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05先生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14日 19:46 [字數] 338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雙眼睛很亮,可是除了它們和底下的弧線柔和的雙唇,別的竟看不真切,因為他竟然戴了幅面具。

這面具遮去了他大半張臉,可是他的笑容是顯而易見的。

「閣老來了。」

聲音也極悅耳。

季振元點點頭,隨著他一同走到了院中石桌畔坐下。

七先生招了招手,便有幾個小童上了茶果點心,然後再擊了擊掌,小童俱都遠遠地站在了石階外。這裡才請了茶,水榭那頭便傳來裊裊繞繞的笛音,被晚風吹得時高時低,時緩時急,竟是別有一番風味。

季振元來時的焦躁心情,到此時竟不知不覺消去了大半。

啜了口茶,他說道:「西北那邊來人的事,想必你已經知道了,但你知不知道,殷昱竟然沒去西北1說罷,他便把從尹滬那頭打聽來的事情又與他說了一遍,「皇上不知是何用意,究竟是想保殷昱的命,還是有著別的打算,竟不得而知!如今事情已經過去數月,我們連殷昱上哪兒了都不知道1

七先生眉目微凝,捧著茶沉默起來。

季振元負手起身,遙聽著幽遠的笛音,嘆道:「我總有種不好的感覺。

「這次皇上把事情做得這麼神不知鬼不覺,不大像只是為了護住殷昱,他要護殷昱的話有太多的辦法,發配充軍,看上去是為了使他逃脫刑部按律定罪,可細想想,如此一來豈不是多此一舉么?他當時若在大理寺駁了咱們,豈非更直接快捷?」

說罷他轉身看著石桌處,一陣風吹過來,幾朵花落在桌面上,也落在七先生一頭如墨的髮絲上。

七先生將花瓣拈在指尖,說道:「如果我猜得不錯,殷昱應該是去了尋找郭奉的家人。」

季振元聞言怔住:「郭奉的家人?」

七先生將花瓣扔下,說道:「殷昱在大理寺公堂上時,曾經就以漕運的案子尚有疑點向皇上談條件,當時皇上的表現是極震驚的。並且還許諾給謝榮一萬兩銀子了結此案,如果不是證人及時趕到,殷昱的目的幾乎就達成了。這說明,皇上對這個案子還是極在乎的。

「另外,殷昱文武雙全,可是從案發到他被發配,你可曾看見他動過一根手指頭?他不但沒曾反抗,而且似乎還十分配合。當我們以為這不過是他良好的教養在制約他必須遵守王法的時候,卻都忘記了一點,一個人到了生死關頭,教養又算什麼?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他寧願入獄,也不曾反抗,更不曾提出什麼對自己來說十足有利的證據和辯辭,這像是一個從小就接受著各種教習訓練的皇儲嗎?如果他連這點本事都沒有,他當初怎麼從那麼多人監視底下逃脫出京?又怎麼在眾多高手隨護中完然無恙的回京?」

季振元望著他,臉上竟禁不住露出震驚之色。

「你是說,這次發配,是皇上跟他合唱的一齣戲?」

「事到如今,這是唯一的解釋。」七先生慢慢地將花瓣捻碎灑進泥土,幽幽道:「可惜這次我們終究做了次事後諸葛亮,讓他們得逞了1

季振元擰眉長唔了一聲,說道:「如果殷昱去了雲南,那麼咱們眼下就該立即派人前去阻止1說完他看了眼七先生,又道:「我早就說過,郭家人一個也不能再留,你瞧瞧,如今果然惹出麻煩來了1

七先生道:「哪裡是我不肯殺?是他們運氣太好。」說到這裡他瞳孔猛地一收縮,起身道:「現在想來,郭家人之所以運氣好,只怕也是早就被殷昱盯上了1話說到這裡他語氣里也驀然多了絲凝重,再不復方才的閑適從容。

尹滬來京之後,儘管皇上交代護國公勿要把殷昱失蹤的消息吐露出去,可是這種事又豈能捂得住?不消兩日,兩邊的人就都知道了這件事。

護國公和魏彬他們如今雖然也對皇帝的旨意產生了疑惑,但卻更加擔心殷昱的安全,畢竟這件事無法向皇帝求證,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殷昱不是他們想的那樣奉旨行事,而是真的途中遭到了不測,可又如何是好?

