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256目的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30日 07:56 [字數] 337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楊氏也知道她不會答應一個人去,聽見這話也就點了點頭:「你是頭回過府,讓夫婿陪著是正理兒。」

楊氏坐了個來時辰就走了,謝琬送到門口,轉回房來繼續補眠。

殷昱傍晚時回來,謝琬正坐在草坪外小憩,遠處是菜園子,秀姑在澆菜。如今他們的菜地居然小有成就,一畦扁豆苗順著籬笆往上攀爬,一片韭菜地也已經綠汪汪,另外還有十來塊地也已經墾過,就等季節一到便要播種栽種。

廚娘麥嬸兒養的大黃貓趴在謝琬腳底下,眯著雙眼慵懶地打著呼嚕。

謝琬拖了只杌子出來給他在籬笆下坐了,然後摸著貓背上的毛,把楊氏來過的事告訴他。

他擷了根草尖在手,想了想說道:「既是邀請了,就得去一趟。我陪你去。」

謝琬也是這麼想的,不過她可不覺得霍老夫人忽然又轉變態度請她過府,只是為彌補過失這麼簡單。霍家跟殷昱之間關係說不清道不明,她當中的分寸她得拿捏好才成。她偏頭道:「那麼,不知道明天我過去是該把老太太當外祖母一般敬重,還是當護國公夫人一樣敬重?」

殷昱拿手上的草尖搔她的耳朵,「她把你當外孫媳婦兒,你就當外祖母敬重。她把你當別的媳婦兒,你就當她是護國公夫人。」

這話說得十分明白了。

但是謝琬也被他搔得癢透了,被惹惱的她反手扯下一把狗尾巴草扔到他脖子里,跑了。

當日夜裡,殷昱讓人去護國公府回訊兒,翌日早上,兩個人吃完早飯,便就收拾整齊往護國公府來。

楊氏與羅氏秦氏在二門下把二人迎進了正院餘慶堂,霍老夫人笑吟吟在堂上等候,府里三位姑娘原本都垂手立在霍老夫人身側,見到楊氏等人簇擁著謝琬進來,便就也魚貫迎了上去,微笑打量著謝琬,彎腰與她行萬福。

謝琬與她們點了點頭,先與殷昱向上方霍老夫人見了禮,然後才問楊氏道:「敢情這就是府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了,也不知如何稱呼。」

殷昱來之前告訴她,府里本有四位姑娘,如今大姑娘已經嫁出去了,還剩下三位幼妹。

楊氏笑著拉過來長條身段的一位姑娘,介紹道:「這是二姑娘霍紗,是二太太的女兒,今年十三歲。」牽過圓臉兒有著對月芽兒笑眼的姑娘,說道:「這是三太太的女兒霍緲,今年還只有十一歲。」最後拉過一直在旁微笑的小姑娘來,說道:「這便是我和世子爺的丫頭霍紈,今年十歲。」

謝琬一一衝她們微笑點頭,然後一人給了對金線荷包和幾色綢緞做見面禮。給霍老夫人和三位太太也都有禮物。

殷昱這裡剛坐下,霍世聰就派人過來請了他去前院說話。

殷昱回頭看了眼謝琬,得到她微微頜首致意,才放心離去。

謝琬這裡面對霍老夫人與三位夫人態度都很恭敬。

雖說殷昱有話讓她看著辦,可是霍家終歸對他來說意義不同,如果為著些瑣事去犯小心眼,從而破壞了如今的穩定和諧,實在大不智。所以謝琬本心裡絕對是帶著十二分的誠意來赴這趟約的,團結殷昱身邊的所有力量,也是她身為妻子的義務。

這裡楊氏把她讓到了霍老夫人左首坐下,霍老夫人道:「讓人去安排午膳,中午咱們就擺在牡丹廳。」

楊氏聞言喚來管事娘子細聲交代。這裡霍老夫人與謝琬道:「離開娘家這些日子,可還適應?」

謝琬道:「煩老太太惦記,沒有什麼不適。」

霍老夫人點頭:「昱兒雖然出身宗室,但她母親是個極細心的人,所以他也沒有什麼壞脾氣。不過男人終究是男人,若是有什麼顧及不到的,你也擔待擔待。總歸夫榮妻貴,等他把這條路走通了,對你才有大好處。」

說著她溫和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謝琬笑了笑,點頭。

霍老夫人道:「你頭次進府,我帶你四處逛逛。」

謝琬知道這是要與她有話說,遂扶著她起了身。楊氏等人連忙吩咐丫鬟婆子下去打點茶果隨後跟上,自己也與羅氏秦氏隨在旁側。

護國公府比起殷府來大很多,雖然按的是正式規制建造的,但是因為霍家太祖曾被追封為中山王,當年赦造擴府,所以比起別的國公府來其實還要壯大幾分。

霍老夫人引著謝琬順著廡廊往後園子里去,一路緩緩步行,見到有特別的地方便介紹上幾句,竟是有不少欽賜之物,譬如那湖心的太湖石,轉角的湘妃竹,再若月亮門下的丈高漢白玉雕,又如各亭台樓榭下的匾額,竟是連尚為太子時的皇帝題辭都有。令謝琬開了不少眼界。

