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250催妝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28日 13:56 [字數] 332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全本小說下載地址 不過對於鄭王他們的居心,皇帝不可能不知道,他就是順水推舟借這個事想來探探他的真心罷了。作為一國之君,他如果真心要把殷昱推上皇位,娶什麼女子根本不是什麼問題。他如果不想讓他回去,那麼殷昱娶誰他更不需要過問。

所以他又怎麼會真的聽信鄭王那套什麼混淆血統的鬼話呢?

而殷昱對皇位的得失應該並沒有看得十分重,他的目標應是旨在做個維護江山穩固的豪邁男兒。所以他把心力都集中在查清楚這案子上,而不是把如何恢復宗室身份放在首位。以他的能力,謝琬相信他會是個好皇帝,不過,那樣的他終究離她有些遠了。

龐白看她在出神,以為她為著婚事憂心,遂勸慰道:「姑娘放心,皇上這一發了話,自然不敢再有人挑什麼事了。就是有人暗中生事,主上也自會有法子打發。如今離成親之期不過百日,姑娘該放寬心才是。」

對殷昱,謝琬自然放心。

她笑著點頭:「好好照顧公子。」

正月里羅矩和吳興兩對成了親,春很快就來了。

在乾旱與春雨交替往來里過了兩個月,四葉衚衕傳來黃氏母女與任如畫結伴去大相國寺上香的消息。謝葳年後就已經回京來了,回來后居然對採薇的存在毫無反應,每日里,幫著黃氏料理中饋,儼然又變回了原先溫柔大方的謝大姑娘。

謝榮依然沒親近採薇,彷彿府里不過是多住了個客人,據採薇有時候會默默地等候他晚歸,但是謝榮並不支持她如此。謝榮對採薇和藹而客氣,猶如謙謙君子。採薇對此也不埋怨不憂傷,彷彿這本來就是她該有的生活。

四葉衚衕的點滴時不時地落入謝琬耳里,但是這些事就像柳絮一樣不具有任何重用的意義。謝榮因為去年宿ji之事被皇上罰了半年俸祿,也算是官場生涯有了污點,所以在東征一事上贏了一把之後,為了把這污點洗刷乾淨,遂把精力放在了刑部公事上,開年後到如今倒是鮮少有動作。

季振元年底借著太廟祭祀一事順手玩了把陰的,雖然並沒有取得他期望的結果,卻也於他沒什麼損害,他依舊一面做著他的首輔閣臣,一面想方設法尋找契機向皇上請奏立殷曜為太孫。

到了眼下,東宮裡的情況也就該著著筆墨了。

東宮有一正三側四妃,太子妃生下皇長孫殷昱,皇次孫女殷止君,三皇孫女殷曼君,曼君前年夭折。鄭側妃則生了皇次孫殷曜,武側妃生下三皇孫殷昌。另有位徐側妃,尚且無出。

武側妃是戰死沙場的將官之女,皇上體恤她將她賜給太子。殷昌生性木訥,從未被當成皇儲人選,所以幾乎無人提起。朝堂上也一直把殷曜作為殷昱的接班人。但是因為如今殷曜愈來愈多地被推到乾清宮露面,殷昌也時常被人捎帶提起。

不過皇帝也依然沒對立太孫的事情表達明確態度,畢竟太子還未繼任,立太孫的事也並不必太著急。

成親的事情在井然有序地做著準備。

婚期在四月廿五,三月里謝琬與謝琅夫婦一道上南源去參加齊如繡的婚禮,回清河住了幾日,掃了墓,看了看幾間綢緞鋪子。寧老爺子當初送的那對鹿已經產下了一隻鹿,十分可愛,謝琬挺想將它帶回京師,可惜無法成行。寧老爺子聽后拍胸膊包在他身上。

齊如出嫁后謝琬與兄嫂又在南派齊家住了幾日,而後到得四月上旬,齊如與夫婿便也隨著大夥一道回京參加謝琬的婚禮。

沒事發生的時候,日子唆的一聲就匆匆過去了。

成親的日子越來越近,謝琬心裡對娘家的不舍也愈加有些深重,她熱情不外露,常常看上去還有些過於淡然,可是在堅硬的外殼下,其實也包著一副易感的心腸。

洪連珠看出她的不自在,遂讓余氏與齊如日日陪著她話散心,左右該準備的都已經準備好了,這些也並不需要她操心。直等著日子一到,她歡歡喜喜地上花轎便是。而終於隨著上門添妝的人陸續到來,這層惆悵也漸漸消散了開去。

四月廿四日下晌,殷府來了以霍英為首的一批公子爺催妝。

殷昱備的鳳冠霞岥皆是城裡一等的庄所制,早有娘前來量去尺寸,另有妝奩胭脂等等,同來的先客奉上兩桌席面,還有二十四色糕果。催妝隊伍里除了霍英四兄弟,還有駱騫等八名暗衛,十二個人個個兒著同樣的棗紅色衣袍黑色錦靴,英武帥氣,一路駕馬過來引得整個城南都熱鬧起來了。

