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84信任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08日 12:06 [字數] 355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既然這女孩子是個心地純正的人,她有什麼理由去苛責她呢?畢竟,喜歡一個人不喜歡一個人,都不是勉強得來的事情。人家不肯嫁,難道她還要強著人家點頭不成?

她嘆了口氣,拉起她的手來,笑道:「暹兒看著比你大,可卻總像個小孩子,這也是我們教養失誤所致。不過好在他心地還算不錯,壞事是不會做的,他又沒有姐妹,如果以後能有你這樣一個異姓姐妹從旁相扶,那才真叫福氣了。」

謝琬聽完這幾句話,心裡頓時松下來了。

果然魏夫人不是尋常女子!

「夫人抬愛,謝琬愧受了。」

她站起身深深行了個萬福,無論如何,光憑著這份尊重和理解,這個禮也行得值。

魏夫人把她拉起來,微嘆著笑道:「你放心,往後我和我們老爺自把你當親侄女般看待。」

謝琬對此有著釋然也就有愧疚。

釋然的是這事說開后並沒有影響到彼此的交情,而愧疚的是魏家待她這麼好,她有時候終究難免把他們當外人。可是這不是她能控制的事情,眼下她真的還做不到完全把自己交給別人——不過她相信這只是時間的問題,也許等到再過些時候,她漸漸地也會像對待吳媽媽一樣對他們那麼信任。

可是有些人,卻又讓她能夠不計較時間長短而不知不覺地付出信任。

比如說殷昱。

翌日早上,謝琬打算往四葉衚衕去,就在這時候,玉雪又將打聽到的有關殷昱的消息說給她。

自從那日送過鐲子后,護國公夫人為他議婚的事情一直都還在繼續,而且看起來挺像那麼回事兒。說實話,她曾經也懷疑過這是殷昱的本意,因為目前看起來,他的確很該藉助妻族的力量強大他的力量。可是那日他突然之間送了鐲子過來。她又不這麼想了。

殷昱並不是個不知分寸的人,他從始至終都很尊重她,有時候甚至她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時候,他也替她想到了。那麼。這種私相授受的事,他為什麼找她做呢?

巷子里的風吹到她臉上的時候,她幾乎就在那一剎那間明白了些東西。

殷昱無論怎麼說都是殷家的人,護國公夫人這什麼要這麼大張旗鼓的替他張羅婚事?殷昱失蹤那麼長時間,為什麼不與霍家聯絡?他預備露面之前在京師那麼久,為什麼不去找護國公?而是在他宅子人手什麼都準備好了之後才去找他們?

她幾乎可以肯定,殷昱雖然信任霍家,可是也在防備霍家。這就像她對待魏彬的心情類似。可是又遠比她跟魏家嚴重得多——至少魏家沒有想控制她,而霍家或許卻意圖以婚事為借口,把殷昱控制在手裡。

這個時候的殷昱是不能夠與霍家對立的。霍家也不會與他對立,於是眼下他們的關係,其實也成了合作關係,殷昱需要霍家,霍家也需要殷昱。

也許殷昱想要牢牢掌控自己的命運。所以他在找她幫忙——這個鐲子,他當時說的是家傳之物,既然是家傳之物,為什麼偏偏送給她?而且在這個時候?也許,殷昱是在向她表明著什麼——她其實想到了某一個可能。

曾經她給自己找了許多理由,可是都無法解釋為什麼他會開口讓她別嫁,要她等他。

所以。她隱約地覺得,殷昱也許是想要向她提親。

這個提親的目的,自然就是想借她擺脫霍家的控制。

這是很合情合理的,她與他本身就已經算是盟友。站在殷昱的角度,找到一個足夠可靠的人來避免被控制,顯然是最直接的辦法。

但是她沒有辦法把這些問題問出口。沒有哪個女孩子可以直接開口對對方,你是不是想娶我?

她自認不拘小節,也不曾不拘到這種地步。

而且關鍵是,如果他反問她願不願意的時候,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怎麼回答。

如果冷靜地思考下來。跟殷昱聯姻對她來說其實好處多多,而且這樣對她來說各方關係會更有保障。至少謝榮那邊再來十個王氏顯然都不夠看,可是雖然這樣算是佔了便宜,要為著這樣的目的去成親,她卻也不是十分捨得。

況且,萬一他不是要提親的意思呢?

