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218告狀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18日 13:30 [字數] 340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榮進入黃氏屋裡,謝葳正在跟黃氏說話,見得謝榮進來,便頜首退了出去。

謝榮再一擺首,戚嬤嬤等人也退了下去。

黃氏坐在榻沿上,並不看他這邊,謝榮在她對面坐下來,默然打量了她半晌,說道:「回頭我讓龐福去請幾個護院,咱們家裡沒幾個人看家,是不太像話。」

黃氏沒有理會,謝榮默了默,再道:「讓你受驚了。」

屋裡再沒有人說話,兩個人就這樣面對面坐著,黃氏忽然抬起頭,咬唇道:「又鬧出這樣的醜事,葳姐兒怎麼辦?她究竟還要不要說親?我知道你想贏,可你做事難道從來不考慮後果嗎?來日縱使你權傾天下了,可你卻臭名昭著,連個女兒都嫁不出去,你那樣又有什麼意思?1

她的神情是悲憤的,縱使她覺得謝葳的心態有些耐人尋味,可是說到底也是她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女兒!作為一個傳統意義上的賢妻良母,她怎麼可能真正拋下她不管?怎麼可能真的任憑她跟著他在這條路上走火入魔?

「書蕙,對不起。」

謝榮抬起頭,目光里透著隱忍。

黃氏眼淚滾出來,他伸手將她擁進懷裡。黃氏死揪著他的衣襟哭泣著,像是整個人都淹沒在這片淚海里。她越來越有心力交瘁的感覺了,這種生活跟她在清河時相差得太遠,風花雪月都化作了利慾薰心,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對不起相夫教子這四個字,她只是覺得,幸福兩個字離她越來越遠。

「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書蕙。」他輕撫她的肩膊,喃喃低語,「我想給你安穩寬裕的生活,我想讓你嫁給我一點也不後悔,可是我就好比逆水中行進的一隻船,如果我不緊抓住這些機會,如果我放鬆哪怕一點點,我就會被江水沖得無影無蹤。你該知道,我從來不想負你。」

黃氏睜開眼,淚水越發像潮水一樣湧出來。

謝榮眉頭緊結著,雙手也緊緊環著她。

黃氏不記得有多久沒曾與他有過這樣專註的擁抱,那時候他還沒入仕,在清河,他寒窗苦讀,她從旁*添香,朝來看花晚來賞月,她以為這就是她的一輩子。後來他進京,她等待,他升遷,她伴隨,一路忙於鑽營建設,就連偶爾的親昵也顯得心不在焉。

眼下謝榮就在跟前,她與他冷戰了幾個月,不過是分床了幾個月,再被他這樣擁抱著,她竟然又有小別新婚的感覺,她的心如春潮一樣涌動著,推搡著她向他靠近,那些委屈和隔閡於是就這樣被沖開了,她發現自己,原來不管他如何過份,她心裡也還是愛著他!

從當年洞房裡相見那一刻起,從他的雙手撫過她的處子之身那刻起,這一點就已經註定了。

她從他懷裡直起身,再也沒有了先前的劍拔駑張,不管她再如何堅持自我,也還是敗在他的溫情下。

「那葳葳,你打算怎麼辦?」

她拿出絹子,印了印眼眶。她和他的事解決了,可屋外的事情還沒有解決,李夫人這麼一鬧,謝葳不可能再有什麼好親事留給她了。

「我準備讓她先回清河去住些日子。」他說道。

「回清河?」黃氏頓祝

謝榮點頭,站起來,「離開京師些日子,對她才有好處。一來離開這是非之地,她能夠靜下心來想想她自己往後的路,二來,我也怕謝琬反過來對她施加報復——今日這件事,絕對是謝琬背後策劃的,為了避免下回,她也絕對會想辦法阻止這些事發生。葳葳沒有她毒辣,鬥不過她。」

黃氏默然沉吟了片刻,說道:「那讓她去多久?她都十八歲了,總得快想辦法把她的婚事定下來要緊。」

謝榮唔了聲,說道:「刑部下方有幾個今科散館放出來的年輕士子,我看有兩個也算好學上進,雖然出身低點,來日我們幫扶著,未必比不上人家世家子弟。葳葳先回清河去住個一年半載,等這裡風頭過了,我再挑個人出來議議這事。」

寒門士子雖然仕途艱難點兒,可是只要人品端正,沒有什麼壞毛病,眼下倒也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謝葳也不是個糊塗的,有著謝榮幫扶,謝葳從旁輔助,來日並不見得會落後到哪裡去。而謝葳雖然名聲差點,可是至少身子是乾淨的,那些初入仕途的年輕仕子們急於求成,不見得會糾結這點名聲。

黃氏想到這裡也不禁點頭,再看丈夫,就越發心軟了,原來他並不是什麼都不管,只是因為忙,而無暇去精管罷了。像眼下這種事,如果不是他拿主意,她一個婦道人家又怎麼會想到這上頭來呢?

