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08異常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15日 19:32 [字數] 332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隨著肚子一天天大,謝琬的身子也愈發沉重起來。

殷昱和駱騫他們同時失去消息的事情漸漸被一些必要的瑣事掩蓋過去,夏寧二位嬤嬤已經給孩子做好了各種小衣服小鞋子小抱被,有時候見著謝琬情緒還好的時候說說殷昱兒時的趣事,可是謝琬不忍聽,因為越聽就越想念,越聽就越擔心。

不過看看平哥兒如今越髮長得像年畫上的胖娃娃,又總是不免往好處想,如果殷昱已然遭遇不測,季振元和謝榮他們肯定是會大鬆一口氣的,可從目前他們的舉動看來,又十分不像。偏巧這種事又打聽不出來,平白地折磨人。

這日魏夫人帶著靳亭來串門,這是靳亭婚後頭一回到府,謝琬少不得讓人置了席面,隆重招待。魏夫人是特地帶著靳亭過來陪她散心的,到了她上晌散步的時間,靳亭就扶著她進了後花園,在廡廊下一面說起婚事在魏家的一些事,一面埋怨起魏暹今兒去打獵居然不跟她們一塊兒來。

靳亭是個聰明孩子,卻沒什麼城府,也知道魏暹對謝琬與別人不同,不過對於她來說這沒有什麼,因為她也沒有姐妹,也喜歡謝琬,何況她看得出來謝琬是真心祝福他們倆。所以埋怨到最後,她就說道:「再過幾日就是七巧節,今年太太和嫂嫂們預備了很多花燈,還要拜月,琬姐姐也一塊來吧。」

謝琬笑道:「我如今這麼樣,可去不了。」

靳亭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然後眯眼笑道:「那倒也是,還是他要緊。我都迫不及待想抱他了。」

「急什麼?你很快也會有的。」謝琬打趣道。

靳亭臉上紅了紅,然後轉開話題道:「姐夫不在府,你也怪悶的,不如我回頭讓人送幾盞花燈來,你在家點頭熱鬧熱鬧。」說完轉頭看了下鬱鬱蔥蔥的園子,又道:「其實府里人也不少,可就是因為那個人不在,所以才覺得格外聊落吧?」

謝琬看著她,笑道:「倒被你一語中的。」

靳亭摟了摟她的肩膀,「一定會平安的。」

因為余氏和洪連珠都在,所以午宴倒是坐了滿滿一桌子,下晌抹了會兒牌,看外頭太陽還烈,於是又留著吃了晚飯,到天擦黑時,魏夫人才叮囑了玉雪幾句,讓有什麼事就隨時到府去遞話兒,與靳亭出了門。

晚飯後謝琬依舊要上廡廊下散步,正由邢珠攙著進了後園門,吳興忽然來道:「太太,魏家來人說,魏夫人的馬車壞在了前面衚衕口,請咱們派個車過去用用。」

「你派過去就是了,何須來問我?」謝琬交代道。想了想又補了句:「魏夫人他們沒什麼事吧?」

「人沒事,來人說就是車轆壞了。」吳興道。

謝琬點點頭,示意他快些下去安排。

像魏家這樣的人家,馬車會壞在外頭還是挺少見的,畢竟這些事情都有專人打理,馬車在出門之前都會被仔細查看過,謝琬心頭因此掠過一絲疑惑,但是這種事也說不準,馬車用的多了,總有壞車的機率存在。

順著園子逛了圈回來,屋裡玉雪就已經點了香。到洪連珠房裡逗了會平哥兒出來,秀姑忽然走進來道:「太太,吳興是去送魏夫人了么?」

謝琬也不能確定是不是他親自去送了,於是問:「怎麼了?」

秀姑道:「他出去到如今還沒回來。」

謝琬看了看天色,已經快戌時了,有這兩個時辰的時間,上魏府來回三四趟就回來了,她心裡也起了絲不安,但看著秀姑擔憂的神色,她安撫道:「興許是在魏府耽擱了,我讓雲宵去魏府催催。」說著她吩咐邢珠:「去交代雲宵。」

秀姑這才放了心,上前來替代邢珠扶住她。

這裡進屋洗漱完,才準備上床歇息,秀姑卻又神色慌張地進了來,說道:「太太,雲宵和吳興都還沒回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都沒回來?」

謝琬也覺得事情反常了,一轉眼這又過去了一個時辰,按說假如吳興在魏府的話,有雲宵去催,怎麼著也該回來了,就算路上遇到了什麼事,以雲宵身為殷昱暗衛的身手,不是也該回來了嗎?怎麼會連他也失蹤了呢?

