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215拷問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17日 13:35 [字數] 341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夜裡錢壯回來,直接到了楓華院。

謝琬道:「可查出什麼來?」

錢壯道:「沒有什麼大的發現。不過,小的發現一個很巧合的現象,就是每次謝榮去到郭府呆很久的時候,中途都會有輛大烏蓬馬車出府去,然後每到謝榮出府之前不久,那烏蓬車就會回到郭府。小的懷疑會不會是郭興和謝榮坐著車去哪裡了?」

謝琬沉吟道:「這也有可能。越是不正常的現象,你越是要盯著。從今天起你就給我盯著那烏蓬車,看看他們去哪裡?」

如今殷昱正在查駱七以及他背後的人,如果那烏蓬車上的人真是郭興和謝榮,他們則極有可能是去跟那人接觸,她就不信謝榮能夠不露一絲馬腳!

「三虎回來了么?回來了也讓他來見我。」

她說道。

錢壯連忙就出去喚虞三虎。片刻后兩人一道回來,虞三虎見著謝琬便道:「姑娘,顧若明最近常去振元府上,前兩日聽說季振元養的一隻鸚鵡死了,十分傷心,顧若明便滿京師的去尋了只跟原來那隻一模一樣的鸚鵡。」

顧若明討好季振元並不讓人意外,但滿大街地去尋鸚鵡作為孝敬,這顧若明也真敢做!他就不怕萬一落到御史耳朵里,給季振元帶來麻煩嗎?

謝琬乍聽時覺得這顧若明甚沒腦子,可是再一想,他若是沒腦子怎能混到大理寺少卿?又怎能想出整蠱謝榮的那主意來?所以這件事應該不如表面上這麼簡單。

她跟虞三虎道:「顧若明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求季振元?」

虞三虎想了想,說道:「小的因為不能進府,所以並不清楚。但是小的這幾日在季府外頭轉悠的時候,聽到季府里有人說起過漕運這案子的事,大意也是說駱七失蹤之後,許多人乃至皇上都開始正視起這件事,於是要從朝中抽人出來專辦此案。」

漕運案子到如今都大半年過去了,還沒有什麼特別大的進展,這次皇上要從朝中抽人專辦,這辦成之後陞官加爵自是指日可待,而顧若明又正在大理寺任職,莫非他就是沖著這個而來?

季振元既然跟這案子有染,那麼就肯定會在其中插自己的人,如今顧若明和謝榮都是他手下幹將,既然顧若明會去爭,那謝榮也肯定會爭,顧若明鞍前馬後討好季振元,那謝榮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去為自己加碼呢?

他讓謝葳弄傷王氏住進府里……是了!謝葳和謝棋不是在四葉衚衕吵得水火不容了么?為什麼又會狼狽為奸攪和在一起?謝葳為什麼會容忍謝棋?

只有一個可能,就是謝棋有什麼地方能夠被謝葳利用!

但是謝棋有什麼好讓謝葳利用的呢?

「邢珠。」她喚道。

邢珠走進來。謝琬跟她道:「今兒夜裡,想個法子去把謝棋身邊的丫鬟帶到這裡來。」

然後看著錢壯和虞三虎:「錢壯辦好你的差事,去把謝榮盯緊了。我再交給三虎一個任務,你想辦法往顧若明府上塞個妥帖的人進去,最好是能夠近身知道顧若明動向的。然後再從護院里派兩個人出去,這些日子就在季府周圍轉悠,打聽些消息。」

虞三虎拱手稱是,又道:「需不需要直接往季府塞個人進去?」

「季府里的人不是那麼好塞的。」謝琬道。這些高官達貴家的套路她很清楚,越是官級高,秘密越是多,對身邊的人過濾得也越是仔細。雖說往季府里放人是很好的一個手段,可是這差事不是尋常人能攬下來的,而且要取得季振元的信任,沒個十年八年不可能。她可不想讓謝榮拖到十年八年後才了結。

錢壯他們下去了。

謝琬吃了晚飯,便在房裡看書。

因為天氣冷了了,這裡碧落軒也早早熄燈就寢。邢珠在院子外頭轉悠了兩圈,便就悄無聲息地把歇在耳房裡的錦如帶到了楓華院。

錦如被扔到了地下才醒來。睜眼四顧,視線對上端坐在書案后的謝琬,立時一個激靈爬了起來。

「跪下1

邢珠往她膝彎后一踢,她立時吃痛跪下來。邢珠對著上方:「這是謝棋的貼身丫鬟。」

錦如又打了個哆嗦,謝琬的手段她太清楚了,早就知道謝棋那樣作死沒好下場,如今果不其然把她給連累了進來!她咽著口水看向謝琬,身子不住的后縮。

謝琬也不說話,就那樣看著她。她終於發起抖來,顫聲道:「不知,不知琬姑娘找奴婢有什麼事?」

謝琬目光對著左首書架,說道:「我給你一柱香時間,把謝葳和謝棋的陰謀說出來。」

錦如又是一顫。

謝琬揚唇道:「你有兩個選擇。一是自己主動地說出來,然後這事完了之後我把你從謝棋身邊要過來,使你不受半點損失。二是你執意護主,然後我來嚴刑逼問。我是絕對有法子讓你說出真話來的,到那個時候,不止謝棋會恨你,謝葳也會容不下你。」