所以這幾日比起原先不知情的時候來,竟是越發地坐立不安。

謝琬這裡也不大好受,因為秦方已有二十多天沒有消息來,而廖卓發給駱騫的消息竟然也沒有迴音,如今跟殷昱那邊的所有聯繫似乎等於已經中斷,而京師又出了這樣的事,她這幾日雖然沒出門,卻也感覺到有股異樣的暗涌悄然襲來。

余氏見她成日里似心神不定,雖不知道具體出了什麼事,也知道肯定與那日楊氏到來說的那話有關,於是就勸慰道:「活生生的人,怎麼會失蹤呢?就是失蹤了,以姑爺那麼好的本事,也定不會有事的。」其實她並不知道殷昱身手如何,只覺得平日里看上去他不是那種輕易會受人鉗制的人,所以有此一說。

但是謝琬面上領了這份好意,卻始終安不下心來。

她不怕季振元他們派人去阻止,怕的是他們根本沒收到她的消息,遭了他們的暗算。再加之那邊長久的沒有消息傳來,她也不知道殷昱究竟是不是平安著?

余氏不再逼她,只讓胡沁來給她診脈。

她如今已經七個多月,這個時候稍有不慎都能導致早產,這些日子夏寧二位嬤嬤也做好了一切準備,不時地給她察看肚圍,看看胎動,就怕事到臨頭措手不及。

謝琬雖沒生過孩子,自己卻是有分寸的,再怎麼也不能拿自己和孩子的性命開玩笑,於是胡沁交代她什麼她就照著做什麼,不敢有半絲馬虎。

「孩子狀況很好,就是大人脈象不大平穩,得多休息。」

謝琬只好暫且把這層擔心撂下,安心養胎。

謝榮這一向也忙著給殷昱這事補漏,因為形勢被動,事情似乎也進行得並不大順利,因而呆家的時間愈來愈少。

但是外頭的局勢全然影響不到內宅,對於絕大部分女人來說,這些都是男人們的事,就是天埸了也有他們頂著,至少採薇就是這麼想的,她只管謝榮心情好不好,她能不能讓他開心起來,但是因著他時常不在,她還是變得無聊了些。

也許人都是慣出來的,從前謝榮沒跟她通房的時候,日子也是這樣過,並不覺得無聊枯悶,可是自打有了這回事,那埋藏在心裡的情潮便如開了閘的洪水,一下子湧出來,就再也收不回去了。現如今要她再像從前那樣安安份份地等他回來,竟是做不到。

「姨娘,吃果子。」

丫鬟喜玉端了盤黃杏過來,放到她手邊。

她順手拿了個咬了口,還沒等咽下去,忽然一股酸水打肚裡冒出來,她連忙走到痰盂旁,吐起來。

喜玉嚇了一大跳。如今太太不管家,採薇就是府里的如夫人,謝榮又對她無微不至,這才吃了口杏兒就吐起來,這責任誰擔得起?「姨娘怎麼了?」她連忙走過去,慌得手腳都不知該往哪兒放了。

「我沒事,就是突然想吐。」採薇吐完后捂著胸口,看著喜玉道。

喜玉也是個不經事的,聽說后連忙道:「姨娘快躺著,奴婢這就去請大夫來瞧瞧。」

採薇也怕有什麼毛病,便就點點頭,讓她去了。

大夫很快過來,給她診了脈,竟然麻溜兒地起身向她道起喜來!

「恭喜姨娘,您有喜了1

採薇如同石化,竟是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她也不知道是驚是喜,原本ji女出身的她是不會有孕的,可是她跟隨謝榮的時候還是處子之身,因而避子湯也沒曾來得及喝過,她自己倒是也忘了這層!她如今有了身孕,竟然有了他的孩子!她反覆地咀嚼著這句話,發現自己到底還是歡喜的,她懷上了他的子嗣,這不是天大的喜事么?

採薇連忙下地,印了印眼眶,讓喜玉打賞!

喜玉也高興得不行,採薇有了謝榮的孩子,地位就更穩了,對她當然也有好處。

謝榮回來的時候都近子夜了,進院時抬頭一看採薇院里還亮著燈,便就抬步走了進去。

採薇正噙著笑在看什麼東西,見他進來,連忙放下起身,沖他福了福。

「什麼事這麼高興?」

謝榮走進門,坐在躺椅上,兩腿慣性地抬起來架在錦杌上。

平時這個時候,採薇一定會走過去坐下來,抬起他的雙腿架在自己膝上,替他細細的按摩。他也最喜歡她這樣的侍候,可是今天,當她知道肚子里已經有了她和他的孩子,而大夫又叮囑不能操勞,於是她不知道自己還要不要過去。

謝榮閉上眼,眉頭皺起來,以右手拇指和食指按揉著鼻樑。

喜玉端著茶走進來,笑道:「老爺,姨娘如今可不能如從前那般侍候了,今兒大夫來看過,姨娘肚裡有小公子了1

謝榮聽見這句話,立時頓了頓,而後睜開眼來,目光犀利地盯向採薇的腹部。

採薇的手掌正下意識地貼在小腹上,看著他的目光,也不由一頓。RS

(快捷鍵:←)大妝 304穿幫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06心驚(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