她立即下了床,神色凝重地看著邢珠:「快去讓羅矩武魁看看府里有沒有什麼異常,還少了什麼人沒有?」

邢珠也意識到事情的重要性,連忙喚了顧杏過來,轉身下去。

謝琬拉著秀姑坐到榻上,說道:「不要急,興許只是虛驚一常」

秀姑白著臉點點頭,起身拿了個軟枕放在她腰后,又幫顧杏鋪著床被。

謝琬望著門外,眉頭皺起來。

屋裡靜默了會兒,邢珠就走了回來,說道:「奴婢隨著武魁他們去看了看,還少六七個人,都是府里的武衛,都是今兒下晌失蹤的,都是各種原因出后就不知道去向1

謝琬心下一沉,不覺起了身。

一天之內這麼多武衛全部失蹤,這絕不會是偶然的了!而他們都是應敵經驗非常豐富的護衛,是護國公世子當初從許多人裡頭千挑萬選出來的精英,像上次廖卓在四葉衚衕著了謝榮他們的道是非常少有的,他們在什麼情況下會被絆住回不來呢?

「太太,要不要再派人去魏府看看?」邢珠聲時也有些凝重了。

「不必。」謝琬搖頭,「魏夫人肯定沒出事,吳興他們也肯定沒在魏府里,這只是個幌子。再派人出去多半也回不來,——交代武魁他們,把前後院門全部守好,再仔細檢查府里的人,看看有沒有人混進來,不要出現任何紕漏1

夜裡是最容易出意外的時候,無論如何得先把今天夜裡扛過去再說。

正在沉思間,玉雪又匆匆走進來,「太太,舅太太和大奶奶他們都準備過來了,龐先生公孫先生以及武魁他們都讓奴婢來傳話,說府里有他們呢,已經派了大批的人守在正院周圍了,請太太和舅太太們放心歇著便是。」

謝琬不置可否,正常來講,這樣的安排是沒錯的,只是這樣一來,當人員都集中在正院的時候,那別的地方不是同樣讓人鑽了空子嗎?現在都不明白這些人是為什麼失的蹤,是沖著她來還是沖著別的?殷昱可還有許多東西留在府里,如果最終不是為著她,而是為著他手上那些證據,,豈不著了人的道?

她不相信武魁他們想不到這點,之所以這樣做,不過是咬牙選擇罷了。

殷昱正在為這件事出生入死,她不能讓對方有任何機會。

想了想,她說道:「不必這樣做,只用調十來個人守著正院,做成我們仍在這裡睡的樣子,然後我們搬去爺的書房院子里對付一夜便就罷了。」

殷昱的書房院子也有三四間房,大熱天的,擠巴擠巴對付一夜也能過去。關鍵是這樣一來,把人手調到書房,就連人帶東西全都守住了。

她就不信,有武魁他們這麼多人護著,還有人能不動聲色傷了她不成?

季振元他們先是想以謝棋這案子置殷昱於死地未成,後來幾次請封太孫也未成,再加之如今發配中的殷昱下落未明,他們十有八九會把主意打到她的頭上,正因如此她這些日子才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可沒到她不出門,危機卻還是落到了她頭上。

謝琬才到達書房院子,余氏他們就很快來了,齊嵩和謝琅神情沉重地道:「到底還是來了,他們還沒這個膽子來明的,我們只要防著他們來暗的就行。等到天一亮,我們就去魏閣老府上,他們還敢綁架朝廷命官不成1

謝琅雖然尚未正式任職,可也是正經的舉子。

謝琬點頭:「我也正是這個意思,舅舅和哥哥就住在自己的院子里吧,舅母和嫂嫂帶著平哥兒就與我住在這裡。等天亮了我們才好安排。」

余氏和洪連珠自然沒有不同意的。

齊嵩道:「我們老爺們兒,沒那麼多講究,今兒夜裡我跟逢之輪值守夜,但凡有什麼動靜,也好及時應對。」

謝琅也道:「舅舅說的沒錯,安全為上1見謝琬遲疑,便就說道:「不要推來推去的了,假如妹夫在,也沒有我們什麼事兒,他不在的時候我們不出來誰出來?你到底首先還是我的妹妹,然後才是他的妻子。」

謝琬雖覺他有些強辭奪理,但是也無法否認,於是再也無話可說了,便就照這樣安頓下來。

武魁他們也很快布署完畢,正院里由周南和幾名武衛在廊下遊走巡邏,看著像是有人住的樣子。而書房院子這邊全布設的暗哨,尤其是殷昱的書房,更是加緊了看守。

謝琬和余氏住在西廂房,洪連珠和奶媽帶著平哥兒住在她們隔壁的耳房,各自熄燈之後,整個院子便陷入一片無聲無息之中。謝琬躺在床上,看著窗外的白月光,心裡如平湖似的鎮靜,可是卻怎麼也睡不著。RS

(快捷鍵:←)大妝 307窮凶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09來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