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281防備(求粉票)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07日 07:32 [字數] 335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採薇哭道:「自打賤妾進門,就與老太太一道對賤妾時有苛責,不過從前並沒有打過。賤妾猜想棋姑娘只是一時心情不好,還請老爺看在平日都是賤妾獨自在府的份上,不要去責問此事了。」

府里黃氏倒從來沒對她做過什麼,該給她的什麼都給了,也從來不讓她去立什麼規矩,暗地裡更是沒有一樁是她做的。可是她也絕不會出面幫她撐腰,王氏和謝棋是一夥,謝芸夫婦也不曾正眼瞧她,謝榮要是去責備謝棋,那回頭謝棋又再對她做點什麼她怎麼辦?

所以她寧願忍氣吞聲,不讓他知道。

謝榮望著她這副息事寧人的樣子,咬了咬牙,喚來龐福。

「打今兒起,謝棋的給用府里不再提供1

龐福照辦不提。

謝榮卻已沒有了吃飯的興緻。

出來走到書房,看著窗外紛飛的雪花,卻又覺得心情無比廖落。

採薇進府已經有一年多,黃氏搬去秋桐院也已經有一年多,有些東西在不知不覺中悄然變化。他依然只認黃氏是自己唯一的妻子,可是這一年採薇也像一滴水一樣默默滲進了他的心裡。這樣一個受了氣連聲也不吭的女子,甘願留下做他有名無份的妾,可他卻為她出口氣都不能!

謝榮盯著窗外的雪花看了會兒,眼底忽然也現出絲寒光。

他白養了謝棋兩年,如今竟動手打起了他的小妾,他若再容她呆下去,刑部侍郎的臉面又何在?

既然少了進宮的步驟,那今年的除夕就可以自由自在地過了。雖然因為宮裡那道旨弄得形勢大變,但是這種事情是她無法控制的,而且也並不代表事情不會再有轉機。雖然這段時間殷昱為了讓她少操心,明顯把在做的事情少跟她說了,可是她也有她自己的渠道獲知信息。

她並不覺得孕婦就當真應該睡了吃吃了睡,胡沁說孩子在肚子里的時候,有時候也能神奇地感應到母親的思緒和一些外界的動靜。

既然這樣,她為什麼要讓他在肚子里就做個缺少危機感的人?他不像他的父親到時候可以有成隊的能人教導成長,也不像他的母親擁有兩世的記憶,從這點上說,她也有提前培養以及提高他政治敏銳度的責任和義務。

所以在不影響休息的情況下,事實上羅矩他們把外頭的消息事無巨細都告訴了她。

除夕這日謝琅親自率人來接他們回楓樹衚衕吃團圓飯,晚上又在齊家吃飯,回到殷府天色還早,殷昱便讓麥嬸兒又治一席,他要與娘子單獨吃團圓飯。

謝琬最近的胃口增加了,胸也有點漲漲的,皮膚看上去也更細嫩了,殷昱變得更愛動手動腳,但是他從胡沁那裡討來個好消息,到正月底大約就可以有節制的同房了。

殷昱這個人,有時候真不知道怎麼說他。婚前的時候只覺他很溫柔細心,親切隨和,以為這就是他的全部,哪知道成了親后,除了以上這些,關上門后他的頑劣和邪惡全展現出來了。

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認,他即使是有些邪惡,但是從始至終也都是體貼著她的,除了第一夜,到如今為止她從來沒再有過疼痛不適的感覺,就是有身孕前那些日子,隔三差五地歡愉,也只是覺得越來越和諧。而最近她因為胸漲,他也總是以他的方式幫她緩解。

想到這些她又不免面紅耳赤,因為他吸吮著她的時候感覺太深刻太強烈,每每令她難以把持。

現在又有些漲得發疼,一面側歪在榻上,一面悄悄隔著衣衫輕撫著它們。

一旁給她晾燕窩的殷昱察覺后偎過來,將雙手在薰籠上捂熱了,然後探進她的衣襟里輕輕揉摸。那帶著薄繭的手掌頓時摩挲得她全身都有陣酥麻感。那隻手卻又順著她的豐盈游移不停,那腫漲在他的輕揉下確實有了緩解,她把身子轉過來,索性撒嬌地勾住他的脖子。

他寵溺地笑了笑,將她衣裳褪下,解了褻衣,低頭含住了它。

一隻手卻還不忘記去撫慰另一邊,很快她就忍不住發出舒服的輕吟。

殷昱看到她表情輕鬆,愈加溫柔地吸吮按揉,孩子讓她一個人懷,除了這樣幫幫他之外,他也沒有別的辦法。何況這對豐盈一向是他的寶貝,他心甘情願地侍候它們。

吮完了一隻,再吮一隻。吮完的那隻在燈光下頂部紅殷殷的,噴薄的樣子,活像朵花蓓蕾。他忍不住湊近她耳邊道:「我忽然想起好久沒吃糖了。不如我在上面塗點蜜,你喂我吃?」

謝琬臉一紅,推了他一把。他笑起來,回身走到櫥櫃旁,拿出蜂蜜罐子。回到榻邊,將謝琬的衣裳褪到后臂下,把解開的褻衣往下扒拉,然後用小刷子沾了蜜塗在那花蓓蕾上。

冰涼的觸感令得謝琬輕輕打了個激靈。那花蓓蕾立起來,他伸出舌尖撩拔了一下它,那峰尖驀地一顫,謝琬倒吸了口冷氣。他再撩了撩,那蓓蕾便如石子一般硬挺了。他這才含著它將它上面的蜜糖仔細地吮乾淨。

