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249可惜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28日 07:34 [字數] 338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皇帝氣極反笑,扶膝望著長窗,忽然騰地一下站起來,急步走下丹樨瞪著他:「少拿律法那套來嚇唬朕!皇室血統豈可亂?朕就算拿不了你,一樣可以讓人去把那姓謝的女子殺了1

殷昱平靜地道:「皇室血統豈是生來就高貴?我朝太祖皇后亦是平民出身,一樣穩座殿堂母儀天下。皇上要個弱女子的性命自然易如反掌,只不過殷昱只要有一口氣在,就定要護得妻子周全。還請皇上成全。」

皇帝瞪著他,氣得轉身抓起桌上的硯台往他砸過去。

殷昱不閃不避,硯台落在他左肩又跌地摔得砰噹一響。

「你對那謝氏就如此難以自拔?你該知道,眼下是你最好的求請回歸宗室的機會1皇帝垂頭瞪著他,咬著牙壓低聲說道。「鄭王參你是什麼用心朕心知肚明,可是只要你能夠就此放低身段,朕同樣可以讓你就此回歸宗室1

殷昱默了默,說道:「縱使我能回宗室,我也要娶她。大胤沒有我殷昱照樣會繁榮昌盛下去。今日我就是死在乾清宮,我也要保住我身為男人的尊嚴。如果連自己選擇的婚事都保不住,那我就是回了宗室,也會拖累宗室名聲。」

皇帝身子一震,直起腰來。

「你是在告訴朕,你已經打算好了放棄太孫之位?」

殷昱笑了下,坦然道:「草民不過是個庶民,豈有覷覦皇位之理。」

皇帝盯著他,像是要盯進他的心底里。

「你真的甘心做個庶民?」他問。

殷昱道:「當然不甘,草民深受皇上教誨那麼多年,知道男兒當克己向上報效國家。孫兒犯事被逐並不敢心存怨忿,只希望皇上能像對待天下任何一個庶民一樣對待殷昱,讓殷昱能夠在營里有所建樹,而後論功升遷,得個官籍,從而也算是不辜負皇上這些年的栽培。」

「這有何難?」皇帝哼笑道,「你本就是朕最得意的孫兒,你若是做不出點成績反倒讓朕沒臉。」

「謝主隆恩1殷昱叩拜后抬頭,目光炯炯道:「既然皇上承認了殷昱不過是個與宗室皇位無乾的庶民,那殷昱的婚事也就影響不到宗室了1

皇帝盯著他,咬了咬牙,沒說話。

一番話里繞來繞去,竟被他繞了進去,眼下他怎好再反口否認他?一個已成庶民的宗室之後,只要他沒有奪位的打算,他娶什麼樣的女子,他確實管不著。好在他的目的並不在此,他要阻止他,早就阻止了,又何必等到眼下?

不過,就這樣放了他,他日後又如何以馭下?

「你說的有理,不過,總歸今日朕讓你拜過宗廟,你就算駁贏了朕,天下人也還是會把你當成宗室之後,你的婚事興許日後也會讓其餘宗親效仿。你若執意要娶,朕不能強行阻止,但你頭上還冠著殷為姓氏,這件事,你總歸給朕一個交代。」他盯著他,說道。

殷昱頓了下,說道:「皇上如果一定要草民給交代,那草民只能請奏皇上恩賜草民的未婚妻一個合適的身份了。只要草民娶的女子身份拔高到了與草民差不多的地步,這問題豈非就解決了么?」

「你1

皇帝噎住,指著他說不出話來。

殷昱唇角微挑,說道:「皇上若是不願意,草民也不能強求。如無他事,就此告退。」

皇帝瞪著他看了會兒,無語地撇過頭來。

門外太子等人已然走盡,只剩崔福在門口等著覲見皇帝。

看見殷昱崔福目光閃了閃,然後垂眸低頭。

殷昱走過他身邊,一隻手迅速地往他手裡塞了樣東西,廊下宮人都目不斜視,並沒人看到這一瞬間。

殷昱走後皇帝還獨自在殿里坐了一陣,張珍等了會兒,躬腰上前道:「殿下還是那麼從容自信。」

皇帝目內浮出絲讚賞,緊接著又有絲微凜,他袖起手來,幽長地道:「可惜了。」

開年早朝時,皇帝便把鄭王的摺子打了回去,理由是殷昱身為庶民,婚姻並不受宗室管制。其餘並沒有多話。鄭王等人雖感到意外,卻也無可奈何,但是對於當日大殿里祖孫倆的對話眾人私下裡卻好奇得很。

季振元傳謝榮等人來說起此事時,也都是凝眉無語。

這件事如果成了,本來於他們大有益處。便是沒成,也可從皇上的回話里琢磨出點意思來,可如今皇上就是這麼簡短的一句話,既讓人抓不到話柄,看上去又順理成章,倒是讓他們很不好往下行事了。

