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65同仇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02日 19:40 [字數] 33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殿內靜默了片刻,太子才端起那碗參茶慢悠悠飲了口,說道:「傳護國公進宮。謝愛卿下去吧。」

謝榮頜首,躬身退步出了殿門。

到了殿外,他對著陽光站了片刻,回頭看了眼宮門,才下了石階,出了東宮,坐馬車去了郭府。

郭興也是剛到府。

換了衣裳出來,見著謝榮一臉嚴肅,不由得也斂去了臉上笑容。

「微平這是怎麼了?」

謝榮坐下道:「方才太子殿下問起我漕運的事。」

郭興聞言也怔住,「此事皇上親自督辦,太子殿下眼下也在過問?」

謝榮點頭,「方才殿下又召了護國公進宮。我猜太子殿下已經對此事起了疑心。他宣召護國公進宮,如果不是因為注意到了漕運這件事,就是有關於殷昱的事。總而言之,無論哪件事都對我們不利。底下的事情,你得立刻派人前去補漏,務必做到萬無一失。」

郭興皺眉點頭:「難怪我昨日收到消息說,太子殿下宣召過靳永,難道他暗底里也動手了?」

謝榮沉吟搖頭:「不可能。如果是太子殿下動手,那麼以殿下的性格,他不會打草驚蛇地再來問我,我猜測他只是起了疑心,還並沒有到決定暗查的地步。畢竟這已經是皇上下旨專辦的,太子雖然監國,但他不會去冒然插手皇上的事務。」

郭興道:「那他先後召靳永和護國公又為何事呢?」

謝榮沉吟了片刻,說道:「靳永我不清楚。但我猜宣護國公應是為殷昱。」

「殷昱?」郭興道,「為什麼?」

「殷昱至今下落不明,如今公然在尋找的也只是護國公府而已,而殷昱一旦脫險,最先聯絡的人也應該是霍家,太子若要尋殷昱下落,自然會從護國公處打聽。」

他看著郭興,又說道:「殷昱從小被視作太子的接班人培養,他的志向沒有那麼容易被消磨掉的。再加上教導他的是護國公霍達,所以這種人註定就是個硬茬,具備很強的反擊力。這從他出逃就能看得出來。他不是會乖乖就範的人。

「他隱匿的目的自然是為了擺脫暗殺,重新聚集身邊的力量,為他的翻盤做準備。七先生他們做的最失誤的一點,是沒有趁熱打鐵在他被押的那幾天里,迅速地除掉他。」

郭興聽完他的分析,也露出贊同的神色,但是他又搖頭道:「不是七先生他們行動失誤,而是當時情況下,根本沒有辦法得手。

「因為除了皇上派了侍衛在側,殷昱自己也養了一批極厲害的死士,這批死士乃是殷昱幼時霍達為他精心挑選培養的。也就是因為難以得手,鄭側妃當時才會在權衡之下請求皇上將他貶為庶民。因為在宮外總比在宮裡還要容易得手些。」

「可是直到如今,也還是沒有得手。」謝榮皺起眉。

郭興對此也只有嘆氣。

兩人對坐著無語了片刻,謝榮見得天色不早,遂起身道:「再過幾日便是殿試了,我還得趕回詹事府處理事務。這事就先說到這兒罷,總而言之,近期大家說話做事都注意些,太子雖然遠居深宮,對下頭的事,可一點都不含糊。」

郭興送他出門。到了廊下,他忽然又道:「說到殿試我又想起件事來,河間府下清苑州衙同知齊嵩是你什麼人?」

「齊嵩?」謝榮停住步。

郭興道:「前陣子前任清苑知州陳昂遞了封舉薦信到我這裡,舉薦這齊嵩為清苑知州,信上還說與你們謝府是親戚。可有這回事?」

謝榮望了廊下樹梢片刻,忽然笑起來。

謝琬這邊置宅子的事已有進展了。

羅矩已經替她物色好了宅子,在楓樹衚衕,四進帶大小後花園的大宅院,挺新凈合用,並不需要怎麼修整便可入祝她去簽完文書回來,殷昱就派人來送信了。

原因是他不日便要去京師碼頭駐軍營報到。

上回殷昱走後謝琬也想過他接下來的行動,既然他決定告訴她真身份,那麼作為一個有抱負的男人,他不可能在她身邊呆一輩子,他說過他有他的目標,這麼說來,在京師露面就應該是他踏出來的第一步。他去了京師碼頭,那就也說明,他已經取得了護國公府的庇護。

他一旦露面,將會有許多問題暴露出來,比如說從前的暗殺有可能擺在明面,還有殷曜他們的目標更加明確。當然也有好處,就是他露面之後,不管生死都將坦露於天下人面前,就是有人要殺他,也一定會有許多人會調查他的死因。

