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248宗室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27日 19:56 [字數] 357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殷昱點點頭,「我知道了。」

霍世聰喝了茶,便就走了。

這邊廂殷昱默坐了半晌,依舊去往書房整理起該送去謝府的禮單來。

謝琬雖然知道與殷昱的婚事會遇到些阻撓,對這件事卻一無所知。除夕日早上殷昱送來辭年禮,是謝琅和洪連珠共同接待的。除了給謝家的禮,殷昱也給齊家準備了一份,正好過去,齊如錚正好領人過來送東西,便就一道走了。

事實上就算宮裡和護國公府不同意這樁婚事,礙於身份,他們也不會直接往謝琬這邊著手,一個是天家,一個是高高在上的公府,平白得個仗勢欺人的名聲,是擔心日子過得太平靜,怕不會因此引起民怨么?

所以楓樹衚衕這邊仍是一派平安喜樂,謝琬也完全不知道殷昱即將要進宮。

從楓樹衚衕出來殷昱便直接去了護國公府,護國公夫人早就讓人來請他回府過年。府里一幫表兄弟早就在門口迎他,見面寒暄了會兒,霍英便把他悄悄拉到一壁,說道:「鄭王上摺子想讓你毀婚的事你知道了么?」

所有表兄弟里小世子霍英與他年紀最相近,他們在一起時間也最長。

殷昱點頭道:「舅舅昨日已經來告訴我了。」

霍英道:「那你打算怎麼辦?」

殷昱沉吟道:「進宮再說吧。」

霍英點頭,與他進了正廳。

護國公府的熱鬧自不必說,殷昱是頭一次在霍家過除夕,霍老夫人賞了他比霍英更多的壓歲錢,沒成親的人都有份拿賞錢,他笑著道謝收了。霍老夫人怕他悶,又喚了府里所有的少爺們陪他在下棋談天,另讓了身邊得力的管事娘子伺候他們茶水。

殷昱由霍英陪著守歲守到子時,回房眯了會兒,到了丑時末,龐白便進來喚起。

聖旨上說的祭祀時間是寅時正,此時趕過去,正好來得及。

他不慣丫鬟侍候,便由霍英霍親自侍候他穿戴整齊,駕馬趕往太廟。

太廟裡已然燈火通明,他舉著聖旨一路進了前殿,只見廣場四處都已經站滿了羽林軍和執拂的宮人。禮部與宗人府的禮官聚在大殿下。各宗室的人應該已經到了,大殿里人影綽綽,宮人們進進出出,個個臉上都有著肅穆的神情。

司禮官忽然就看見了廣場中央高倨於汗血馬上的殷昱,因著只有火把傳來的光亮,司禮官眯眼看了好一會兒才驀地睜大眼睛,大聲道:「大公子來了1

殿門口的人全都把目光投注過來,那空地上偉岸英挺的男子,可不就是殷昱?

眾人一時都不知道怎麼辦好了,原先在宮裡見到他時,他亦是擁有著不凡氣勢,那時候總是讓人不由自主地彎腰下拜,可如今他已經不是太孫了,是殷家的「大公子」,他們怎麼跪還是不跪?打招呼還是不打招呼?

他們處於無措,殷昱卻很鎮靜。

平日里親切隨和的表情不見了,換而之,是兩眼裡徹骨的寒冷。

他心裡不是沒有恨,他生於皇族,敗於皇族,殷昊死後,沒有人給他時間查證澄清,甚至也沒有人聽他分辯申訴,他就已然被處置。殷昊與他的恩怨已不去說它,他就是變成白痴,也知道這是個陰謀。

殷昊在挑釁他的時候為什麼突然間望著某處不動?為什麼他受傷後過了三日才死?

他沒有機會查證,就被丟到了宮外一所宅子軟禁。

美其名曰是讓他反省,實際上前後幾撥人相互盯守。

那種情況下,他不逃,只有死。

他身負冤情被迫流離,就是暗中舉兵反朝,也不算有愧天地。只是強大的自制力讓他保持了冷靜,他接受的是正統的君主的教育,從小到大他都只有一個信念,什麼才是對社稷百姓有利的。他曾經說過要做個曠世明君,為著私仇而反朝,那麼他便成了社稷的罪人。

眼下,他有什麼理由不鎮靜,不從容?即使被廢,他亦無愧天地,是殷家負了他,不是他負了殷家。

他騎在馬上,凝視著殿門。皇帝不來,他便不下馬。

靖江王在門內看了片刻,與司禮官道:「還不快快去通知皇上和太子殿下?」

司禮官們終於回神,紛紛往殿外跑去。

大殿里人數龐大的宗親與單兵匹馬傲倨於空地上的殷昱,這情景像極了對峙。

此刻的殷昱不像個養尊處優的宗室子弟,更不像個庶民,而像個乘龍而來的戰神。

殿里明明有包括鄭王在內的許多個他的長輩,卻沒有一個人敢出面去請他下馬進殿,他們在這樣雄霸著整個廣場的他面前,竟然有些自慚形穢。偌大個廣場像是並不足以容納他的氣勢,那些筆直站立著的羽林軍們,恍惚間成了他麾下的士卒。

