋裡還有護國公和世子霍世聰,魏彬以及靳永。除此之外還有張珍以及十來名宮廷侍衛。各人都是微服出巡,護國公等人原本也屬人中龍鳳,可此時站在年邁的皇帝面前,也還是少了幾分天然的氣度。

殷昱牽了謝琬進內,示意謝琬站著,自己撩袍跑了地。

「殷昱參見皇上。」

皇帝嗯了聲,轉過身來,揚了揚手讓他起來,然後看著面前大腹便便的謝琬。謝琬彎腰福了福。皇帝看著她,也沒說什麼,想了想,跟張珍伸了手,接過個三寸見方的小紅木漆盒來,賞了給謝琬,然後道:「下去吧。」

謝琬遵旨退下。

在皇帝示意下,護國公等分左右落了座,皇帝問:「郭家人呢?」

殷昱扭頭朝外吩咐駱騫:「帶他們過來。」

說罷,又從廳堂正面的福祿壽三仙像后的暗格取出個兩尺見方的銅箱來,打開后先取了一份信封裝好的卷宗給皇帝,說道:「這是郭家五口人分別的供詞,五個人分別審問的,內容大同小異,上面陳述了郭奉先後收取季振元他們巨額產業的時間和數額。請皇上過目。」

皇帝拿在手裡,看著看著臉色就沉重起來。

殷昱又分出一沓給了魏彬及護國公他們,各人迫不及待地拿在手裡翻看,轉眼神情也變得如皇帝一般無二。

「果然是他們1

護國公憤然而起,揚起手上的證詞道:「季振元狼子野心,罪證確鑿!皇上,眼下是下手的時候了1

靳永也道:「只憑這一條罪狀,季振元便可按律斬首1

皇帝看著手上證詞,沉吟不語。

魏彬默了會兒,說道:「雖然這條罪狀可致他斬首,但是案子背後的內幕才真正至關重要,如果不把這背後的大黑手捉出來,那麼就算季振元死了,這個禍患也還是沒除去。要想把這案子查得水落石出,漕幫那邊的證詞至關重要。」

「魏彬說的不錯。」皇帝點頭,「要緊的是養這條蛀蟲的人在哪裡,而不是蛀蟲本身。昱兒可有漕幫這邊的證據?」

殷昱想了想,從銅箱里翻出另一份卷宗來,「這是從漕運上跟駱七相熟的幫友口中取的證。駱七與積水潭碼頭舵主聯合從商戶頭上謀取暴利已經多達六年,先是以各種名目暗中扣取,到前兩年,開始明目張地加重賦稅雇銀。

「但是遺憾的是,季振元與漕幫勾結的證據並沒有,這案子事關重大,如沒有漕幫總舵主的遮掩是根本辦不下來的,而漕幫總舵防衛森嚴,也不是我等輕易而進去的。」

皇帝接過來看過,眉眼愈發陰冷。「還有什麼?」

殷昱索性將箱子倒扣過來,將裡頭如雪片般的各項供詞證據統統倒翻在地上,三丈見方的空地上,瞬間多了堆雪山。

「這裡除了季振元跟郭奉買罪的這些案子,還有孫兒在明察暗訪過程中,順便查獲的這些年季振元私下拉幫結派結黨營私的證據。季振元本身並沒收多少賄,他祖上資本不少,這些年也並沒有大幅增長得需要立案的地步,可見他並不是急需用錢而勾結漕幫,如果他不是為財,又是為的什麼呢?」

皇帝面色陰沉起來,「你是說,他有可能謀逆?」

「是不是謀逆我不敢肯定,畢竟這種事不是三五個人就能成功的,而且目前看來季振元手上也僅有東海一點兵力,他想謀逆,沒有兵權也是徒勞。可是他勾結漕幫這是事實,他花錢買郭奉的命也是事實,他既不缺錢,那他拿這麼多錢做什麼?」

殷昱說著彎下腰,從地上那堆證據里翻出一本帳本來,打開送到皇帝面前,「郭奉名下的產業粗略算下來就值二十萬兩銀子,他們肯花這麼大筆錢來買他的命抵罪,可見他們私下的錢財比這數目還要大得多。能夠需要這麼大一筆錢的事情,一定不會是小事。」

皇帝站起來,勉力地半蹲下身子,從中信手撿出一樣來,看了看,又撿出一樣。

如此挑了十來樣看過,他在魏彬和護國公的攙扶下站起來。

「季振元罪不容恕,不過,他有那個能耐養那麼多死士么?」

殷昱道:「孫兒也正要說到這點,其實在季振元背後,還藏著一個人,這個人代號叫做『七先生』。前兩日孫兒剛回府的時候,七先生正領著手下人脅持了琬琬,準備用她來脅迫我。可惜事後讓他逃了。

「這批死士就是這個七先生養的,據他們交代,他一共養了百來個這樣的死士,已經十二三年之久,而他們當初的武師,則是來自東海那帶。他們誰也沒見過這位七先生的真面目,也不知道七先生具體在做什麼,他們每次都是臨時接任務出發。七先生的神秘,也間接佐證了季振元他們的陰謀之巨大。」

「我朝中竟然有如此心懷叵測之人,皇上,請速速下旨,剷除季黨這一幫禍國殃民的奸臣吧1

護國公情急地步前請奏。

魏國公和靳永也揖首道:「皇上,此事再無懸念了,還請速下旨意,還社稷一份安寧,也還公子一身清白!公子數度蒙冤,此事多半與季黨有著密切關係,他是我朝上下寄予了厚望的太孫,是國家未來的君主,如此這般被奸臣所害,實乃社稷之難1

皇帝陰沉著臉看著地上堆成山的證詞,緩緩道:「昱兒的確為朝廷立下了莫大功勞,他的事過後再議,眼下先議政事。」

護國公與魏彬互看了眼,同看向殷昱。

殷昱拱手道:「既如此,那就懇請皇上降旨捉拿季振元一黨,肅清我朝堂1RS

(快捷鍵:←)大妝 312前世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14窮途(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