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223不孝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20日 07:43 [字數] 336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榮在刑部衙門突然接到黃氏派人傳來的消息,也是頓住在那裡。

不過他第一時間反應的這肯定是謝琅或者謝琬挑唆的王氏,這從謝琅伴著王氏去的公堂就看得出來。王氏告黃氏,就算告到了順天府,也不過是婆媳內宅之事,就是傳出去也不過是讓人說兩句娶妻不賢而已,這對於他來說,實際並不能造成多大的影響,他們兄妹倆這樣做,是被逼得亂咬人了嗎?

謝榮要是這樣想,他就不是謝榮了。

謝琬每步動作似乎都有她的寓意,不管這事是謝琅出的還是謝琬本身,這件事都絕對經過謝琬參與,既然如此,那就不能等閑視之了。

他換了身常服,出了衙門,直奔順天府。

到了的時候已經在審了,府尹聽說謝榮到來,當即起身拱了拱手。

但是品級再高,天子腳下的公堂之上也沒有多少面子可給,府尹繼續審案。

「對於王氏狀詞所述的內容,黃氏你可承認?」

府尹拍著驚堂木,望著黃氏。

黃氏不知道怎麼說。王氏狀詞里內容的確都是事實,沒有一絲誇張之處,可是黃氏也並不覺得自己罪大惡極到被告上公堂的地步,如果不是這麼些年來王氏的所作所為,她並不會對她冷面相向,她一定會謹守著女訓,對她敬重有加。

可是王氏所作的那些,她能夠當著公堂說出來嗎?若真說出來,那就真的徒惹笑話了。

王氏也許正是看準了她這點,所以才會義無反顧地闖上公堂,要給她個下馬威。

她看著謝榮,這個時候她只能指望他出面來解決這事了。

謝榮看了眼謝琅,心裡真說不上什麼感覺。但是這些次要的了,近來關於他的負面事件實在太多,眼下得快刀斬亂麻處理完這件事才為要緊。

他與府尹道:「此事是乃是場誤會,家母年老,難免有些糊塗,還請府尹大人允准鄙人回府處置。」

謝琅朗聲道:「府尹大人,此事沒有這般含糊的道理。古語云百善孝為先,王氏雖然是在下的繼祖母,對在下父親也沒曾負過教養之責,但是在下的三叔既然非說我們之於老太太也有照護之責,那麼這件事在下就替老太太好好出出頭了。今兒作為原告,我們必須要在公堂拿個說法出來1

黃氏狠瞪過來。

府尹則是望著謝榮咳嗽了聲。

大家都是同朝為官,他也知道家宅不寧鬧出這樣的事來讓人頭大。可是雖說謝榮是季首輔的得意門生,更是六部的要員,他很有心要幫他一把,而謝琅卻也是正經的舉子,他背後也還有如今已然聯了姻的殷昱為妹夫,更是魏閣老手下的帖身助手,他就是有心要放水,也不能放得太明顯吧?

清官難斷家務事。可謝琅這麼緊逼著,他也只好硬著頭皮往下判。

「原告王氏,你願意和解此事嗎?」

王氏是抱著逼謝榮請授誥封之事來的,到這會兒她暗地裡分析形勢,也知道是她說話的時候了,遂說道:「倒是也沒有什麼不能和解的,只不過和解之後,我晚年也還是沒有保障。而且說不定因為這樣招致兒媳婦的記恨,所以今兒,我一定要為自己討個保障才成1

黃氏咬緊牙關,看了她一眼把頭垂下去。

她實在沒見過這樣當娘的,居然會當著這麼多人面讓自己的兒子下不來台!

而謝榮目光漸冷,聲音卻愈發溫和:「不知道母親要為自己討什麼保障?」

王氏咽了咽口水,大聲道:「我是有資格接受誥封的!你為我上書請奏誥封,此事便可和解1

一席話聽完,謝榮的目光驟然變成了寒霜。

說來說去,原來謝琅他們背地裡唆使他的就為這個!

朝廷雖然對請封誥命也有著規定,可是以他目前的身份,要替王氏再請封個誥命回來不算難事,但是這樣一來,王氏便不能再在楓樹衚衕住下去了。而更重要的是,王氏接受了誥命之後,舉止上便再不能行差踏錯,否則的話,都察院那些人第一時間會上本子彈駭!而彈駭下來,第一個連累的也正是他!