如果說是別人的鐲子,她還真不敢收。可是殷昱,似乎認識他以來他的每一步動作都有深意,她卻沒有什麼不敢收的了。她信任他。

她把鐲子仔細放進了妝奩匣,命玉雪看好著,做著平常裝扮出了門。

門外老桂花樹傳來隱約的桂花香,再過些日子她就要及笄了。

楓樹衚衕距離四葉衚衕四條街的樣子,不算太遠。謝榮當初選擇在六部衙門附近置宅子,想來也是圖的以後方便。

沒片刻到了謝府門前,正門當然緊閉著,於是謝琅領頭,又繞到尋常迎客的東角門。東角門也閉著,謝琅示意吳興銀瑣去拍門。吳興走到門檻前,連拍了十幾下,沒人應答。謝琅示意再拍,又拍了幾十下,估摸著連巷子里左鄰右舍都聽到了,也還是沒有動靜。

謝琅陰沉著臉走到謝琬車旁,說道:「這就是他們的下馬威1

謝琬端坐不動,說道:「昨兒龐鑫不是說奉三老爺的命前來傳話么?門叫不開,吳興就上詹事府去,請三老爺回來開門1

旁邊貨攤旁一人聽見了,立馬一溜煙跑進了巷子底,從后角門進了門。

王氏這會兒正端坐在正廳喝茶,神色里略見狠戾之意。

黃氏母女坐在左首,仍如從前般默不吭聲,而謝棋坐在右首,這時卻略帶期望地望著門外。

算起來她也有許久沒見過謝琬了,她對她的印象還停留在當初謝啟功死前她囂張跋扈的樣子上。老實說仇恨什麼的在她心裡並沒有佔據多大的位置,她從知道謝宏其實只是個無地位的繼子之後,就知道如何為自己爭取到更好的生活才是硬道理。

她對謝琬的恨不如謝葳來的深,因為謝琬跟她並沒有直接的利益衝突,謝葳跟謝琬卻差不多在同個層次,她們交手的機會才多。與其說她對謝琬有恨,不如說她對她是嫉妒,她嫉妒她比她有錢,比她活得瀟洒,嫉妒她能夠得到任雋的喜歡,更嫉妒她對於那般痴心的任雋,竟然能毫不動心。

所以即使掩月庵里她反過來被謝琬拿下,時間一久,受得來自阮氏張氏的埋怨一多,她漸漸也就覺得沒什麼了,反正她已經嫁不了什麼高門戶了,她也不指望能鬥倒謝琬,她這輩子也就只能圖著日子過得寬鬆些,能夠將來在夫家底氣足一些而已。

而謝琬比她們任何一個人都有錢,這卻是從小到大都一直吸引她的。

現在,她在等待謝琬進來時穿著什麼樣的衣服,戴著什麼樣的首飾。

自從沒有了謝啟功,謝家的財權也就掌握在了謝榮手裡,別說他們手上沒有什麼錢花,就是王氏也只有黃氏從京中每個季度拔過來的兩百兩銀子私己。當初在她看來很不平等的日子,竟然也都已經成為了過去,而變成了記憶里的奢侈。

她往門口望來望去,結果只等來了行色匆匆的家僕。

家僕進了門便走到王氏跟前說道:「回老太太的話,大爺和二姑娘他們敲門不開,說要去詹事府找老爺回來開門。」

黃氏一聽,臉色頓時就不好看了。

詹事府里全是太子近臣,這種家務事若鬧到詹事府去,那謝榮就別想有臉面了!真不知道王氏如今怎麼專想出這樣的餿主意,竟拿關上門來不讓人家進門做排揎!

「去,把門開了。」她沉著地吩咐道。「跟大爺和二姑娘說,就說方才沒聽見。」

不管怎麼樣,人家上門來了,面子上總得以禮相待。她可不是王氏那種沒見識的倉底鼠。

家僕正要出門,王氏卻道:「慢著。」

黃氏看過來,王氏放緩了語氣,跟她道:「去把大門打開,我們要以恭迎貴客的方式迎他們進門。」

謝中允的侄子侄女過門請安竟然要開大門迎接,這不是明擺著告訴人家,這對侄兒侄女是多麼不孝么?看上去這麼擺出十足的客氣,實則卻是要把人從高台上摔下來,雖然大家眼下不一定知道謝中允這不孝的侄兒侄女是誰,可是隨著謝琅娶入洪連珠,會有人知道他就是戶部主事洪檜的女婿的。

雖然不是什麼良策,總算也沒那麼下三濫了。

黃氏目光放緩,遂說道:「開大門。」

謝琬並沒有真的讓吳興去詹事府,因為讓他進詹事府衙門她還得費大功夫。

她知道王氏會讓人來回話的,可是沒想到她是讓她從大門進。

論心裡話,她倒是真想從大門大搖大擺地進去,可是大門輕易不開,如今為的還是他們兄妹,這就很容易落人話柄了。

可是大門開在這裡,她若不進,那就是她不佔理了。

謝琅也覺得有點不妥,於是皺眉道:「怎麼辦?」

謝琬想了想,說道:「你去順天府報個案,就說謝中允家裡遭竊。」

ps:

其實我個人覺得,哪怕是在禮教甚嚴的古代,兩個人之間互贈點東西也沒什麼,只要女方不是亂收亂贈,只要她喜歡這男的,而且只要這私相授受的一切後果她都承受得起……怕的是明明不喜歡人家,又誤收了人家的東西。

如果什麼都按照禮數來,不會有那麼多愛情故事。RP

,無彈窗閱讀請。

(快捷鍵:←)大妝 183婉拒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85請安(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