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210倔性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16日 10:07 [字數] 346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信是護國公府的世子夫人讓人捎進來的,寫的正是有關於謝琬的一切資料。楊氏在見過謝琬的翌日就進宮跟她說了龍鳳鐲的事,也提醒過她要不要阻止,可是她什麼也沒有做。她說過,她的兒子她相信,也尊重。

「用過膳了嗎?」

太子坐在榻沿上,忽然道。

霍氏默然地搖搖頭,把信折起來,放進抽屜里。

旁邊宮女無聲地端來了膳食,太子接過來,拿勺子舀了半碗粥,遞到她跟前。

「快吃。」

霍氏撇過頭去,他去拉她的手,被她掙脫開來。這番簡單的動作之下,太子氣息有些微喘。霍氏眼內閃過絲痛色,微側頭看了他一眼,又咬唇把頭轉了回去。太子望著她,平息了下氣息,再伸出手來,攬住她的肩膀讓她靠在自己胸前。

即使靠在他胸前,她也聽不到他的胸腔傳來如常人般清晰的心跳聲。

他輕吻她的髮絲,氣息如遊絲飄出來:「會好的。」

霍氏被他緊攬在懷裡,閉上眼,眼淚滾下來。

護國公對皇帝的反應很滿意,這幾日渾似沒這件事堵心事似的,日日心情大好。

霍老夫人這些日子也沒傳出什麼動靜,只偶爾召集三個兒媳婦來問一問這謝琬跟謝榮兩家的恩怨。

殷昱訂親後來過兩回,大家對他的態度並沒有什麼不同,霍老夫人依舊對他噓寒問暖,羅氏秦氏依然客氣有加,只有楊氏在無人時會以憂心的目光看向他。這日進府來尋護國公時,他就繞到了威遠堂來給楊氏請安。

楊氏招了他近前坐下,便就問他道:「婚事議得怎麼樣了?打算什麼時候成親?」

殷昱道:「已經換了庚帖,下個月過大禮,胡沁已經看好了日子,說是明年四月間最好。」

楊氏點點頭,又道:「這姑娘,你是認真的?」

殷昱笑道:「那是自然。昱兒不敢拿終身大事開玩笑。」然後又正色道:「我很喜歡她。」

楊氏頓了半刻,看著地磚道:「你想清楚了就好。我只怕你萬一遇到什麼難處,又打起了退堂鼓——你該知道,國公爺和老太太他們都不大願意你結的這門親事。所以有些事,你自己要想清楚,霍家終究是為你好的。」

殷昱沉吟道:「舅母能和我說這番話,足見是真為我好。請舅母和舅舅放心,昱兒絕不會忘記舅舅和外公那麼些年的教導和愛護。可是琬琬我是一定要娶的,哪怕沒有霍家我也一定會娶。」

楊氏聞言,也被他話里的堅定而震祝半日她才垂下眸來,嘆道:「你跟你母親,還真都是一樣的倔性子……」

外間各方都在對這件事產生著不同的反應之時,謝琬即使悶在府里,也感受到了這股熱潮。

謝琅的婚事落定,府里人便就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向了她,自然都是祝福的,可是在這樣永不止歇似的的祝福聲中人也會讓人疲於應付。洪連珠看出來謝琬的無可奈何,與齊如打趣她之餘,便就也吩咐了下人這幾日都不許去搔擾姑娘。

而謝琬清閑了幾日,又想起手上還有些帳目沒跟洪連珠交接完,便就拿著帳本去正院。

洪連珠辦完認親宴的翌日,謝琬便把手上的帳目全都清理好移交到了她手上,這次謝琅成親羅矩和申田都沒回來,因為運河沿線的生意已經做起來了。眼下就只剩下些手尾沒處理,估摸著年底前羅矩就能回到京師總鋪坐鎮。

洪連珠在娘家時也幫著母親管家務,因而上手很快,儘管還有些不熟悉,但只要再花上兩三個月,應該也能差不多。

謝琬到了正院,秋月迎上來,告訴大奶奶正在花廳與齊姑娘看樂譜,謝琬便就也過了花廳。

正要坐下,前面忽然來人說,殷公子來了。

齊如就看著謝琬直笑。洪連珠忙道:「好了好了,我去看看。」

謝琅也在家,洪連珠到前頭招待了下就回來了。回到屋裡見著齊如已經被余氏喚回屋去了,而謝琬一臉沉靜地坐在桌畔,也忍不住讚歎道:「果然殷公子不是尋常人物。倒是很配得上我們琬琬1

謝琬臉紅了紅,拿起面前帳薄推過去,「這是上個季度丫鬟們的例錢簿子。」

說完便就出了門。

回了房又有些無聊,這算怎麼回事呢?即使訂了親,他不也還是他么?怎麼就非得這樣尷尷尬尬地。這麼一想,心裡倒是又空爽了些,見了屋裡沒人,便就又出來。一個人順著廡廊閑逛,進了後園子,見著通往後巷的那道角門,又不知不覺走了過去。

