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238打賭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24日 15:58 [字數] 33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入族譜?」

謝榮聽見這話,目光望著前方,唇角揚起來。轉而,他把目光投向謝琬:「你們是謝家的人么?」

謝琬捧著茶,氣定神閑道:「三叔既然在大哥成親當日公然放話把老太太放到我們府里住下,我們自然是謝家的人。莫非三叔還會把自己的母親放到外人家裡去供養不成?三叔自己都承認了,我們當然是謝家的人,有資格上謝家的族譜。」

謝榮道:「既然你們承認是謝家的人,那你們鼓動老太太狀告兒媳,那就是目無尊長。我要按照家規處置你們,你們就必須得去清河看守三年祠堂。」他唇角噙著冷笑望著謝琬,「你接受嗎?」

謝琬輕吐了口氣,說道:「三叔既然說到這份上,那我們也只得認了。不過大姐姐不守閨訓,先是與異姓男子暗夜私會,后又與李家下人串通意欲嫁禍於我,按照家法家訓,她就該是送尼庵里終老的命。若是三叔把大姐姐送去尼庵了此殘生,我倒也能讓哥哥去守三年祠堂。」

謝榮目光驟然冷下來。

謝琬並沒看他,淡然地撫著桌上杯子,一副洗耳恭聽模樣。

堂上安靜了會兒,兩旁站著的下人因為早已經被謝榮揮到了門外,邢珠二人只好在門口守著。

「一定要拼個你死我活么?」

謝榮沉默了片刻,又恢復平日悠緩的語氣,「就為了那點陳芝麻穀子的事?你該知道,如果你們不把關係弄得這麼僵,等你哥哥入了仕,我一樣可以對他有大助力。在我的扶持下我們叔侄同在朝堂掙出片天地,把我們謝家發展為天下新的世家大族,不比糾結於一些往事來得更有益處嗎?」

他看著謝琬,目光里的冷意已經沒了,甚至浮現出幾分誠摯。

謝琬唇角動了動,說道:「三叔錯了,我們跟你的矛盾,絕不是為了當年的舊事。從老太太入到謝府開始,就註定了你我兩支的敵對。老太太容不下我們,導致我們不得不自保和反擊。而你因為我們的反擊自覺傷了顏面,之後也自然地將我們當成敵人。

「雖然是往事,但是說起來,我的父親何其無辜,他忍讓的結果換來的是老太太一再的逼壓,說實話,我很佩服三叔,您在我心目里,絕對有著超然的位置,可是在這麼些年恩怨的蹉跎下,我們都再也回不到起點,而即使回到起點,只要有這層關係在,我們也永遠無法融合。

「我們不是一定要斗贏你,而是一定要斗贏命運,謝琅是謝家的嫡子嫡孫,他才應該是持掌謝家的那個人,而三叔你剛好佔據了這個位子,人們只記得謝府里如今的當家人是繼室所出的謝榮,而忘了不管你人生多麼風光,這個名號也應該是屬於原配楊太太後嗣手上的。三叔,我們只是爭口氣。」

謝榮坐在上首太師椅內,手搭在扶手上定定地看著她。

謝琬很平靜,她跟謝榮之間,遲早會有一番話要說。而謝榮也遲早會向他們傳達和好的意思。

他們的矛盾是三代人數不清的恩仇凝聚起來的,她明白,他也明白,她不想化解是因為壓根就化解不開,道不同不相予謀,從他一開始的積極向上變成對權欲的不擇手段開始,他們就不是同條道上的人了。

而他知道化解不了卻還想化解,是真心,也不是真心。真心的地方在於現階段他需要謝琅與他站在同一陣線,免除這個後顧之憂,而他不真心的地方在於,過了這坎,不管他會不會反過來壓制謝琅,他都會成為壓在謝琅頭頂的一片巨石,謝琅要想往更高的位置上爬,都會有他一隻手按在他頭頂。

謝琅或許窮極一生也到不了入閣拜相的地步,可是一個人總活在他人的陰影里,這是很悲哀的一件事不是嗎?謝榮不倒,那麼謝府的嫡房永遠也得不到正名。人們以後提到謝琅,也只會說是謝榮的侄子,而不會說是謝府的大爺。

樹活一張皮,人活一口氣,她要爭的,就是這口氣。

或許從一開始針對王氏和謝榮的行動是為了保命,為了避免前世的下場,可是到了如今,自然而然已經變成要以謝府原配嫡房後嗣的身份揚眉吐氣地活著了。

謝榮吐了口氣,眯眼看向側面屏風,「你覺得以你們的力量,能夠摧垮我么?」

人生中遇到個像謝琬這麼樣的對手,實在讓人頭疼。她聰明沉靜,而且擅於把握機會,所幸是個女子,否則以男兒身入到朝堂,定會攪起番腥風血雨。她說她佩服他,他又何嘗不重視她?她讓人又氣又恨,但是卻總也讓他抓不到她的把柄。

眼下被她這席話一說,他倒是也被激出幾分傲氣來。

他倒,這場較量究竟以什麼樣的結局告終?

