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68實力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03日 20:11 [字數] 346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左首的那人打量了她兩眼,說道:「你是齊嵩的外甥女?」

謝琬點頭,「正是。」

右首那衙役便就從懷裡摸出封火漆封好的信來,說道:「這是齊嵩入禮部任職的調任令,讓他三日內拿著這個到禮部報到。」

謝琬聽到調任令三字時腦袋頓時嗡地一響,連忙接過來一看,信封上果然寫的是「調任令」三字!

余氏這裡也聽懵了,「什麼,入禮部任職?不是說還得等上一年半載地才有差事嗎?」

那衙役道:「這個我們就不清楚了。」

謝琬這裡已經打了信封,一看果然是吏部頒出的調任令無疑,不及多想,忙讓羅縝拿錢打賞衙役,一面攙著余氏往禧福堂來。

早有人飛奔進來告訴了齊嵩,齊嵩在半路上迎住他們,「真有調任令來了?」

謝琬興奮地把手上的文書塞到他面前:「千真萬確!而且還是去禮部任主事!恭喜舅舅1

余氏喜極而泣,拍著謝琬的手道:「還不是你的功勞*—兒拿銀子去廚下,今兒中午我們請客1

齊如歡快地去了。

禧福堂這邊自是熱鬧了好一陣,謝琬心情平靜下來,卻也生了疑惑。即使魏彬是個辦事說話都很謹慎的人,可如果說他有這份能力把齊嵩推到六部,也不至於說要一年半載才有結果,而且還並不外放,而是留在六部為京官,——這中間差距可就大了去了!

首先就如事先分析的那樣,魏彬一來沒有這麼大面子扭轉郭興的態度,二來他也沒這個能耐把齊嵩推到六部,這件事不像是魏彬做的,可她只求過這麼一個人,若不是他,又會是誰呢?

她心裡驀地想到了一個人,除了他,似乎再沒有別的可能。

然而她琢磨了片刻,還是叫來羅縝:「你去魏府里拜訪下魏大人,就說多謝他幫舅老爺留任京中,還挑了這麼好一個位子。就說我改日再來專程答謝。」

羅縝拿著一大堆的禮物去了。

沒多久他又拎著那堆禮回了來,「回姑娘的話,魏大人說齊大人的事他也聽說了,但這事不是他幫的忙,還請姑娘仔細想想有沒有託過別的人。另外則順道恭喜齊大人當任。」

謝琬聽完回復長長地呼了口氣,起身道:「我們去碼頭。」

殷昱正在穿著武將領著兵卒在碼頭巡視。

漕運的案子正在緊鑼密鼓的審理,漕幫連抓了幾個人去了大理寺,目前氣焰低了許多,京師分舵的舵主佟汾日前也克己自省,把手下的船隻管理得井井有條。

這可給駐軍營省下了許多功夫,殷昱站在駐軍營營帳所在的小木樓前,感到心情不錯。

廖卓忽然走過來:「主上,謝姑娘來了。」

殷昱頓了下,順著他的示意看過去。果然有個服飾普通戴著幃帽的纖秀身影走過來,雖然是個女孩子,步伐卻跟男孩子一般穩當。

他眯眼扶諜走近。

謝琬到了他面前,看了一眼渾然不同前幾年的碼頭,笑道:「殷把總治下有方埃」

殷昱揚唇望著天際,「你來幹什麼?」

謝琬走到背人處,說道:「殷公子做好事不留名,我特意前來登門致謝。」

殷昱瞥了下周圍,率先上了木梯:「進去說話。」

進了屋裡,謝琬除下幃帽,盯著在桌前倒茶的他,說道:「這次你幫了大忙,怎麼做到的?」

話說到這裡,再裝糊塗就顯得很假了。

殷昱遞了杯茶給她,然後大刀闊斧在桌旁坐下來,說道:「段仲明十二年前做過我一段時間的老師,他有把柄在我手裡。」說到這裡他又看向她,「他原先從我身邊跳到行人司是因為當初他買通了太子的大大監崔福。太子對這些雞鳴狗盜的事甚為看不慣,我嚇唬嚇唬他,他就幫我辦了。」

他雖說的輕鬆,謝琬可不會真的以為這是件輕鬆事。「段仲明是閣老,你如今只是個平民,你就算嚇唬他舉報他,他並不見得會害怕。」

殷昱凝視了前方半刻,垂眸喝茶。「段仲明的小兒子死於天花,當時請的太醫到了半路,結果被季府的人半路截過去給季振元的兒媳接生。那時候宮門又已落禁,段公子因醫治不及而死。段仲明這些年雖然在內閣一直保持中立,但是對季振元心裡一直有著怨氣。」

謝琬道:「那季振元知道嗎?」

「他當然不知道。」殷昱笑道,「我知道是因為當是他請的那太醫是我作主讓他去的。本來宮裡下禁之後沒有御賜的令牌不得進內,但是段仲明求到了我,我就順手幫了一把。季振元要是知道,早就不容於段仲明了。」

