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妝 女生小說

大妝

160出發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01日 07:57 [字數] 361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而因此可以推測到的是,謝榮即使與漕幫無關,他也至少知道這個人是誰,知道他與漕幫勾結。

漕運開通的初衷本就是加強南北交易,到了近代,也成為鼓勵農商的一種策略,根據錢壯所說,代表著總舵的青使在掌管碼頭庶務之時私下濫加雇船傭金,而且還沒有印訖,這明擺著就是在利用船務中飽私囊。

長此下去,必然會扼殺掉一部分小商戶的通商積極性,影響底層經濟的發展和穩定。同時就算部分商戶出得起這多出來的兩百兩銀子,也必會引起他們的反感,與漕幫產生糾紛,或者仇視朝廷,這難道不是在意圖亂政嗎?

謝琬若是內閣掌事者,必然要揪住這條尾巴,拖出裡頭的碩鼠來!

她深吸了一口氣,咬牙道:「他們倒是會攏錢,我倒是朝廷法紀厲害還是他們那雙手厲害1她站起來,與羅矩道:「你明日跟錢壯再去趟滄州,跟他們把船雇下,但是不管用什麼樣的方法,一定要想辦法拿到那青使立下的字據,還有他的手櫻」

羅矩與錢壯相視看了眼,點頭應了。

霍珧等他們走了,望著謝琬道:「漕運上一定有大問題,說不定你真可以順著這件事摸到點什麼。」

謝琬看向他,「這是很明擺著的事。他們收這麼多錢是誰給的膽子?誰有這麼大膽子跟他們合夥謀利?還有,這筆錢算下來絕不是小數目,他們究竟是中飽囊,還是別有用處?這背後是只大倉鼠,朝官里就那麼大圈子,總有些拉拉扯扯的關係,摸到什麼還不一定呢。」

夜裡街外暗巷裡,積雪還沒有融畢,雪地里站著五六個黑衣人。

「稟主上。卑職們已經查過了,謝榮那邊並不好下手,此人幾乎沒有什麼把柄可以作文章,私下裡也十分檢點。既不貪墨,也不私養媵妾,為官也十分謹慎,就是與季振元往來也是太子殿下都知道的事,卑職們實在無從下手,還請主上恕罪。」

「無從下手?」霍珧負手在雪地里踱步,一面沉吟著點了頭,「知道了。」

為首的侍衛看了眼他,忽然又道:「不過小的另外打聽到一件事,就是這謝榮對家人挺看重的。而他的女兒已有十七歲,至今尚未婚配,據說是高不成低不就,眼下正請媒人四處問親。於是小的趁機使了點小手段,使得她連黃了好多樁問親的。」

一個人家裡有個總也嫁不出去的女兒。應該是件蠻糟心的事吧。

霍珧眯起眼來,望了這忐忑中的護衛半日,說道:「這法子下作了點。」

護衛背脊更加僵直了。

「不過,做了就做了,下不為例。」

霍珧面上依舊沒有什麼慍色,只是道:「一個辦事滴水不漏的人,他的心防一定極強。正面攻擊往往得不到什麼效果。就得雙管齊下,一面從他最弱的地方開始下手,漸漸瓦解他的心堤,再一面從他的正面迎頭痛擊。一個人只要心亂了,慢慢地自然就陣腳亂了。

「除了從他的女兒下手之外,其實還有許多別的法子。欺負一個姑娘家。不算什麼本事。」

護衛感覺額角有汗出來。「卑職下次再不敢了。」

「下去吧。」霍珧道。

霍珧與這些人在清河街頭像鬼魅一樣來無影去無蹤,別說謝琬不知道,就是邢珠她們也沒有發覺。

謝琬在和玉雪商量著拿什麼綢料做新衣的時候,羅矩和錢壯拿著按了青使手印以及親筆落款的字據回來了。

「一開始他不肯寫,還一副不願搭理的樣子。還好羅兄弟這些年跟人打交道的多。早練就了一套處世法則,幾句話說出來便哄得這穆癸心情轉好,然後我們就請他上城裡吃酒,然後以沒有這字據便不好向東家交代的由頭哄著他寫了。姑娘看看這樣妥不妥。」

錢壯將手上的字據遞給謝琬。

謝琬仔細看看,點頭贊道:「甚好!有了它,咱們就可以出發了1

錢壯羅矩聽得這話,也俱都放了心。

而謝琬則喚來羅矩,打點著進京事宜。

此去少不得得呆上許多時候,許多東西是必帶的,清河這邊的事務也都是要打點好的。至於京師那邊住處倒是不必費什麼心思,羅矩已經把前門衚衕米鋪后的院子早給拾掇好了。

這間米鋪是京師十三間米庄的總店,佔據了整條衚衕的三分之一長度,去年羅矩在請示過謝琬后,讓人把鋪子後方的院牆都開通了月亮門,形成了一座狹長形的院落。雖然比不上正經宅院的安靜舒適,但是做為落腳點,已經是不錯了。

