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254坦蕩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29日 15:56 [字數] 335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吃完飯相互侍候沐浴,出來時地面濕了一大片,像是打翻了水桶似的。

丫鬟們進門收拾時兩眼睜得滾圓,出門時兩眼卻又眯得彎彎,盡藏著掩不住的笑意,讓人臊得很。

翌日就該回楓樹衚衕了,二人早早起來妝扮一新,預備回門。

不過兩條街的距離,一會兒工夫就到了。

謝家熱熱鬧鬧地,殷昱被謝琅他們迎進了前院,謝琬則隨洪連珠和余氏等人去了內院。少不了拉著她左看右看,洪連珠見著她連頭髮絲里都似藏著笑意,頓時笑道:「看來我們姑爺照顧得不錯,也用不著我們擔心了。」

余氏也笑著,不動聲色將她衣領拉起來些,藏住她頸根處若隱若現的吻痕,帶著絲嗔怪深深看著她。

謝琬心知肚明,不由得紅了紅臉,可又覺得舅母不是外人,遂又一把撲進她懷裡耍起賴來。

齊如將她拉了出來,大聲道:「這有什麼好害羞的!他是你丈夫,對你好是應該的1

謝琬心裡一暖,使眼色給她到了門外。

「住兩個月再回去吧,這一回去,又不知道幾時才能見了。」她拉著她的手說道。

齊如嗨了一聲,「怎麼會沒有機會?你姐夫是讓我再住住,可是我不能多住,婆婆身子不好,一個人在南源,雖說有丫鬟,終歸不放心。等明日去了你家認親,我就得準備動身了。」

看了看她,又不由放緩了語氣道:「姑爺對你我很放心,但是終歸你跟他出身是有些懸殊的,他不在乎不代表別人不在乎,這一嫁過去並不等於萬事大吉,有些事該防你還得防著些。總之該做的你做好,不該你做的你也別礙著面子讓自己吃虧。殷昱若是怪責你,那是他混蛋1

謝琬重重地點頭,抱了抱她,說道:「你也是。一個人在那邊,但凡有什麼事就給我們寫信,還有姐夫,你一定要督促著他這屆多下些功夫,爭取考個功名。」只要武淮寧有了功名,那齊如這輩子也就逃離了上輩子的命運。好人應該要有好報的。

齊如扶著她肩膀道:「放心吧,他用功得很,連我婆婆都說他成了親後勁頭更足了……」

姐妹倆這裡說了會兒話,青黛就出來請道:「姑奶奶們屋裡坐吧,奶奶說外頭熱,晒傷了可不好。」

謝琬與齊如相視而笑,遂攜手進了屋。

洪連珠笑著迎上來,挽著她們坐下,說道:「明兒就該過去認親了,四葉衚衕那邊,你有什麼主意?」

謝琬知道他們就會問起這個,想了下,便就說道:「自然還是要去個信的,來不來就隨他們罷。」

洪連珠點點頭,也就不多說什麼了,回頭自是讓人去四葉衚衕送信不提。

謝琬夫婦留到用過晚飯才回府,這裡謝榮半夜剛回到府,接到楓樹衚衕的送信,卻是沉默了會兒。

按說不管怎麼樣,兩謝府終歸還是一個祖宗,並沒有到撕破臉不共宗的地步,他這當叔父的很應該去去才是。可是謝琬出嫁不像謝琅成親,她是嫁給殷昱,這其中關係可就微妙了,如果顧若明之流拿這個做理由背地裡又捅他一刀子,他就是能避過去也要費工夫去解決。

所以謝琬出嫁的時候他並沒露面,只讓龐福送了添妝禮去,王氏雖說是繼祖母,很應該到場,可卻是再不能讓她出席這種場合的了,如今受了封的王氏已然成為了他的一個憂患,需要時時監視著以防萬一。

所以,這認親宴他也註定該要缺席的了。他想了下,與龐福道:「回話過去,就說我這些日子忙,太太身子又不舒服,不能去了。」

龐福頜首出去,採薇端著茶和點心走進來,默默地放在案頭,又默默地挪到他面前。

最近這些日子,只要他在府里她總會這樣。謝榮抬眼看了看她,背對她解開衣帶道:「下去吧。」

今兒來府赴認親宴的有不少人,除了齊家和謝琅夫婦,還有作為兄弟的魏暹和寧大乙,靳家雖然因為有著事先商議好的避嫌的緣故,所以靳永夫婦都沒來,但是仍然派來了個靳亭,趙貞家裡則請來了王玉春。

值得一說的是,每次有四葉衚衕的人在場的時候王玉春都不在場,所以今日謝榮那邊不來人,倒是平白給了王玉春一個機會。

謝琬招呼著女眷們在內院吃了茶,便又引著眾人往院子里各處逛了逛。見到四葉衚衕沒來人,謝琬也未動聲色。她如今嫁給了殷昱,謝榮自然是要跟她保持距離的了,往後就算有往來,也只與楓樹衚衕往來,所以她才會讓洪連珠去人問問,禮數到了也就不管他了。