謝琬給殷昱備的喜服卻是親手制的。

相對於殷家的聘禮,從表面上看,嫁妝並沒有什麼過於矚目的地方,不過是按規矩翻了一番,然而加了幾間田莊鋪面而已。不過像魏夫人和靳夫人她們這些知底細的人卻知道,新娘子床頭那個尺來長不起眼的匣子才是兄嫂待她的真正心意。

陪嫁的人員共有三十六個,羅矩夫婦,吳興夫婦並吳媽媽,邢珠兩個,錢壯一個,虞三虎和周南兩個,還有洪連珠為她專挑的一些丫鬟婆子。原先跟著她的那批人除了程淵和申田,倒是都跟著過去了。邢珠顧杏明日跟著謝琬上轎,虞三虎二人隨侍,其餘人卻隨今日的的嫁妝先過去安置。

這也是殷昱的意思,是擔心明日才過去怕到時候弄不清楚場地,侍候不好謝琬。

大家都對姑爺的體帖報以善意的微笑,謝琬臉上發熱,心裡卻也覺得十分踏實。

殷昱那邊有霍英這樣的世子催妝,謝家這邊卻也有魏暹這樣的閣老府少爺為首與對方拉扯架討賞銀。寧大乙與齊如錚管著二門不讓進,霍英便一錠錠元寶往裡頭拋,全是二兩一錠的雪花銀。謝琅雖是今日最大牌的人,坐鎮著正院卻是來回踱步直搓著兩手。

楓樹衚衕從上晌開始便喜氣騰騰,洪連珠讓寧大乙派來的大廚備了二十四桌席面招待,然後又熬了甘草茶給大夥解渴。二門下討價還價了大半個時辰,霍家兄弟與八名暗衛終於求得門開,一時鞭炮鑼鼓齊鳴,整個謝宅都沉浸在一片歡騰聲里。

殷昱成親不是事,何況如今又在皇帝面前過了明路,護國公府就是再有什麼九九,此時也只能硬著頭皮把這事辦好。所以提前三日霍世聰夫婦就住到了殷府,這次婚禮的當家人就是他們,而護國公夫婦也在催妝這日一早趕了過來,帶著太子妃的賞賜。

到霍英他們叩開了謝家二門之時,張珍忽然也率著兩名太監帶著皇帝的賞賜來了。皇帝的意思是,雖然殷昱不是宗室子弟不能同等待之,但是他高興的時候賞他點什麼也沒人干涉得了。兩柄玉如意,一對紫金球,還有金銀各三千兩。

禮物不輕,但是跟宗室子弟比起來,沒有對新娘子的賞賜。

殷昱頓了有好久才默然接旨。而楊氏則與霍世聰對視了眼。

沒有賞賜謝琬,也可以視為並沒有接受她是殷昱的妻子,來日殷昱不回宗室則罷,若是要回,謝琬還有艱難的一段路要拼。皇帝在用他的行動表明,即使我不讓你退婚,但這個麻煩依然存在,你殷昱如果圖的是恢復身份,首先你自己得把這個麻煩解決。

殷昱接旨之後讓龐白賞了張珍,然後面上又是一臉微笑。

沒有什麼人能夠在這個時候影響他的心情,縱使是皇帝,也不能。

這一夜對兩邊府里來都是個不眠之夜,洪連珠像是忽然變成了停不下來的駝騾,裡外不停地進出,一方面擔心著明日有哪裡不周到,一面又擔心謝琬這裡會不會缺人陪伴,一面高興著,一面又有著不舍,總之不清楚什麼心情,令得她根本就不想停下,也不能停下。

謝琬身邊總不缺人,有齊如靳亭她們陪伴,晚飯後余氏獨坐在屋裡教與她些閨房之事,她聽得滿臉通紅,也不知道聽進去幾分。余氏想著殷昱倒也不是那種苛責之人,於是也並不勉強,遂又與她了些夫妻相處之道。

前世雖然做著女師,對閨房之事卻是完全沒有涉及。謝琬不免有些心慌,不過是她擅於隱藏,也就看不出來罷了。

這一夜由未婚的靳亭陪著守了半夜,到了雞鳴,靳夫人趙夫人作為全福夫人已經來叩門了。

邢珠顧杏趕忙倒水侍候洗漱。親迎隊伍要到晌午才會過來,早上這段時間不過是行些祭祀拜別之儀。前不久回清河的時候已經把謝騰夫婦的靈位移到府里佛堂來了,簡單梳洗完後由謝琅領著去了佛堂跪拜,而後又回房正式上妝。

妝罷殷府就由霍世棟領著人過來送魚雁,洪連珠仍然備了上席招待,霍世棟這批人會一直等到晌午親迎隊伍來時一起走,靳永以謝琬表叔身份與齊嵩趙貞一道出面作陪。

晌午飯後后,殷府的先客就到來了,而謝琅緊接著便交代羅升緊閉大門,等待新郎到來敲門。rs

(快捷鍵:←)大妝 249可惜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251花轎(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