吮過的地方終於見軟了些,他又再故伎施加塗了點兒,用手指沾蜜輕輕在上面畫著圈塗抹著,時而拿舌尖撩撥,謝琬渾身如電麻,那花蓓蕾又頃刻抖擻起來。他再也捨不得放棄這股觸感了,舌尖抵住它,然後儘可能把它含進口裡。

她的胸本就不小,如今加上孕期,更加豐滿了,他只覺愛不釋手,不知不覺就輕輕地嚙咬了一口。掌下的她頓時起了陣微顫,尤其唇間輕吟似在召喚著他,這跟他們從前毫無顧忌的歡愛時她的表現一樣,

「別急,爺來侍候你。」他吻了下她的唇,又拿手指沾了點蜜塗在她的右乳。這朵花也立起來了。這次他的手指沒急著走開,而是伸出兩指輕輕揉捏了會兒它,然後把她的下裳褪下,才又一邊輕嚙著它,一面將手滑進她的下腹。

如同回到生命本源,滋潤而深邃,緊緻而溫軟。他的長指進入到一半,她呼吸陡然變沉,身子躬起,喉間吐出的聲音也忒般銷魂起來。

窗外煙花照亮了半邊天,這一夜又是*光無限。

越是恩愛,越是難解難分,殷昱休沐這五日二人時刻不離,除了上楓樹衚衕和霍家去拜年外,剩下的時間兩人要麼呆在府里,要麼就上街看戲下湖划船。就是年後他去了差事上,回府在家的時候也必然陪著她一處。

不過該做的事情他也一件沒落下,最近聽說季振元讓工部尚書楊鑫給郭興提官職,楊鑫卻找理由推到了明年,郭奉那邊除了繼續讓駱騫尾隨跟蹤,那些產業被收集起來放到了殷昱案頭。另外還有府里的防護,以及她出門時的人員配備,包括馬車,全部都有了變化。

如今她出門時除了錢壯邢珠他們三個加秦方寧柯,還有一個從武魁手下來的很擅騎射的叫做梁九的武士。梁九打即日起任她的車夫。而她的馬車裡也多了個大暗格,裡面藏著弓駑,長鞭,繩索,匕首,金創葯,輿圖以及火石等等必備之物。

「這些都只是以備不時之需的,但願一輩子也用不到。」領她參觀的時候他凝眉道。

謝琬一樣樣看了看,說道:「最好再給我配些無色無味的毒藥什麼的。」

殷昱笑了笑,往身後打了下響指。

胡泌捧著個盒子走上來,打開道:「這裡頭有以春夏秋冬命名的四種毒藥,春秋的藥性較緩,一般服用后十二個時辰才起效,夏冬的藥性較猛,一般一個時辰就見效。」說著他將寫明了各種藥效的一張方子夾在盒子里,給謝琬道:「太太有空的時候慢慢看就了解了。」

謝琬點點頭,又問殷昱:「你呢?都有防備了么?」

殷昱攬著她上了車,說道:「他們殺不死我,而且,只要在京師里,他們也不敢輕易這麼做。」

謝琬道:「總歸要小心。」說著伸手替他把大氅帶子緊了緊。

今兒元宵,他們去蓮香樓吃湯圓,因為剛好在樓下可以看到下面的廟會。

殷昱握緊她的手,「當然。」

他們夫妻的行蹤其實不難打聽,當天夜裡下面人就把他們在蓮香樓吃湯圓的事告訴了謝榮。

謝榮回到府里的時候尚早,神色也如往常般平靜,他讓龐福去把謝棋叫過來。

謝棋十分忐忑,說實話自打王氏受了誥封之後她的日子的確好過多了,雖然說董湖還是她的一個噩夢,可是能夠這樣有吃有穿地在侍郎府呆上一輩子她也樂意。所以行為舉止收斂了不少,加上她被謝榮嚴禁再與謝葳往來,那些什麼歪心思也就沒了用武之地。

可是沒有對手的日子未免太過枯悶,於是她瞧上了採薇。

採薇跟她年紀一般兒大,卻成了謝榮的妾,這真是令所有人都想不到。剛來的時候她也顧忌著,可是後來發現採薇膽兒竟然特別小,謝葳明裡暗裡地欺負她她也不敢說,於是當她也跟著欺負了她幾回之後,發現她果然不敢在謝榮面前告狀,她的膽子也就大起來了。RS

(快捷鍵:←)大妝 280旨意(求粉票)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282香囊(求粉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