謝琬沉吟不語。

殷昱望著她道:「你又在琢磨什麼?」

「我在想,要是沒有這個緣故,你還會有什麼法子可以幫到我?」謝琬抬起頭來,探究地看著他。

目前看來,這次他能幫得她不過是恰巧有著與段仲明有著這段因緣,如果沒有呢?他是不是也只能束手無策了?她不是不知好歹,而是當他離開她之後還能夠這樣提供援手,足見得這人可以結交。而她也想看看他除了幾大後台之外,他自身的實力去到了何處。

如果說大家能夠站在同一陣線,那是更好的。

最起碼,也要他自身具備必要的底蘊。

可到底他只是傳聞中厲害,身邊的人厲害,究竟他本人深淺如何她並不知。

殷昱看了她許久,才把目光轉開去,「朝中那麼多官,你以為個個都是清白的么?就連魏彬都有個在外沾惹了謝葳這樣女子的兒子,別的人自然也少不了各種各樣的短處。就算沒有段仲明與季振元的這層因緣,你以為段仲明就會依附他嗎?

「杜岑退下來,季振元中選的可能性極大,工部的張揚是季振元的同科,兩人素有往來,吏部的楊鑫更是與他交情匪淺。他們三人在內閣同進退,剩下的沈昭曾任天子之師,功勞或許不及季振元,但地位卻比季振元尊貴。

「這種情況下,雖然季振元看起來很有權勢,可是對於段仲明來說卻不見得有利。季振元上任必然會倚重張楊二人,就算段仲明這時候靠過去,也遠遠比不上他們。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反而是站在沈昭這邊更好些,一來二人可以聯手壓壓季振元的銳氣,二來如若有朝政要事,發言也有份量。」

說到這裡他沖她看過來,「這些人都不是笨的,爬到這樣高的位置,剩下的時間他們只會替自己著想了。真正對朝廷對社稷,他們已經心淡了,不會再花心思憂國憂民,而只會想著如何樣才能令自己屹立不倒。」

窗外漕船上號子此起彼伏,明明是很吵的環境,謝琬此刻心情卻很安寧。

她想起從山路上認識他直到如今,他大部分時間都在低調著,可是沒想到在低調的他的身上,原來也有顆縝密的心。

曾經她以為他不過是仗著有霍家為後所以有著匹夫之勇,因而才會來到這駐軍營謀混資歷,可是這一刻她不再這麼認為了,一個純武夫是征服不了天下的,真正能使人成功的,是腦子,是才智。雖然眼下也並沒有看到他胸中有著什麼韜略,可是他能夠把朝政剖析得這樣清楚,至少能看出他幾分冷靜。

「我該走了。」

謝琬輕輕放了茶杯,站起身來。

殷昱也站起來,「是該走了!大姑娘家跑到碼頭來作甚?」

謝琬白了他一眼,轉而卻笑了,她知道他沒有惡意。

殷昱也笑了笑,先出門站在梯子上看了看四下,才回頭示意她出來。

齊嵩大事已定,而且居然進了六部,這令得余氏他們萬喜之餘又得重作安排。

按余氏的意思是,在謝琬這裡住了這麼久了,如今齊嵩有了正經官職,就該另外購宅子另祝

謝琬自然是不肯的,她極想像前世那樣與舅舅舅母一家同住一處,再說眼下她又不是養不起他們。可是余氏執意不肯,最後也只好妥協,同意在府里住下來,不過禧福堂的嚼用以及下人月例什麼的,一應由他們自己來出,就等於只借住了謝家的屋子。

謝琬揣測以舅母的性子也只能做到這樣,再冷靜地想想,如果真一直接受著謝家的供養,於齊嵩名聲也不利。再者將來齊如錚還得娶妻,沒得把人好端端受敬重的一戶人家硬掰成了愛佔人便宜的小人。心裡一面慚愧,一面便把禧福堂另開了個門以供齊家人出入。

如此住在一處日夜能夠相見,倒是也十分完美。

四葉衚衕這邊,黃氏為謝葳的婚事真是愁白了頭髮。

謝葳已經十七了,京師姑娘里少有過了十六還未訂親的,謝葳自己心裡也著急,但是她一向掩藏得好,因而反過來勸母親道:「這種事急也急不來,也許是我命里沒有這個福氣。」

黃氏嘆道:「算命先生早說了,你命里早該動了婚姻,怎麼會是沒這個福氣?」一面想起謝榮這些日子成天在外頭,時常一天里都見不著面,便就不免抱怨道:「你父親也是,在外認識這麼多人,隨便遞個話出去,難道還能沒人上門來不成?」RS

(快捷鍵:←)大妝 167要人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69赴宴(50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