可恨的是他們在殿里究竟說些什麼,竟沒有一個人知道,如此更讓人無從探究起。

顧若明道:「以恩師看來,皇上是不是真的對殷昱還存著袒護之心?」

季振元凝眉負手,倒是說不出什麼來。

君心難測,有時候你覺得他是有心袒護殷昱,這一年來明知道殷昱在京,他偏又不聞不問,雖說有可能暗地裡讓人去接觸,可是他們也同樣有人在監視著這一切,並沒有發現宮中有人與殷昱來往。不但皇上,就連太子太子妃也未曾有這方面的動向。

可若說沒再把殷昱放在心上,皇上又屢次宣召殷昱參加家祭,——當然這次乃是經了他們做推手,可是皇帝若真沒這個意思,又怎麼會把鄭王的請奏放在心上?這說明,皇帝還是在乎著殷昱的,而且也真的有可能想把他召回宗室。

可是殷昱又還是沒有被逼著退親,皇上如果要讓他回宗室的話,那肯定會阻止他娶謝琬,這又是為什麼呢?

不弄清楚殷昱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去到哪兒,有些事他們也不好往下做。

他問謝榮:「你有什麼看法?」

謝榮道:「這件事其實有弊也有利,只要皇上承認殷昱身份還是庶民,與宗室無關,咱們就仍然有機會將他置於死地。庶民總歸沒有宗親那麼多特權,比如說,如果殷昱是以庶民的身份殺了堂兄,那麼他便是不死也要蹲大牢。」

季振元聞言點頭,「可是,這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他身後有護國公府,還有魏彬他們,小小的庶民縱使犯案,也鬧不到御前去。只要沒弄到御前,下面人終究有我們覆蓋不到的地方,難免讓他們鑽空子。」

謝榮沉吟了會兒,也不由噤了聲。

機會總是有的,只要耐心等待。

謝琬在得知殷昱進宮這件事時已經到了初六早上,是她從齊嵩口裡聽來去讓人請來了龐白,才知道了事情始末。

她完全不知道當她熱熱鬧鬧地看戲串門時,殷昱已經替他們的未來擋了一劫。

「這麼說,他是以太孫之位跟皇上做了交換,才保住了這樁婚事?」聽起來就是這樣。皇帝在問過他有無野心之後,他說沒有,皇帝便不再糾纏了,豈不就是不聲不響地做了樁交易么?她並不覺得殷昱可以因為她而不假思索地作出選擇,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太輕率了。

「也不全是。」龐白有些不大好啟齒,回頭看了眼屋內,他閉上了嘴巴。

謝琬示意玉雪他們都退下,然後望著龐白。

龐白道:「有些話我們做屬下的,並不好明說,而且是這種關乎於宮闈的。我們主上也沒有明言告訴我們他的想法,但是事情沒有表面上這麼簡單。要不然,太子妃殿下也不會勸主上暫且不要在碼頭上當差了。」

謝琬陡然聽見這話,不由得抬起頭來。

太子妃當然不會害自己的兒子,那她讓他離開碼頭是什麼意思?殷昱去碼頭就是為著方便查漕運的案子,如今他已經發現追殺他的那批人也在這案子里露面,且不說他回不回宗室,起碼他查到這案子就是大功一件,兵部就是升他的職也升得順理成章。

而且這案子如果真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與此案有關的那批兇手肯定也會露出不少馬腳,找到這些人也就可以順藤摸瓜把他們身後的人揪出來,他的冤情也就有可能大白於天下,此事這等重要,怎麼可以不往下查?

「太子妃殿下還有沒有別的話?」她起身道。

龐白搖頭,「主上在進乾清宮之前,東宮大太監崔福暗中遞了個紙條給主上,上面說的就是這句話,讓主上話到口邊留三分,不要跟皇上透露他在想方設法洗清冤屈的事情。後來崔福又遞了張紙條給主上,上面寫著什麼我等就不得而知了。」

太子妃素日要傳話給殷昱,都是通過護國公府進行,皇帝管天管地,總不可能管著人家嫁出來的女兒跟娘家親近。如果太子妃有確切的消息來源,這番話有因由的話,她自然早就通過護國公府來轉告殷昱了。

她事先沒這樣做,那麼多半是身為母親的直覺,讓她不由自主地想盡量幫幫兒子。長年深居在宮中的女人果然嗅覺靈敏,沒想到歪打正著,殷昱明確地表示自己安於做個庶民后,皇帝覺得無可阻攔,也就答應了他。

畢竟理虧的是皇帝,貶也是他寵也是他,逐他是他,要讓他回去也是他,從這點上,他底氣就佔了下風。RS

(快捷鍵:←)大妝 248宗室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250催妝(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