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93臉皮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10日 19:38 [字數] 334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琬咬斷線頭,接過玉雪串上的另一根線在手,說道:「謝榮可不是那麼容易消沉的人,到目前為止他付出了這麼多,只能令得他更加變本加厲地往上攀,哪裡會就此把手上差事撂下,令得太子和季振元失望?這就好比世間的賭徒,越是輸得多越是想加倍贏回來。」

玉雪點頭,笑道:「興許正是姑娘說的這個理兒,」

謝琬也笑了笑,又道:「謝葳呢?」

玉雪忙道:「正要說呢。謝葳也因著這事在屋裡哭了兩日,直到近日才好些。今兒早上知道梳妝的時候謝棋看中了妝奩匣子里的一枝金釵,問她討要,謝葳劈頭把她罵了一頓。

「謝棋便譏諷她說『有什麼了不起?你如今比我還不如,我至少有人要,你如今連嫁不嫁得出去就成問題了/謝葳氣極,便要龐福趕她回清河,謝棋嚇怕了,便拉出王氏來扯架。王氏也被謝葳罵了個狗血淋頭。這會兒不知怎樣了。」

謝琬聽完不由頓住,竟不知道謝棋一張嘴如今竟損到這種地步,她這般作死是嫌日子過得太舒坦了么?謝葳那樣的心機,怎麼說拿捏一個謝棋也跟捏死只螞蟻似的,何況她們倆從前還有仇?

她直覺謝棋要慘,不過這不關她的事,這是人家姐妹倆之間的私事。

內閣補任這件事論起來影響最大的還是謝魏兩家這段往事,當然對一般人來說聽聽也就過了,不過就是官戶之家才子佳人之間的一段艷聞,可是對於跟魏謝兩家熟識的人來說,那就不同了。

魏家也倒罷了,此次魏彬最後洗清罵名成功入主內閣,事實已然勝過一切雄辯。所以這件事反倒成了許多人給魏彬臉上添金的話題,魏彬雖然惱恨謝榮,可到底再這樣借題發揮得理不饒人就顯得有些過了,因而也只得無可奈何找別的話題避過。

謝榮這邊卻可謂遭受了空前的低落,雖然說當時為了照顧他的顏面,顧若明拉來的證人並沒有說出什麼對他特別不好的話來,而且朝議之時在場官員也不多,可是謝葳與魏暹夜間相會被人捉住是事實,被李家退婚也是事實。

謝葳的婚事真正面臨著極嚴峻的考驗,這種事若是私下裡傳傳倒也罷了,尋個急欲上位的寒門士子也能嫁得出去。可如今這樣鬧得滿城風雨,但凡與衙門有些關係的官員都知道得清清楚楚,這事想要順利進行,簡直比登天還難。

倒是也有人給謝榮出主意,「說難倒也不難,南邊那麼多高門大戶,從中尋個條件不錯的也就是了。那邊距離京師這麼遠,誰知道大姑娘出過什麼事?」

被謝榮一眼瞪了回去。

來人被他瞪得莫名其妙,旁邊有與謝榮相熟的便就嘆了口氣,說道:「謝中允怎麼會捨得把大姑娘遠嫁出去?而且大姑娘如今這樣,謝中允心中也十分內疚,是更加不會讓她遠離身邊的了。往後有關大姑娘的事還是少說為妙。」

謝榮雖然只是個中允,但是都知道他是首輔季振元的愛徒,而且文采又時常受到皇上讚揚,所以其實在中層文官里頗受尊重。何況最近季閣老時常地召他入府敘話,看得出來雖然遭受了這件事的打擊,卻反而獲得了季振元的袒護。

謝葳的婚事,於是再也沒有人提及。

退了婚的李固家,這段時間也是愁雲慘霧一片。

當初與謝家結親時,因為三媒六聘都過了一半,所以李家這邊許多人都已經知道,如今鬧出這樣的事,大夥不免借著各種名目上門打探,李夫人煩不勝煩,這幾日便就關了門不見客。可是外頭的風言風語看模樣一時半會兒也不會消停,總不能成年累月地不見客吧?

而更重要的是,他們跟謝葳退了婚,等於就是跟謝榮撇清了關係,也就不得不老老實實呆在沈閣老手下跑腿。可是終歸他們曾經親近過季振元的門生,這次事情鬧得這麼大,沈皓又怎麼還會待見他?

