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289蹊蹺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09日 13:30 [字數] 338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楊氏點頭:「這是一定的。昱兒充其量就是個疑犯,尚且並沒有交與刑部定罪,更不是什麼謀逆之罪,自然可以探視!你也不必著急,只要皇上沒定罪,就還有轉機!這幾日國公爺和世子爺也會上宮裡不斷請命,你只要好生養著胎就好了。」

謝琬倒是從中聽出來幾分真心,於是鄭重地點頭:「我知道。我有分寸的,總之一切勞煩府上了。」

楊氏嘆道:「應該的。」

出了護國公府她直接去了魏府,魏彬也正在與靳永等人商議此事。殷昱的受害不僅僅是一個廢太孫的再度受挫這麼簡單,殷昱倒了之後,必然殷曜上台。如今郭奉那案子真相尚未查明,雖然沒有確鑿證據,可是大家也都預感到這背後陰謀不小,這個時候,又怎麼可以讓季振元他們得逞?

當聽說謝琬明日去獄中探望,魏彬與她道:「可惜我與靳大人不能去,不然的話也可聽公子當面示下。琬兒明日進去,務必先問問公子有什麼主意。」因著黨派之爭越加尖銳明顯,大家雖然沒有明說,卻也不知不覺把殷昱當成了他們的中心人物。

謝琬點頭:「我知道,我過來就問問閣老有什麼話要轉告。」

魏彬他們這個時候與殷昱公然接近對誰都沒有好處,雖然說皇帝不可能對這些完全不知,可是起碼他能夠睜隻眼閉隻眼,如果公然表態,那季振元他們自然又多了個下嘴之處。

魏彬道:「我們剛才合計了下,都認為公子不太可能被判斬首,季振元他們的真正可行目的應該是把公子困在牢中,在這些證據面前,我們想要完全脫罪幾乎不可能。如今能做的是如何把人救出來。只有人出來了,那才具備一切可能。」

季振元他們準備了那麼有力的證據,連皇帝對乞兒的證詞都毫無辦法,謝琬也知道這次殷昱想要輕易洗去這殺人的罪名是不可能的。就算出來了,他也是世人眼裡的殺人犯,離他爭奪回太孫之位的道路上又更加艱難了幾分。無論如何,季振元他們都算得逞了。

謝琬忍著心下疼痛,說道:「先不想那麼多,人出來了才最要緊。現在最主要的還是皇上那裡,如果皇上能夠出面討保,一切都不在話下。」

可惜她沒有資格進宮,就算楊氏她們能進宮,也不可能帶她去。而如果他們能夠做到的,自然也早就去做了,在這件事上,她相信霍家的心情此刻不會比她好到哪裡去。

當然還有個太子太子妃,可是太子妃作為兒媳,也是霍家的人,她出面只怕還不夠護國公來得有份量。至於太子,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放下了,如果太子能替殷昱出頭,他就早應該出頭了不是么?宮裡的事情她完全不清楚,並不想全憑猜測去判斷那些人和事。

「看來皇上這次也是被逼到下不來台了。」靳永嘆道。「而如今皇親裡頭也個個都避著這層不敢出面,也不知道誰還能夠不怕得罪季振元而給皇上個台階下。」

謝琬聽了也默然無語,宗親們一無兵權二無官職,全仗著皇室里朝祿過活,這種事情避之不及,自然沒有人會出來招惹沒趣兒。

別說宗親,朝中許多在皇帝面前說得上話的大臣,不也都退避三舍么?要不然弄幾個人聯名上書,魏彬他們再以閣老身份從帝說幾句,只要皇上有這個心意把殷昱護下,事情也不至於解決不了。

而從今日大理寺上皇帝的表現看來,他其實也還是想過要放殷昱一馬的,畢竟為了個不算正式的官眷被逼得把自己的親孫子給殺死,在百姓眼中也是難以理解的行為。如果季振元他們不是那麼步步緊逼,殷昱應該不至於會落獄。

可是季振元他們的目的就是要逼著皇帝從嚴處置殷昱,他是當朝首輔,皇帝若是一心孤行駁了他的臉面,勢必導至百官心寒。

「總之,我們繼續想想辦法,都察院這邊我們不好出面,但私底下我會聯絡幾個人上。但是最主要還是要皇上有這份心才成。」靳永凝眉說道。

的確也是,今兒的結果誰都沒有料到,皇上既然去到了大理寺,可見還是擔心殷昱的,那麼怎麼會被季振元給震住了呢?何況還有太子也過去了,難道他們出面連個人都保不下來?這事透著不尋常。謝琬也只能解釋為皇帝興許是真的不想再把殷昱往宗室里靠了。

除此之外她還覺得略有蹊蹺的是,殷昱為什麼會甘心束手就擒呢?這不像他的性格。就算刀架到了脖子上他也不會真的因為一個莫須有的罪名而乖乖受縛的不是嗎?何況他明知道這都是季振元和謝榮的陰謀。

