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222狀紙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19日 19:50 [字數] 341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氏臉上的譏嘲漸漸凝住,「你什麼意思?」

謝琬揚唇道:「你好歹也是個從內宅里血拚出來的當家主母,若沒有點手段,當年老太爺怎麼會被你迷得七葷八素?怎麼到了眼下這個時候,關係到自己切身利益了,卻又變得這麼慫了?謝榮和黃氏那樣對你,壓根就沒有把你當母親看,你真的沒有想過通過朝廷律法維護點自己什麼?」

王氏睜大眼睛:「你是讓我去告他?」

「你果然是老了。」謝琬托腮望著她,就像望著一隻憐的老貓,「我不妨提醒你,他現在是正三品的侍郎,你身為他的生母,完全也以接受誥封。只要有了誥封,你就有了自己的財源,你不用依靠他過日子,不就以挺直腰桿來了嗎?」

王氏聽到誥封兩個字,頓時像起死回生似的坐直起來。

誥封……她還真沒有想過這事,因為在進京之前,她平生見過的最大的官也就是魏彬,而魏彬跟她又沒有什麼交集,所以京畿要員幾個字,對她來說真的就只是幾個字而已。怎麼原來上品級的大官的母親也以上誥封的么?

謝榮居然沒給她請個誥封回來做做?

……不,這事不能激動,謝琬不會無緣無故來跟她說這事的,她一定有所圖謀。

她上下打量著謝琬,說道:「你想挑撥我們母子關係?」

謝琬笑起來,「你們母子的關係,還用得著我來挑撥么?實話跟你說吧,我現在拿你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黃氏不來接你,我又不能送你過去。留你下來我又怕謝榮再使點什麼花招,到時候栽贓在我頭上,所以我想來想去,只能先替你解決掉這件事。讓你能無後顧之憂地在四葉衚衕呆著,我才好送你。」

王氏原以為她又要東扯西扯些什麼理由來掩飾,沒想到她居然張口就把這大實話給說了出來!這兩日她還的確琢磨著謝琬究竟會把她怎麼樣,她知道她是不能在這裡長住下去的。謝琬也肯定會不停地想辦法轟她走,但是她真沒想到她會替她出主意讓她去爭取自己的利益!

到這會兒,她對她十二分的不信任,竟又變得有些半信半疑了。

信的是她沒騙她,這會兒若換成她是謝琬,也的確拿她束手無策,如果解決了她的後顧之憂,還真是不怕黃氏她們再對她不敬,謝榮也不敢隨便動她,她也以隨時把她送過去了。而她疑的是。謝琬這主意里有沒有陷阱?

她思前想後,最終還是決定試探下。

「那你說,我是要跟榮兒直接去要求,還是去告他?」

謝琬道:「直接要求,你覺得你能要求到嗎?」她譏道。

王氏道:「那依你說。該怎麼辦?」

「這事當然要告。」謝琬斬釘截鐵地。

王氏聞言,心裡便就沉哼了聲。果然如此!她這是挖著坑等她跳呢!她去告謝榮,謝榮再怎麼樣也是她的親兒子,她怎麼著都還指著他養老呢,讓她去告他?這是把她送到謝榮刀口下,讓他好把她直接再遣回謝宏那兒去吧?

「這事要告,但不能告三叔。」

王氏正要反譏。謝琬忽然又開口了,說道:「你要是告了三叔,你這輩子也就算是完了。而且,你就算告了三叔,人家禮部也不見得就會誥封你呀!說不定他還會因此遭貶,那時別說誥封。你只怕啥也落不著。」

王氏真沒想到她話鋒一轉,又把話頭轉了開來,不是告謝榮,那告誰?

被謝琬這麼樣一說,王氏忽然有些六神無主了。看模樣她不像是坑她礙…

「告黃氏。」謝琬定定看著她。「黃氏做為你的兒媳婦,幾時把你當婆婆敬過?你受傷在我這裡個把月,她有沒踏進門來看過?你我都心知肚明,她眼裡根本沒有你。也許她還打心眼裡希望你從前不要回去,我說的對不對,你自己以捂著心口想想。

「當然,你要以為我是在挑撥你們婆媳關係,那就當我白說了。不過,你就算能在我這裡住到百年歸天,安葬之事又該如何算呢?黃氏到時若是拿草席捲了你入土,你也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你若成了誥封就不同了,朝廷是有律法管著的。」

王氏聽聞安葬兩個字,不由倒吸了口冷氣。

黃氏對她如何那自不消說了。而喪葬之事她果然沒想過這麼深。謝榮雖然當了官,為顧名聲不能真拿草席捲了她,定也會有番排常是那樣就算面上再風光,棺材裡頭的事誰也不知道的,而且有誥封和沒誥封的喪儀又很是不同,她當然想葬得風風光光!

不過,這跟告黃氏有什麼關係?