在天上變幻的風雲作背景下,他縱馬而立的形像立時像是刻畫在天幕里了。

什麼叫君臨天下的王者風範,他們隱約已知道。

司禮官們在半路上迎到了皇帝和太子,聽說殷昱到來,大妝的太子妃似有些弱不勝衣,身子在鳳冠下微微晃了晃,太子伸手將她的手攢住,一道往大殿去。

太監們高唱皇帝等人駕到,緊接著華蓋幾頂從階下緩緩升上,伴隨著鐘鳴角號,微佝著身子的皇帝緩步上了廡廊。

殷昱下了馬,走上階前,與眾人一道跪地山呼。

皇帝看了眼殷昱,說道:「進殿。」

太子妃隨在皇帝與太子身後噙淚往殷昱看來,殷昱揚了揚唇,無言地沖她大拜了三拜。

太子妃含淚笑了,低頭擦了淚,抬頭又是一臉端凝。

祭拜之初自是由宗正宣讀祭文,而後皇帝宣讀祭文,太子宣讀祭文,之後鐘鳴鼎響,按長幼分次叩拜。

太子這輩的跪過之後,到了殷昱。

殷昱在眾目睽睽下撩袍拜倒,說道:「草民殷昱,奉旨叩拜殷氏祖先。祈求祖上佑我大胤江山永固,社稷永昌1

聽得「草民」二字,議論聲起來了。

大家都在屏聲靜氣聽他如何自稱,按理說他如今這樣還能得到皇帝宣詔祭祀,很該就坡下驢在列祖列宗面前承認自己是宗室子孫才是。如今天下是他祖父當家,皇帝要是不說,旁人還能說什麼?當然鄭王也許會有幾句牢騷,但是旁邊這些人白吃乾飯的么?自然會察言觀色順著皇帝意思說話。

可是他非但沒這麼做,反倒還自稱草民,這是什麼意思?成心讓皇帝下不來台么?

皇帝眉頭果然皺起來。

鄭王一臉得意。

司禮官接著說下一個。

而殷昱起了身,走到皇帝跟前,拜倒道:「殷昱奉旨祭拜完畢,還請皇上恩准出宮。」

皇帝臉上沉得能擰出水來,說道:「朕還有話問你,祭祀完了隨朕回宮。」

也知道沒這麼容易,殷昱稱是,站到了一邊。

門下磨得新亮的銅鑼上,映出他的面容,自信而無懼。太子盯著銅鑼看了會兒,緩緩把臉轉回來。

等到全部程序進行完畢已經將近辰時。

到了乾清宮,太子夫婦與鄭王等幾位宗室近親都在殿外等候。崔福送殷昱進內。

皇帝喚了殷昱上前,且不說話,先接過張珍奉來的參茶喝了口,然後才看向殷昱道:「朕聽說朝中幾位老臣府里都有待嫁的閨秀,你也老大不小了,雖說犯有大過錯,可終究是我殷家的子孫,朕給你指門婚,讓護國公府替你作主行聘納之事。」

殷昱沉著地道:「回皇上,草民已經訂了親,四月里就要正式迎娶了。」

皇帝道:「是嗎?你訂了親,為何朕這做祖父的卻不知道?」

殷昱回道:「草民自被逐出家門,生死由天,從此再不敢提及宗室皇族,以免有逾越之嫌。草民並不知道庶民訂親還要上報宮裡。草民幼年熟讀大胤律法,也並不知道有這條律令,如有律令,還請皇上恕草民不知者不罪。」

皇帝幽幽地蓋上碗蓋,說道:「我幾時說過宗室皇親?我說的是我殷家,你被逐出宗室,卻還是我殷家的子孫。你不經尊長私自納娶,便是娶了回來,也不能被我殷家承認。」到了此時,為了明確身份,皇帝已經把自稱改成了「我」。

氣氛一下子冷下來。

就連張珍也不由往殷昱臉上看了兩眼。

殷昱頓了半刻,說道:「既然皇上這麼說,那就恕孫兒無禮了。我到今日止,方知道我還是被殷家承認的子孫,那麼請問祖父,孫兒是否可以常常回家探望母親和妹妹?是否仍然可以住回原來的居室?是否享受家族的福利?」

皇帝凝眉道:「你是庶民,自不能進宮1

殷昱哂然一笑,說道:「既然有家不能回,有母也不能侍奉,那麼怎麼證明孫兒還是殷家的子孫?」

皇帝咬著牙,盯著他,目光漸利。

「殷昱,你是要跟朕為對么?」

殷昱從容撩袍,跪下來,「皇上明鑒。

「殷昱如果要跟皇上為對,便不會進中軍營任個小把總,也不會公然出現在天下人面前,更不會安分守己地做我的庶民。我堂堂正正清清白白,擁護皇上做下的一切決,我心上可鑒日月下可對黎民,所以無畏無懼。

「從我被逐出宗室的那一刻起,我的婚姻便由我作主,這是我大胤律法賜與我這庶民的權利。皇上君臨天下一言九鼎,自然不會為著草民區區一些私事罔顧先祖定下的律法。」RS

(快捷鍵:←)大妝 247聖旨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249可惜(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