男客們在前院,謝琅和齊嵩父子早已把殷昱當成自家人,眼下看著庭院規整,言語間總把夫人掛在嘴上,自然也是處處滿意,魏暹和寧大乙兩人對座著喝悶酒,兩個人都從不曾把心裡的鬱悶說出來,卻偏偏又十分之默契,一副一切盡在不言中的模樣。

殷昱與謝琅等人說了會話,見這二人獨自猜拳,便就笑著沖他們舉杯,「兩位是內子的兄弟,自然也是我的兄弟,往後我們夫妻有什麼事要勞煩幫忙,還請莫要嫌煩。」

魏暹和寧大乙表現得這麼明顯,難得他能說出這麼一番話,倒令二人不好意思起來,連忙舉杯。

齊嵩看到殷昱身具容人雅量,不由朝謝琅點了點頭。謝琅扶桌一笑,也喝了一杯。

對於把妹妹嫁給這樣前途未卜的一個人,謝琅這幾個月里受到過許多質疑,無非是說殷昱雖然出身宗室,但是並不知道會以如何樣的結局收場,搞不好到最後連累得自己家破人亡。

謝琅初時確實也猶豫過,甚至懷疑過謝琬的選擇,可是謝琬有句話說的對,人一生里哪裡會不遇到坎坷危險?何況他們本身就走的是條險路。即使不遇上殷昱,他們也會有謝榮這樣的強敵,如今不過是把資源整合到了一起而已。

與殷昱結親,對別人來說興許是條不歸路,可是對於他來說,卻是場博弈。

這場博弈結局有可能是贏,更有可能是輸,可是只要謝琬在其中是高興的,只要她認清楚了自己選擇的路,那麼他作為哥哥,作為她的後盾,也沒有什麼不敢的!謝琬為他、為他們的家付出了那麼多,他為她付出一點,怎麼說都是值得的。

何況,嚴格說起來最後是不是純粹的付出,也還不知道呢!

送走謝琅等人後,殷昱與謝琬回到房裡,他說道:「那日老夫人與你說話,可曾邀請你上公府作客?」

終於提到了這事。謝琬默了默,說道:「老夫人只說讓我有空的時候去串門兒,不知道算不算邀請?」

殷昱頓祝話說得這樣隨意,當然就不是正式邀請了。既然霍家看不起她,那他也沒必要自己帶她找上門去。他說道:「沒關係,我最近也很忙,過幾日就要回碼頭當差,還有手頭也在查漕幫的事,等我忙完了,再帶你過去串門。」

話說到這份上就行了。謝琬微笑點頭:「你辦好你的事為要緊,我這邊不用你擔心。」

殷昱笑了笑,俯首往她唇上親了口,才起身出門去。

彷彿永遠也親不夠呆不膩似的,但是他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不能就這樣沉迷。

殷昱休了七日假,便就上碼頭去復差了。

謝琬早上替他煮了早餐,侍候他出門后再補會兒眠。

府里沒有長輩就是這樣好,事情不多,規矩也不必死守,他值早班時她會累些,因為雞鳴時就要起床,但是這樣也很幸福,為愛的人起早本來就是件很有意義的事。有時候變著花樣為他親手做些小點心,看他吃得很香甜,心裡也會滿滿地感覺很充實。

更不必說偶爾她一轉身,迎來的就是他的一個輕吻,那種小驚喜和小滿足,足能讓人喜悅一整天。

如果輪到他值夜班,她就平白地多了白天與他相處的時間。上晌必然是要在一起的,早飯後他會閑閑地窩在窗下躺椅里,陪她打理著家務,看她寫發展嫁妝鋪子的計劃方略,順手替她遞杯茶,或者幫她整理下紙張。

而下晌則是他正式辦事的時間。他會在玉鳴齋與龐白公孫柳他們議事,或者會有客人上門。霍英他們一開始來得少,後來見著謝琬十分客氣隨和,漸漸地也得多了。霍世聰他們偶爾也會來,但是多數是殷昱去護國公府,因為這樣比較沒那麼扎眼。

晚上殷昱在府的話,兩人在哪裡飯桌就擺在哪兒,有時候是後園子石桌上,有時候是湖心涼亭,有時候乾脆就在廚院,總而言之,只要殷昱在府,飯是一定要在一起吃的。

在一起吃飯漸漸成為了兩人之間的一道重要樂趣,這使謝琬衍生了許多幹勁,比如她發現廚院后西花園那片薔薇實在沒什麼看頭,於是讓人把它們挖了,改作了個菜園,交給廚院的人打理。沒兩天地里就冒出幾片綠秧秧的菜苗,十分可喜。RS

(快捷鍵:←)大妝 253夫妻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255親戚(宙小眉*和氏壁+)(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