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66求助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03日 08:38 [字數] 332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謝琬這邊等待齊嵩他們進京的時候,殷昱則去京師碼頭報到了。

營里總管的參將只知道護國公會要插個人進來做把總,還特地把原先的人給騰出去了,卻不知道具體是誰。等到下面人說報到的人來了,他見著面前俊朗英挺的男子,手上拿著簽名為殷昱的報到令,頓時便嚇傻在那裡。

從此,廢太孫殷昱以新的身份在駐軍營里當差的事就在京里京外各個地方傳開了。

街頭巷尾開始了對殷昱的各種猜測,有嘆息的,有譏嘲的,有暗諷的,有明罵的,也有好奇的,以及佩服的。總而言之,如今不管走到哪裡,都能聽到與殷昱相關的字眼,而終於他在榴子衚衕的住所也被人打聽了出來,衚衕附近的商鋪開始變得熱鬧。

但是這是遲早的事,殷昱既然選擇了從軍入仕的道理,那他肯定會要有個住所。他從東海召回來謀士一個叫龐白,另一個叫公孫柳,據說兩人曾經都是宮中飽腹詩書的學士,後來跟隨著殷昱去了東海參軍,之後就一直留在那裡。

如今二人就成了殷府的大管家。龐白擅籌劃,當著大總管。公孫柳擅財務,便做了帳房。另外還有個三十人的侍衛隊,這三十人都是進過西北鐵騎營里的,個個都十分魁梧,為首的就叫做武魁。另外有個擅天文的胡沁,是前任欽天監的兒子。

另外還有個十二人的貼身暗衛,為首的兩個一個叫做駱騫,還有個叫廖卓。

龐白他們顯然並不擔心殷昱的落腳地暴露,依舊井然有序地替殷昱打理著門庭。殷昱曾帶謝琬去了殷府一回,大約是顯示交底的意思,順便也見過了這些人。於是龐白最近因為招廚子,所以寫了信來給謝琬,讓她介紹個好些的。

謝琬把這事交給了寧大乙,因為齊嵩夫婦帶著齊如已經上京來了。

齊嵩一家在晌午時到的府,謝琬奔出去迎接,齊如錚因著學業沒來,齊嵩先行下地,只見往日的瀟洒已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愁容。謝琬喚了聲舅舅,緊接著余氏與齊如下了車,兩人面容略帶憔悴,顯見得為著此事是操了心。

謝琬攙住余氏胳膊:「這下好了,總算到家了,住的地方都準備好了,先歇歇去。」

余氏是個極堅強的人,眼下雖逢此厄運,精神頭卻還極足,見了謝琬仍是把她上下打量了番,直到見到她依舊如上回見那般神采奕奕,這才點了點頭,說道:「既然知道要來京師,當初清河那宅子就不該花那麼多心思,這才住了多久?就又要空著了。」

然後到底也深感欣慰,一路進屋一路打量起這門廊。

謝琬引著他們進內,說道:「還是跟清河一樣,給你們收拾了個單獨的院子,在東跨院那邊,跟我住的楓華院只隔著一座天井,叫禧福堂。到時候表哥來了就另外隔個院子,讓他緊挨著我哥哥住的正院,他們哥兒倆挨得近,出入也方便。舅舅舅母看看夠不夠用?若是不夠用,我再讓人改改。」

說話間就到了禧福堂,謝琬讓了他們進內。

余氏在門口道:「又不是從此不回去了,事情有著落我們就走,還改它做什麼?」齊嵩卻已經進了院子,四下打量一看,頓時道:「這麼大的地方!別說住我們四個人,就是住八個十個都夠了!哪裡還用改?琬丫頭也真是。」

余氏聞聲連忙進內,這一看也連忙道:「這都抵得上我們南源大半個家了1

謝琬笑道:「只要舅舅舅母住得舒服就好1

余氏嘆著氣,搖搖頭。

齊如說道:「我們帶了人過來,你不用格外招待。」是真心怕給她添麻煩的意思。

這次齊家只帶了各帶隨身的僕人進來,雖然齊如有話示下,可謝琬還是拔了幾個伶俐的丫頭進內,等余氏梳洗完換完衣裳出來,八個丫鬟已經恭恭敬敬站在門口等著行禮了。

余氏掏錢打賞了她們,又拿出南源帶來的特產賞了府里所有的僕人,下人們早從羅縝和吳媽媽那裡得知謝琬幼年失怙,與這舅舅舅母如同親生,早就存了巴結之心,如今見這舅夫人來了還有於是各各都很歡喜,此後盡心服侍自不用提。

謝琬因為怕余氏他們一路舟車勞累,因而這一日並未過多地提及齊嵩丟官的事,只是就信上的內容簡單問了兩句,而後且等他們歇息好了再說。

當街頭巷尾議論著廢太孫重新在天下人面前露面之時,宮裡和各個衙門自然也沸騰了。據說皇上當場就從龍床上跳出來讓傳護國公進殿,而東宮各處也行色匆匆,除了早知道此事的太子妃和常年看不透心思的太子,沒有一個人是坐得住的。

