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03除根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14日 07:31 [字數] 346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胡沁本是不對外出診的,但是竇家不是別人,謝琬也就讓了他去,於是胡沁隔幾日就要上竇府走一回。

「讓胡先生去吧,如果是去竇家,下回不必來回我。」

吳興點頭。又道:「那邊竇四爺為了感謝太太,還托竇夫人置辦了幾匹綢緞送過來。」

「綢緞?」

謝琬頓了頓。

她是個有夫之婦,他又送什麼綢緞?不過既然是竇夫人經的手打發送來,那也不算什麼違矩。但東西她卻仍是不能收的,她說道:「不用了,讓來人帶回去,就說舉手之勞不足稱謝。然後請竇夫人無事便上府里來喝茶罷。」

吳興這才點頭下去。

龐勝家的得了兩隻金鐲子,這兩日夫妻倆簡直做夢都要笑醒,雖然他們嘴上不說,可萬福堂里這些人卻都看在眼裡,但是他們不說他也沒辦法,只得私下裡議論。

這日謝榮經過廡廊,聽見廊下芙蓉樹後有人竊竊私語,便就停步把人喚了出來。

丫鬟們見得是謝榮,頓時一個個嚇得面如死灰,連忙走出來,垂頭不語。

謝榮看著她們,說道:「我聽到你們議論誰發了財,是什麼意思?」

丫鬟們面面相覷,最後不得已,推了個膽大的出來,說道:「奴婢們方才在說,萬福堂的秀嬸兒這些日子像是發了橫財似的,接連幾日都在外買燒雞吃,奴婢們這裡羨慕著呢。」

秀嬸兒就是龐勝家的,謝榮對龐家人一向放心,聽見她們這麼說,便就揮揮手讓她們退了下去。

龐勝家的在萬福堂當差,王氏自己有俸祿,如果龐勝家的侍候得力,王氏賞她點錢也不算什麼。

沒想到他才過了門檻,就見著一丫鬟拎著摞紙包急匆匆地往萬福堂去,看模樣像是龐勝的女兒龐珍兒,居然也沒有發現他,就這麼勾著頭直楞楞地從前方邁過去了。

只要不出大事,謝榮不大管丫鬟下人,可是剛才丫鬟們的話還在耳畔縈繞,見著龐珍兒這般,他便就喚道:「站祝」

正要邁門檻的龐珍兒嚇了一大跳,連忙退回抬起的那隻腳轉了身。

「老,老爺。」

謝榮望著她,「你手裡拿的什麼?」

龐珍兒不說話,謝榮給了個眼色給身後小廝,小廝便就走上前去把紙包拿了過來。

是街上全味香賣的炒貨,全味香的東西不便宜。

「誰的?」謝榮問。

龐珍兒支唔道:「是,是老太太的。」

謝榮盯著她,不說話。

王氏這兩年牙口不行了,飯食都開始偏稀軟,會吃這些個炒貨?

「把龐勝夫婦叫到書房來。」

謝榮丟下這句話,轉而就進了書房。

龐勝夫婦很快到來,跪在地下,渾身篩糠似的。

謝榮道:「聽說你們最近發財了?」

夫妻倆聞言身子都震了震,龐勝很快地瞪了眼妻子。

龐勝家的強自鎮定下來,說道:「奴婢該死,前幾日有犯了事的家屬上門來求老爺行方便,遇上了奴婢,跟奴婢打聽老爺的去處,奴婢覺得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就收了那人二兩銀子。還求老爺饒命1

龐勝家的在謝府呆了那麼多年,豈會不知眼下怎麼做才是最好的?全說真的不行,全說假的也不行,只有這半真半假才讓人看不出破綻。

謝榮眯眼道:「怎麼不知道有人進府找過我?」

龐勝家的怔住,轉而叩了個頭:「奴婢只知道他要找老爺,並不知道他為何沒上門!奴婢也是貪財所以收了人家的錢,奴婢這就把這二兩銀子吐出來!往後再也不敢犯了1

謝榮想了下,使了個眼色給旁邊人。

龐勝家的頓時伏著再也不敢抬頭了。

隔了約有片刻,派出去的人走回來,卻只交了四五錠碎銀出來在書案上,說道「兩人的住處都帶人翻查過了,只找到這些。」

謝榮目光掃向底下二人,盯著他們看了片刻,終於擺了擺手,讓他們退下。

龐勝家的如釋重負,出門時兩腿都發軟了。多虧她早有準備,把東西早就藏得好好的,否則的話今日就慘了!

等他們出了門,謝榮再吩咐赦些日子把他們盯緊點兒。」

雖然沒找出什麼證據,可龐勝夫婦的表現始終讓人起疑。然而十來日過去,也並沒有發現他們二人再有什麼何不軌的痕,在府里不但更加低聲下氣,就是出門接觸的人也都不曾有可疑之處。

這令謝榮又疑惑起來,難道說他的預感是錯的,龐勝家的真的只是收了來求他的人的幾兩小錢?而給她錢的那人,真的也只是打聽打聽他去處這麼簡單?

