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91丟卒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10日 07:49 [字數] 344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番話看上去是解釋來意給顧若明聽,可實則卻是在告訴他,如果他能夠倒戈相幫魏彬,那麼張揚和鄭鐸這邊靳永則不會再發力,甚至可以說,視情況放了他們。

他們居然在策反他,讓他掉過頭來幫魏彬?

如果是在袖手旁觀的情況下,季振元聲勢與段仲明他們不相伯仲,那他私心裡當然希望魏彬入閣。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他既然上不能上下不能下,那他就只能圖在中間混個如魚得水。

可是他們竟然讓他插手,那他就不幹了!

他若插了手,那就是背叛,季振元是不會放過他的!

他哼笑道:「謝公子可真敢說。連我都不得不佩服公子了。」

謝琅沒作聲。

他身後的龐白道:「不是我等敢說,實則是大人不敢想。」

顧若明眼神凌厲望著他,「悉聽閣下詳解。」

龐白道:「大人既然細查過謝中允的背景來歷,那麼想必也知道魏家這事實則是樁冤案。大人如果稟公替魏大人洗清冤屈,那麼護國公與靳大人他們都會揭過參張閣老和鄭大人此事不提。大人身在大理寺,不必我說自然也知道有些時候莫須有的罪名其實也蠻煩惱的。

「鄭家最怕在此事上沾惹是非,如果託大人的福能夠從這件事里摘出來,鄭家會感謝您,鄭側妃和皇次孫殿下也會感激您。而張閣老也必然會記住你這份好處——明人不說暗話,畢竟此番想要推張西平入閣的人是季閣老而非張閣老。張閣老無端被捲入其中,他心裡會舒坦?

「說到底,大人只要勸得季閣老權衡利弊,把這個位子讓出來,既不會擔干係,又能夠贏得這麼多人情,何樂不為?」

顧若明聽得龐白開口時,先有些不以為然。可是漸漸聽著聽著,就不由自主地動容了。

倒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如果能走季振元的明路,那他自然就不會對他怎麼樣了。而季振元他們就是借的扶立殷曜的名義樹立自己的權威,如果他能夠得賣個面子給鄭家。自然在季振元面前地位又不同。

顧若明想到這裡,已經接受了八九分。

不過,他們既然是為魏彬而來,那麼怎麼說也是他們的敵對方,這事他就算要辦,也不能就這麼白白幫了他的忙。

他捏著杯子,笑了下,把身邊人除了胡贈以外,盡都揮退了下去,然後道:「二位的來意我明白了。季閣老那邊我可以去勸退。不過,我又怎麼相信二位的誠意呢?」

謝琅聽聞,遂與龐白對視了眼,說道:「不知道顧大人想看到什麼誠意?」

顧若明仰靠在椅背上,望著他道:「一萬兩銀子。買魏彬入閣。」

謝琅笑了下。撇過頭來。

顧若明道:「閣下若是不答應,那就當今兒沒這回事。」

「顧大人,」謝琅笑著道,「您確定付了一萬兩銀子,魏彬便一定能入閣?」

顧若明正色:「我敢擔保,下次朝議上,我手下的證人會反轉供詞替魏彬澄清罪名1

謝琅點頭。叫道:「吳興!拿我的私章,就近去瑞豐錢行取銀票1

等吳興拿了章子去,他又站起來面向顧若明,「大人快言快語,在下十分欽佩。不過,我的誠意到了。萬一大人的誠意沒到呢?」

顧若明蹙眉盯著他:「那你想怎麼樣?」

謝琅道:「自然還得請大人立個字據,證明有這回事才好。要不然明日若我錢也給了,魏大人還是戴罪落選,那我豈不賠了夫人又折兵?」

顧若明蹙眉思索,胡贈從旁見了。於是湊過來小聲地道:「大人若是擔心怕擔干係,何不跟他們換個別的名義書寫這字據?聚福米庄不是他們家的么?你讓太太出來,就以他們為拿下府里糶米的生意,私下給太太的孝敬便就是了1

顧若明兩眼一亮,頻頻點頭,然後轉過來,說道:「這字據若是照實寫來,對咱們雙方皆有不利。不如這樣,這字據讓我夫人來寫,就說收到了你們一萬兩銀子便是。來日若是傳了出去,便說是你們為攬生意而給我們的回扣,如何?」

謝琅看了眼龐白,龐白也知道這字據不是那麼容易要到的,左右能讓他們留下個收了錢的憑證便是,便就點了點頭。說道:「那麼就請夫人移步到堂前來,親筆寫下這字據,然後當面摁個手印,我們依照大人的吩咐也決無怨言。」

