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07窮凶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15日 13:37 [字數] 335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為什麼事後沒報我?」

謝榮臉色倏地陰沉下來,皇帝在殷昱未曾發配之前就有了行動,事情發生在他眼皮底下而他居然不知道!

左世卿怔了怔,喃喃道:「衙門裡沒有皇上調檔需要備案的先例……」

皇帝要看刑部的檔案,這是很常有的事,難道就因為這個,他需要巴巴地去跟上司報告?萬一皇上是為著查什麼重案要案,而他走露了風聲,宮裡問起來,他能擔得起這個罪責?再說了,就是沒有這層,對方是皇帝,而謝榮不過是個侍郎,難道他反倒要把皇帝的舉動一五一十透露給個朝臣?

「下去1

謝榮跌坐回椅內,咬牙道。

季府在時隔半個時辰后又迎來面色陰鬱的謝榮。

聽完他的敘述,季振元也心生出股抑鬱之感。

眼下所有的事都透著不順利,這一切卻都早有徵兆,而在西北那邊來人之前,他們都還蒙在鼓裡!若不是西北這次出事,也許他們會直到欽差上門提審才會自這場夢中驚醒!

皇帝把包括郭奉在內的漕運案子卷宗全部攥在手裡,郭家人又到了殷昱手上,他還能想到別的什麼辦法力挽狂瀾?他突然發現,皇帝布下的這道網密不透風到已然令他束手無策,眼下就只看七先生那邊能不能成功把殷昱阻下來了!

「先回去吧,眼下只能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他朝謝榮擺了擺手,說道。「沒到最後一刻,也不見得是我們輸。」

謝榮深深看了他一眼,頜首退了出來。

謝琬對季振元他們焦灼並不知情,因為她自己也沒有殷昱的消息,這比任何事情都讓她感到心焦。殷昱失蹤的消息傳開后,季振元他們肯定會有所動作,而殷昱他們所有人到如今沒有絲毫消息傳來,這顯然就是個壞消息。

而余氏和齊嵩還有謝琅夫婦這些日子也乾脆帶著孩子到了府上,親人的陪伴雖然讓她甚感溫暖,可卻抹去不了心中對殷昱的牽挂。

廖卓和武魁他們自發組織人分批地前去路上接應,可是也沒有看到有疑似他們的人。

府里氣氛逐日冷卻下來,謝琬也日漸話少,但是她仍然極力地調整情緒,時常與肚裡的孩子說說心中的期盼,更多的是訴說他的父親是個多麼勇敢和睿智的英雄。

最多還有兩個月她就會生下他來,如果到時候還沒有他的消息,她便帶著孩子南下去尋他。

在丈夫的生死未卜面前,所有的仇恨都變得不夠份量了,沒有殷昱,她就是掃平了天下也沒有意義。

這日她又坐在花園棚架下跟孩子說話,錢壯匆匆地走了進來。

「太太,當初作偽證那乞兒有新線索了1

「什麼線索?」她抬起頭來。

錢壯道:「那乞兒出了滄州后一直有人尾隨,我們的人觀察了幾日,發現是想殺他的。幾次被我們化解,前些日子這乞兒似乎也察覺出來了,然後離開滄州一路南下到了武昌,我們的人暗中護著他擺脫了那些人,然後一批人去把這下暗手的人捉了起來,一批人繼續跟著他。」

謝琬點頭,說道:「那捉到的人現在何處?」

「已經準備送回京來,估摸著明后兩日就能到。」

既然捉到這殺手,自然又等於多了個證人,如果不是心懷鬼胎,為什麼要殺人滅口?

但是眼下不急。謝琬道:「如果送回來了就把他先看押起來。目前最重要的事還是時刻留意謝榮和季振元他們的動靜,我們拿不到爺的消息,就只能從他們的行為上進行估測了。」

錢壯點頭:「小的這就讓周南去四葉衚衕盯著。」

周南最近專門負責盯四葉衚衕,但是為免讓人瞧出破綻,他不再出面,而是另帶了兩個面生的人出來。這些日子打聽到的結果便是,謝榮留在府里的時間明顯少了,而謝葳倒是回來過幾次,每次回來都是趁著謝榮不在直接上採薇屋裡尋晦氣,採薇也只懂得避讓,更多的內幕卻無從得知了。

龐勝家的自從被謝榮敲打過一回,再也不敢在外亂說話,有一次周南想要跟她套幾句話,她也急急忙忙地避了開去,於是行事更加艱難。

謝榮忙著他自己的事,府里中饋又交給了謝芸夫婦,這些事情他知道也不會理會,因為盯著他的人多了去了,只要傷不到他的根本,他真正的消息不至於走漏出去,他也防不了這許多。