這回可不管謝葳同意不同意,這親事她若看定了,就非得訂下來不可了。

李夫人在四葉衚衕這麼鬧過之後,自然很快就傳遍了附近大街小巷,當然,是不會這麼快就傳到與四葉衚衕有著小半個城之隔的顧府的。

顧若明從衙門回府,像往常一樣換了衣裳后就在小花廳里半躺著喝茶。

忽然胡贈快步走進來,說道:「大人可曾聽說今兒晌午發生在謝榮府上的那件事?」

「什麼事?」顧若明見得是他,而且說的是謝榮的事,便挺了挺身子坐起來。

胡贈躬著腰在他面前坐下,說道:「方才在下出門去替大人辦事的時候,聽見巷子口有兩個人在議論,說今兒晌午,原先跟謝榮府上訂過親的戶部主事李固的夫人,帶著人證物證上門到四葉衚衕去找謝榮的女兒討說法。

「原來這謝榮的女兒重金買通了李家的下人婆子,鬧得李家后宅雞犬不寧,李夫人氣不過,便就帶著許多人上四葉衚衕鬧去了。估計到明兒早上,朝堂各部都要知道了。」

「是么?」

顧若明捧著茶壺坐起來。

謝榮府上被人鬧,這可是大新聞。怎麼一向堪稱私德甚佳的謝榮如今也丟了這麼大個臉么?顧若明簡直都想立馬跑過去看看謝榮這會兒的表情了!

胡贈道:「大人,難道沒想過要去季閣老府上走走么?」

去季府?顧若明又頓住了,是啊,這事兒季閣老肯定還不知道的。他應該去跟季振元透個底啊!要不然季閣老怎麼會知道他生平那麼看重的愛徒居然背地裡扯了他的後腿?

他騰地站起身來,「備車!去季府1

經過一天一夜的時間,消息終於在京師不太小的範圍內散播開了。輿論總是人力最難掌控的事情,很快魏彬和靳永他們都知道了消息,謝琅這日在魏府呆到很晚才回來,大意是為了要不要拿此事去上奏彈駭謝榮而作了番討論,因為謝榮是季振元一手提拔上來的,謝榮治家不嚴這對季振元來說也有影響。

謝琬問謝琅:「那你們討論的結果是怎樣的?」

謝琅道:「魏閣老的意思是靜觀其變,畢竟經過上一回交手,謝榮和季振元他們的底大家還是約摸知道幾分,也怕會鑽進他們的圈套。」

謝琬道:「還是不要去參的好。這個事顧若明已經知道了,從內部挑起他們的矛盾,比起我們外部施壓要有利得多。如果魏大人他們去參的話,季振元那邊必然緊抱成團,而如果由顧若明去挑動這碗水,讓他們自己去亂去,豈非好得多?」

謝琅笑道:「有道理,那明日我也得去告訴聲魏閣老。」

翌日下朝之前,各部朝堂里便有人私下議論,很快消息便就由散布在各處的那些門生匯總到了季振元這裡。季振元整個早朝上臉色都是沉凝如水,而謝榮神色如常,彷彿傳聞中的事壓根沒發生在他身上。每個人都在等待著御史上摺子,但是奇怪的是,從始至終都沒有人提過謝榮半個字。

今日早朝極其安靜,連皇帝都覺得納悶,問道:「真沒有什麼上奏的嗎?」得到的回答是個個靜默無語。皇帝也就只好悶悶地回了後宮。

散朝後各自回衙門,出大殿時季振元與謝榮道:「下晌到我府里來一趟1

謝榮揖首稱是。郭興安慰道:「橫豎不過責備幾句,你就聽著罷。」謝榮點頭。

下晌差事辦完,果然就到了季府。

季振元坐在書案后瞪了他半晌,說道:「怎麼能這麼不小心!你才上任多久?這種事鬧得滿城風雨,不止丟的是你的臉,也是老夫的臉!今兒還好是靳永他們沒上奏彈駭,若是經皇上當著百官的面斥責你幾句,老夫也要跟著受牽累1

謝榮把頭低下去,說道:「學生連累了恩師,甘願受斥。」

季振元皺緊眉頭,「你沒有什麼好辯解的?」

「事已至此,學生無可辯解。」謝榮平靜地道,「學生謹記著恩師當年的教誨,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學生若是辯解,便是不服。若是不服,便很容易帶壞這個頭,令得其餘人爭相效仿,到那時,學生才叫真正罪大惡極。」

一番話說得季振元神色好了些,他哼了口氣,說道:「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難得你還能保持這番清醒。這次便算了,下次再莫惹出這樣的事砸自己的腳1RS

,無彈窗閱讀請。

(快捷鍵:←)大妝 217潑婦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219攆人(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