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300病人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13日 07:37 [字數] 330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她先是上了靳府,然後再又往魏府里下賀儀。

魏暹近日也往她府上來的多,每次都是與謝琅齊如嵩一道來,如今他比起從前成熟多了,當然那明朗的氣質還是不變的。看到謝琬送的價值不菲的這鴛鴦,他卻不知想到了什麼。抿唇了半日,轉身跑出門,不知從哪裡拿出個西洋盒子來,一打開可以見著音律傳出,然後有個小人在裡頭跳舞。

「這個拿來解悶兒挺好的。」

謝琬拿在手裡端詳了會兒,笑著收下了他的心意。

一個年輕的婦人,琴棋書畫雖則不算樣樣精通,卻也都有小成,什麼情況下會悶?就是懷著身孕卻又碰上丈夫不在身邊的時候。魏暹不擅勸慰,這個盒子就代表著他所有的心意了。

靳家好歹跟她們還有層親戚關係在,魏家與她原本卻屬素不相識,不過是因為魏暹。可是魏夫人對她不見外,魏彬幫她雖然也有自己的利益考慮可是卻也從不曾有什麼奸巧之心,魏暹對她更是一片赤誠,她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十九這日她就不過魏府了,要直接前往護國公府去。

本來霍家二老都在,一般兒媳婦們是不做壽的,可是因為殷昱出事府里這幾個月一直都很壓抑,所以霍老夫人便發話借楊氏過壽的機會把相交好的一些親友請過來熱鬧熱鬧,順便也算是聯絡下感情。

霍家這個時候危機感已經不覺加重了,殷昱如果當真回京無望,那麼他們則很快會變得被動,以往從不屑借這種形式與人聯絡情分的護國公府,於是也開始放下身段。

謝琬一早梳了妝到達護國公府,客人還來得不多,楊氏特地僻了個小院讓她歇息。她在這府里雖然身份一直尷尬著,可是因為肚子里懷著殷昱的孩子,如今殷昱連下落都不知道,正處於非常時期,所以依舊算是受著禮遇。

平日里本就透著極端富貴之氣的國公府今日更加顯得華麗奢靡,就連她呆的小院兒里也各處都擺著瓜果點心。

謝琬並不在乎護國公府對她持著什麼樣的看法,如何樣做對她有益才是她目前最看重的。殷昱不在的時候她越是跟霍家疏遠對她越是不利,她也需要霍家來保護她和孩子。而在殷昱有不測的消息傳來之前,霍家自然也會當仁不讓地以孩子的保護者自居。

眼下她跟霍家沒有直接利益衝突,所以相安無事。

楊氏抽空來院里陪她坐了會兒,說道:「原以為太子妃會回來坐坐,沒想到她竟身子有些不適,只好又取消了。不過她讓人傳話來說,過些日子*里會放批宮女出來,有兩個正是鳳棲宮的人,她已經打點好了,到時候讓她們來侍候你和小公子。」

太子妃派人來照顧,這份心意可不能拂。

她先道了謝,然後道:「娘娘如今與殿下怎樣?」

雖然對太子夫婦的表現她始終充滿了不解,這次殷昱出事兩人依然沒怎麼有行動,可是謝琬卻又恨不起他們來,也許是因為太子妃乍見她時的愛屋及烏,也許是太子在乾清宮門內回過頭時對躊躕的她的那句招呼,這些都在不經意間讓她感到他們對殷昱的愛。

「殿下還是只住鳳棲宮,如今鄭側妃都快要氣得跳腳了。」楊氏抿唇笑了笑,然後又道:「只是太子就是待娘娘再好又如何?終歸昱兒是他的親兒子,季振元都把手伸到了他臉上,他身為太子,竟然也不肯為自己的兒子站出來說句話。」

謝琬想起乾清宮敞軒里他唯一對皇帝的那句勸詞,不由道:「也許他也有苦衷……」話說出來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她對宮中了解根本不多,為什麼她會不自覺地想為大家口中「冷漠」的太子說話?難道是因為他看她時的眼神太像自己早逝的父親么?

「能有什麼隱情?」楊氏嘆道,「不過是因為他與皇帝向來不和罷了。」

謝琬聞言,身子忽地坐直,「太子與皇上不和?」她完全看不出來,而且前世今生,她都沒有聽到過任何皇帝與太子不和的傳言。

楊氏看了她半刻,才又說道:「我也沒有證據,這事也是我自己琢磨出來的,我相信你不會亂說,才跟你吐了口風,下回你若有機會再見太子,留意著便也就是了。」

謝琬總覺得她有所保留,但是也知道這些屬於皇家秘辛,她不能追問。所以也就點點頭,把這話留在了心裡。

不過她心裡也有疑惑,殷昱去雲南的事太子他們究竟知不知道呢?