他看著謝琬,謝琬微笑,「我們也想試試。」

他哼笑了聲,竟是有幾分棋逢敵手的感覺。

「既然如此,咱們就來賭一賭,這次東海出事的消息想來你已經知道了,我們就來賭護國公會不會出征。如果護國公去了東海,你們就再也別提入族譜的事。如果沒去,不用你說,我這裡自會在十日內把洪氏的名字上進去。」

這事看起來謝琬毫無勝算,因為她是個閨闈女子,旁的小事倒還罷了,軍國之事她又如何插手?但是既然他提出來這條件,自然容不得謝琬拒絕。她想了想,說道:「三叔此言可算數?」

謝榮正色:「若有一字虛假,便讓我來日被天下人共棄。」

謝琬頜首,站起來,「我相信三叔的為人。不過,三叔還得給我加上一條,我若是贏了,從此之後哥哥的子嗣要上族譜時,三叔也不能再刁難。」要不然縱使這次過了,下次他又尋出個什麼名目來為難她,怎麼辦?

謝榮負手看著她,含笑道:「小事而已,我答應你。」

謝琬出府的時候沒說上哪裡去,回到府里也沒跟洪連珠提起這事,東海這檔子事其實跟她本就有著間接關係,如今謝榮既然以此為要挾,她就更要在此事上下些功夫了。

首先這事肯定不會拖很久,頂多三五日便要定下來,也就是說,她必須在這三五日之內想出個足夠的理由讓皇帝打消把護國公派去東海的念頭。而後她如今跟謝榮等於是交了底,於是就算她能夠想出個好主意來,謝榮也多半會想法子阻撓。

在書房裡呆了半日,傍晚她便讓人去跟洪連珠打招呼,讓謝琅回來了後過來一趟。

這邊廂謝琬出了四葉衚衕,卻就有專跟謝府下人有了往來的廣恩伯府下人把這事告訴了任如畫。

謝家兩房私下裡斗得你死我活這對任家來說早不是什麼秘密,任如畫讓人跟謝府接觸的這段日子,也從來沒聽說謝琅兄妹上侍郎府串門,這日謝琬忽然過來,而且據說還是去見的謝榮,任如畫就開始琢磨起來了。

謝琬去找謝榮肯定不是為聯絡什麼感情,不知道是為什麼事?她如今還沒有去過謝府,因而無從打探起,可是這事橫在她心裡又跟根刺似的,謝琬不出現則罷,一出現則又讓她想起任雋當初為情所困的那副慘樣來。難道說,真應該像曾密說的那樣,儘快想辦法先去跟黃氏搭上話?

這些日子倒也不是她怠慢,而是下面打聽來的情況都說黃氏這些日子都足不出戶悶在屋裡不出來,她不出來,她又怎麼跟她偶遇?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事不能再往下拖,曾密的前途要緊。

她想了想,又喚來下人道:「謝夫人最近不是情緒不佳么?你去想個辦法,讓謝夫人出門散個步或者進廟裡燒個香什麼的。是了,不是說她在禮佛么?你就透個風給她身邊的人,就說相國寺的禪師講佛很厲害,可以去聽聽。」

下人會意,自是下去經辦不提。

這裡謝琬吃了晚飯,沒等到謝琅,卻是等來寧家商隊里送來的有關謝葳準備進京的消息。

原來經過謝琬一番刻意布署,謝葳過了七八日,也終於從下人嘴裡聽到了謝榮納妾一事,當場謝葳就摔了兩隻茶壺,然後打了議論的下人好一頓板子,直言謝榮不是這種人。不過沒人與她爭執,而因為有謝榮的吩咐在,她就是生氣也無可奈何。

不過謝琬覺得,謝葳既不會一輩子呆在清河,謝榮發生了這種事,她就是暫時回不來,也遲早會想辦法回來的。從前還不敢肯定,這次拿這事一刺了她,就試出來了,謝榮在她心裡就是如神一般的存在,她是寧願奉獻出自己也要維護好謝榮的形象的。

但是對於謝榮來說,謝葳的態度肯定會成為她的一個麻煩,這樣,算不算是側面地對將來的形勢也有益處呢?

謝琬笑了笑,跟錢壯道:「四葉衚衕內宅有什麼消息,也別忘了來告訴我。」謝榮既然跟她有這一賭,當然方方面面的消息都要照顧到。RS

(快捷鍵:←)大妝 237卑微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239思念(宙小眉*和氏壁+)(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