李固這幾日回家便對著她抱怨,李夫人心裡真是愁死了。

身邊的管家娘子林嬤嬤見她終日哀聲嘆氣,於是就忍不住說道:「太太也別急,依我說,只要快些替咱們大少爺另尋門親事,在與沈閣老親近的人家裡頭尋門婚事,那謝家跟咱們就徹底不相干了1

「說的輕巧1李夫人哼道,「如今外頭傳成這樣,我們李家也跟著沾了一身灰,誰家會在這個時候頂風把自家閨女嫁過來?能嫁過來也不會是好姑娘1

林嬤嬤忙道:「太太說的是。不過,奴婢記得您在挑選少奶奶時,除了謝葳不是還有個謝琬么?」

「謝琬?」李夫人抬起頭來。

她記得這個人,是靳御史的夫人介紹的,正好又是謝葳的妹妹。想到這裡她點頭道:「那女孩子據說是不錯,不過,她可是個喪婦之女,我老擔心她有失禮教。」想想街頭巷尾那些沒娘的窮家孩子就知道,一個個哪有什麼氣質可言?萬一這靳夫人誇大其辭……

林嬤嬤道:「太太這個時候還考慮什麼喪婦之女不喪婦之女?

「那謝琬好歹也是個舉人的妹妹,家財也還豐厚,不至於小家子氣到失體統的地步。如今替咱們跟謝葳徹底了斷干係,跟沈閣老魏閣老這邊重新修復好關係才是要緊,太太在意這個做甚?而且前次您選了謝葳而把靳夫人的面子給抹了,這回不是又可以藉機給挽回來么?」

倒也是啊!

李夫人坐直身,聽說楓樹衚衕跟魏府來往很是密切,跟謝府結親也不會掉什麼價。而靳永如今是皇上面前的大紅人,這回參倒了張西平,跟魏彬站成了聯盟,他如果再把漕運這案子辦下來,陞官加祿是板上釘釘的事!

上回去給靳夫人回話的人回來就說靳夫人臉色不大好看,只怕是得罪她了。這要是不趕緊把這情份給挽回來,他靳永要是幾時把他們李固再給參一本,那就太划不來了!

她深覺林嬤嬤提醒得很是,頓時驚出一層冷汗來。

訂下謝琬也好,如此靳夫人便不好再跟她生分。而只要李峻重新訂了親,自然也就沒有人敢再在他們面前說起前面那段事兒了,她也就不必這麼樣閉門不出。那謝琬若果然是被靳夫人誇張了,那麼等過門之後找點什麼由子給李峻娶個平妻,倒也是很容易的事!

想到這裡,她一身的氣忽地順了,站起來道:「去備車,我們去靳府1

靳夫人這些日子也很忙,魏彬這次入閣,於是連接起了許多橋樑,她最近不是常拉著謝琬去魏府跟魏夫人說話,就是在府里接待來自各方準備通過她牽線搭橋接近魏彬的人。

這會子她剛從外頭回到府里,才剛捧起口茶來,聽得到府的李夫人說起緣由,頓時便恨不得將手上一碗滾茶給潑過去!

這輩子她見過沒皮沒臉的人多了去了,像李家這麼樣不要臉的人還真沒見過!原先稀罕人家謝榮是太子近臣,選中謝葳這倒也罷了,她既然早看上了就不該又接下謝琬的帖子!就算她接下兩張帖子比較並沒有大錯,她也不該拿在手上那麼久才給她回復!

如今這又找上門來,真當謝琬是謝葳的替選了,還是以為她靳夫人的臉面是銅製的,敲不爛也捶不壞?這會子又掉頭來找她作媒,天底下也只有他李家才出這號人吧?

這大半年裡與謝琬的密切來往,使她漸漸地也為謝琬而感到心服,尤其當謝琬對靳亭是真心的愛護,又時常指點著她一些持家為人之道,這更加令得她心生欽佩,因此,想為她尋個如意郎君的想法倒是真心實意,如今見得李家這麼樣作踐謝琬,心裡的火便就跟澆了油似的滅不下來。

不過她私下裡氣得渾身直顫,心裡卻很快冷靜下來。

這事自然是要跟楓樹衚衕通個氣的,可是卻不能這麼便宜了她,先拖個幾日磨磨她的氣性再說。

於是跟李夫人笑道:「真是難為李夫人跑這麼一趟。你看都過了這麼久了才說起這事,我也不知道琬姑娘那邊訂好了不曾。人家可是端正的大家閨秀,人家魏夫人對她都讚不絕口,這幾日也說要給她物色來著——您得等上幾日,等我抽空去楓樹衚衕問問才成。」

李夫人哪裡曉得她心裡想什麼,聽見她這麼說,直以為她是在記恨她,頓時又不由提起口氣,連忙道:「這琬姑娘我也曉得是極好的,所以才會想回頭來與她結親,還請夫人務必玉成這樁美事才是。」

「我一定儘力。」靳夫人笑得十分燦爛。

這裡靳夫人把這事且撂開去忙自己的事不提,這邊廂楓樹衚衕也是很忙。

魏彬這些日子常把謝琅帶在身邊幫著處理些簡單的公務,栽培之意十分明顯,倒是也有收為門下之意,只是謝琅尚未參過會試,來日如果會試中選難免引起許多誤會,所以暫以子侄輩待之。於是漸漸許多人都知道了魏閣老有位叫做謝逢之的世侄,與魏閣老關係甚近,因而也引來許多人的接近。RS

(快捷鍵:←)大妝 192親疏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94合適(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