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87選擇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09日 07:54 [字數] 339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季振元當即變色:「魏家小子引誘微平的女兒,此事當真?」

「千真萬確!此事學生早就打聽到了。」

他可是大理寺的少卿,想要打探點什麼自有許多人效勞。自從他把謝榮當成眼中釘,他就已經讓人去徹查過他升遷背後的內幕,當查到他從編修升任到侍講居然是走的魏彬的門路,他自然就順理成章地打聽到魏暹和謝葳的這層舊事。

只不過原先只當做譏諷謝榮的話頭,顧著季振元的面子,並沒有拿它來做什麼文章,如今眼目下到了這步,竟然是個現成的把柄!

「不成。」季振元略想之後便斷然搖頭,「如此一來也會傷及微平的聲譽,這對咱們也沒有好處。」

「恩師1顧若明像是早料到他會這麼說一般,走到他面前,殷殷道:「恩師護徒之心,讓人感動。可是如今離下次朝議只有一日的時間,這一日之間就能我們能找到別的把柄,那也來不及收集證據。而眼下我這裡的證據證人都是現成的,又不會打草驚蛇,豈不更能擊得段仲明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季振元捋須沉默了半日,撩眼看向他道:「你是不是素來對我愛護謝榮不服?」

顧若明忙道:「學生不敢!學生只是覺得,到了眼下時候,恩師很該以顧全大局為上1

季振元起身踱步。

顧若明目光追隨他背影,又道:「恩師,這事是魏暹做的,眼下會不會傷及微平一家還未定呢。退一步說,就算會傷及,那微平作為恩師的學生,作為一個胸懷壯志的男子漢大丈夫,難道連這點取捨都不懂得選擇嗎?正如恩師所說,畏畏縮縮又如何成大器?

「正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這個時候正是用到他的時候,他若不站出來,豈非也辜負了恩師對他一貫的期望?」

季振元負手站在窗邊,深深看了他一眼。又凝眉看向窗外。

謝榮在書房裡閉目養神。季閣老給他們下的任務是在下次朝議之前把參魏彬的方略弄出來,這件事如果辦好了,他在季振元心目中,乃至在殷曜的面前地位將會更加穩固,而在季振元其餘門生之中,他也會更加具有份量。

他知道眼下他不該把時間花費在休息上,而是應該把從吏部或都察院尋找有關魏彬的所有卷宗里,從中搜集到的一些真真假假的證據送到季府去,可是眼下卷宗在此,他卻不願這麼做。

他的努力使他得到了季振元的重視。可同時也引起了許多人的嫉妒,比如說顧若明——他能夠明確的感受到來自他的敵意,其實他並不怕他,只是跟他起衝突對他沒有好處,因為他們上頭還有個季振元。季振元是不會讓他們起內訌的,一旦發現,他在季振元心目中的份量也會減輕。

所以,眼下他只能韜光養晦,他提出了把目標放在魏彬身上的建議,接下來,如果他再那樣衝鋒在前。必然把別人的風頭搶光了。出頭的櫞子先爛,他懂得這個道理。

再者,魏彬此人作風嚴謹,從官二十餘年從未有過什麼劣跡,吏部和都察院這些卷宗,一看就知道是站不住腳的。即使把奏摺做出來遞到御前,皇上也不見得會相信。所以這些事,還是讓給別人去做比較好。

「父親。」

門口忽然傳來謝芸的聲音。

謝榮睜開眼,看著面前俊朗的兒子,微笑坐起來。「功課怎麼樣?」

謝芸道:「剛剛得到先生的讚揚。說我這回的制藝比上回有大進步。」

他如今在國子監讀書,依照謝榮的囑咐,等到下屆再下常他打量了眼謝榮,再道:「近來內閣不是在忙補任的事么?父親今兒怎麼有閑暇在家裡。」說著替他整理起書案上散亂的紙張和書籍。

