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06心驚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15日 07:45 [字數] 342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採薇有了身孕的消息也傳到了殷府,散步中的謝琬聞言腳步頓了頓。

採薇當初既是個雛兒,那麼也有可能還未曾作過別的措施,是有能力懷上身孕的,對於這件事本身,她更關心的是謝榮的態度。

錢壯道:「謝榮好像沒有別的什麼特別,據說聽到消息的當場他有些驚愕,但是沒過兩天卻又正常了。也傳大夫定期給採薇診脈。對此反應大的倒是謝芸夫婦,謝芸曾經過去找過謝榮,不知道父子倆說了什麼,只知道謝芸出來的時候神情很鬱悶。」

謝芸夫婦不待見採薇懷上孩子是正常的,畢竟如果採薇生下個庶子來,又多了個人分家產,雖說庶子沒有什麼競爭力,可是按照如今謝榮對待採薇的態度,將來也不會苛薄他們到哪裡去的。而謝榮還年輕,如果仕途順利,這庶子成年後他只怕還沒曾致仕,怎麼說都不是個好事。

現在就看謝榮是否真心想留下這孩子,如果他不想留,那什麼事兒也沒有,如果他想留,那謝家后宅又有得鬧騰了。

謝琬這個時候,還真好奇謝榮最終會怎麼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怎麼樣,謝榮肯定都不會太露痕的。

當庭院四處傳來蟬鳴的時候,暑熱也日漸來了,季振元的心情也在隨著天氣逐日的焦躁。

七先生派往南下的武士一去十來天,至今沒有傳回消息,這使他隱隱地升起絲不祥之感。

洱海那邊一直也有武士們潛伏著,等待適當的時機好把郭家人做掉,可是一直也沒有找到這樣的機會,而最近幾個月因為殷昱的事大家被引開了注意力,也沒曾關注這件事,如今突然想起來與之聯絡,竟然已經聯絡不上!

於是七先生立馬又派了人下去,如今也是一去無影蹤,這怎能不讓人焦灼?

這批武士被訓練了十餘年,早就具備一流的殺手質素,先後兩批人,不可能沒一個收不到消息,除非全部遭遇了不測!可是能夠讓他們遭遇不測的人,除了早有布署的殷昱,還會有誰呢?

季振元只要一想到這個可能,就忍不住手足發寒。

「閣老,七先生那邊傳消息來了1

左碧之碎步進來稟道。

季振元聞聲從窗前轉過身來,左碧之從懷裡掏出個火漆封好的小小竹筒給他。他連忙拿了案上剪刀挑開,從裡頭抽出張小紙條來。

然而掃了兩遍,他目光頓見灰黯起來!

「這信上說什麼?」左碧之不由問道。

他將紙條遞了給他,默然在圈椅上坐下來。

「郭奉家人已然失蹤?這——」左碧之抬頭看著他,頓時訥然。

季振元皺緊眉,握拳往桌面砸了一拳。

眼下已經毫無疑問了,郭奉家人失蹤,必然是已經被殷昱擄走!沒想到在謝棋這案子勝利之後,他們就是稍稍放鬆了下打了個盹兒,便讓皇帝和殷昱鑽了空子,於無形之中使下這瞞天過海之計,直接揭了他們的老底!

難怪這接連幾次請封殷曜為太孫皇帝都左遮右擋,原來並不是因為鄭家人那點破落事兒扯了後腿,而是他在等待殷昱回京!

皇帝既然布下了這麼張大網,那麼絕對是沒打算善罷甘休了,郭奉之死的秘密盡在郭家人手上,只要證實郭奉之死確實是替罪,那他也一定會順藤摸瓜查到他們的頭上!替罪之事事小,事大的是為何要替罪?這漕運上數年來昧下的錢去了哪裡?又用在了何處?

拔出蘿蔔帶出泥,他雖然是首輔閣臣,可是這麼大的案子也不是他能夠扛得起來的!入仕這麼多年,他還沒從來過如此心慌膽寒的感覺,從答應七先生之日起,他就知道這事情有可能會被人盯上,也有可能會讓皇上起疑,可是他沒想到的是皇帝的決心。

這樣連護國公和魏彬他們一併瞞住而讓殷昱假髮醒之名前去查案的決心,不能不令他心驚!

「閣老,趁著殷昱尚未回京,得趕快想個主意破了這件事1

左碧之默了片刻,忽然道。

季振元抬起頭,是啊,殷昱尚未回京,那他們就還是有機會,只要在他進京之前把他殺了,不就什麼事都沒有了么?

