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292搗亂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10日 13:32 [字數] 34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太子妃與謝琬道:「等會兒不管是到了太子那裡還是皇上那裡,你都不用害怕,昱兒怎麼跟你說的,你就怎麼說就是了。」說完她又咬了咬唇,垂頭道:「我沒有盡到做母親的責任,這種事竟然要讓懷著身孕的你來前後奔走,很是慚愧。」

「娘娘千萬別這麼說,營救丈夫,這也是我的責任。」謝琬篤定地頜首。這一面見下來,她越發肯定太子妃是時刻關心著殷昱的,只是不知道她為什麼不動用她的力量去替殷昱爭齲

楊氏留在偏殿歇息等候。

太子妃先讓人去把靳永喚過來,然後把東西接在手裡,簡短交接了幾句,便與謝琬去到永福宮。

太子只知道楊氏進宮,並不知道謝琬也進了來,崔福來稟報時,他在書房裡頓了頓。

等他回神的工夫,太子妃卻已經帶著謝琬進來了。

照例是行大禮叩拜。太子卻不經意間站了起來。

「殿下,琬丫頭進來是有事求你的。你聽她好好說說。」太子妃開門見山說道。

太子默然朝著謝琬打量,半晌才道:「你有什麼事?」

謝琬只覺得太子格外端凝嚴肅,五官與殷昱有七八分像,氣質卻不如殷昱英挺方剛,而是透著幾分沉鬱之感,與殷昱往日口中所說的冷血無情的父親形象極為相似,再想起魏彬交代過她見了太子能避則避,於是與對太子妃的態度又不禁有了區別。

她極其恭謹地道:「因為夫君蒙冤入獄,謝琬求了護國公,想面見皇上替他求求情,還請太子爺能夠伸伸援手。」

世間有兒媳婦如此跟公公這般疏遠客套的說話的嗎?

太子看著她,神色依然不動,目光下一刻卻轉向了前方。

謝琬見他不回應,便又重複了一次:「請殿下相助謝琬一臂之力。」

又隔了片刻,太子才緩緩地道:「你不用去,去了也是白去。」

謝琬聞言猛地抬頭,可是他的臉上完全看不出來什麼端倪。

「就算沒有希望,謝琬也想試一試,還請太子殿下恩准帶我去叩見皇上1

太子盯著前方,無動於衷。

「殿下1太子妃也出聲了,雙唇得生緊望著他。

他忽然就垂下眸來,說道:「擺駕,去乾清宮。」

謝琬如蒙大赦,立即站起來,隨在他身後出了門。太子妃在門口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眼神,目送他們遠去。

一路上寂然無聲,太子不說話,謝琬當然更不會說話,這條路比起和楊氏進宮走的那條路似乎還要漫長。皇帝才是最終掌握著整件事和殷昱命運的那個人,而她從來沒有見過皇帝,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脾氣有著什麼樣的弱點,這不像對待謝榮,眼下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去克服這個困難。

到了乾清宮,太子停下來,門口自有太監入內稟報。

很快裡頭有人轉出來,躬身道:「皇上請殿下入內說話。」

太子吭也沒吭一聲,便抬腳進了門。

謝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進去,在門外有些踟躕。

太子走到門內緩住腳步,回頭看了她一眼,「還不進來?」那眼神不是透著高高在上的疏淡冷漠,而像是在看著個晚輩般透著關照。

謝琬這才放心進去。

過了正殿又穿過一道廡廊,到了一處精巧的敞軒內,一身明黃色衣裳的老人正盤腿坐在錦墊上,看暮色里的兩株鐵樹。從謝琬站立的角度看過去,那身為天下至尊的背影在暮色里看上去,卻有幾分蕭索孤清之感。

「皇上,殿下來了。」旁邊年紀也不輕的老太監手執拂塵上前稟道。

皇帝唔了聲,過了一瞬,才慢慢地轉過身子來,目光往靜立在門內的太子一掃,很快便就落到了他身後的謝琬身上。

謝琬連忙站出來,以端正的姿勢大拜在地上:「民婦謝琬,叩見聖上1

皇帝聽到這個名字,目光瞬地變利,他且不理會謝琬,而是看向太子:「你帶來的?」

太子彎腰揖首:「父皇一向視黎民百性之疾苦為重中之重,如今謝琬的丈夫蒙冤入獄,求兒臣來向父皇求情。兒臣豈能不允?」

皇帝凌厲地瞪視著他,然後看向謝琬,將手上攤開的一本書冊拋向一旁的矮几。

伏首的謝琬隱約察覺到一絲硝煙的味道,來不及深究其中的蹊蹺,謝琬叩首道:「皇上,死者謝棋是皇上的子民,民婦的丈夫也是皇上的子民,我們都需要您體恤,如果您能夠因為體恤謝棋的死而扣押疑犯,那麼,也請您體恤民婦腹中尚有未出生的胎兒,給民婦的丈夫澄清罪名1