她皺眉道:「我能告黃氏什麼?」

「當然告她不賢不孝。」謝琬道,「黃氏對你不孝是事實,你當然以去告她!等你告贏之時再當場讓三叔請封誥命,當著那麼多人面,他不能不答應的。所以說,告黃氏能不能告贏是其次,最主要的是逼著三叔替你請封。」

說來說去,就是讓她去告黃氏的狀,然後把謝榮拖進來,逼著他給自己請個安享晚年的保障。

王氏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雖然有些不大服氣,是細想之下又挑不出她的理兒來,謝榮這人最好名聲,如果在衙門裡當著那麼多人讓他請封誥命,他不能不答應。而且她受封了誥命,許多雙眼睛看著,黃氏和謝榮當然不能再讓她住在這邊,謝琬也就鬆了口氣。

黃氏不過是她的兒媳婦,她就是告了她,也不關謝榮的事,頂多朝廷斥責黃氏而已,這層不必擔心。

她思來想去,倒是真沒找出這其中有什麼詐來。

也許,以一試?

她看著謝琬,臉上的譏諷和不以為然已經不覺變成了沉凝。

謝琬道:「我這裡連狀詞都幫你寫好了,你若是想好了,就在這上頭摁個手印,明兒一早我就幫你去順天府門前擊登聞鼓去。」

她把一疊紙從袖品里抽出來,遞到她面前。

王氏怔住,拿起那紙來看了看,竟是有四五頁之多。她略略掃了兩眼,放下道:「我識字不多,這東西我得讓棋姐兒進來幫著看看才成。」

謝琬點頭:「隨便看。」

她朝門口擊了擊掌,門推開了,邢珠進來。謝琬道:「把棋姑娘帶進來。」

謝棋聞聲步入,房門再次關閉。

王氏簡單地跟謝棋說了說因由,然後道:「你仔細看看這狀子,有沒有錯漏。」

謝棋聽說王氏要借告黃氏的機會逼謝榮申請誥封,心裡也不由得一喜,因為王氏若是有了朝俸拿,那她還用得著跪求謝榮給予安身立命的機會么?

當下仔仔細細看起來,嗯,告的是黃氏沒錯。寫的條條款款也都屬實,甚至有些地方她覺得還輕了點兒。再看下去,的確沒有什麼地方涉及到謝榮。

她看了兩遍,交給王氏:「沒有什麼疑的地方。」

王氏嗯了聲,看向謝琬:「那明日你就抬我到順天府去,事情成了,我自然會立刻就走。」

說實話,如果能夠在四葉衚衕呆得下去,誰願意跑到這邊來當賴皮狗呢?如此倒也好,兩廂相安無事,等授了誥封,她自是安安穩穩地做著她的老封君,也不會再過來勞心費力地招惹她了。

她伸手沾了謝琬拿出來的印泥,在每頁紙上摁了印,又歪歪扭扭簽了自己的名字,交給謝琬。

謝琬揚眉接過,說道:「那明日一早,你就準備好在屋裡等。」

她說完起身,開門出了去。

王氏看著她背影,不憂急,但是也不輕鬆。

謝琬回到正院,殷昱已經走了,謝琅在書房裡忙著什麼。

她走進去,把手上狀詞交給他道:「明兒一早哥哥就帶著王氏去順天府吧。」然後湊到他耳邊細聲說了幾句。謝琅看過手上的狀詞,點點頭道:「這事交給我。」

此事謝琬不露面,也不必她露面。

翌日早上謝琅就吩咐人拿軟轎抬著王氏出門了。

到了順天府,擊過登聞鼓后,順天府尹便就擊鼓升堂,讓把王氏抬了進去。謝琅遞了狀詞,就見府尹的臉色變了,立即讓人傳審黃氏。

黃氏這幾日因著心情不錯,遂讓整修門庭的工匠們順手把後園子也整了整,種了四季鮮花。因為謝芸如今又正在議婚,所以順便把他所住的院子也一併新修了。

上晌正說有郭興府上的管事介紹的新的護院前來,要預備著見見,這裡忽然就有捕快上門,說是王氏去了順天府擊登聞鼓狀告她!

黃氏站在廳堂里懵了足有半日,完全想不到王氏居然會去順天府告狀!

她這是要幹什麼?是還嫌這個家不夠亂嗎?黃氏心裡又氣又怒,是心裡卻也無法不虛,畢竟說起來,她對王氏的確沒有盡過什麼孝心,王氏真要告她也告的在理。是這不都是大家早就心知肚明的嗎?王氏這些年也從來沒跟她說過什麼呀?

是不管怎麼樣,既然鬧到了公堂,這事就怎麼也不會小了。她一面換著衣裳,一面與龐福道:「快去通知老爺,讓他到府衙來1

(快捷鍵:←)大妝 221待遇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223不孝(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