雖然殷昱已經確定被發配出去,可是他從沒覺得日子從此變得太平。

殷昱不在了,還有謝琬,這次他以謝棋之命拖了殷昱下馬,謝琬絕對會對他發動瘋狂報復的,而她這幾個月里一直按兵不動,除了她在養胎之外,還有沒有別的什麼原因?

護國公和魏彬他們雖然也是他們的對手,可是他們跟他之間沒有私仇,不過是人各有志各為其主罷了,只有謝琬才會處心積慮的把殷昱的被害算到他的頭上,而謝琬本身也是這種極沉住氣能等待時機將對手一招斃命的性格,龐勝家的的異常,不能不使他心生警惕。

他思慮再三,駕馬到了季府。

季振元在水榭旁垂釣。見到謝榮來,也讓人給他備了副漁具。

「鄭家老三昨日輸給皇上的那幅蘭溪圖,皇上挺滿意。」季振元握著釣竿,慢悠悠說道,「鄭家總算有個拿得出手的子弟,你這次也做的不錯,正是這樣不著痕地讓鄭家多親近皇上,才能取得效果。刻意的安排,反而顯得煞有介事。」

皇帝甚好棋道,前幾日與謝榮正好說到了這事上頭,謝榮便說鄭家老三鄭屹棋藝甚精。皇帝昨日便召了鄭屹入宮,酣戰幾局之後,還是皇帝贏了,鄭屹輸了幅前朝名士的蘭溪圖。

「只要殷昱這邊除盡,殷曜是遲早會上位的。」

謝榮將釣竿投進水裡,說道。

「除盡?怎麼除盡?」季振元盯著水面。

「恩師難道忘了,殷昱還有妻兒留在京中么?」謝榮偏頭看向他,「謝琬心計十分不弱,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我擔心她遲早會找到證據翻案。如果讓她得了逞,我們會很麻煩。」

季振元隔了許久沒說話,直到水面上浮沉忽地一動,他提竿釣上條半尺長的鯽魚來,才說道:「殷昱這件事我們已經惹惱皇上了,這次雖然逼走了殷昱,卻也把皇上和太子逼得下不來台,這個時候我們再找謝琬的麻煩,不但會惹怒護國公府,還必定會使皇上惱羞成怒。這對我們沒有好處。」

謝榮看著他把魚鉤又投進水裡,說道:「恩師是怕皇上責問?」

「責問事小,阻住殷曜上位事大。」季振元道,「你別忘了,我們最重要的任務是扶殷曜上去,他上去了,我們才有足夠的機會和時間去慢慢料理其它。而且我總覺得,皇上自從年底下旨不讓殷昱去太廟祭祖之後,行事開始有點反常,為了以防萬一,只要謝琬不會阻止殷曜上位,暫時不必動她。」

謝榮看了看他,不再做聲。

他關注的目標一直都是自己的仕途,如何做才對自己的仕途有利,皇帝行事是否反常,目前並不在他的考慮範圍內,謝琬如果要替殷昱報仇,首先要找的肯定是他,而非季振元,所以眼下季振元才能如此悠閑地釣魚,而他卻要時刻警惕著莫要被她鑽了空子。

謝榮陪著釣了兩條魚,便就回了府。

龐勝家的被謝榮責問的消息讓錢壯給打聽到了。

「幸虧太太交代沒讓周南繼續與龐勝家的聯絡,不然這事鐵定穿幫。」

謝琬在池邊拿著魚食餵魚,聽說后平靜地道:「就算是這樣,謝榮只怕也會起疑心,只是抓不到證據無法肯定而已。你們都得穩住,一定得到爺回來,我有吩咐之後才能動作。」

「太太放心好了。」錢壯道。

如今已進五月了,她離生產之日也只剩三個月,這些日子余氏正式搬了過來照顧她,余氏看著她這些日子精神不錯,心裡也高興,再加上洪連珠也時常帶著平哥兒在這邊小住,於是平日里氣氛又日漸熱絡起來。

不過秦方這次已經有很長時間沒來消息,也不知道那邊情況如何?

謝琅聽說她在等秦方的消息,立即過來打聽。但他仍以為派出去的人是去了西北,所以跟謝琬道:「西北那邊全是軍營,多數是充了軍。我這段時間正在與同僚們通過兵部那邊想辦法聯繫西北,如果有他的消息,一定會立即告訴你的。」

謝琅這些日子沒少因妹妹的事操心,但也因為這場變故,他變得更穩重了,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也知道有些話多說無益,只有用實際行動才能解決。

雖然知道這條路子希望微乎其微,他也儘可能地安慰著她。

謝琬避開了這話題,卻說起明年的春闈。

「還有大半年就該下場,哥哥可有把握了?」RS

(快捷鍵:←)大妝 302香囊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04穿幫(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