顧若明雖然略覺鬱悶,但一想到等會兒即將到手的一萬兩銀子,也就忍下了,與胡贈道:「去請夫人。」

顧夫人正在內宅準備歇息,聽說老爺請去前堂,只好又重新把衣服穿好,整齊地來到堂前。

見得還有陌生男子在,她立刻往後方退了退,胡贈與她低聲說了句什麼,她才又邁出步來。顧若明忙道:「夫人過來寫個字據。」然後簡單地同她耳語了。

顧夫人聽說有一萬兩銀子可收,頓時也顧不上避諱不避諱,立即把字據寫了,並按了指櫻

這裡寫好,吳興那邊也就把銀票拿來了,聚福米庄是錢莊的大主顧,因為有時碼頭趕貨,隨時要用提錢,因而有這樣隨時提錢的待遇。

謝琅把銀票給了顧若明,對方則也把字據遞過來。謝琅仔細看過,遞給龐白,經龐白看過後表示沒有問題,便與顧若明拱手道:「那麼,在下就悉聽大人的好消息了1

顧若明亦拱手:「下次朝議,定見分曉1

謝琅這裡出了門,沒隔多久顧若明便去往季府不提。

這裡謝琅與龐白回府後把來龍去脈一說,謝琬卻拿著那張字據笑了笑,細心地揣進了懷裡。

這顧若明是只奸滑的老狐狸。明明此事對他來說沒有什麼損失,偏偏也不讓人稱心,硬是藉機敲詐了她一萬兩銀子。不過也不怕,都在京師里混,只要眼下這事順利過去了,區區一萬兩銀子,她總有機會討回來的。

顧若明這夜在季振元府上說些什麼誰也不知道,外人只知道翌日早朝後季振元便又急傳了謝榮到府,而之後不久,謝榮則再度臉色青白地從季府出來。

如今兩黨都在為內閣之事鬧得面紅耳赤,就是有些異樣的動靜也是常理之中。

而兩日後便又是朝議內閣補任,許多人竟是比平日到殿更早了幾分。

然後一進大殿就有人感覺到了氣氛的異樣,比如說季閣老的氣勢不如上次那麼高漲了,謝榮不如上次那麼憤慨了,雖然仔細想來又覺得沒有什麼特別出格的地方,可是這樣的細節對於一些敏感的人來說還是捕捉到了的。

果然,接下來皇帝便將手上張西平貪墨的證據遞給了舉薦人楊鑫,張西平被定罪。而顧若明帶去的證人在魏彬逼問之下終於招架不住,也承認作的是偽證,朝廷一夜之間風向大變,皇上連連質問了那幾名證人許多回,全程下來居然都沒露絲毫破綻。

魏彬澄清污點,季振元躬身請罪。

皇帝雖然並不喜歡被愚弄,但是季振元是剛上任的首輔,太讓他下不來台也於朝政不利,於是便就趁著有人求情時趁機下了台,免他無罪。而張西平貪墨之事卻不能放過,是以當場把張西平貶去雲南轄下任知州。

放掉一個張西平,這對季振元這邊來說倒也不算什麼大的損失。

至於謝榮,卻是在季振元的慷慨陳詞中被無視了過去。雖然謝榮的確有教女無方的過錯,但畢竟當時他的確不在府里,硬要給他安上個罪名也不恰當。再加之,謝榮是詹事府的人,如今太子監國,如果說他出面來為謝榮求求情還好,偏偏他無動於衷。

皇帝思慮了片刻,居然就准了季振元的請求,把謝榮的罪給免了。

接下來的事就很順理成章了,護國公請求允准魏彬入閣,右丞於士林、內閣段仲明、沈皓率十數人附議。皇帝當廷下旨,此事議定。

大好消息很快就傳出了宮外,魏彬這方大勝,從此之後內閣之中也有了謝家兄妹的力量。謝琬聽得傳話並不過癮,好在晌午就接到了魏夫人的帖子,邀請過府敘話,這才又趕忙梳洗換衣趕過去。

而這邊廂下朝之後,季振元也傳了謝榮進府。

兩個人在後園子涼亭裡面對面坐定,謝榮神情木然,舉起面前的茶連喝了兩泡。季振元看了他一會兒,說道:「這次雖然兵部侍郎的位置不再屬於你我,但是老夫承諾,兩個月之內老夫定把你調進六部,這點,老夫還是可以做到的。」

謝榮看著石桌,唇角微動了下,說道:「多謝恩師。」

季振元神情黯下來,沉聲道:「你這是什麼態度?不過是些小小挫折,你就這般灰心喪氣了不成?」說完他放緩語氣,嘆道:「我知道你心裡委屈,與魏家的事情鬧出來最後卻還是沒能把張西平推上去。

「可是此次我若不拋掉張西平,張閣老會被拖進去不說,鄭鐸也會被連累,到時壞了七先生的大事如何是好?霍達那邊這次突然捉拿駱七,很明顯早已經盯上了他,為了顧全大局,偶爾我們也必須得丟卒保車1

ps:

感謝大家的粉紅票和打賞~~~么么噠~RP

(快捷鍵:←)大妝 190反咬(150粉紅+)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92親疏(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