這其中最最坐不住的當數殷曜,據說當晚就拿了兩篇做好的文章去請皇上點評,翌日起又以侍疾為名在乾清宮席地而,陪伴了已有十來日。

龐白每日都會把這些消息稟報給殷昱聽。

而廖卓卻道:「謝姑娘最近似乎攤上點麻煩。」

正低頭吃早飯的殷昱抬起頭來,廖卓道:「謝姑娘的舅舅齊嵩被無故罷了職。」

殷昱雙眉微凝,說道:「查出什麼原因了么?」

「吏部侍郎郭興是季振元的女婿,此人與謝榮一向走得很近。而謝榮似乎已經把漕運的案子懷疑到了謝姑娘頭上,雖然沒有證據表明,但是顯然這是出自謝榮的授意不會錯。」

殷昱沉默不語。

龐白從旁見他半日不出聲,便道:「主上可要幫謝姑娘一把?」

殷昱抬起頭來,說道:「先看看再說。她也許有她的辦法,我冒然插手,會影響她的計劃。先留意著便是。」

龐白等人稱是。

謝琬這裡正琢磨著齊嵩這事。

不過並不像殷昱想的那樣順利。齊嵩既然被謝榮弄下來,那就不是花點錢能解決的事,因為歸根結底事情還是得求到吏部頭上。如今各部都是侍郎作主,謝榮有了郭興,就等於已經掐住了齊嵩的脈搏,謝琬拿他還是有些頭疼。

當然,她想過去求魏彬,以魏彬的面子,應該不難替齊嵩謀份差事。可是這樣一來,如果說謝榮知道齊嵩是魏彬保下來的,必然也會對魏彬有所防備,甚至還有可能借季振元之力對其進行打壓。那麼這樣一來,對於接下來的事情就很有影響了。

最起碼處境艱難的魏彬在那種情況下想進內閣,就更加難了一步。

可是她又必須得趁此機會往內閣里塞個人進去,而眼下最合適的人只有魏彬。魏彬若進了內閣,朝中就有了能夠站在謝琬這邊與季振元對抗的人。魏彬為了自己,當然會想辦法如何與季振元去斗。而她自然也算是真正有了跟謝榮一拼的可能。

謝琬在府里想了幾日,決定還是去見見魏彬。就算他不便出面,起碼他也比她辦法多。

齊嵩進京這些日子也沒閑著,日夜在外頭跑,見各個同科舊交,但是又能有什麼進展?這些人本身都還在升遷路上苦苦鑽營。

她這裡出了門往魏府去,那邊就有暗中護著的人回去告訴龐白。

殷昱正好休沐在家,聽得說謝琬去了魏家,便就沉吟起來。

龐白道:「看來謝姑娘多半是去找魏彬幫忙。可惜郭興知道謝榮與魏彬有嫌隙在先,再加上謝榮因為漕運案子的事惱上了謝姑娘,使得季振元他們也沾染了干係,郭興自然會幫著謝榮打壓齊嵩到底,魏彬也未必能幫得了這個忙。」

殷昱眉間閃過絲郁色。

他站起來,說道:「去段府。」

謝琬突然到訪,最開心最意外的自然是魏暹無疑。

「小三兒!你太不夠義氣了!進京這麼久都不來找我1他悲憤地控訴著她的不義,一面又兩腳踩著了風火輪似的不停搬著各種瓜果點心放在她面前,不停地數著:「這個是暹羅國來的,這個是關外來的,這個是福建的,這個是廣東的……」

謝琬很有些發窘,因為當著魏夫人在。

魏夫人是個很直接的人,她是河間戚氏的大姑奶奶,跟著魏彬從六品小官做到如今的位置,都道魏彬極為敬重她,如今看她眉目雍容卻又隱含著一絲嬌蠻的樣子,也很容易能想象到她在生活上的如意。見了魏暹這般,魏夫人便就豎起眉來斥道:「女客到訪,哪裡有你瞎胡鬧的地兒?還不出去1

魏暹便就一步三回頭的走了。謝琬抬眼覷過去,還見著他在芭蕉樹後轉來轉去。

一定是有著感情和睦的雙親,才會養成魏暹這樣正直單純又熱情的性子。

「謝姑娘請用茶。」魏夫人和氣地道,然後也親厚地打量她,「早聽說姑娘是個蕙質蘭心的女子,如今見了,倒是不虛此名。那年暹兒胡鬧,在貴府給姑娘添麻煩了。我們老爺至今還常提起,說起姑娘是如何地竭力相幫。」RS

(快捷鍵:←)大妝 165同仇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67要人(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