開了門到了門檻上坐下,巷子里依然靜謐無人,像極了那個下晌。

「就知道你會來這裡。」

夾巷裡頂上有一線天的光,光線微微地投下來,將面前的殷昱五官照射得明暗分明。

謝琬倒是有些意外,站起來。

站在他面前,她才發現自己居然只有他下巴那麼高,她平視過去也只能看見他緊實的胸膛。

相對於她的意外,殷昱卻顯得很自然,好像兩個人根本沒有訂下親,還是從前那樣可以無視性別隨意聊天的他們。他抱著胸,背靠在牆壁上,一隻腳屈起抵住牆角,姿勢看起來閑適又散漫。「我是偷偷過來的,別讓大哥知道。」

他沖她笑了笑,口裡的大哥叫得比她還自然。

謝琬看見這樣的他,也笑了笑。她很喜歡這樣很自在地跟他說話,原先還害怕多了層關係會有些不同,沒想到了並沒有因此有所改變。

心情一回復正常,語氣自然也就輕鬆回來了,她仍然在門檻上坐下,抱著雙膝,望著地下,說道:「為什麼要提親也不提親跟我說一聲?弄得這樣人盡皆知,有必要麼?」說到這裡又抬起頭,半開玩笑地道:「其實你直接跟我說,我也不見得就會拒絕你。」

如果一定要有場婚姻,實在也沒有比他更好的人眩

「其實我不是怕你拒絕我才這樣。」殷昱半蹲在她面前,說道:「而且,那天夜裡在碼頭,我不是就說過要娶你了么?而且你也沒有拒絕。」

說到碼頭那夜,謝琬還是有點臉熱。

她早就該想到他不是那種會隨便把這種話說出口來的人。只是有時候心動了卻讓人難以相信它的真偽,越是沒有觸碰過情愛兩個字,它一旦來臨,總是讓人產生近鄉情怯之感——明知道那是人期盼的東西,一旦靠近了卻又讓人心生畏懼。

「殷昱,就算我高嫁給你,我也不會願意你三妻四妾。」她定定地看著前方,說道。

話說出口,她才驚覺心底的擔憂,她竟然不願意與別的女人共享他,不管他來日仍然是庶民還是在朝堂也擁有著一席之地的權臣。如果做不到這點,她也寧願不要。

殷昱聞言,卻像是鬆了口氣似的,笑了下,說道:「當然。而且,你也並不是高嫁,對於我這樣一個時刻都可能存在著危險,有可能給你帶來滅頂之災的人,你興許還是冒險下嫁。可是,即使是這樣,我也還是想娶你,你不要怪我自私。」

自私?她倒從來沒想過。

難道不是她自私么?因為松崗上那一面之緣,她是這樣地想要留住他。

即使當時只把他當成比自己小上許多的不懂事的孩子,可是經過這近一年的接觸來往,那種不以為然的感覺已經早不存在了,現在有的,竟然是一種即使他仍與她差著一輩子的年紀和閱歷,也仍然可以與她平等對話的奇妙感覺。

她就是怕自己出於自私想要留住他,所以才會有些某些擔憂。

「危險我不怕。」她說道。「即使沒有你,我也不見得安全。只是殷昱,你的目標是什麼?是要反攻回宮,還是就此在朝堂里拼出片江山?」

如果是要反攻回宮,那她面對的阻礙和要努力的地方就太多了。而如果是要穩據朝堂,那誰又能保證他的一世安全?就算殷曜垮台,也還有別的上位者,不管是誰,他們都一定會猜忌他的。

說到這裡,殷昱也沉默下來。

「眼下我的冤清沒有澄清,現在說目標有些太早。可是琬琬,我從來沒跟誰發過誓,現在我可以向你發誓,不管我站在什麼樣的位置,你永遠都是與我平等的。

「在我和前途之間,沒有選擇,因為從我決定提親的那刻開始,我就已經做出了選擇。所以你不要擔心什麼三妻四妾,以及未來你的處境的問題,我大胤朝沒了我一樣有人登基,而如果我沒了你,誰會隨我一道深夜探敵,去同闖龍潭虎穴?」

謝琬看著他,眼眶忽然就有點澀了。

她眨眨眼,笑起來:「這還差不多。」

夾牆頂上投下來一線金黃的日光,照在牆壁上,耀得昏暗的小巷裡也徒然多了絲明媚的氣息。

謝琬離開後巷回到房裡,眉間的猶疑已經不見了蹤影。

對於這門婚事,她忽然擁有了信心。殷昱的坦誠讓她覺得即使改變關係,也不會給她和他的相處帶來困擾,她喜歡能夠坦誠待她的人,這樣讓人很容易產生安全感。那麼為了彼此共同的未來,她很願意朝著他指引的這個方向前進。RS

(快捷鍵:←)大妝 209驅逐(粉紅200+)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211鬧騰(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