皇帝盯著她,「殷昱謀殺害人罪證確鑿,依律本該斬頭,朕只將他關入大牢,這難道不是體恤嗎?」

謝琬直起身來,「皇上,民婦從認識殷昱到如今也不過三年,他是什麼樣的人品,連民婦心裡都有數,難道作為最疼他的祖父,皇上您還會不相信嗎?殷昱是冤枉的,謝棋之死絕對還有內幕,民婦只求皇上能夠恩准殷昱一個替自己洗清冤屈的機會1

皇帝眯眼看著遠處,並沒曾介面。初春的微風吹進簾櫳里,帶來微微的涼意。

太監們連忙上前關窗,皇帝擺擺手制止了,睨著謝琬道:「起來吧1

謝琬鬆了口氣,直以為皇帝口風有了鬆動,連忙叩首:「多謝皇上1

然而才站直起來,皇帝便說道:「你未經傳旨傳召私自進宮已經違例,朕看在你已有身孕的份上,不追究你。出去吧1

「皇上1謝琬失聲喚道。轉而繞到他面前,「皇上,假若殷昱能夠替您查郭奉呢?」

皇帝頓了頓,驀地抬起眼來,那眼神頓時變得比刀子還利。

「什麼意思?」

謝琬深吸了口氣,從袖籠里取出那隻漆筒,將卷在其中物事一股腦兒抽出來,「這是殷昱這大半年來查到的有關漕運案子以及郭奉的一些可疑之處的部分依據。皇上如果不想再提這件事,便當作民婦沒說。可是郭奉身為朝廷五品的命官,居然也成了這背後人的替罪羊,皇上難道不覺得此事極為可疑嗎?」

皇帝面色不變。

張珍伸手將這一干物事接過,遞到他手上。

太子立於旁側,雖然未曾出聲,目光卻也意味不明的看向謝琬。

「這都是他查到的?」皇帝聲音拉得如窗外夕陽般悠長,「郭奉的家人現如今在何處?」

謝琬沉靜地道:「回稟皇上,這件事民婦也不知情,只有殷昱才知道。」

皇帝眉眼逐漸冷下,「你這是要挾朕?」

「民婦不敢。」謝琬垂首道:「民婦萬死也不敢拿社稷大事來作要挾。

「殷昱如今只是庶民,性命與別的百姓無分輕重。只是此案事關重大,殷昱也已經查到一半,如果他最終能夠替朝廷把此案查個水落石處,對這朝廷來說豈不是也算好事一件?就算殷昱罪無可赦,皇上就是等他把這案子查完了再辦也不為遲1

皇帝攥著那疊證據,凝眉望著地下沉吟。

張珍碎步走進來:「皇上,季閣老求見。」

謝琬聞言一震,季振元怎麼這麼巧剛好來了?容不得多想,她跪下道:「皇上,請您恩准讓殷昱領銜去辦了這案子吧1

皇帝仍是沉吟不語。

「皇上!請您恩准1

眼看著季振元已經由太監領著從廡廊那頭走過來了,謝琬也不由得增添了幾分焦灼之意。

季振元但凡到來,不但這件事有可能被皇帝就此叉開去,還很可能被季振元知道從而打草驚蛇!所以她必須在這個關頭把話從皇帝口裡討到手!

「事有輕重緩急,社稷事大。」

這時候,就連一直也未曾出聲的太子也開口了。謝琬雖至今也不明白太子的態度,可是聽到這句話,她也向他投去感激的一眼。

季振元已經到了門外。

在他踏進門來那一刻,皇帝抻了抻身子,抬眼望著謝琬:「你退下。」

謝琬臉上一白,待要再跪求,張珍過來道:「夫人,請吧。」

季振元走過來,先向太子見了禮,然後見得謝琬,目光便閃過絲冷意。

謝琬無畏地瞪著他,沉哼了聲走出門去。

張珍幾乎是足抵足地送了她出來,庭院里刮來一股冷風,吹得她禁不住在這世間最高貴的宅院里打了個寒顫!她原以為有著太子和太子妃出面,殷昱的出獄有著極大的希望,沒想到皇帝竟然還是無情地把她趕了出來!

難怪殷昱覺得這深宮之中是冷漠的所在,也難怪他那般地不願意進宮,原來他早就已經感受到過這股冷血!她不知道皇帝為什麼會對殷昱這樣無情,她只知道連他認為最有希望的一次救援都讓她弄失敗了!她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救他出來?還有什麼機會可以利用!

「回去吧。」

太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她身後,用著從頭至尾都顯得平淡無波的聲音說道。

謝琬看著他那雙與殷昱極其肖似的眼睛,竟然下意識地聽從他邁了步。RS

(快捷鍵:←)大妝 291見駕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293決定(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