「不!我說!我說1

錦如意志力本來就已經被謝棋摧殘得夠薄弱了,眼下聽得死活都是要說,哪裡還顧得上別的?頓時把謝葳如何跟謝棋生矛盾,黃氏如何把謝棋關起來,謝棋又是如何起死回生,說服謝葳的事統統交代完畢。

「大姑娘她們已經跟林嬤嬤那邊通好了氣,估摸著這兩日李家肯定會有動作,所以昨日派人過來先與老太太通了氣,以侍疾的名義住了進來!奴婢早已經不想跟著二姑娘助紂為虐,不敢有半絲隱瞞,求琬姑娘饒命1

錦如往地下磕起頭來。

謝琬面色陰冷,不言不語。

謝琅成親那日,她就疑惑著李夫人究竟是怎麼還會有臉面上門來的,原來這一切都是謝棋和王氏背後搗的鬼!當初在清河,王氏跟謝宏在掩月庵設下的陰謀,被她反過來弄殘了謝宏,整毀了謝棋,本以為他們該知厲害,所以沒曾對王氏如何,可是事實證明,果然斬草要除根的古訓是對的。

她和藹地看著錦如:「今夜的事沒有人會知道,你回去后仍然好好的侍候棋姑娘。」

錦如慌了:「姑娘方才答應奴婢的事——」

「答應人家的事,我從來沒有做不到的。」謝琬看著她,「你跟花旗熟么?」

錦如搖頭,「不太熟。她們都看不起棋姑娘,所以也不願意跟奴婢來往。」

謝琬點頭,「你要想安然無恙地離開謝棋,就先跟花旗混熟。」

錦如哪敢不答應,當即把頭點得跟雞啄米似的。

邢珠依舊把她送了回去。回到楓華院,謝琬還在書案后坐著。

邢珠咬牙道:「要不要現在去把謝棋她們捉過來?」

謝琬搖頭,「那太便宜她們了。」

李家這兩日可熱鬧了!

李固房裡的丫鬟碧璽昨日在李固房門口摔了一跤,然後居然下身摔出血來!李夫人忙喚了大夫進府診斷,沒想到竟診出碧璽服過墮胎藥不久,這一跤又把腹內未乾凈的血氣又摔動了!

李夫人又驚又氣,一面與李固大吵了一架,一面又讓人去查是誰給的墮胎藥!碧璽是李固房裡的丫鬟,李固就算與她通房也沒有什麼話好說,可是他居然跟她有了事實都居然不跟她這個主母交代一聲,這就讓她難以容忍了!

李固冤枉得很,直說自己壓根沒碰過碧璽,怎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哪來的?一面也氣碧璽居然背地裡與人私通,將碧璽踢了個半死不活。碧璽挨不過,只得招認出來是林嬤嬤的兒子林福,而墮胎藥則是林嬤嬤給她的。

這下全府里就沸騰了。

府里大少爺婚事不順,已經讓人背地裡議論不止了,如今再發生這樣的丑,李夫人怎麼不氣?當著捂著心口把林嬤嬤叫過來,賞了二十巴掌打她縱子陰亂知情不報!

林嬤嬤被打得鼻青臉腫,哭著道:「這都是楓樹衚衕謝姑娘出的主意1當下把謝葳謝棋指使她的那套說辭和盤託了出來。

「謝琬?1

李夫人氣得手腳發涼,當即暈了過去。

醒來時只覺肝氣還躥得心口直疼,當日見謝琬是那等端正雍容的女子,沒想她居然背地裡竟是個這般工於算計之人!如今想起來,自己那般誠意十足地上門去求親,遭了她羞辱不算,反倒還被利用成了抬高身價的工具!這樣的人還想嫁給殷昱?簡直天理不容!

她下了床,喚來丫鬟道:「梳妝!更衣!我要去楓樹衚衕1

丫鬟們連忙上前侍候。

頭剛梳了一半,府里的管事忽然拿著封信大步走了進來,說道:「太太,楓樹衚衕謝姑娘給您的信。」

「謝琬?」

李夫人扭過頭,豎著雙眉道:「她還有臉給我寫信?1

她一把將管事手上的信奪過來,快速地將其展開。

林嬤嬤因為交代完了背後主使,所以事後也就被李夫人給放了,這會兒正在廊下候差,聽說謝琬居然有信給李夫人,頓即裝作收拾桌子走了進來。

可惜她不識字,就是看了也是白看。RS

(快捷鍵:←)大妝 214侍疾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216聲勢(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