這裡說了幾句閑話,就聽隔壁傳來熱鬧的人語聲。

小院兒緊挨著世子夫婦的正院,所以有人來這裡也是聽得到動靜的,楊氏站起來,說道:「你在這裡歇著便是,若是想走動,院子後頭就有路通向後園子,只是外頭吵,人又多,你身子不便,就不要走遠了。回頭開宴了自會有人來請你。」

謝琬點頭送了她到了門口,然後就順著廡廊坐下來。

因為只隔著一道牆,所以不難知道來了哪些人。只聽那邊人語喧嘩,一會兒楊氏的娘家弟妹們來了,一會兒說二夫人三夫人的娘家親戚來了,一會兒又說哪家哪家的老爺公子或者太太小姐來了。總而言之護國公的世子夫人大壽,大家都十分捧常

謝琬坐在廡廊下一面賞著花兒,一面聽著她們不停地相互吹捧,倒是也有趣。

院子外頭眼下卻熱鬧多了,今兒雖然不是大辦,只是關係親近的幾家聯絡聯絡,可是護國公府到底不同別家,除了女眷,來的男客也不少,除了各家親戚,因著護國公率領五城兵馬司辦案而重新走近了的幾家勛貴也來了,還有世交的竇家。

「太太,三姑娘請您到鳴翠閣聽琴。」

正想要找點別的樂子,同來的丫鬟紫宵進來說道。

鳴翠閣在霍家後園子,那裡平日是府里樂姬們練音律的地方,霍紈不知道又攛掇了誰在那裡撫琴。

不過反正也無事可做,她便就起了身,從後門進後院子里去。

出了穿堂,便有道廡廊曲曲折折地隱向竹林里。霍家後園子景緻十分幽雅,這一片都是小叢小叢的翠竹,正值初夏季節里,竹葉很茂盛,翠碧的顏色襯著雕欄玉砌的廡廊,即使不為了去聽琴,循路這樣走著也十分愜意。

轉了兩道彎,正到了一叢竹叢處,忽然聽得竹子背後傳來陣強忍著咳嗽聲,聽著是個男子,謝琬沒有理會。但是走了會兒,卻越聽越覺那聲音忍著十分之痛苦,呼哧之聲很是響亮,像是時刻就會因呼吸不上來而窒息死去似的。

過了大約二三十步,她終於還是停下了,回頭往那竹子下一望,正好看見一名年約二十三四歲的白衫男子一手扶著竹竿,一手摁著胸口,正躬著腰在那裡咳嗽。他衣飾講究,看起來應該是府上的客人,可是不知為何身邊卻沒有隨從。

謝琬扭頭向邢珠:「去看看怎麼回事?要不要幫忙通知他的家人?」

邢珠點頭,走了過去。那男子見到她來,驚訝之時仍然控制不住咳勢,忍得越發兩頰通紅了。邢珠跟他指了指謝琬所在之處,然後說了幾句,就見那男子勉強地向謝琬遠遠一抱拳,然後說了句什麼。

邢珠走回來,說道:「原來是大理寺竇大人的弟弟竇詢,因為剛才被小世子他們勸了兩杯酒,引發了咳喘舊疾,怕引起小世子他們心裡內疚,於是就偷偷跑到這兒來了。」

謝琬並不知道竇謹還有個這麼年輕的弟弟,上回在四葉衚衕還承蒙了竇謹出面幫忙,他的弟弟犯病正好被她撞見,她就不能不理會了。她跟邢珠道:「看他像是哮症,胡沁在前院,你去找他討些葯來給他罷。」

邢珠點頭,回到竇詢旁邊說了兩句,然後就退步去了前院。

而竇詢則又勉強沖她作了個深揖,表達了感激之情。

不過是看在他哥哥竇謹的份上,順便幫了一把,謝琬並沒有這事放在心上,點點頭就走了。

霍紈原來拉了榮恩伯府和魯國公府里幾位姑娘在弄簫笛,座中竇謹的兩個女兒也在。大家聽說殷昱的夫人來了,俱都默了一默,雖然馬上就露出了笑容,可是隱藏在眼底的憐憫還是很容易就能看出來。

謝琬渾不在意,如往日一樣沉靜地與她們坐在一處,該笑的時候笑,該說話的時候說話。她這樣子落落大方,倒引得大家生起幾分親近之感,氣氛漸而也融洽了些。

邢珠在她準備吹笛之時走進來,說道:「已經直接請了胡先生去看診了。」

竇家大姑娘竇嫦正坐在她旁側,聞言便說道:「誰生病了?」

謝琬道:「方才來的路上正巧遇見令叔正患了喘疾,於是讓她們去請大夫了。」

竇嫦大驚失色:「四叔患了病?敢問在哪裡?」神色十分慌張,竟是很要緊的模樣。RS

(快捷鍵:←)大妝 299暗局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301內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