鄭家那些人,相應的也有了顧忌。

因此他的露面變成必然,這比暗地裡蜇伏顯然又要好得多。

她給來人回了話,按規矩給了兩句賀詞,然後忙自己的事情。

可是停下來又沒有辦法不去想霍珧就是殷昱的事,之前的霍珧太真實了,突然之間變成了傳說中與她有著天地之別的太孫,總需要時間接受。不過這也只是早晚的事情,殷昱一旦露面,有關於他的消息會不斷傳來,必然就會有存在感了。

宅子弄妥后,她提筆給申田寫了封信,讓他催謝琅回京。然後也寫信告訴了余氏,請他們一家上京來住祝

上次本來要去通知魏暹,可是因為殷昱那一擾,又把這事拖下來了。他不對她說他是殷昱還好,他一說,再這樣直接去尋魏彬談合作就顯得有幾分孤勇了。因為站在季振元一黨對立面的除了她,現在又出來個殷昱,於是去不去尋魏彬,怎麼尋魏彬,就值得深深思考了。

所以她決定,等余氏他們都到京之後,再把魏暹和靳永趙貞他們兩家請來,辦個入伙宴,先與魏暹取得聯繫,再談其它。

可是沒想到,幾日後她沒等到余氏,卻等到了余氏的信!

「舅太太信上說,舅老爺此次不但升職之事告吹,而且被一件過去已久的案子牽連,使得如今連本來的官職都丟了!所以這回來不了京師,還請姑娘諒解。」

謝琬聽完,頓覺兩手發涼,有種重蹈了前世之歷史的感覺!

前世齊嵩也是因為在面臨升遷之際意外丟官,只不過是前世是因為財力不如人家,這世她財力上可以無限地支持他了,沒想到又還是出現了這樣的事。

齊嵩論資歷論政績都很有優勢,而且這次替他舉薦的陳昂還是他共事多年的頂頭上司,陳昂在仕途上也是有著一定背景的,他的岳父曾經就是禮部侍郎,如今雖然致仕,可是朝中還有許多他的門生,這回這升職之事本應是板上釘釘的,如何就出了這樣的意外?

而余氏信上所說的這個案子,細看之下卻是三年前陳昂上任之前知州之位空缺之時發生的一件妻子謀殺丈夫的案子。案子當時是齊嵩代為審理的,只是後來才把結案交給了陳昂複審歸檔。這案子過去了這麼,而且當時嫌犯已經認罪伏誅,確實沒有誤判,如何眼下又翻出來做了攔路虎?

謝琬直覺這裡頭有蹊蹺。

她把程淵請來。

程淵拿著信琢磨了一會兒,說道:「如果說這當中是有人作祟,那這人除了謝榮之外,不作他人想。」

謝琬盯著他,「程先生有什麼證據?」

程淵搖頭:「沒有證據,只是推斷。漕運那事謝榮按兵不動,使得姑娘拿他沒有一絲法子,可不代表他沒有記恨在心。這次正碰上陳昂遞了舉薦信上去,這舉薦信最後必然要上交到吏部。姑娘忘了,謝榮與吏部侍郎郭興都是季閣下的擁躉么?」

謝琬吐了口氣,皺起眉來,「我沒有忘,其實我也懷疑是他,可是舅舅舅母與謝榮無怨無仇,不過是因為我,謝榮記恨我所以沖舅舅下了手,他因為我的緣故而丟了官職。這讓我x后怎麼去面對舅舅一家?」

程淵沉吟道:「事情究竟如何還未可知。畢竟信上所知有限,依我看,還得當面見過才能作打算。」

謝琬站起來道:「既如此,索性讓錢壯直接去南源把舅舅他們接過來,到京師豈非機會更多?」

一想到前世里齊嵩丟官之後齊家則從此敗落,她這心裡就沉甸甸地。

這一世她當然不會再讓舅舅他們受苦,哪怕丟了官職,她也要讓他們衣食無憂,讓齊如錚順利的入仕,可是這口窩囊氣卻是咽不下去的。謝榮比她多出來的不過是手上的官職和權力,可眼目下,難道她就真的沒有辦法對付他了么?

程淵看著她面色,不由勸道:「姑娘也不必太過自責,這場仗本來就有禍及旁人的風險。就算沒有陳昂舉薦這件事,真到了面對面打擂台的時候,謝榮也肯定會朝舅老爺下手,因為如今咱們這邊在官場上,也只有舅老爺埃」

謝琬靜下心想想,倒是也有道理。既然謝榮讓郭興把齊嵩從仕途弄下來,這也十分說明漕運案子這事,謝榮已經懷疑到了她頭上,這是在拿齊嵩做筏子耍手段給她看!RS

(快捷鍵:←)大妝 164請辭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66求助(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