想到這裡,他紊亂的心緒立時又鎮定下來,穩了穩心神,他說道:「速去傳微平過來說話1

謝榮剛下了朝,下面人送消息來的時候他正在採薇房裡看大夫替她診脈。

「胎象很穩,大人大可放心。」大夫收他醫箱,含笑沖他頜首。

謝榮點點頭,吩咐人送他出去。

採薇掩不住心中的欣喜,撫著腹部道:「沒想到不知不覺就快三個月了,我真是粗心。」

謝榮揚唇看著她,柔聲道:「好好養著,頭胎很重要。」說完站起來:「我出去趟,不必等我吃飯。」

採薇點點頭,眼角眉梢全是幸福。

謝榮出門到了季府,季振元已經完全恢復了常態。

他先把七先生的信給他看過,然後道:「趁著大禍尚未釀成,我們必須早做行動阻止1

謝榮拿著那紙條仔細看過,也是即刻陷入了深思。

雲南那邊一直沒有消息過來,他是知道的,但卻沒想到殷昱他們果然已經得了手。皇帝和殷昱此舉目的就是沖著此案背後的元兇而來,他雖然是尾隨行事,連七先生的面都沒見過,論起要倒霉,也是七先生和季振元先倒霉,可他終究有份參與,無論如何逃不掉。

事實上他也懷疑七先生貪下那麼多銀子究竟是為什麼?而季振元為什麼會對他死心踏地?這個七先生,究竟於季振元有過什麼樣的恩情?一直以來,季振元所告訴他們的最終目的,就是扶持殷曜上位。可是扶持一個殷曜上位,對他來說真的會帶來絕大的好處么?

殷曜是鄭家的外孫,整件事里鄭家的戲份太少了,而且鄭家與季振元並沒有什麼一榮俱榮的關係,這首先讓他感覺到了不正常。憑良心說,殷昱是最合適當太孫的人選,季振元為什麼要這樣一反常態地反對殷昱而擁護殷曜?

他直覺答案在這個七先生這裡。

原先他還沒曾想這麼深,直到他們讓郭奉替了七先生的死,看到郭奉名下突然多出來的那麼多錢財帳目,他才突然發覺漕運出事只怕已不是近兩年的事,不然的話,七先生怎麼捨得拿那麼多錢出來買郭奉的命?

七先生買了郭奉的命,然後又決意要拉下殷昱,扶持殷曜上位,就只能說明,雖然季振元跟殷曜沒關係,但是七先生卻跟鄭家或者殷曜有著很大關係了。

可是他又有不解之處,就算要扶持殷曜競爭太孫之位,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為什麼七先生始終要在他們面前保持神秘?

所以他對這位七先生,是越發的好奇了。

「微平,你有什麼主意?」

季振元的問話,打斷了他的思緒。他略略頜首,說道:「最好的辦法,自然是尋到殷昱,然後殺了他。不過從目前種種訊息來判斷,他身邊肯定有著不少人手,而且這次他們佔據了絕對主動,我們要想伺機殺他,不是件容易的事。」

這件事他逃不掉,一旦證據確鑿,他的前程便將化為泡影!而且殷昱和謝琬始終是他必須邁過去的一道坎,他不能不慎重對待。

季振元點點頭,「雖然是很艱難,可是也不是全沒機會,殷昱回京無論如何得經過幾個城門,我們從今兒起只要派人埋伏在各處城門外,殷昱想要逃過去也不容易。可是就怕他易容,或者分批進城,如果是白日進城,我們也拿他沒辦法。」

謝榮沉吟半刻,說道:「郭家人一共五口,如果還有知情的心腹下人,人數就更多了,帶著這麼多人一併進京,很難不引人注目。所以城門外埋伏也還是必要的,不過,到了這關也是最後一關了,如果萬一被殷昱闖了過去,形勢就很於咱們不利了。在此之前,還是得想想辦法阻止。」

季振元凝眉點頭,「此事我會與七先生再商議,你這裡速速去刑部把郭奉的案子調檔出來,能抹的地方全給我抹掉!不能抹的也給我記下來,咱們再行商討個應對之策。」

「學生遵命。」謝榮頜首。

季振元望著他的背影幽幽舒了口氣,轉而提筆坐下來。

謝榮趕到刑部衙門,把管書庫的主事左世卿叫進來。

「去年漕運那案子的卷宗,都拿過來。」

左世卿說道:「漕運案子的卷宗,好幾個月前就被皇上調走了。」

謝榮聞言驀地抬起頭來,「幾個月前?具體什麼時候?」

左世卿想了想,「大約就是廢太孫殷昱被扣在大理寺衙門的當晚,那夜正好也是下官值班,宮裡來人說皇上要拿這案子對比手上別的案子,所以下官當即就調出來了。」

因為原告是他們的上司,而被告又是身份特殊的廢太孫殷昱,所以那天夜裡值夜的幾個人都在議論這事,當時大傢伙還特地為此案下注,賭殷昱會不會平安無事放出來,那會兒正好宮裡就來了人調檔,所以他記得很清楚。RS

(快捷鍵:←)大妝 305先生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07窮凶(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