王氏的性子,無名無號的時候尚且不消停,而當她成了名正言順的命婦之後,又怎麼可能會消停下來?他深知這樣做的後果,所以才壓根沒去考慮這檔子事!沒想到居然被謝琬他們給利用了。

他緩緩吸了口氣,說道:「請封的事,不是一兩天就能辦下來的。有什麼話,回去再說。」

謝琅道:「三叔別急著回去,這請封的事一兩天辦不成,那三四天辦成也行。當初三嬸的誥封就是沒出三天就辦了下來。只要當著大夥的面您答應了,給老太太一個安心,也就成了。」

謝榮沉默無語。

這個時候,他是不會跟謝琅去爭辯的,他不光是長輩,還是朝廷要員。

可是當著這麼多人他怎麼能答應?答應了他就非得上摺子不可。不然他就是背信棄義的小人,是陽奉陰違失信於高堂的不孝子。而禮部是段仲明的地盤,他相信只要請封摺子上到禮部,哪怕他寫的再怎麼爛,禮部也一定會批下來。

謝琬把王氏反過來設了個套讓他往裡鑽。

王氏封不封誥命,他都不可能真的把她往死里逼。可是有了誥命對王氏來說就全然不同了,她會動心是必然的,他現在他終於開始覺得,把王氏送到楓樹衚衕是個錯誤的決定了。

原先他以為,王氏越是被逼得沒辦法,越是會不遺餘力地幫他,而他竟然疏忽了,走投無路的王氏也極可能因為想改變自己的境況而反被對方利用。

「三叔,為老太太請封個誥命,這是情理之中的事,而且以您如今的身份,朝廷絕對會允准,我看這要求並不過份,三叔還是應下來吧。」

謝琅氣定神閑地道。

他不怕謝榮不答應,不答應,謝琬還有后著。

府尹在上方等了半日,見謝榮還是不表態,心裡也有些疑惑。人都說這謝侍郎人品甚是端正,怎麼對於內宅家務如此沒有方寸?先是家裡大姑娘的事被當成了大笑話,如今其母又跟其妻鬧上了公堂,眼下不過讓他請個誥封好給個保障,他也尋思良久,莫非,傳言也有些不大符實?

當然,謝榮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跟他沒關係,他管著順天府,只要不得罪他就成了。可是這事拖下去總歸不是個事,王氏乃是擊了登聞鼓進來的,衙門外已有許多人關注著這消息,他要是不提醒他快些決斷,到後來侍郎府婆婆告媳婦的事傳開來,到時就真得罪他了。

想到這裡,他便就道:「請侍郎請借一步說話。」

謝榮看了他一眼,隨他進了側室。

府尹與他拱了拱手,說道:「在下雖與在人頭次打交道,但是也深深敬佩大人的才華和為人。依我看令侄說的對,老太太這要求也不過份。侍郎大人還是替老太太請個誥封吧。此事也不過是走走程序的事。若是因此傳開去,不但會讓外人質疑大人的品行,也容易讓皇上老人家不滿。」

人至清,則無察。從這麼多年皇上對百官的待遇來看,皇上其實並不像是那種要求臣子一定要品性完美到無懈可擊的人,人偶爾有些差錯難免,可若是接連再三地鬧出不好的傳聞,天子為顧面子,為維護朝綱,也還是會有所表示的。

他這番話,謝榮哪裡不知?所以即使李夫人大鬧四葉衚衕,即使謝葳名聲掃地,他也並沒有到無措的地步。因為這些年來他為自己已經鋪墊得夠不錯了,這個時候已經官至三品,若是還讓人抓不出丁點毛病,豈不更讓天子忌憚?

可是不孝這兩個字分量太重了,當初他就是拿著它去要挾的謝琅,如今他反過來拿它逼他,也讓他有些透不過氣來。

但是府尹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他也只能接受他的好意。

「大人所言甚是。這便請大人下判吧。」

二人出來回到公堂,王氏不知道他們說些什麼,頗有些緊張地看著謝榮。

自己的兒子她很清楚,她很怕在這個時候又被他想出什麼理由來回絕。

府尹道:「方才侍郎大人表示已經正在計劃上書為老太太請封,看來此事果然是場誤會,主要是大人公務繁忙,未曾及時把這事告訴老太太罷了。至於狀告謝夫人不孝,相信侍郎大人回去自也會有番說法。本官也難斷家務事,這事真鬧開也傷了自家和氣,便就此和解了罷。」

王氏看向謝榮,謝榮如往常般一副雲淡風清的表情。

謝琅道:「府尹大人雖然說三叔正在計劃上書,不過,我們並沒有親耳聽見,還是請三叔親口給老太太一番交代才好。」

謝榮看了他一眼,說道:「三日之內,我必然上書請封。」

「這樣我就放心了。」謝琅點點頭,「既然如此,老太太是想回三叔那裡靜等消息,還是回孫兒府上去?」RS

(快捷鍵:←)大妝 222狀紙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224疏忽(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