不過這些是其次,眼下的事實上是他的確已經被關了起來。

她吐了口氣,點頭道:「我明白,明日我從大理寺回來,會即刻讓人送消息過來。」

魏彬靳永點頭,魏夫人在門口等候著謝琬出來,親自送了她回殷府。

到了府里,謝琅和洪連珠還有齊家一家人居然都來了,原來是聽說了殷昱的消息都趕了過來,余氏哭得兩眼紅腫,見得謝琬進來便將她摟在懷裡:「這天殺的謝榮!自己做下的齷齪事竟然栽到我們姑爺的頭上!我看他將來倒要怎麼死1

謝琅也咬著牙說道:「謝棋早就該死了,但是她的死不能由殷昱來承擔,你放心,哥哥不管花多長時間,也一定會把謝榮殺謝棋的證據找到手的1

謝琬強忍住心頭的波動,平靜地道:「魏閣老和護國公他們都已經在想辦法了。不過我也覺得事發前四葉衚衕內宅應該會有些徵兆,可惜我們在那府里已經沒有了眼線。哥哥你這些日子想辦法朝王氏她們下下手,看看能不能套出什麼線索來。

「我這邊也讓錢壯往他們下人身上下點功夫,就算殷昱能夠由皇上開恩放出來,這件事我們也一定要查到底。謝榮涉嫌謀殺自己的親侄女,只要罪證確鑿,他就別想再在朝堂混了1

「不錯1齊嵩點頭道:「本朝律例,正三品以上的官職如果犯有人命大罪,可以以官抵罪,只要謝榮罪證確鑿,他就算能保住這條性命,這輩子他別想在仕途上呆下去了!逢之你別耽擱了,還是趕緊去辦,這件事越快查清楚越好1

謝琅點頭,喚上銀鎖掉頭就出了門。

這裡謝琬也連忙喚來錢壯,交代了幾聲打發了出去。

武魁等人都聚在外頭等候示下,廖卓也回來了,謝琬把他們幾個叫進來,說道:「爺沒回來的這些日子,你們都不許輕舉妄動,劫獄之類想也不要想。武魁你的職責就是看著手下弟兄把府里四處守護好,除了霍家和楓樹衚衕的人,沒有我的吩咐,不要讓別的任何人進府。

「爺的書房你派四個人分兩批專門守著,廖卓你們八個這幾日全都隨身跟著我,直到爺回來為止。另外府里採辦的事,羅矩你親自去辦,趁著我在家,讓秦方寧柯陪著你去跟商號把每日吃用列下單子,讓他們直接送上門來。貨到的時候讓胡沁一樣樣驗過,以防有人下毒。

「這些日子誰都不能接待親戚家屬,除了月例銀子,每個人每日都給我多發五百文銅錢下去。總之你們沒有要命的大事,便不要出門去,就是要出門,也要等我在府里的時候。」

府里除了殷昱的人便是她的人,每個人都是她能放得下心的,可是終歸也怕被人鑽了空子。如果與外界隔絕了關係,就是有人想往府里鑽也完全沒有機會。

余氏他們和洪連珠聽得她這般安排,倒是也不由鬆了口氣,原先總想著殷昱出了事,府里只剩下她一個人還懷著身孕,也不知應不應付得來,沒想到她竟什麼都想到了,又還有什麼好值得他們擔心的?

不過到底擔心她身子,余氏道:「天色也不早了,羅矩快讓廚下去預備晚飯,有身孕的人可餓不得。」這裡除了個未顯懷的謝琬,還有個挺著大肚子的洪連珠,都是謝家的命根子,都不能耽誤。

羅矩忙道:「早就吩咐下去了,這會兒請太太和舅太太們去花廳入席輕。」他做事一向細緻。

飯後余氏和齊嵩留下來陪謝琬,齊如錚夫婦送洪連珠回去。玉雪讓人收拾了東跨院靠近正院的一所小院子給齊嵩住,余氏則陪著謝琬住正房,正房後有間退間,讓玉雪收拾得跟錦繡窩似的,因為這裡後頭有個小露台,所以夏天的時候謝琬偶爾便在這裡睡,今夜玉雪便將之收拾給余氏住了。

雖然一日下來謝琬不見失措,到了夜裡看著床上一對鴛枕,心裡又如刀割似的疼。成親以來他們從來沒有分開超過一日以上,可昨夜他一出去,竟然就進了牢獄!前世謝琅入獄的時候她時常去探視,那裡頭又是什麼好地方?萬一殷昱在裡頭遭遇不測怎麼辦?

前世是謝琅,這世是殷昱,難道她的人生里註定要有個人去歷這一劫嗎?

閉上眼眼淚迸出來,頃刻便濕透了枕頭。為怕余氏聽見,又只得強忍著不發出聲音。

可到底一夜輾轉,直到窗外天色發白才強逼著自己合了合眼。RS

(快捷鍵:←)大妝 288父子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290授意(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