但是那暗殺乞兒的人出事的消息到底還是從季振元處傳到他的耳里。

「此人既然已活捉,那乞兒肯定也早就被人盯上,我們如今竟已經是四面楚歌了1郭興聞訊后頹喪地道。「想不到殷昱手段竟然如斯厲害,步步都給他算到了,眼下連殺乞兒滅口都做不到,我們又還有什麼法子可以彌補?」

「活捉這人的肯定不是殷昱的人1謝榮沉默之後如此篤定地說道。「殷昱不可能分得出精力來管這個,此人要麼是護國公,要麼是謝琬!而且我肯定,應該是自打乞兒出京就已經被他們盯上了。所以我們才會一再失手。」

說到這裡他又不由看著季振元:「七先生的人近來做事可不太靠譜了,郭家人沒得手便罷,如今連個乞兒都拿不下來。」如果是他,必然在殷昱發配后的第一時間就先解決了乞兒。要救一個人很難,要殺一個人還不容易嗎?

季振元負手道:「七先生行事之謹慎常人難及,如果不是有著這份謹慎,你以為碼頭那一回他走得掉?乞兒才做過證就立時死掉,這事不但皇帝會懷疑,護國公他們也會拿來大做文章,做戲得做全套,只是這一盤棋從一開始就歪了,這些也就成了馬腳。」

如果這不是皇帝有意撒網布局,如果不是眼下還要顧忌著去殂擊殷昱,七先生那邊調幾個人去殺乞兒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嗎?可惜眼下他們偏偏已經調不出人來!

他負手望著窗外吐著悶氣,心裡的大石愈發沉重。

「如今局勢太過於被動,再等下去只有束手就擒。不管這次添亂的人是誰,我們都得馬上採取主動。謝棋這案子還在其次,主要還是如何防止殷昱陰謀得逞!若被他成功,我們簡直連退路都沒有了。」

當初說服郭奉的時候他與七先生同時在場,這點郭家人肯定心裡有數,現在他們連串供的機會都沒有,等待他的絕不是好下唱—當然他在朝堂這麼多年,根基不是一般的深厚,他最終也會有辦法替自己申辯,可是終歸如此一來,殷昱就成了朝廷的大功臣,他們再想陷害他一次,就絕不可能了!

謝榮默了默,說道:「學生倒是有個主意。」

季振元抬抬手讓他說。

「劫持謝琬。」他盯著季振元,語氣輕盈而清晰,眼裡卻有寒光掠過。

季振元怔了怔。

謝榮垂下眼眸,繼續緩緩地道:「謝琬如今肚子里有著殷昱的孩子,殷昱就算不顧忌妻子也會顧忌孩子,何況,據我所知殷昱對謝琬十分在乎。只要我們擒了謝琬在手,不怕殷昱不聽話。」

季振元沉吟道:「如果他不顧妻兒性命,執意要這麼做呢?辦成了這個案子他必然會受到重賞,到時候說不定皇上對他態度也會有所改變,他再換個妻子是很容易的事。」

謝榮道:「就算他罔顧謝琬母子的性命,以魏彬為首的那幫假道學又豈會容許他這麼做?恩師,這是我們唯一的翻盤機會,我敢肯定殷昱會乖乖聽話。就算謝琬母子還不夠份量,我們不是還可以加上替他澄清謀殺之罪為條件么?我們眼下最重要的是能夠拿捏住殷昱1

捉住了謝琬就等於掐住了殷昱的喉脖!

殷昱如果不在乎謝琬,便不會冒著得罪皇帝的風險執意娶她為妻,更不會留下身邊那麼多高手守護她!更何況眼下她肚裡還有個孩子,他就不信,有了謝琬在手,殷昱會不主動冒出來跟他們談條件!

到了那個時候,所有的主動權就都掌握在他們手裡了,就算不能保得毫髮無損,也至少能夠抽身而退,到時候任他們布下這天羅地網又有何用?到最後還不是會功虧一簣?

「謝琬如今不是正在府里待產么?殷府高手如林,她終日閉門不出,哪來的機會劫持她?」

季振元自然也認為這是個好主意,再也沒有比挾持更快速更有效的法子了!可是謝琬也不是個善茬,她知道自己會有危險所以終日閉門不出,如今連護國公府和魏府都不去,他們哪裡有什麼機會去劫持她?再說了,要劫持她也還得有人手,可是七先生的人手幾乎已經全部調去對付了殷昱!

想到這裡,他的心情也不由得有些急切。

「總會有機會的1謝榮唇角挑起絲冷意,目光也一點點陰黯下去,「她雖然謹慎,可是也有她意料不到的時候,雖然狡猾,也有她懷著身孕無法自救的時候。對付她,我們要的是出其不意1RS

(快捷鍵:←)大妝 306心驚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08異常(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