謝琬住在最東面相當於內院的位置,隨行的玉雪秀姑和邢珠顧杏她們都在這裡。霍珧和錢壯則住在門外第二層的隔院,羅矩久居京師,自然裡頭也有他自己的房間,不必管他。

十三間鋪子里的掌柜聽說謝琬到了京師,頓時都趕過來拜見。大東家是個未及笄的女孩子大家都知道,但是在鋪子里當差這麼久,也知道這東家姑娘不可小覷,因而俱都十分恭謹,對她的問話都很積極地回應。

謝琬見著他們個個反應敏捷,而且思路清晰,再看看這一年來的各間鋪子的帳本,也很高興。讓玉雪賞了筆墨紙硯,又讓羅矩在附近的酒樓訂了包間,讓羅矩代表宴請他們。自己則留在鋪子後院,讓夥計送了拜貼去靳府。

很快,夥計就領了一名面相和善的管事模樣的人進了來,說道:「靳大人派了府上的李管事來了。」

接著,那管事模樣的男子就上前拜見:「小的李琛,奉我家老爺之命,恭請姑娘入府。」

謝琬聞言,連忙讓人下去招待。而後進屋換衣梳妝。

很快就到了靳府,門房開了門,一路暢通到了二門內。

靳永的夫人何氏帶著女兒靳亭站在垂花門下,見得馬車停穩,便已笑微微迎上來。

「一晃三四年不見。真是都快認不出來了。」

靳亭上前喚著琬姐姐,依然如當年一般乖巧,模樣卻變得更加俊俏了。

謝琬含笑挽著她們,說道:「表嬸也是越來越年輕。早就想來看看,可惜哥哥一直忙著學業,又不放心我一個人出來。」說著一路往內院走,一面玉雪已經讓趕車的夥計把禮物卸下了車。

靳永在正堂廊下等候,面上也有著親切的笑容。

這次過來,靳家的態度又更親近幾分了。這才是謝琬想象中兩家人該有的深情厚誼的樣子。她不怪靳永,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縱使他有過背離靳姨太太心意的做法,也不是不能原諒。天下間血緣相近莫過父子。可也不見得對對都那麼親厚慈愛。

如今謝榮雖然以驚人的速度在上升,甚至因為舉薦趙貞的緣故而遭他疏遠,可是眼下卻也已成為了都察院任御史。

雖然沒有證據證明他的升遷乃是因為舉薦了趙貞的緣故,可是他是在御前有勸誡以及質疑詔令的權利的六科給事中,他們的話本來就極易入內閣和皇上的耳。而趙貞也的確因為在這方面大受重用而調去了戶部,所以若說他的升遷一點也沒有從中獲益,是不可能的。

她僅僅只說服過靳永這一次,就使他獲得了這好處,而且謝榮過後會很快爬到他之上的位置,也被她說中了,他若再以原來的態度待她。就太不正常了。

謝琬心知肚明,所以安然的接受著靳家善意熱情的招待,而當飯後花廳里吃完茶,她含笑道:「我素聞表叔甚喜讀書,想參觀參觀表叔的書房,不知可否?」

靳永看了她一眼。含笑道:「有何不可?」遂起了身,引著她往書房去。

到了書房,等下人們上了茶,謝琬便踱到書架前,一排排瀏覽過去。然後從架上抽出一本《孫子兵法》。說道:「表叔居然也愛看兵法?」

靳永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戰爭,身在官場,有時難免要學些防身之術。」

謝琬笑道:「這麼說,在表叔看來,朝堂也如戰場了。」

靳永捋須道:「難道不是么?」

謝琬點點頭,「表叔所言甚是。」到了這會兒,自然沒有必要拐彎抹角了,她說道:「表叔身為御前近臣,不知道對於漕運怎麼看?」

「漕運?」靳永有些意外。沉吟片刻,他說道:「我朝開朝之初便重農桑經濟,漕運是關乎南北經濟的要道,自然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不知道你想說的是哪方面?」

謝琬道:「我是指漕幫。」她頓了頓,繼續道:「不瞞表叔說,京中的聚福米庄乃是侄女的產業,這兩年我一直是走的漕運往北運送糧食,可是最近漕幫突然有人加重滄州碼頭向商戶收受的船銀,擾亂市場,引得商戶們怨聲載道。」

「私下加重雇銀?」靳永皺起眉來,「你有什麼證據?」

謝琬於是從袖子里掏出青使穆癸按下手印的那張字據來,說道:「這就是他們違規收受商戶銀錢的證據,上頭按的是漕幫青使的手櫻我朝重開這京杭運河的初衷既是為著發展民生經濟,使南北通交,那麼漕幫這麼樣胡來,就不怕引起民憤嗎?」

她把字據推向靳永。

ps:

這個月開始,粉紅50加更,具體規則見書評區帖子~~~~~~~~

感謝大家強大的粉紅票!感謝大家強勁的打賞!是乃們一票票把我推到榜上這樣的名次的,沒有你們的支持,就沒有我寫下去的動力,愛你們!鞠躬感謝~~~~~~~希望大家這個月繼續支持青銅穗,支持大妝,把你們的保底粉紅票都砸給我吧~~~~~~~~~~RP

(快捷鍵:←)大妝 159備選(四月微雨*和氏壁+1 大妝目錄(快捷鍵:回車) 大妝 161冷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妝目錄 下一章