謝榮起身道:「該出頭的時候父親已經出過了,現在到了別人出頭的時候,我當然就有了閑暇。」

謝芸略凝神,頓時笑道:「孩兒明白了。」

父子倆正說著,龐鑫進來道:「老爺,季閣老派人過來請老爺過去敘話。」

謝榮頓了下,忙道:「知道了,我這就過去。」

季振元才提筆寫了兩行字,就等來了謝榮。

謝榮一身齊整,季振元頜首讚歎道:「無論何時見微平,都是這般一絲不苟,真可謂謙謙君子。」

謝榮謙恭地垂首:「恩師謬讚。」

季振元招手讓他坐下來,然後溫和地道:「明日就要朝議了,舉證魏彬的摺子,你準備的怎麼樣了?」

謝榮道:「學生慚愧,翻遍了吏部都察院的卷宗,竟是沒有什麼大的收穫。」

季振元唔了聲,捋著須回去坐下,半日都沒有言語。

謝榮見狀,遂就道:「不知道別的同門可有收穫?如有,大家坐在一處議議卻是也好。」

季振元長嘆了口氣,扶著扶手站起來,說道:「我聽說,兩年前魏彬的兒子魏暹,曾經兩度到過你府上,並且曾與令嬡傳出一段紅粉佳話,不知是否有這麼回事?」

茶几上杯盤一響,正挪杯的謝榮驀地頓住在那裡。

季振元回過頭來,雙目直視他,「微平是老夫最得意的門生之一,我也對你抱有著莫大期望。魏彬縱子禍亂閨闈,誘引良家少女之事如若傳到御前,魏彬必受衙史們群起攻之。微平身為苦主,若再挺身出面作證,段仲明與沈皓必敗,張西平必定中眩」

謝榮面色發白,只覺得喉嚨乾涸,竟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他沒想到,季振元尋他來竟然是要犧牲他女兒的閨譽給這次內閣補任當墊腳石,是要犧牲他的女兒!這事看上去雖然是沖著魏彬去,可是這是把雙刃劍,在擊敗魏彬的同時也會傷害到謝葳!事情捅出來,謝葳的閨譽怎麼辦?她這一輩子怎麼辦?!

「不……我不同意1

他斷然地搖頭,上前兩步,「懇求恩師另尋他路1

「微平。」季振元放緩語調,移目向窗外,說道:「你看窗外這鳴蟬,它每蛻一次皮,就代表著一次成長。有時候,我們為著胸中的抱懷,該放的要放下,該捨棄的要捨棄。這世上沒有什麼不勞而獲的事情,我們要想得到任何東西,都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說完,他側過身來,看著呆立在面前大汗淋漓的謝榮,嘆道:「你是個可造之材,你想保護家人的心老夫能夠理解,可是眼下你並沒有能力保護,你還只是一隻剛剛學會鳴叫的幼蟬,你只有功成名就了,你才能夠給她們無上的榮光。那時,才有尊嚴可言。所以有些事,你應該懂得選擇。」

謝榮身子一晃,後退了兩步,背靠在書案上。

夏日的風吹進來,卻冰涼得像寒風。

有時候人會以為自己很強大,可實際小卻微小得如同一顆塵沙。風讓他往哪裡滾,他就得往哪裡滾。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走出季府的,這輩子他不是沒遇到挫折和失敗,可是沒有一次像這樣讓他心肺都有著脹裂的疼痛,如果說上次魏彬以陞官做為拒婚的條件,使他有著賣女求榮的屈辱感,那麼這次這種感覺就更強烈了。

他謝榮,如今真正成為了一個賣女求榮的混蛋!

「一定是顧若明,一定是他1

他站在季府門外,喃喃地道。

一定是他。只有他知道這件事,不會是謝琬。謝琬不會去做傷害到魏彬他們的事情。

他咬牙望著天,翻身上馬,往街那頭直衝而去!

黃氏正在給謝葳寫嫁妝單子,戚嬤嬤走進來,「太太!不好了!老爺方才衝到顧大人府上,把顧大人打了1

「什麼?1

黃氏站起來,謝榮打人?這怎麼可能!從成親到如今,他連個奴才都沒打過,怎麼會去打他的同門顧若明?

「老爺!老爺1

黃氏正怔忡著,外頭家僕們已經跑了出去。把東倒西歪的謝榮扶了進來。

眼前的他衣衫凌亂,臉上額角還下幾道紅腫,真是從未有過的狼狽。

「你這是怎麼了?」黃氏見狀,連忙上前接過家僕的手扶住謝榮。謝榮看了她一眼,忽然一把把她推開,回身又衝進書房,砰地把門關上,從里吼道:「把我的鋪蓋搬過來1

黃氏頓祝

翌日謝琬才剛剛起床,謝琅和程淵就在正廳等著她了。

「出大事了1謝琅急切地朝他走過來:「季振元和謝榮他們早上上了道摺子,告魏彬兩年前縱子在謝府勾引謝葳*后宅,又有顧若明帶去的謝府僕人為證!方才皇上勃然大怒,把摺子往護國公和段仲明他們劈頭甩了過去1

「謝榮為這種事告魏彬?」

謝琬聽到這消息也懵了。謝榮那麼樣疼愛謝葳,眼下居然為了朝堂之爭,連女兒都不顧了?

「千真萬確1程淵點頭:「這是靳大人方才在宮中趁人不注意,讓人捎了消息出來的!如今魏府只怕已經收到了消息,該怎麼做,眼下咱們該想個法子才是1RO

(快捷鍵:←)大妝 186軟肋(赫連夢秋*和氏壁+1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88計策(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