順著人工鑿成的小溪上了道小橋,然後到了橋下一條卵石小道,霍老夫人指著前方石桌石凳說道:「我們歇會兒。」

坐下后,楊氏等人自讓人把婆子手上的食盒拿過來打開,裡面是四甜四鹹的幾樣點心。點心擺好后,秦氏就執壺替二人沏上了涼茶。

霍老夫人道:「跟了這麼半天了,你們都下去歇著罷。」等楊氏等人跟謝琬打了招呼下去了,她遂又回頭笑著與謝琬道:「太太們都很孝順,每日里總要輪番到餘慶堂來陪伴一陣。大家都說我有福氣,我想,還不是多虧了兒孫福好1

說著拿帕子包了塊八寶糕給謝琬。謝琬接在手裡,說道:「老太太對太太們愛護有加,便是我與太太們接觸不多,也看得出來。說起來,也是老太太該有這份兒孫福。」

霍老夫人微笑著吃了口手上點心,且不急著回她,卻緩緩地喝了口茶后,才說道:「昱兒是我的外孫,雖是皇室子弟,卻從小也常在府上走動,所以我們與他這情份又比別的宗室不同。如今他蒙受著莫大冤屈,這是我霍家對他們母子不祝如果霍家能夠早些察覺到鄭家的野心,他也就不至於如此了。」

她說著,眉尖微凝起來,望向湖心的目光透著幾分苦色。

謝琬同樣默然地看向湖心,那中間有座聖恩亭,正是當今天子題的字。

霍家擁有這麼多年的榮寵,說一點也不感激聖恩她是不信的。大胤帝位傳承至今已經過了四代,護國公府的爵位傳承也過了五次,自古至今幾個勛貴能擁有這樣的風光,霍家就是聲勢再大,也是殷家給的,殷家要是猜忌你,製造點什麼讓你垮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霍家對殷家的忠誠也是可以闊是這份忠誠也是建立在相互防備的基礎上。如果殷家不過份,霍家便會一直忠誠下去。如果霍家不曾威脅朝堂,那殷家也不會動他。對於朝堂來說,需要有霍家這樣的一個權臣作為標誌性人物,而對於霍家,也需要殷家的恩寵作為背景。

在一定範圍內,這兩者也是在相互牽制相互保護。

而殷昱作為這其中的關鍵人物,他的方向也決定著霍家的未來。因而霍老夫人這番感觸,謝琬是相信的。假若沒有霍家與殷昱這層相互的關係,她這番表白,才會讓她疑心。

「這些日子昱兒一個人住在外頭,我很擔心。」霍老夫人沉默了片刻,又開口了。她偏頭來看著謝琬,微笑道:「你很善解人意,我很喜歡你。我們家人多,不如,你勸昱兒搬進來住吧?」

謝琬心下一沉,搬進來住?這才是她忽而又放下身段來邀請她的真正原因吧。

只一頓,她笑道:「老太太愛惜謝琬,令謝琬受寵若驚。更恨不得即刻進府日日陪伴您。不過,家裡的事都是由我們爺作主,這件事,我還得問過他的意見。」

殷昱要是想搬進國公府,還用等到如今?霍家要把他們收留在府里的意思,無非是為了好控制他。想想只要住進府里,他跟什麼人接觸必然盡在護國公他們掌握,並不是說他們就有壞心,但是殷昱他總有自己的思想,但凡一個有志氣的人,都不會願意日日活在別人的掌控下吧?

反正他們就算去殷昱,他也會這麼回答,她把事情推到他身上,很心安理得。

她這推託之意,霍老夫人哪有不明白的,也就笑了笑,說道:「昱兒成親前不進府,也是顧忌著外頭猜疑。不過他就算再落魄,也是我們家的表少爺,我們霍家又豈是那種趨利附勢之人?如今你們成了親,宮裡皇上面前又過了明路,自然可以光明正大地住進公府了。」

謝琬沉吟道:「不知道老太太可曾問過我們爺的意見?」

霍老夫人道:「沒有問,不過,他也沒有什麼理由反對不是嗎?」她淡淡的微笑著,看著謝琬:「你作為妻子,相夫教子是本份。這件事上,就算他有酌情之處,你也應該勸勸他。到底我們霍家才是全心全意為你們好的。」

謝琬默了默,緩緩笑了笑。

自己知道勸不通,倒反過來給她施加起了壓力。她若是膽小些,只怕還真要被這相夫教子幾個字給嚇祝RS

,無彈窗閱讀請。

(快捷鍵:←)大妝 255親戚(宙小眉*和氏壁+)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257勛貴(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